笔趣阁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一夜未眠(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深夜,刘凡带着满身酒气回到家中,此时母亲朱雨晴与殷荔母女俩已经是进入梦乡,刘凡自然不会吵醒她们,进房间都是轻手轻脚的,别墅内黑乎乎一片,但却不妨碍刘凡的视线,正当他路过客厅之际,恰好见到了沙发上躺着一个人影,走近一看才知道是西门柔。

    此时的西门柔依然穿着今早那件粉色睡衣,睡衣宽松而单薄,内里包裹着西门柔并不算完美的娇躯,白皙如玉的脸庞上,一双惺忪困倦的眸子,时不时地动弹两个,皱紧的眉头显得愁思满面,似呼她是在做梦,而且看这苦涩的面容也知道不是什么好梦。

    “这丫头怎么睡在这里啊!”刘凡看到西门柔时,心里便忍不住嘀咕一声,此时虽然是秋凉天时,但于京城北地而言,却早已是深秋,躺在沙发上的西门柔也是感觉到凉意,明显地蜷曲成一团。

    “别走……求求你别抛下我……别走……”就在刘凡想上前一探究竟之时,睡梦中的西门柔竟然猛地伸出双手,胡乱地抓了一把,竟将刘凡的手紧紧地抓住,就再也不肯放手,看这情形是做噩梦了,倒是将刘凡当做她梦里的救命稻草,抓住了就不肯放手。

    “不走,哥哥不会走的。”眼见西门柔做噩梦,刘凡也不好抽手不管,只好在边上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而空闲的另一只手则是轻柔地抚摸西门柔的秀发,似是在安抚她,也不知道西门柔是不是感觉到有人在身边,竟然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登时让刘凡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时间又过去半个小时,刘凡背靠着沙发仰躺着,可他身边原本睡在沙发上的西门柔却不知道何时将小脑袋枕在了他的大腿上,侧着脸睡得倒是挺舒服的,这可苦了刘凡了,这孤男寡女共处一个沙发,又是干柴烈火的年纪,万一不小心来了点星火给点着了,那可就大条了,因此刘凡是尽量避免敏感接触。

    就这样,两人一觉睡到大天亮,不,应该是说西门柔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而刘凡则是苦闷了一个晚上,被一个妙龄少女压着大腿靠了一整个晚上,只要是个男人都难免会精气上涌,还好刘凡定力够足,不然昨晚早就擦枪走火了。

    “嗯?嗯!这……这是哪呀!咦?什么垫子这么软啊?”迷迷糊糊的西门柔一醒过来,看到周围的环境并不是在自己卧房内,不由得一阵迷茫,伸手揉了揉有些惺忪迷糊的双眸,这才意识到自己脑袋下的枕头有点肉肉的质感。

    “小柔,你醒啦,昨晚睡得好吗?”其实刘凡一整晚没睡,刚才他是感觉到西门柔即将醒过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他这才假装睡觉,又见西门柔睡醒了,这才又装作若无其事地询问一声。

    “哎呀!”西门柔猛然听到耳边有男人的声音,吓得她忍不住惊呼一声,随即又下意识地连连后退几尺,这才看清身边的男人就是刘凡,这倒是让她放心了不少,但又忍不住疑惑道:“小凡哥,我……我怎么睡在这里,你……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

    想到这里,西门柔更是下意识地查看一下身上的衣服,待检查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后,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内心深处又是感觉到一阵失落感,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呃……哎……”看着西门柔的动作,刘凡就是一阵无语,他又不是傻子,此时那里会不明白西门柔的想法,但又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旋即又尴尬地挤出一丝笑容,解释道:“昨晚我回家的时侯已经很晚了,我见你们都睡着了,怕吵醒你们,所以就静悄悄地进了家门,谁知道一走到客厅就发现你睡在沙发上,就过来开个究竟,那知道当时你在做噩梦,一把拉着我的手就不让我走,所以我只好在沙发上坐了一夜,之后的事情就是现在了。”

    “有……有吗?我真做梦了?”西门柔一听到自己昨晚抓住刘凡的手,俏脸就忍不住一红,说话也不大利索,不过就要轻轻地一撇间眼中却闪过一抹狡黠,随即又好奇地问道:“那……那我做梦的时侯恐不恐怖,吓不吓人?有没有梦游啊!”

    “呵……这些倒是没有,不过……”刘凡看着西门柔难得俏皮的模样,心底不由暗乐,于是不动声色地挑起西门柔的好奇心,装备作弄她一下,所以在话语末了的时侯,刘凡故意将话音拉得老长,没想到西门柔还真上当了。

    “不过什么?小凡哥,你快说嘛。”西门柔的兴趣被刘凡给调动了起来,一听刘凡明显话中有话,却不痛快地说出来,勾得她内心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嘿嘿!就是听到某人说……说喜欢什么人来着。”刘凡这是故意含糊其辞,纯粹就是在忽悠人。

    “啊……我……我真的有说过吗?”西门柔信以为真,竟然吓得惊呼一声,随即看刘凡的眼神却有些怪怪的,好像有点躲闪的意思,倒是让刘凡摸不着头脑。

    “当然,我从来不骗人。”刘凡煞有介事地点着头,偷偷地观察一下西门柔的表情,又接着说道:“当时你还说你将来的男朋友必须是武功盖世、状元之才,如果他要娶你的话,就必须乘着五彩祥云,还有什么我倒是给忘记了。”

    “当真?可我怎么听着这话有点耳熟啊,好像在那里听过呢!”西门柔明显是有所怀疑,但心里又没底,所以问话也是犹犹豫豫,不是很真切。

    “啊……昨晚朋友请我喝酒来着,现在全身都是酒味,难受死了,我得赶紧去冲个凉了。”此时刘凡是想开溜了,刚才他所说的话都是电影里成的台词,只是稍微改变一下而已,这也就难怪西门柔听着耳熟了,说罢,刘凡也不顾西门柔依然还在想那些台词,一溜烟就消失得没影了。

    “小凡哥……哥?”等西门柔回转过身的时侯,才发现身后的刘凡早已不知去向,此时她就是再笨也知道自己被耍了,愤恨之余又找不到刘凡出气,只好悻悻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闷头睡个回笼觉。

    至于刘凡回到卧室后,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浴室,美美地洗个靓澡,而且还边洗边哼着歌,看起来心情不错,不过就在他洗澡的时侯,放在浴室外面的手机却响个不停,刘凡倒是有听到手机声响,不过他正在泡澡,所也没有出来接听,待铃声停下来后,没过几分钟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这就不得不让刘凡留心了,胡乱地围上一打浴巾之后,便出了浴室。

    伸手一抄就将床边的手机拿在手里,一查看才知道两个电话都龙绝天打来的,于是刘凡很不情愿地拨打了回去。

    “喂,臭小子,昨晚的酒还没醒呢,怎么不接我电话呀!”手机刚一接通,就听到对面龙绝天的破铜锣嗓子,瓮声瓮气地嚷嚷着。

    “好你个龙老头,大清早扰人清梦本来就是你的不对,现在还敢睁眼说瞎话倒打一耙,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理由,下回看到你非将你揍成猪头不可。”之前刘凡泡着美澡,却被龙绝天破坏了,本来他心里就挺窝火的,如今龙绝天一开口又将刘凡给得罪了,也就难怪刘凡大清早发无名火了。

    “呃……大清早你吃枪药啦,火气这么冲?”对面的龙绝天闻言后,显然也是一怔,都不知道自己那里得罪这位小爷,之前本来是想开个玩笑来着,现在恐怕玩笑开不成,皮痒倒是真,于是龙绝天急忙解释道:“昨天不是跟你说好了嘛,小雨他们五人在你那里三天的特训已经到期了,我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侯把他们带回来,你知道现在任务很重,没有高手坐镇不行啊,所以……”

    “这就是你的理由?既然昨天说好了的,我自然会按时交差,这点你大可放心,不过……”龙绝天的这个理由显然没有通过,刘凡是几句话就;轻轻抹过,随即话锋一转,阴阴地说道:“不过你大清早打扰我睡觉这笔账又该怎么算呢?”

    “啊哈……今天的天气不错,咋现在的通信信号那么差呢!你刚才说什么,我一点都没听见啊,哈哈……”龙绝天有些心虚地打起哈哈,想要蒙混过关,不过他精明,刘凡自然也不笨,只不过是好笑龙绝天一大把年纪了,居然会玩这么低级的小心眼,若是让那些政界大佬们听到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笑掉大牙呢。

    两人闲聊几句之后,刘凡便挂了电话,继续他的泡澡,没过多久,待刘凡刷洗完毕之后,西门柔就来拍门了,而且脸上很明显地带着娇嗔,正是为之前刘凡糊弄她而愤慨,不过对付小女生刘凡可是很有经验,三两下就哄得西门柔这个单纯的小女孩笑颜迎面。

    两人一阵玩闹后,便在殷荔的催促声中下了楼,一到客厅刘凡并没有见到母亲,禁不住有些疑惑了,好像最近几天母亲朱雨晴都是夜不归宿,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小凡,小柔,你们两个快下来吃早餐了。”这时殷荔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见刘凡两人下楼来,便忙着招呼两人,倒是没有发现女儿桃花粉面的异常。

    “殷姨,我妈昨晚没有回来吗?”刚坐下来的刘凡疑惑地向殷荔询问了一声,旋即又端起面前的一碗粥,轻轻地吹了吹,接着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倒是殷荔被刘凡问得怔了怔,她还以为朱雨晴事先有向刘凡交代过呢,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于是殷荔小心翼翼发回答道:“没有啊,我在这住的这几天,晴姐每天都是中午回来,晚上并没有回来住,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哦,那倒没有,来……我们吃饭吧。”

    (今天时间有点紧,更不了四章,真抱歉,非常感谢:ly761101兄弟有打赏,古月的动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