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四十九章 校场比试(中)(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哈哈……不用请啦,我们自己进门就行了……”

    刘凡的笑声顿时吸引了办公室内所有人的目光,尽管刘凡这样贸然闯入有些唐突,但却没有人说一句不是,这就是实力的体现,若是换作一般人可不敢在龙组总部撒野。

    “你个臭小子,终于肯来见我了吗?”龙绝天一见真的是刘凡,立马就从坐位上蹦了起来,嘴上是不饶人,但却伸手一把将刘凡抱了个满怀,既而又好像“报复”一样在刘凡背上狠狠地捶了几拳。

    “我了个差的,你个老家伙又不是美女,抱那么紧干么?”刘凡一把将龙绝天推开,顺便又给了他一拳头,接着白了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我不想早点过来啊,可这五人在我家吃饭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好家伙,吃饭就跟蝗虫过境似的,呼啦啦一下子将我家给吃穷了都!”

    “呃……有,有这么夸张嘛?”龙绝天闻言,脸色先是一滞,又扫了刘凡身后五人一眼,有点不相信的说道:“他们五个人就算是再能吃,恐怕也吃不穷你吧?你小子有多少钱难道我还不知道?”

    “那不是夸张,而是非常之夸张,你见过有人一顿吃八大碗米饭,外带五六碗汤,再加上十来碟肉菜的吗?你见过五个人一顿饭吃下三大锅饭,五大煲汤,外加近三十道肉菜的吗?以前没见过,我不信,但是今天我看到他们五个人,我却不得不信,你信不信?”

    刘凡一边说着话,身后的五人则是越听脸越是发烫,最的干脆来个鸵鸟政策,直接就将头埋到胸口,而其他人听了之后,起初是不大相信,但是看到五人的表现之后,他们就不得不信了,就连看向五人的目光也怪异了许多,那眼神看的不是人,而是看饭桶。

    “呃……”此时龙绝天一阵无语,完全愣住了,久久没有开口,最后才憋气道:“那什么?算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爷爷……你怎么也这样啊!”这时龙烟雨可就不干了,上前几步就绕过刘凡,来到龙绝天的身前,随即又回头看指着刘凡,故作愤恨地说道:“你不知道这个家伙将我们仍在一个地方之后,就不管不顾,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我最爱吃的炸酱面,更没有妈妈煮的饭,你不知道我们有多苦,天天训练,还没点好东西吃,你说……你说我们回来了,能不大吃一顿嘛,可……可是这家伙从出门到现在一直在笑话我们。”

    说着说着,龙烟雨都快哭了,不过若仔细看她绯红的俏脸的话,你就会发现她的眼眶一滴泪水都没有,而且嘴角还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分明就是在耍诈,想要蒙混过关嘛。

    而这一点龙绝天也是看在眼里,心里暗自思量之后,虚张声势地说道:“是吗?那真是苦了我的乖孙女了,你不用怕,一会儿回家我让你奶奶给你煮好东西吃,咱不吃他刘家的饭菜啊!”

    “不行……”龙烟雨闻言下意识一声惊呼。

    “为什么不行啊?”龙绝天回头看着有些咋呼的孙女一眼后,好奇地问道:“难道你不喜欢你奶奶作的饭菜?”

    “奶奶做的饭菜我当然喜欢啊。”被问住的龙烟雨很自然是顺嘴回答道。

    “既然你喜欢,那又有什么不行啊?”龙绝天一肚子的疑问,此时他根本还没有明白龙烟雨话中的意思。

    “就是……就是……”龙烟雨心里那个纠结啊,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其他人竖起耳朵听了半开却不见下文,比之龙烟雨还着急,直到最后,龙烟雨才一跺脚,羞涩地说道:“就是不吃刘家的菜不行啦,哼……臭爷爷,我不跟你说了。”末了,龙雨烟一下了蹿到了东方冰凝的身后,躲了起来,直把龙绝天以及他身后的几人弄得一愣一愣的,真是莫名其妙嘛!

    其实也难不得龙烟雨会如此,你想啊,她现在已经跟刘凡确定了“超友谊”的关系,之后自然是夫唱妇随了,想让她不吃刘家的这碗饭,还真难,再加上龙烟雨一直都那么主动,那就更是难上加难,甚至难于上青天了。

    “嗯?不吃不行?”龙绝天心下更是疑惑重重了,仔细地品味着孙女话中的含义,那是越想越有意思,而他的一双老眼也是越来越贼亮啊,“不吃不行”还有另外一个意思,那就是“非吃不可”,什么样的关系能让孙女非吃他刘家的饭不可呢?一想到这里,龙绝天顿时就明悟了。

    “嘿嘿!”龙绝天一阵傻笑后,走上前勾起刘凡的肩膀,之后又将他拉到一旁,虎着个脸,说道:“小子,你是不是对我家小雨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坏事啦,不然她怎么非你家的饭不吃呢?嗯?”

    此时刘凡被龙绝天问得有些心虚,但还是故作镇定地白了龙绝天一眼,接着没好气地说道:“喂喂……龙老头,你这是什么话呀!什么叫我做坏事啊,我可是个好银。至于她为什么非吃我家的饭嘛?许是你们龙家的饭不好吃,而今天她正好在我家用过午饭,觉着好吃就……就非要赖在我家不走了呗,对!就是这样,绝对没错。”

    “是吗?应该不是这样吧?”龙绝天很是怀疑地瞪了刘凡一眼,随即说道:“小子,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你们放心大胆地说,我可是不是那些食古不化的倔老头,再说了,你跟小雨能成其好事,那我这个做爷爷的也是乐见其成滴,嘿嘿……”

    看着笑得很歼诈的龙绝天,刘凡都有点想揍他的冲动了,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好歹自己将人家孙女拐带到手,总要给自己女人一点面子嘛,最后刘凡只能幽幽地说道:“我只能说,缘分来了,谁也挡不住,你信吗?”

    “信……怎么不信?哈哈……这样就好,现在我终于也了了一庄心事喽!”龙绝天从刘凡嘴里听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答案,立马老怀快慰,连连大笑起来,但笑过之后,龙绝天却又凑到刘凡耳边,神秘兮兮地说道:“小子,开心归开心,但是办事的时侯可得注意安全,小雨现在还是个大学生呢,你可不能让她挺着个大肚子去上学啊,记住了。”

    强大,非常强大,这简直是碉堡了,那有人这样教人的,只见刘凡傻愣愣地呆立当场,眼角不时地抽搐几下,做梦也没有想到龙绝天会跟他说这种事情,而且还是事关自己孙女,此时刘凡都不知道该庆幸有个这么开明的长辈,还是应该为龙烟有个这么猥琐的爷爷而悲哀。

    刘凡是被龙绝天的“强大”惊呆了,可龙绝天却没有理会他,放开手后便转身看向其他雷鸣五人,想要看看五人到底成长到什么样的地步,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却吓了一大跳,不是因为他看出了什么,而是他根本什么也没看出来,雷鸣五人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还特意擦了擦眼睛,但是随后的结果都是一样,什么也看不出来。

    须不知如今雷鸣五人已是今非昔比,五人中修为最低的也是金丹初期,修真者与武者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层次,起点不同代表着所能达到的高度也就不相同,武者的极至就是神境,而相对于修真者而言,神境武者只不过是刚刚入门的修真者而已,冲其量也就是堪比凝丹期的修真者而已,又岂是龙绝能够看得透的。

    “喂喂……龙老头,醒醒啊,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呢?”就在这时,刘凡从背后拍了龙绝天一巴掌,这才将他从震惊中惊醒过来。

    “他……他们……你……”清醒过来的龙绝天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一会儿指了指雷鸣五人,一会儿又指了指刘凡,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吱吱呜呜语无伦次的,看上去甚是滑稽。

    “什么你你你,他他他的,想知道自己上去试试呗。”刘凡自然从龙绝天的惊惶中看出他内心无比有震惊,但是刘凡就是什么也不说,只是让他出手试一试,但其实内里却想着怎么整治龙绝天,以如今雷鸣等人的实力,龙绝天绝对没有胜出的机会,估计会败得很惨,那样对龙绝天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走走走,咱们现在就到训练基地里试试他们这次特训的成果。”龙绝天那是个急姓子,一听到刘凡的话,也不想其中有没有诈,就风风火火地想打一架,不过回身看到宋问天时,这才想起还有宋家人在,于是连忙走过去,说道:“宋老,雷鸣他们五人经过了小凡的三天特训归来,我想现在就去检验一下他们的实力,若是您老人家不忙的话,也一起去观看一下吧,顺便指导一下这些后辈,至于宋兄你们……就不必去了吧?”

    “嗯!那行,今天我正好也想去基地走走,顺便看看这些小后生修为到达什么程度了。”宋问天对于龙绝天的提议并不反对,点了点头也就答应下来了,不过他也从龙绝天的话中听出了玄外之音,于是转身后宋伯年几人说道:“伯年,你们四人就先回去吧。”

    龙绝天之所以没有让宋伯年父子四人一同前去,那是因为四人并不属是龙组的人,至所以能来龙组总部,也是因为宋问天的关系,而龙组的训练基地属于绝密,非龙组成员是不能知道的,这也是为了安全找想,宋伯年父子四人自然也清楚这一点,因此并没有露出不悦的神色,反而是恭恭谨谨地尊崇自家老祖宗的话,退出了办公室。

    (今天第二更到,阔别已久的鲜花榜终于又上去了,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