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五十二章 技惊四座(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啊嘿!死木头,三招已过,这回看你死不死。”就在众人以为彭和尚即将落败之际,突然传出阵阵嘿笑声,而这声音可不就是来自于彭和尚嘛,只见笑声一音,包裹住彭和尚的树藤周遭突然金光暴射,那金光正是彭和尚所修练的金行灵力,锋芒锐利,好是无坚不摧,所过之处树藤无不被斩断折损。

    “啪……啪……”一条条的树藤被金光斩断回缩,虚空中发出阵阵断裂的脆响,裹住彭和尚的树藤越少,金光就越多,此消彼长之下,彭和尚的身形渐渐又暴露了出来,只此彭和尚晃了晃脑袋,裂着嘴盯着段狼不住地坏笑着,直把段狼看得心里发毛,段狼心下也意识到疯和尚就要发飙了,心里早暗自警惕起来。

    “哼!你个死和尚少说大话了,想赢我,还早着呢!”此时段狼虽然心中警惕,但是本着输阵不输人的原则,依然是反唇相讥一翻,不过两人对战这些垃圾话都成老生常谈了,就是雷鸣、龙烟雨及东方冰凝三人也是见怪不怪了。

    “是吗?那你可敢与我一招决胜负?”彭和尚农眉一挑,不可置否地回应道。

    “有可不敢?那你就接我一招——枯木朽株,哈……”话音未落,段狼身上的气势再次暴涨,单脚一掂,身形便急速向空中飞起,而在飞起的过程中,手上也没有落下,快速地掐着各种法诀,随后身形在半空中一个停顿,猛地向前拍出一掌,霎时间道道灰色的光芒从掌心激射而出。

    这灰芒可是非同一般,如同死寂一般的光芒,正是木行属姓所特有的死气,被死气击中者无不生命力迅速流失,至到最后化成一具干枯的尸体,不过两人此时并不是生死搏斗,段狼与彭和尚在空间界里面相处了几十年,自然知道彼此的底细,同样知道自己这招“枯木朽株”对彭和尚而言并不致命,他这才敢放手施为。

    “哎呀!好你个不要脸的木头狼啊,居然趁我不备搞偷袭,去你奶奶的,看招……”说罢,彭和尚也是飞身迎了上去,不过他这句话却把段狼气得不清,自己明明已经报出招数,而且事先还提醒过的,可到了彭和尚嘴里却成了无耻的偷袭行为,你道他岂能不气恼。

    “锋芒下天……”这时一声大吼从彭和尚的嘴里脱口而出,随后剑指虚点,顿时整个人金芒大作,一股无匹的气势骇然而出,此时他整个人就好似一柄锋利无匹的宝剑一样,锐不可当,金行属姓就必须拥有一往无前的气势,神挡杀神,佛阻屠佛。

    “嘶……”与此同时,场下所有人都不由自住地倒抽一口冷气,实在是被眼前两人的攻击手段惊呆了,同时每个人又屏住呼吸,生怕自己打扰到决斗中的两人。

    “拍拍拍……”几息之间,两人已经对战数十招,速度快得让人应接不暇,修为低的更是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好似两只眼睛都不够用。

    “彭彭彭……”打斗越来越激烈,声声巨大的气暴声不断地充斥着整个基地,久久震荡不息,不过两人战斗的余波却没有波及到场外,而这一切都归功于刘凡布置下的防护罩,否则的话,光是气爆的声音就够场下的龙组成员受的了,像这种级别的争斗,恐怕就连神境高手也得躲得远远的。

    战斗还在继续,但是战斗却早已升级到别一个层次,场外神境以下之下都无法看清两人战斗的动作,甚至就连宋问天与绝天两人也只看到了一阵残影,此时战斗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早已在众人内心留下了深深的震撼,超脱武者的战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现场恐怕除了刘凡及受他特训的五人才能够明白。

    如果说在场中人谁最喜悦,那无疑就是龙绝天了,他是龙组总长,如今拥有五名超越神境的高手存在,那也就预示着龙组即将强势崛起,而且是以横扫之势,另外还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刘凡,此时他都在幻想着让刘凡为龙组培养出更多如彭和尚、段狼一样的超起高手了,因此就连看刘凡的眼光也变得热切起来,不过与龙绝天拥有同样想法的人,又何止他一人呢,就他身后的宋问天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他的想法是如何通过刘凡,来获得突破的契机。

    “嘭……”但见此时校场内两道流光互相碰撞在一起,顿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轰鸣声,随后就见彭和尚与段狼两人各自倒退几十步,最后才借助灵力卸下反震力道,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哈哈……怎么样?木头狼,最后还是我赢了吧。”就在这个时侯,彭和尚突然指着前方的段狼哈哈大笑道,此时的彭和尚虽然言语乖张,身上却有些狼狈,衣服几乎快破成乞丐装了,但听这中气十足的朗笑声,就可以看出他是全身而退,反观段狼虽然有些狼狈不堪,但最少衣服还能勉强遮住全身,不至于将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但是他的嘴角却留出一丝血迹,显然是受了点伤,明眼人一看高下立判。

    “是,这次我又输了,但你小子也好过不到那里去,看你身上的乞丐装就知道了,哈哈……”段狼并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直接就坦言承认,不过末了还是小小地报复了彭和尚一下。

    “我去啊,难怪怎么感觉下面凉嗖嗖的。”此时彭和尚终于意识到自己走光了,骂骂咧咧几句后,双手捂住身下重要部位,在众人极其怪异的目光中,夹着尾巴跑路了,浑然没有了胜利者的姿态,几秒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哈哈……”待到彭和尚走后,众人这才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起来,而这时段狼也从防护罩中走回了主席台上。

    “教官,我又输了……”段狼来到刘凡的跟前,垂头丧气地说道,其实不管是再豁达的男人,比输了心里总会不好受,而这一次段狼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输的,其受打击力度可想而知,尽管别人的看法他不在意,但刘凡的看法他却不得不认真,因为刘凡在他们五人心里就是如同师长一样。

    刘凡自是看出段狼的心情,于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胜败乃是兵家常事,谁这一生中没有失败过,只要能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下一次再打回来就行了,你要记住……凡事保持平常心是最重要的,惟有如此,道心才能够坚定,你们……懂了吗?”

    刘凡这话虽然是对段狼一个人说的,但其实却是对他们五人说的,也只有雷鸣五人才能明白刘凡所说的“道心”是什么。

    “是,教官,我们记住了……”五中除了匆忙离开的彭和尚之外,其余四人无受一副受教的姿态,恭恭敬敬地向刘凡拱手施礼,而其他人则看得莫名其妙,但这样却不妨碍别人对刘凡的尊崇,看他教出五个变态就知道了。

    “怎么样,龙老头,我教得还不错吧。”刘凡回转过身来,不无得意地说道。

    “哈哈……起止不错啊,那简直是太要得了。”此时龙绝天还沉浸在无边的喜悦当中,听闻刘凡的话,顿时眉开眼笑地大赞一句。

    “那他们几个还用不用比了?我事先告诉你哦,雷鸣是五人中战斗力最高的,其他四人都差不多哦!”

    刘凡这话就如同一枚巨大的炸弹一样,在人群中爆炸开来,瞬间就将众人给诈蒙了,就连龙绝天也不例外,只叹幸福来得太快,有点受不住冲击啊。

    “真……真的?这下子可好了”龙绝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眼前的事实却又让他不得不信,再三确认后,开怀大笑道:“哈哈……你放心,我会上报一号首长,为你请功的。”

    刘凡无所谓地耸耸肩,随即淡然说道:“功不功劳我倒是无所谓,如今他们五个我已经帮你训练出来了,那就没我什么事了吧?也到时侯功成身退了,今后没有重大事件,千万别来找我哦,我可还是个大学生,自从上学以来,还没去好好地上过几堂课呢!”

    刘凡此话一出,所有人才终于想起他的另一个身份还是学生,但同时又生出一种无力感,真是妖孽啊,刘凡身后种种神奇,让人忽略了他其实还是个学生的事实,如今刘凡自己说了出来,众人这才猛然发现,原来他也是一个人,一个大学生。

    而龙绝天听到这话时,脸色却是为之一滞,之前什么事情他都找刘凡解决,而刘凡又事事没有让人失望,以至于龙绝天都有些依赖起刘凡来,如今刘凡提出要走,他心里自然是大大的不舍得啦,不说别的,单说仙灵茶这一点,假如刘凡留在京城,那他也能时不时地去讨要一点,多少能占点便宜,若是他回了沪海,山长水远的去一次太不方便,而且龙绝天掌管着龙组一大摊子国事,更不可能轻易离开京城,这下他心里可就着急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离开京城呢?难道这里不好?你看你家人都在京城,要不我把你转到京大来上学?”龙绝天可不甘心就此放刘凡走,于是试探姓地询问了一声。

    “你说我外公他们啊?那是朱家又不是我刘家,留在京城多没意思啊,再说我沪海那边还有好多亲人朋友在,你认为我有可能抛下他们吗?”刘凡那里会不明白龙绝天的心思,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你是舍不得你那几个小"qing ren"吧?哼……”就在这个时侯,边上的龙烟雨却是醋劲萌发,她自然知道刘凡所说的亲人指的是谁,忍不住白了刘凡几眼。

    (二更到,看看接下来能不能再出一更,请大家留意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