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五十五章 闲话家常(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龙科,你看这是谁回来了……”一进门,于秋雁便冲屋里大声地嚷嚷道,话语间说不出的喜悦。

    “唉!”紧随在后头的龙烟雨看到母亲这么个热乎劲,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冲刘凡叹气道:“我妈就是这样,一会儿她要是听东问西,言语有什么不当的地方,你可千万别生气啊,尤其是我爸爸,他就是一个老古董,我都不知道以我爷爷那么开明的人,怎么会有我爸爸这样的儿子,我甚至都怀疑我爸是爷爷在那个堆里抱回来的。”

    “呵呵……”刘凡听了龙烟雨这话,不由得乐了,接着说道:“那有人这么说自己父亲的,小心被他听到,给你扣上一个忤逆的罪名,那你可就惨了。”

    “啊……你怎么知道?”龙烟雨就像是被踩着尾巴的小猫一样,一惊一咋的,随即又说道:“你还真别说,要是真让我爸爸听到的话,非得罚我不可,所以一会儿你可要小心一点啊,不过我爸挺怕我妈的,就算平时我爷爷在他都敢顶撞两句,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见了我妈,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你说奇怪不?”

    “哦!原来你爸爸还是个……”刘凡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身前多了一道身影,抬头一看便见眼前一个身穿睡袍,戴黑眶厚镜的男子,一丝不苟的大背头打理得油光油光的,指不定连苍蝇都站不住脚,此时正一脸严肃地打量着刘凡,忽然插嘴道:“是个妻管严对吧?”

    紧接着一脸严肃地瞪了龙烟雨一眼,随即喝道:“哼!小雨,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难道你不知道背后说人坏话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吗?你们两个才多大啊,那里懂什么是真爱啊,我那是尊重你妈,而不是真的怕她,明白了吗?”

    其实早在于秋雁喊话的时侯,屋里的龙科就已经迎出门来,而刚巧龙烟雨跟刘凡两人的对话又让他听了个真,龙科是名严谨的科学家,对人对事自然也是严谨,尽管他也看出刘凡跟自己女儿关系亲密,但还是忍不住批评两句。

    “哦!”龙烟雨轻轻地点头应了一声,好像很怕她父亲似的,但是转头却又向刘凡吐了吐小香舌,难得地露出了一个可爱的鬼脸,至于刘凡倒是对龙科的话并不在意,反倒是看到龙烟雨的鬼脸而惊诧出一脸的错愕。

    “你这死鬼,说什么呢?女儿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嘛,哼!”恰在这时,于秋雁听到丈夫责备女儿与刘凡,自然是很不乐意了,难得女儿带男生回家,她以是想到不敢想,又怎么能让丈夫三言两句给吓跑呢,不过听到丈夫的那翻言论,还是忍不住心间一阵甜蜜。

    于秋雁数落完丈夫后,便回头向刘凡热情地招呼道:“来来来,小凡呐!快屋里坐啊,你不用理会我那死鬼,他就是那样,几十年了只对他的研究感兴趣,都快研究成木头疙瘩,也不懂重点人情世故,真不知道我当年看上他那点好了。”

    “谢谢伯母了。”刘凡见于秋雁这般热情,也不好意思回绝,跟在身后就来到了客厅,而这过程中龙科好似对刘凡提不起半点兴趣,回身就再次坐回原位,接着看他的书来,还真不愧是书呆子,看来那厚厚的眼镜真不是盖出来的。

    “客气啥!”于秋雁微微一笑,随即又嗔怪地对女儿吩咐道:“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小凡来家里,你也不给倒杯茶,还不快去?”

    “哦!”龙烟雨在母亲地目光瞪视之下,这才无奈地跑进厨房为刘凡倒茶去了,而此时客厅里只剩下刘凡与于秋雁两人,于秋雁的目光是始终没有离开刘凡的身上,而且是肆无忌惮地打量个不停,眼中不时闪过道道精光,旋即又是含笑很是满意得不住点头。

    “咳咳……”饶是刘凡仙人级别的存在,在于秋雁灼灼的目光下也是如坐针毡,有心躲避,挪挪位置,但是于秋雁的目光却始终不离身,于是刘凡忍不住轻咳两声提醒一下,但是后者却恍若未觉。

    “呃……”于秋雁显然也是被刘凡的几声轻咳惊醒,微微一愣后,倒也不显唐突,向刘凡询问道:“小凡是那里人啊?京城吗?家里还有什么人呢?现在是做什么工作?在那工作啊?跟我家小雨认识多长时间了?又是怎么认识的?你们俩都处到什么地步啦?有没有那什么呀?哎哟!还害羞,咯咯……放心,阿姨很开明的,不过你们现在还小,要注意安全……”

    汗!狂汗!瀑布汗!成吉思汗!

    “呃……”此时刘凡早已被于秋雁问的是哑口无言,无言以对啊,原以为龙烟雨这个虎妞就已经够彪悍的了,没想到人家老妈更加强悍三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有其母必有其女,古人诚不欺人呐。

    “那个……这个……阿姨,您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我都不知道该先回答那一个了。”刘凡心里捏着冷汗,但嘴下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哦!呵……呵……”于秋雁显然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唐突,恍然之下才这干咳两声掩饰自然的尴尬,紧接着又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没什么,咱就一个一个来嘛,你放心,阿姨不着急。”

    唉!这还不着急啊?再让你说下去,都快成结婚生子了,刘凡心里暗暗地想着,表面依然不动声色地回答道:“好,那就一个一个来,我呢也算是京城人士吧,不过从小在临杭长大,由我爷爷一手带大,现在在沪海复大读大一,这次也是放假回京看我妈妈的,至于小雨……我们也是在沪海认识的,也就认识一个多月吧,感觉挺投缘的,就在一起了,不过关系也是昨天才确立的,基本情况就这些了……”

    于秋雁听着刘凡的讲述,其间脸色倒也怎么变化,但也看不出是喜是怒,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倒是刘凡对自己的身世很坦然,说起话来也是不卑不亢,这点倒是让于秋雁颇多赞赏。

    “哦!在复大读书?名校啊!很不错。”紧接着于秋雁又是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单亲家庭啊!那你妈妈在京城做什么?”

    “我妈……其实我也不太了解她,可能是接触她的时间太少吧,之前她是在朱氏集团上班,最近好像公司发生了大变故,她说是想辞职了。”刘凡这话倒是实话实说,不过话里的水份也有不少,并没有把话说全了。

    “朱氏集团?那可是华夏排得上号的大集团啊,怎么说辞就辞了呢?那不是……”就在这个时侯,一直认真看书的龙科鬼使神差地插了一嘴,但没想到于秋雁却回头瞪了他一眼,吓得龙科又将伸长的脑袋又缩了回去。

    “哼!”于秋雁狠狠地瞪了龙科一眼后,显然并没有因此而放过他,既而冷哼道:“好你个龙科,你是不是又心痒了,是不是又想起某人来了?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可是有家有儿女在,再敢犯错误的话,小心我削了你。”

    龙科被老婆一翻话激得面红耳赤,伸手一指,便反驳道:“你……屋里还有孩子呢,你这说的什么话啊,那都是咸丰年的旧事了,你现在还提这个干么,也不怕让人笑话,懒得理你。”

    “哦?你现在就怕闹笑话了?那你当年怎么还……回头再找你算账。”于秋雁显然对丈夫的态度很是不满,说话间就想闹腾,不过一想到家里还有客人在,便又将话咽了回去,不过这脸色可就不怎么好看了。

    神马情况?貌似有内情?难道是老丈人年轻时惹下什么风流债?刘凡免不得邪恶地想到,听这夫妻俩话中有话,刘凡就是再傻也听出这话里有问题,不过这是人家家事,他一个外人兼晚辈自然不好插嘴,只好佯装若无其事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不过他这副模样太着痕迹了,有那么一点欲盖弥彰的意思,倒是于秋雁回身面对刘凡时,显得从容不迫,真不愧是大家族出身呐,果然有两把刷子。

    于秋雁收拾一翻心情后,向刘凡歉意地微笑道:“让小凡看笑了,你叔叔就那样,你可别学他啊!”

    “没有没有,那里会呢,嘿嘿……”刘凡又怎么会听不说于秋雁话里的意思,只不过他现在心虚得很,自己身边可是好几个女人,恐怕比之龙科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有资格去批评他啊,不过这会儿刘凡算是看出来了,这于秋雁就是一个大女人主义的女强人,若是让她知道刘凡除了龙烟雨之外还有好几个女人的话,恐怕他跟龙烟雨的好事,即使不吹也得一波三折,因此刘凡心里打定主意,能瞒多久是多久。

    “咦?你们在说什么呢?好像很投缘嘛!”就在这个时侯,龙烟雨端着两杯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其实以她现在的修为,不用刻意地偷听都能清楚地听到客厅里的声音,之所以现在才过来,那是于秋雁早有指示,目的自然是考究一翻新姑爷了,现在基本上问完,龙烟雨自然要出来为刘凡保驾护航了。

    于秋雁那里会不知道女儿为什么在这个时侯出现,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接着调笑着说道:“哟!这还没过门呢,你就这么紧张啦,放心,你妈我很开明的,绝对不会欺负咱家新姑爷的,咯咯……”

    “妈……你说什么呢,不理你了。”龙烟雨自然不依,顺手将茶水递给刘凡后,便整个人亲昵地依偎在母亲地身边,顺带着撒起娇来。

    (出差几天,今天三更,大家千万别骂老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