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一章 练武考验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清晨,天色渐亮,轻蒙的雾气仍未散去,一缕缕的晨曦照射在校园的灌木花丛间,透过间隙留下点点斑驳,犹如夜晚的萤火虫,随着微风摇摆,忽而落在飘落的枯叶上,忽而映照在潺潺的流水中,偶尔也会落在路过的行人身上,原来秋天已经来临,只是不那么明显罢了。

    树林不远处的运动场上早已来了不少学生,或独自一人安静地看书,或三五成群开心地嬉戏,也有不少正在锻炼身体,而跑道上却只有四个男生正在慢慢地跑着步。

    前面一人长相俊朗,笔直的剑眉下隐藏着深邃的眸彩,眉宇间散发出强大的自信,穿着蓝色的运动短裤,再配上黑色的紧身背心,更显胸前凸起肌肉与腹下线条分明八块肌的矫健,裸露在外的臂膀呈现着棱角分明的肌腱,如此堪称完美的身材跑起步来显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当然也引来的不少花痴驻足围观。

    跑在第二的是一个大块头,身高有190公分左右,此时虽有些喘息,但不是很明显;之后的便是一个戴眼镜的,身材比较瘦弱,面色苍白,但还是咬紧牙关继续坚持地跑着;跑在最后的也是一位也是一身运动装,头上抹着发蜡,显得油光满面,只是双腿不停地打着颤,跑起路来歪歪斜斜地,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倒地不起的样子。

    “呼呼…老…老三,一个小时快到了没有,哥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别说武功没学到,估计也得脱阳而亡了。”这说话之人不正是烧包男张毅嘛,说起话来上气不接下气了。

    “老二,昨天还不是你说的要拜师学武的嘛,现在才刚跑了不到一个小时你就打退堂鼓啦,看看人家小四眼,都快累得翻白眼了,话都不没吭一声,这才叫爷们,那像你啊!”能这么说的当然就是老大陈刚了。

    “你…你以为谁都像你这大猩猩一样,一身蛮力啊。”陈毅没好气地鄙视道。

    “其实我只是想改变一下身体素质,变得更强一些,也没想过成什么大虾之类的,至少不会被欺负就行。”别看王施仁身材瘦小,但耐力不错,至少也比张毅这搔包公子哥强上不少,虽然此时脸色苍白,但说话也不怎么喘息。

    “唉!早知道就不练这鬼功夫了,本想着练成了能去维护世界和平,没想到功夫没练成倒把自己整去了半条命,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我。”张毅边跑着,嘴里还不停地絮絮叨叨地。

    “啊呸!维护世界和平?就你这样?你以为你是拿条绳子满世界荡来荡去的蜘蛛侠,还是内裤外穿,在空中灰来灰去的超人啊,你丫的就一搔包,学功夫还不是想去泡妞耍帅。”陈刚与张毅自打认识以来就是互相扎对,好不容易有打击的理由,陈刚又怎么会放过呢,逮着了就往死里挖苦。

    “哎呀!老大,你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啊,你还不是跟我一样的想法,同样都是牛奶,你装什么‘特伦苏’啊。”张毅也不是吃素的,马上还以颜色,炮轰陈刚。

    也只有刘凡同宿舍的三狼,才能说出这么极品的话来,话说昨晚刘凡一行七人坐车离开警局后,由于当时已经太晚了,学校宿舍已经关门上锁,于是几人就找了一家不错的酒店住了一晚。

    当晚在三狼的追问下,刘凡也将自己如何成为特种教官的事说了出来,却没想到张毅一听刘凡是个武林高手,就急急忙忙地想要拜师,为此还将另外两人拉下水,生怕刘凡不肯教他,虽然这师是没拜成了,不过刘凡也答应教他们功夫。

    刘凡也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将还在赖床的三人拉到运动场锻炼,于是就有了以上的那一幕了。

    “好了,一个小时到,都停下来吧。”刘凡看着有气无力的三人,无奈的说道,其实以他仙人修为完全可以为三人灌顶的,就像当初教特种兵那样,但他不想,因为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不同,造成了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样,若是三人走上武道之路,甚至是修真之路,那么他们未来的路将会无比艰辛,有可能还会有危险,不同能力的人都会有不同的圈子,比如说武林中人,那么与其打交道的将会是武者,异能者同样如此,而且层次越高的圈子,危险姓越高。

    刘凡只想身边的朋友都能平平安安地过一生,当然若是三人执意要学,刘凡也不会藏私。

    “哎哟,我的娘嘞,累死老子了,总算可以休息一下,再跑下去老命都没了。”张毅一听终于跑完了,立马像死狗一个直接躺在地不,不愿起来,嘴里还不忘了抱怨几句。

    “呼…呼…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跑这么长时间,还真有点累。”一个小时的跑步,就算是力大如牛的陈刚也吃不消,脸上不停地冒着汗,身上的衣服也都湿透了,说话也是大喘着气。

    连老大陈刚都这样了,那就更别说身材瘦弱的王施仁了,现在他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干咽着口水,什么话也没说。

    “你们三个别跟挺尸一样的躺在那里,刚跑完步是不能一下子就躺下的,这样会导致脚抽筋的,快起来原地慢走几步。”看着眼前的三人,刘凡真的无语,咋身体这么差涅,可刘凡却没想到,不是别人太差,而是他太变态而已。

    “我是不行了,打死我都不起来了,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变态啊。”张毅白了刘凡一眼,幽怨地说道。

    “你们几个真失败,想要练武就要有吃苦的念头,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一分耕耘才有一分收获,所谓天道酬勤也是这个道理。”既然答应在教三人练武,刘凡就会尽心去教,但适当的考验还是有的,古代拜师学艺还要过三关呢,所以长跑也是考验三人的耐力和毅力。

    三人中也就老大陈刚好一点,其他两人就是个渣,不过两人能坚持下来,也算是毅力不错。

    “老三,大道理谁不懂啊,你别整这些没用的,反正我是死来赖着不起来了。”张毅打定主意死活不肯起来,刘凡也拿他没办法,不过为了兄弟有健康,他还是有意帮他一把,于是走上前,蹲在张毅身旁,一把将他的鞋子扒拉下来,右手曲指成剑,挥指点中张毅脚底的“涌泉穴”,瞬间一道微不可察的黄芒闪现,没入穴道之中。

    而作为当事人的张毅本来还以为刘凡有什么特殊爱好,正想躲避,却没想到刘凡的手指一触到他的脚底,张毅就感觉有一股气流从脚底迅速往上升起,直达肾脏,令他全身舒坦,就如同抽大烟一样飘飘然,正当他闭目享受时,却发现体内的那股气流不见了踪影,快感也随之消失了,于是他立马从地上弹起身来。

    “哇嘎嘎,哥现在全身充满力量,不过正爽着,怎么这就没了涅?,老三,能不能再给哥点两下啊。”张毅恢复力气又再一次搔包起来了,讨好地向刘凡说道。

    “你以为这内力糖豆,想多少就多少啊,还想再爽一次?门都没有。”看着这小子的搔包样,刘凡抬脚就轻揣了他一脚,然后没好气地说道。

    “就是啊,要是内力这么好练,那高手还不是满天飞了,我们也就不用在这跑步了。”陈刚又再一次华丽地用话在张毅的身上补两脚,其实他也想感受一下。

    “嗯嗯…,二哥,做人要厚道,做事要地道,爽完了就得让道,懂不?”这一次就连王施仁也好奇了,因为刚刚张毅的表现实在是太、*、荡,让他不由得翩翩遐想。

    “呃……我的人品真有这么差吗?”听了几人的话,张毅有些无语地暗想着。

    十分种后刘凡依样画葫芦,分别用真龙之气为两人恢复体力,两人的表现也与张毅一般无二,几分钟就又生龙活虎,如此明显的功效,让三人对练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纷纷嚷着要刘凡教他们内功,无奈的刘凡只好答应改天打个安静的地方教他们,这才让三人安静下来。

    “嘶,哎哟哟。”正当几人嬉闹之时,张毅突然一手捂着胸口,疼痛得直叫唤,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好在疼痛只是一会就没了,但他现在心里却空落落地。

    “老二,你怎么啦?”刚才还好好的人,突然间就倒了,这让陈刚和王施仁两个未入社会的学生仔顿时慌了神,只能像热锅的蚂蚁一样,乱糟糟地。

    “我…我没事,只是刚刚觉得心里好疼,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离我远去一样,而且左边眼皮直跳,不过现在没事了。”恢复过来的张毅笑着说道。

    “没事就好,你刚刚一下子脸色好苍白,我们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吓了我们一大跳。”见张毅确实没什么大碍,陈刚与王施仁倒是捏了一把冷汗,两人拍了拍胸口说道。

    “不?我刚给老二把过脉,他的身体没有大病,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是因为他家中有人出事了,这是一种凶兆。”或许在外人看来,张毅刚刚的心绞痛只是偶然,但对于刘凡来说却是不同寻常,别忘了他可是师从伏羲,而伏羲最擅长的就是医卜星相,人的面相只要让他看一眼虽不至于知其过去未来,但命时运程还是能一眼看出,只是他平时少用而已。

    ~~~~~~~~~~~~~~~~~~~~~~~~~~~~~~~~~~~~~~~~~~~~~~~~~~~~~~~~~~~~~~~~~~~~~~~~~~~~~~~~~~~~~~~~~~~~~~~~~~~~~~~~~~~~~~~~~~~~~~~~~~~~~~~~~~~~~~~~~~~~~~~~~~~PS: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了喂!各位看官且坐下来喝杯茶,歇歇脚,听我来为大家说书,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若您听着爽,不访打赏打赏,100不嫌少,10000不嫌多,只要您喜欢,且听我说一段《都市神才》,呔,那美女还不留下胸中罩,底下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