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五十六章 接二连三的电话(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已是曰晒三杆,此时的刘凡却还在呼呼大睡,你倒是为何啊,盖因昨晚的龙家之行可谓让他心有余悸,直接导致刘凡大清早就赖床了,原因自然是来自未来的丈母娘于秋雁,倒不是说于秋雁对他不好,反而是热情得太过火了。

    你道是为何?原来是女大愁嫁女,龙烟雨那是豪门娇女,眼光能不高嘛?一般的男子她又怎么能看得上能,你说如今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没处过男朋友,这怎么生得了啊,为这事可把母亲于秋雁愁白了头,如今女儿主动带男朋友上门来,于秋雁又怎么可能不热情呢,那是恨不得两人马上结婚,最好再生个小外孙,那就更加完美了,只不过于秋雁的热情也直接造成了龙科可就不满,连带着龙科对刘凡的印象也不大好,这也难怪,老话不是说了嘛: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qing ren",如今女儿即将成为他人之妇,所以一个晚上他就没给过刘凡好脸色,这让刘凡郁闷不已,但是刘凡也并没有直接表现出来,新姑爷头回上门该是装孙子的时侯还是得装几下的,所以总的来说,昨晚一行还是很融洽的。

    直到深夜两点多钟刘凡才回到家中,一倒在床上就蒙头大睡了起来便,当然回来的时侯依然是西门柔等他等到昏昏欲睡,不过这倒也让刘凡对西门柔这个小妹妹好感倍增。

    “咚咚……”

    正当刘凡睡得正香的时侯,传来了一阵轻快的敲门声,随后便听到门外一声悦耳的银铃之声,“小凡哥,请床了没有,太阳都快晒大屁股了,赶紧起来吃早饭,小凡哥,你听到了没有?”

    门外来的正是西门柔,住在刘凡家中几天里,她几乎天天都会来喊刘凡起床吃饭,这都快成为她的习惯了,而且每次来的时侯她总是笑得很甜蜜,好似能第一眼见到刘凡,就是一件让她高兴的事情。

    “咔嚓……”

    不多时,房门就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正是刘凡,此时的刘凡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运动服,半眯着惺忪的睡眼看到门口的西门柔,喃喃说道:“是小柔啊?每天都要让你来叫我早起吃早餐,真是过意不去了。”

    “没……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啊,不?我……我没什么了!”西门柔显然也没有想到刘凡开口第一句话是这样,一时间有点不适应,说起话来都有些不着调地语无伦次,俏脸更是微微一红,撇过脸都不敢与刘凡正视,不过随后她又壮着胆子说道:“小凡哥,妈妈已经快做好早餐了,你赶紧去刷洗一下,马上就可以吃了哦!”

    “哦!好的,那你先下去吧……”刘凡揉着姓惺忪的睡眼,有气无力地回答一声,说罢刚想迈开步伐往外走,却不料就在这个时候屋内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响声,霎时间令得刘凡与西门柔诧异不已。

    “嗡嗡……”

    此时的西门柔正好面对着里屋,寻声望去恰好看到了里屋桌面上一部手机正不停地闪烁着亮光,于是连忙开口提醒道:“小凡哥,好像是你的手机在响呢!”

    “哦!还真是啊,那你先下去,我接个电话。”刘凡闻言下意识地回头一看,随即说道,说罢,刘凡也不等西门柔回话,便转身走上前一把拿起手机,一看之下才知道是龙烟雨打来的电话,于是接听后,口花花地说道:“喂!小雨啊,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啊?该不会是一个晚上不见就开始想我啦?”

    刘凡此时接听电话并没有避开西门柔,这话自然是被她听了个真,霎时间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似丢失了什么心爱的玩具一般,莫名的失落感一下子涌入了西门柔的心头,瞬间鼻腔里传来阵阵酸楚,而这一切刘凡却浑然未觉。

    “贫嘴!咯咯……”电话那头的龙烟雨嘴上是这么说的,但脸上挂着的甜蜜笑颜却彻底地出卖了她,笑过之后,龙烟雨转入正题,说道:“爷爷让我通知你,明天下午三点准时去总部开会,可能是什么重大军事会议,具体的要等你去了才能知道。”

    “啊……原来你是有事情才给我打电话的啊?看来我是表错情了。”刘凡装出一脸的苦相,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失落感,听得对面的龙烟雨一阵揪心。

    “不……不是啦,我也很想你啦,只不过……哎呀!人家现在跟你说正经事,你听不听啦。”龙烟雨一听刘凡那话,顿时就急了,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方寸大乱起来,连自己说什么话估计她都不知道。

    “正经事?难道你以前说的都是不正经的?”刘凡很邪恶地故意歪曲龙烟雨话中的意思,说罢,嘴角更是落出了大灰狼的“獠牙”,很好,很邪恶。

    “你……你分明就是曲解人家的话,我……我不跟你说了,哼……”龙烟雨跟刘凡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但是今天还是头一回见识过刘凡的掐科打珲的功力,一时不慎竟然败北了,说话间更是气得将电话挂断了,而且貌似用的力度还不小,就连话筒对面的刘凡也能听到咔嚓一声脆响,估计龙烟雨的手机好不了。

    “唉!这丫头的脾气怎么还是这么火爆呢!”刘凡无奈地摇了摇头,随意地感慨一声,随即便将之抛在脑后了,接着又看到身前的西门柔,便再次开口说道:“小柔,等了这么久,肚子饿坏了吧?那咱们就赶快下去吃早饭吧!”

    “嗯呐!”西门柔微微一笑,嘟着小嘴不满地摇头说道:“我不是很饿,要不……你再多聊会?”

    刘凡一看西门柔这副小女儿姿态,就知道肯定是自己刚才跟龙烟雨的话刺激到她了,于是故意夸张地说道:“啊哈……是谁惹我们小柔妹妹生气啦,你告诉小凡哥,我帮你痛扁他一顿,你说好不好啊?”

    “人家那有生气啊?”西门柔嘴上说不生气,但身子却撇过一旁,小嘴就嘟得更翘了。

    “哟哟,这是谁家的醋坛子被打翻了呀?怎么空气里那么酸呀!”刘凡闻言,也心暗道不得了,此时他就是再白痴也能看出西门柔对自己的情义,但是对于这种事情,他向来都是顺其自然,就好比他跟龙烟雨也是自然而然地就水到渠成了,因此他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女人,不过貌似一般都是女人主动扑上来的。

    “臭小凡哥,人家那里有吃醋啦,哼!我……看打……”西门柔突然被戳中心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只好来浑的,谁道女子不能耍无赖啊,眼前可不就是了嘛,但见两人一个被追着跑,别一个却在后面追着打,倒有点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亲密玩伴,一路从楼上直打闹到楼下。

    “臭小凡哥,你别跑……”

    “你来追我呀,追得上的话,哥让你亲一口,嘿嘿……”

    两人你追我逃,玩得不亦乐呼,只不过刘凡后面一句话却差点没将西门柔羞得几欲找个地洞钻进去,亲一口?多么亲昵的事情啊,估计就是西门柔想也不敢想。

    “小凡、小柔,别玩了,快过来吃早餐吧!”就在这个时侯,殷荔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便见到了两人嬉戏玩闹的一幕,顿时感到很欣慰,说实话寄人篱下的生活实在不是她所愿,但是现实又这么的无奈,如果没有了刘凡的庇护,那么殷荔不敢想象自己母女俩今后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又或者再次被西门家的人抓回去,过着暗无天曰的生活,那还不如杀了她呢。

    不过好在刘凡待人真诚,世家出身却没有一般世家公子的那种盛气凌人,当然这只是殷荔目前接触到的刘凡,她还不知道刘凡在上大学之前还是个穷[***]丝呢。

    “来了,妈妈……”西门柔听到了母亲的召唤,回头顺意地应了一声,不过脸上却还挂着一丝淡淡的憧憬,好似有些意犹未尽。

    没有了西门柔的嬉闹,刘凡自然也就失去了玩闹的兴趣,紧跟着也是凑到餐桌前,很是随意地端起了一碗粥,可正当他想吃第一口粥的时侯,口袋里却又开始嗡嗡作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手机振动,于是刘凡只好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碗,心里还想着是不是龙烟雨又打这来了,结果掏出手机一看才知道并不是心中所想,而是另有其人,让刘凡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一接通后,刘凡便咧嘴笑道:“喂!婉儿?怎么大清早的给我打电话了呢?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没错,来电的正是刘凡的同居女友兼同班同学的温婉,想起温婉,刘凡就想到了她的善解人意与温柔体贴,话说刘凡自从来了京城之后,两人甚少联系,十几天来也不过是打过几通电话,这对于正值热恋中的温婉而已,怎能耐得住相思之苦呢,这不?大清早电话就来了。

    “嗯!也……也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了,还有就是学校里好多同学都在询问你的消息,你……你什么时侯回来啊!”

    温婉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女孩子,此时听到刘凡的声音,心里有些小小的激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她知道自己男人是个做大事的人,温婉不想给刘凡造成太多的羁绊,这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的做法。

    “我知道……不过这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正在等消息,或许再过两天就可以回去了也说不定,哈哈……”刘凡闻言,心中顿敢快慰,人生得此红颜知己,夫复何求啊。继而刘凡又柔声说道:“婉儿,你还好吧?家里怎么样了?”

    听着刘凡关心的话语,温婉都感动得快哭出来了,但她还是坚强地忍住了,沙哑着声音回答道:“好,家里一切都很好,我……我也很好。”

    (古月快哭了,耽搁了这么些天,兄弟们肯定骂死我了,唉……为了生活,没法子,古月会多点时间码字,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