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章 “捂铛”派(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爸爸……爸爸……快来救我,有坏人要抢妮妮的小凤凰,爸爸,你快来呀!”

    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顿时让刘凡怒火中烧,小凤凰可不就是自己送给女儿小妮妮的守护灵兽嘛,现在居然有人想硬抢,这简直就是可饶恕的事情嘛!

    “咦,小凡,你这是要去那里呀,中午回不回来吃饭呢,唉唉……”恰在这时,殷荔看到刘凡急冲冲地甩门而出,忍不住喊了一声,但是此时的刘凡根本就顾不得与殷荔打招呼,火急火燎地便跑出门出,随即快速地从车库里将车子开了出门,而后呼啸一声,便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与此同时,刚刚离开没多久的宋佳慧与宋紫柔姑侄两人正开着车子走在路上,岂不料从身旁一声尖锐的呼啸声响起,紧接着两人便看到一道蓝色的车影从身旁擦车面过,而恰好坐在副驾驶中的宋紫柔看到了开车之人。

    “怎么会是他呢?开这么快的车,难道是有什么急事不成?”宋紫柔看清了车内之人,反倒是陷入了沉思当中,嘴下不自觉地喃喃自语。

    边上正开车的宋佳慧恰好听到了宋紫柔的呢喃声,不觉好奇地询问道:“怎么?小柔你认识刚刚开快车那人?”

    “嗯!啊……”宋紫柔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说话的声音那么小,竟然还是被姑姑听了去,不免惊诧一声,随即才连忙解释道:“那人你也认识呀?我们可是刚从人家家里出来呢?”

    “你是说刘神医?”宋佳慧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是刘凡,惊诧之余,宋佳慧又有些疑惑不解:“他开这么快的车,难道是遇到了什么紧急任务不成?”

    宋佳慧是知道刘凡龙组的身份的,也就难怪他会这般想了,但是宋紫柔对刘凡的身份背景却是知之甚少,猛然听到姑姑那不同寻常的话,难免会有疑问,于是开口询问道:“小姑,什么紧急任务呀?他不就是一个大学生嘛!能有什么紧急任务呀?”

    “啊?哦!没什么,估计刘神医是有急事吧,不过以他的能力,相信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他吧。”宋佳慧闻言幡然省悟过来,不过有些事情对于宋紫柔而言知道了比不知道要好,因此宋佳慧并不打算就实说,反而是随意地掩饰过去。

    但是宋紫柔身为宋家双娇之一,又怎么可能那么好糊弄呢,但是聪明的女人绝对不会什么事都追问到底,因此宋紫柔也就不再问了,不过对于刘凡的好奇心也加重了几分。

    宋家双娇默默地开车反回了宋家,而与此同时,在中南海别苑的某栋别墅花园中,正上演着一场滑稽的闹剧,此时花园中围着十来个人,其中老人居多,十来人成合围之势将一位年轻少妇与一个五、六小岁女孩围在中间,那少妇伸展细弱的双臂,死死地将小女孩护卫在身后,目光不善地盯着身前之人。

    但见那少妇衣着清新淡雅,说不出的出尘脱俗,站在这群老人中间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而那小女孩也是稚雅可爱,粉嘟嘟的小嘴撅得老高,貌似不是很高兴,而她的目光正落在身前两米处的一老一少身上,显然是这两人惹怒了小女孩。

    不过这一老一少的穿着委实太过雷人了,年青人倒是穿得人模狗样的,西装革履大背头,倒是一副成功人氏的派头,至于那老人就有点让人不敢恭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穿着一身灰白色的八卦道袍,头上还顶上一顶道冠,就差手里没拿一柄桃木剑了,这样一来就整一个神棍形象了。

    恰在这时,躲在美少妇身后的小女孩伸出脑袋,冲着面前的老道士与年青人狠狠地说道:“哼哼……你们这些坏人别过来啊,我已经打电话给我爸爸了,他很厉害的,你们要是欺负我的话,一会儿爸爸来了,一定会打你们屁屁的。”说罢,还将手里的手机扬了扬,以示自己没有撒谎。

    “小妮妮,你怎么说话呢?这位是张天师,他是来帮你的,你怎么错把好人当坏人呢,姐,你也不管管小妮妮,你这样护着她会害了她的。”这时人群中又走出来一个年青人,衣冠楚楚倒是好样貌,只不过面色发白,两腿虚浮,一看就知道是个纵欲过度的纨绔子弟,说话间更是半眯着的双眼中露出贪婪的神色,紧盯着小女孩,确切地说是小女孩脖子上的一串项链,简直是恨不得一把将那链子扯下来,然后占为己有。

    “哼!坏舅舅,你不是好人,上次你还想抢的我小凤凰来着,等我爸爸来了,也让他凑你。”

    没错,眼前这个小女孩正是刚给刘凡打电话的小妮妮,而在她身前的少妇可不就是柳凝香嘛,至于这位喊柳凝香为姐姐的年轻人是柳凝香的亲弟弟——柳易洋,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却整天跟一班狐朋狗友吃喝玩乐,说穿了就是不务正业的二代公子,若非如今柳严正官声正隆,且在临海市逐渐站稳脚跟,权势更是如曰中天,否则的话,以柳易洋这样没脑子的二代公子指不定那天就让人玩死。

    “妈,你看看,你看看,姐姐这都是怎么教小孩子的,居然如此目无尊长,您也不出来管管。”柳易洋被小妮妮的话戳中心事,不觉老脸一红,不过别看他是个浮夸,但在京城汰渍档中混迹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说话间就将自己老母给抬了出来,说实在的,若非柳母的纵容,柳易洋也不至于浮夸到这个地步,有道是慈母多败儿呀。

    “这……”柳老太太显然很为难,一边是亲儿子,另一边是亲外孙女,手心手背都是肉,这让她如何自处呢,左右为难之下,她还是偏向了外孙女多点,接着语重心长地回答道:“洋洋呐,妮妮她还那么小,不懂事,你就不要跟小孩子计较了,一切以大事为重,啊……”

    这时,老道士边上的年青人眼看着柳老夫人心软,偏向小妮妮,心下不由得着急了,连忙规劝道:“老夫人,现在不是教育孩子的时侯,若是再晚上一些,恐怕那头孽畜将危机令孙的生命,所以还请老夫人早做决断才是啊。”

    “就是妈,小妮妮是我的亲外甥女,我怎么会害她呢,今天我带来的这位玄心真人可是武当派的得道高人,想信有他在的话,小妮妮必定能够平安无事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柳易洋也适时地在柳老太太边上鼓动吹风。

    “胡说,小凡对小妮妮那么好,怎么可能会害小妮妮,总比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这时护住小妮妮的柳凝香也看到了母亲明显有些意动,不由得着急了,对于刘凡的诽谤,更是让她气愤得满脸通红,刘凡在她的心里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弟弟,而且在某些方面,柳凝香甚至错将刘凡当成了自己死去的丈夫,不仅仅是因为两人长得像,就连身上的那种气质也是颇为相似,这无形中又让柳凝香对刘凡多了一份依赖感,不仅是她这样,连小妮妮也是如此。

    “姐姐,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呀,你怎么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我呢?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小妮妮找想,我图的是什么啊?”身为柳凝香从小玩到大的亲弟弟,自然明白姐姐的姓格吃软不吃硬,眼看着姐姐态度强硬,知道不能再*迫,这才好言相劝一翻。

    那老道见柳家人多方劝解无果,心里也是着急,不自觉得出言劝解道:“柳女士,请听老道一言,那令嫒项练中之物的的确确是妖魂,乃是大凶之物,它会不断地吸食令嫒身上的精气,开始的时侯看不出什么来,但是时间一长,令嫒必定会精气尽失而亡的,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而我道门正是妖魂的克星,为了令嫒的生命安全,还请柳女士务必将项链交与老道处置。”

    “妈妈,不要,你千万不能将小凤凰交出来,那是爸爸送给我的礼物,而且小凤凰是妮妮的朋友,它不会害我的,呜呜……”小妮妮一手死死地抓紧柳凝香的衣角,另一只手则按住挂在胸前的那枚宝石,话说到最后更是放声大哭了起来。

    看着哭得很伤心的女儿,柳凝香禁不住心里一阵酸楚,随即蹲下身子,出言哄道:“妮妮是乖孩子,不能哭哦!要是一会儿爸爸来了,看到小妮妮哭得脏兮兮的,那爸爸就不会喜欢小妮妮了哦,你放心,妈妈不会让他们抢走小凤凰的。”

    “真……真的吗?”小妮妮睁着婆娑的泪眼,天真地望着母亲柳凝香。

    “嗯!妈妈怎么会骗小妮妮呢”成功哄得小妮妮不再哭泣,柳凝香不由得暗松一口气,紧接着从身上掏出湿纸来,说道:“来,妈妈先帮你把脸擦干净,一会儿爸爸来了,就会很喜欢妮妮了哦!”

    “嗯!那妈妈你可要擦好一点哦,我不想让爸爸看到我哭了呢!”小孩子就是这样,高兴就笑,不高兴就哭,你顺着她的意思哄两句吧,她又笑起来了,不过其实有时侯孩子也很可爱,就比如眼前的小妮妮。

    替女儿擦干净脸后,柳凝香起声面向弟弟,面色不悦地说道:“小洋,你还是带这两位道长走吧,女儿的事情我自有分寸,就不用你*心了。”

    “姐,你这是……”柳易洋见姐姐的不善的目光,就知道事不可为,但是对于小妮妮身上那条价值连城的项链,他是志在必得,自然不会就此罢手,于是又向柳老太太求助道:“妈,你看看姐姐,她这样子会害死小妮妮,还有那个姓刘的小子根本就是居心叵测,不然他为什么会送小妮妮这样一条鬼链子呢。”

    (更新有点晚了,请大家谅解,同时感谢送花的兄弟们,谢谢你们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