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一章 “捂铛”派(中)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妈啊,你不能再纵容小洋了,再这样子下去,迟早会害了他的,这事您就别管了,今天无论是谁也别想靠近妮妮一步,否则……否则我死给你们看,哼!”此时的柳凝香知道,再让弟弟这般怂恿下去,母亲的心铁定被其所动摇,因此只好来狠的,干脆就以死相*,“这……”

    柳母向来都是没什么主见,这翻被儿女两相对垒,蹬时又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两人*得越紧,柳母的眉头就皱得越深,忍不住回头看看身边的左邻右舍,期望能够得到他们的一丝帮助,别看这些老人都是老弱妇孺,可别忘了这里是中南海,能住进来的人无一不是曾经的国家领导人,柳母向他们求援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结果却让柳母失望了。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而眼前很明显就是人家柳家的家事,胡乱插手只会让事情越弄越糟糕,倒不如静观其变,更何况事态已经上升到的鬼神之说上去了,你能指望这些老顽固相信事情是真的吗?答案自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社会主流思想是“唯物论”,你现在弄这些神神道道的事情,人家不扣你个妖言惑众的大帽子就不错了。

    “无量天尊,柳老夫人,柳女士,可否听老道一言……”就在这个时侯,边上的玄心老道看着事态越发不可收拾,心里暗自着急,禁不住再次开口劝解道:“我道家向来以除魔卫道为己任,而今碰上了这孽畜,我自不能够坐视不理,否则我玄心子愧对祖师真武帝君,更愧对教导我一身绝学的师尊,因此……”

    话到这里,原本还有些道貌岸然的玄心老道突然话锋一转,言语犀冷地喝道:“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与那孽畜斗上一斗,此乃我辈修道之人的天职,如若一会儿有什么不敬之出,事后老道再向柳家负荆请罪。”

    说罢,玄心也不理会众人,头一撇,单手一抬,冲身后的年青人喝道:“青朋,取我法宝来……”

    “是,长老!”那名叫青朋的年青人闻言不敢怠慢,连忙转身小跑到不远出的一个大皮箱旁,顺手打开后,从中取出了一柄三尺宝剑与一个古朴的摇铃,随后又赶了回来,恭恭敬敬地将两样东西放到玄心老道的跟前,随后不待玄心吩咐,便主动退了开来,临走前还不忘将柳易洋拉到一旁。

    而其他围观的老者看到玄心这架势,却不阻止,反倒是饶有兴致地退后几步,看起热闹来了,国人就是这般,这与人所处的地位无关,纯属好奇心作祟。

    “道长,你可要护着点我的宝贝外孙女,可千万不能有半点闪失呀!”柳老太太此时似呼也并不反对了,但是她对小妮妮的那份宠溺之情依然没有减少半分,反倒是郑重其事地向玄心提醒一翻。

    “老夫人请放心,贫道自有分寸。”玄心老道一手执剑,一手拿铃,躬身向柳老太太作了个揖,随后回过头来面向柳凝香,作最后的规劝,再次开口说道:“柳女士,请不要误人误己,为今之计只有尽快将那孽畜消灭,否则他曰成了气候,那天下苍生之祸,到时必将涂炭生灵,而你就是帮凶,何不趁早悔悟过来。”

    “多说无益,你若是敢动我女儿的话,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吧,我绝对不会退缩的,哼……”看似柔弱的柳凝香居然也能迸发出如此慷慨激昴的话来,当真是让刮目相待啊,这或许就是母爱的伟大之处吧,不过柳凝香信心的来源或许更多的是来自于对刘凡的信任,她始终坚信,只要刘凡听到消息,那么他必会拼命地赶过来的,而事实上就是如此。

    此时的刘凡正开着车子一路向中南海狂飙而来,若不是早已感应到柳凝香母女平安的话,说不定他就会不顾事俗的眼光,直接来个瞬移,不过刘凡这一路飙车,却给京城的交通制造了不少麻烦,于是京城公路上就车现了一辆豪车身后紧追着一群警车的壮观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位大领导出行呢,但是现在的刘凡可顾不了那么多,只管开车埋头狂飙。

    而这时玄心老道见柳凝香如此绝然,心下不由得暗恼,随即摆开架势,手中宝剑向前一指,冷哼一声,低喝道:“哼!冥顽不灵,那就怪不得老道我了,为了天下苍生,只好委屈柳女士母女俩了。”

    都不知道该说这老道阴险,还是说他不要脸,明明心里想着抢人夺宝,嘴上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这或许就是正道人士所谓的“师出有名”吧,不过说一千道一万,依然掩饰不了玄心老道伪善的一面,最后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只不过他的尾巴藏得比较严实,恐怕现场除了他自己知道之外,就只剩下与他同来的沈青朋了,至于柳易洋一看就是个喝“三鹿奶”长大的货色,脑浆都成糨糊了。

    “妈妈,爸爸怎么还不来呀,我……我好怕呀!”小妮妮毕竟还是个孩子,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会害怕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但这个时侯柳凝香反倒异常的冷静,伸手将女儿搂在怀里,不住地安慰道:“乖啊,小妮妮是个好孩子,不要害怕,一会儿等爸爸来了,让他替你打坏人的屁股好不好?”

    “嗯!把这个老牛鼻子还有那个他们的屁股打个西巴烂,嘻嘻!”小女孩就是好哄,大人随便哄两句,就可以把人哄得这么开心,浑然没有觉得眼前这个臭道士有多危险,不过这也正是小孩子纯真的地方吧。

    “哼!”泥人也有三分火气,玄心老道可以武当掌教师弟,地位何等尊崇,无论去到那么,从来都只有别人恭维他的份,几时让人如此编排过呀,而且还是被一对在他眼中的妇孺竖女,若非柳家乃是华夏的名门望族,说不定他早就刀剑相向了。

    “得罪了,小女娃,快将那项链中的妖兽召唤出来……”气急败坏的玄心老道已经失去了耐姓,说话自然不会那么客气,如果之前好言相劝是为骗取的话,那么现在就成明抢了,只是其他人都被他有道真人的光环所欺骗了而已。

    “我不?就不?小凤凰是我的好朋友,我绝对不会将它交给你的,你是坏人,大坏蛋,哼!”小妮妮听到玄心老道的话,更是勃然大怒,撅着小嘴便冲着玄心大喊大叫的,双死更是死死地抓紧着胸前的链子,而这个时侯身为母亲的柳凝香生怕女儿受伤,连忙挺身挡在小妮妮身前。

    “青朋,将柳女士护在一旁去,绝对不能让他有半点闪失。”玄心老道看到柳凝香的举动,眉头不由得一皱,旋即又吩咐沈青朋,说是护卫,其实是限制,玄心老道是怕万一不小心伤到柳凝香,他不好跟柳家交代,毕竟再怎么说柳严正也是手握一方权柄的封疆大吏,特别上柳家老大柳严东还是大军区司令,别看武当派是武林的泰山北斗,但是面对国家利器依然很渺小,你武功再高难道还能能扛得过炮弹轰炸?

    “是,师叔!”得到吩咐的沈青朋非但没有因为被呼来喝去的恼怒,反而暗地里身心亢奋,看向柳凝香的目光更是充满的极度的占有欲望,当然这些都被他掩饰得很好,以至于被没有人发现,但却被正面的柳凝香察觉到了,这让她更坚定对刘凡的信任。

    “柳小姐,得罪了。”说罢,沈青朋一脸阴沉地一步步向柳凝香*近,而柳凝香则护着小妮妮步步后退,而此时在柳凝香的脑海中却闪现出了刘凡的身影,越这般想着,柳凝香的心就越无法平静,方寸大乱之下,一个不小心差点被身后小妮妮给绊倒,幸好小妮妮在身后替她撑了一把手,这才不之于出丑,但是小妮妮可就没这么幸运了,柳凝香倒下的冲力直接作用在小妮妮双手上,小妮妮受力不住,直接就趴到了地上。

    “啊……妮妮,你没事吧,你千万别吓妈妈呀!”柳凝香感觉到女儿倒地,那里还顾得了许多,一个返身便急急忙忙地想将倒地的女儿扶起身来,但是令柳凝香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间,却给了沈青朋机会。

    “就是现在……”沈青朋也是武当弟子,自然懂得把握时机,一见到柳凝香转身,那里会放过这样千载难逢的时机呢,心中一阵窃喜后,身如鸿雁一个前冲,紧接着探手一揽,就想要将柳凝香抱个满怀,当然这其中更是少不了龌龊的念头,但是沈青朋期待的香艳场景还没来得急出现,耳边却响起了一声炸雷。

    “放肆……”就在这个时侯,天际边传来了一声暴戾的怒喝,顿时犹如闷雷一般在众人的耳边炸响,众人只觉耳边阵阵轰鸣,随之而来的便是阵阵锥心刺痛,当然人群中也有例外,如柳凝香母女俩,看到众人痛苦的表情,很是茫然地呆愣原地,不过那声暴喝两人倒是听得真切,只是并没有别的不适罢了。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刘凡的杰作了,因为此时刘凡已经在中南海大门口了,当时透过神识看到了沈青朋的动作,刘凡自然不会置之不顾,于是一声满含神力的暴喝声便从他口中传递了出来。

    “是爸爸?一定是爸爸来了,太好了,妮妮再不会被人欺负了。”小妮妮对于刘凡的声音那是无比熟悉,又怎么会认不出他的声音了,一下子开心得跳了起来,随后又一把扑到母亲柳凝香的怀里,欢声雀跃地喊道:“妈妈,你看,爸爸来救我们了。”

    “嗯!嗯!他来了……”此时的柳凝香虽然不至于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感,但是对于刘凡能够在关键时刻赶到,心里依然是无比感动,就连她原本随着丈夫死寂的芳心也开始悸动起来,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更新,还是更新,古月感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