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二章 “捂铛”派(下)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哼,今天当真是大开眼界了,哈哈……”

    未见得其人先闻其声,刘凡的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讽刺,由远及近向玄心老道席卷而来。

    “传音入秘?”

    “神境高手?”

    玄心老道与沈青朋两人一听刘凡的嘲笑声,竟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无比的震惊,随后又一同望向声音的源头,却看到数千米之外一道翩翩而立的身影,一个年轻人印入眼帘,令得这对师叔侄俩诧异不已,但同时内心就更加疑惑了。

    而正当这对师叔侄俩个眨眼间,来人信步一跨,下一秒却出现在千米之内,两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还用手擦拭一翻,仿佛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可当来人次负手而进时,却已近在两人眼前,一时之间令得师叔侄俩更是惊骇莫名。

    “缩地成寸……”惊骇中的玄心不自觉地想到了这个词,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代表着绝对的实力,因为这已经脱离了世俗武林的界限,只有那些如同陆地神仙一般的大能者才能够拥有,而这一只在武当派有典籍中恰恰有记载过,因此身为武当长老的玄心才给够知道这样传说中的武林辛秘,或许武当派传说中的开派祖师张三丰有这样的能耐吧。

    来者自然就是刘凡了,不过此时的刘凡的面色可不大好看,阴沉着脸几欲滴水而出,而令他愤怒的对像自然就是玄心师叔侄俩人了,之前两人如何巧言令色欺骗在场所有人的情景他可是毫无遗漏地看在眼中,而最不能原谅的就是玄心堂堂一个天阶巅峰的宗师级高手,居然会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下手,当真是罪不容恕啊。

    “你是什么?”玄心老道总算还有几分宗师的气势,虽然迫于刘凡所展现出来的强悍实力,但还不至于让身为武林名宿的玄心老道畏惧如虎,更何况他身后还有武当派做后盾,即使自己实力不如眼前的年轻人,但他有理由相信对方一定不敢将自己怎么样的,因此玄心是有持无恐,说话更是多了几分傲气。

    “哼!凭你这种坑蒙拐骗的宵小之辈也配知道大爷的名号?少往脸上贴金了。”刘凡完全就是无视玄心老道,说话自然不会跟他客气,冲着对方的脸直接就喷了过去。

    “那来的狂妄小子,简直是大言不惭,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嘛?”刘凡的话就是在打脸,这此不仅玄心老脸挂不住了,就连他身边的沈青朋更是一脸的铁青,冲着刘凡便颐指气使地说道:“不怕告诉你,小子竖起耳朵听好了,千万被别吓趴下喽。”

    紧接着沈青朋一指玄心,很是高傲地介绍道:“这位就是当今武林泰山北斗之一,道门正宗武当派三长老玄心真人,而我则是武当掌教关门弟子——沈青朋是也……”说着,沈青朋更是得意洋洋地看了刘凡一眼,旋即又说道:“怎么样小子,是不是我武当的名头吓得不敢说话啦?”

    “呵呵……当真是无知者无畏啊。”刘凡闻言怒极而笑,他都不知道这沈青朋那来的自信,居然敢在他面前如此大言不惭,或者说武当派多年来在武林中称王称霸,已经让他们盲目自大的心膨胀到了目无余子的地步了,一个个那是恨不能让全天下的人都自己是武当派的,恐怕就差在脑门上刻上印记了。

    “笑什么笑,难道我武当的名头还不够响亮不成?”沈青朋一听刘凡的嘲笑声,下心就很是不爽,于是冲着刘凡便是大喊大叫。

    刘凡并没有搭理沈青朋,甚至觉得连看他一眼的功夫都欠奉,反倒是意味深长地瞥了玄心老道一眼,随即感叹道:“唉!我真为张三丰感到悲哀啊,自己一生行侠仗义,嫉恶如仇,岂不料传到武当一代不如一代,到今时今曰竟然沦落到要靠坑蒙拐骗为生,真是可悲可叹呐!”

    “你……”玄心老道被刘凡的这翻话噎得差点背过气,但他自知理亏,又不敢发作,只能对刘凡怒目横眉,以刘凡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玄心是自愧弗如,因此面对刘凡近乎指责话的,他惟有强自忍下,这也算是玄心老道明智之举,在不明对方底细之前,静观其变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然而,玄心老道有先见之明,并不代表别人也同样有啊,就比如与他同行的沈青朋,话说这沈青朋也算是武林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以不到三十之龄就给够突破先天之境,实属不易,无怪乎可以成为武当掌教关门弟子,其武学天赋可见一斑,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年少成名难免会心生傲慢,从而目空一切,再加上背后有武当派为其撑腰,他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因此在他的心里,只有自己瞧不起人的时侯,又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别人的无视,而且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毛头小子,那就更加的不能容忍了。

    “小子,你别血口喷人,我堂堂武当掌教门徒,岂会作那种龌龊之事,今天你不给我武当一个解释,那就休怪我武当无情了。”气急败坏的沈青朋那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冲着刘凡发了一阵狠话之后,言语间句句不离开武当之名,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武当派的人似的,末了更是直接撸起衣袖,摆开架势,当真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傻比……”看着急冲冲的沈青朋,刘凡给出这样的评价,小小的先天高手,刘凡实在是提不起半点出手的兴致,连看都赖得看一眼,便径直从沈青朋的身边越过,随即后来到了小妮妮的身前,蹲下身轻轻将她抱起,旋即温言细语地询问道:“跟爸爸说说,他们有没有欺负你呀,等下爸爸帮你报仇好不好?”

    “爸爸……”小妮妮好像很享爱被刘凡抱在怀里的感觉,一双小手直接搂住了刘凡的脖子,嘟嘟着小嘴,委屈地说道:“妮妮就知道爸爸会来救我的,爸爸最好了,嗯啊……”说着,小妮妮的小嘴便重重地印在了刘凡的脸颊上,随即小妮妮又指着前方,恨恨地说道:“爸爸,这两个人还有小舅舅都是坏蛋,你帮妮妮教训他们好不好。”

    “呵呵,咱家宝贝但有吩咐,爸爸怎么敢不听呢,那你说说在爸爸怎么教训他们呢?”刘凡也被小妮妮可爱的模样给逗乐了,以至于刘凡的心情也是豁然开朗,竟忍不住哈笑起来,与之前阴沉如锅底的刘凡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嗯?这个嘛……我得好好想想!”小孩子天姓纯良好动,只当这时一场玩闹,根不就不晓得武林中的利益纠葛,这那里只是说着玩而已呐,也就只有刘凡这样的妖孽存在才敢这斑许诺,若是换了别人,谁敢当着武当弟子的面说要教训谁的。

    “啊……有了,嘻嘻,就这么办。”微微歪着小脑袋的小妮妮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来,接着不怀好意地看了看玄心师侄俩人,而后才回头对刘凡说道:“那个臭道士说他是什么‘捂裆’派的,那爸爸你帮我打他们的屁屁,这样他们就捂不了裆,只能捂屁股,咯咯……”

    “嗯?捂裆?捂屁股?啊哈哈……对对对,他们就是捂裆派的,呵呵……”刘凡一阵错愕后才恍然大悟,一时间被小妮妮这个很有深意的“见解”给逗得哈哈大笑起来,都说童言无忌,但有的时侯小孩子说的话却不是虚假,代表他们对事物最实的见解,或许就是童真童趣吧。

    “噗嗤……”现场不止刘凡一人听明白小妮妮的话,柳凝香亦是不甘落后,瞬间扑哧一笑,宛若牡丹花开一般的笑颜,一下子让刘凡都看呆了,不过好在刘凡及时醒悟过来,这才没有在柳凝香面前丢臭,但刘凡却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早就落入了柳凝香的眼中,对于自己身上的魅力,她还是很有自信的,如今见刘凡这般模样,心底隐隐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或忧或喜,那只有她只己才知道。

    这有人笑就有人怒,再愤怒也不过玄心师侄俩,小妮妮的话无疑是将“武当”这个名号给玷污了,身为武当门人,向来将“武当”这块金字招牌引以为傲,如今一个小女孩出言诋毁,而且言语还是这般低俗晦气,又怎能让两人不勃然大怒呢。

    “小儿岂敢如此,简直是欺人太甚了,哼……今天少不得要与你作过一场,以洗刷我武当今曰之辱。”气急败坏的玄心此时已经没有多少理智了,那里还管什么童言无忌呢,竟然直着小妮妮的鼻子就是一通威胁,他也不怕引起武林耻笑,竟然对一个小女孩出言不逊。

    而听到这话的刘凡眼中却是寒光隐现,已是心生杀机,他视小妮妮如亲生己出,又怎么可能让人威胁到她的生命安全呢,若此地不是中南海的话,说不定刘凡早已一道剑气将玄心老道给分尸了。

    “乖女儿,先让妈妈抱着,爸爸先帮你打发掉这两个坏人,一会儿爸爸再带你跟妈妈出去逛街、卖好多漂亮的衣服,好不好?”刘凡浑然没有将玄心老道的话放在心上,反倒是与小妮妮商量几句后,小妮妮很乖巧地点头答应,随即刘凡又将小妮妮放到柳凝香的怀中,接着说道:“香姐,你先照顾一下小妮妮,给我一分钟料理了他们再说。”

    “嗯!你去吧。”柳凝香闻言,蓦然地点点头,随即从刘凡手上接过女儿,在刘凡的示意下,往后退了好几米,最后站定,但目光却始终没有从刘凡的身上离开半分。

    (这么晚才更新,古月有罪啊,你们惩罚我吧,用你们手里的票票向哥狠狠地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