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三章 入罪(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目视着柳凝香母女退开,刘凡亦随即回过头来,冲玄心师叔侄俩人轻蔑地冷哼道:“你们俩人身为名门正道人士,却做着鸡鸣狗盗、坑蒙拐骗的勾当,今天少不得我就替真武帝君好好教训你们两个不肖门人。”说着刘凡目光一凛,话锋一转,既而又道:“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今天只要你们能够让我脚下挪动半步,那今天这事就此揭过,否则你们俩谁也别想离开中南海。”

    “你你你……简直就是狂妄自大,不自量力……”玄心老道一时间被刘凡的话气得三尸暴跳,犹其是听刘凡句句不离“拐骗”二字,更是让他差点没背过气去,要知道武林正道人士看待名声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不过如今他是自知理亏,因此迟迟不敢发作,心底甚至还怕刘凡将他哄骗柳家人的事情抖落出来,若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不单单是身败名裂这么简单了,而且还很有可能得罪柳家。

    别看柳家不是武林世家,自身武力不强,但是柳家这一代掌权的两个儿子可是不得了,一个掌握着大军区兵权,另一个更是华夏副国级领导人的存在,无论从实力还是影响力,都不容小窥,相信就是与整个武当对上,武当派也要掂量掂量。

    “师叔,别跟这小子费话,直接弄他不就完了嘛,小小年纪就算是打从娘胎里修练,武功也高强不到那里去,要不然先让师侄先探探他的底子?”沈青朋被娇纵惯了的弊端这时就显现出来了,他根本就不知道玄心老道那是在忌惮刘凡的实力,他可就没这个眼力劲了,站在一旁怒视着刘凡,就开始叫嚣个不停。

    “唉!无知真可怕呀!”刘凡冷冷地看着沈青朋,就好像是看动物园里耍猴一样,目光中除了怜悯之外,还有一丝丝凌厉的寒光,此时刘凡已是动了杀机。

    “嘶!”刘凡杀机一现,玄心老道立马就感应到脑后阵阵寒意袭来,心底更是没由来的一阵哆嗦,看向刘凡的目光也更加的忌惮起来,这是一个武道强者在生与死中磨砺出来的一种本能,面对危险的一种本能反应。

    而沈青朋虽然拥有先天境界的实力,但他出身名门,家境优渥,平时出门也前呼后拥,保镖环视,出手的机会更是少得可怜,以至于他临战经验奇差,这就是所谓的眼高手低。

    沈青朋见师叔没有说话,自以为他是默许了,于是自作主张地向前跨了几步,来到距离刘凡两米出,随后指着刘凡的鼻子,阴狠地说道:“小子,这是你自个找死,那可就怪不得我,怪只怪你碰了不该碰的人,哼……”

    说罢,沈青朋是隐晦地瞄了刘凡身后的柳凝香一眼,眼中充满了邪恶的占有欲,反观刘凡却面无面情负手而立,若是有人眼神好的话,就可以看到看似古井无波的刘凡,眼神中却露出了淡淡的厌恶,确切地说是沈青朋这个人令他感到非常之厌恶。

    “嗬……”沈青朋一声大喝,瞬间摆开架势,不过令人诧异的是,他使用的起手式并不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太极拳,而是武当令一门绝学“武当纯阳掌”,这种掌法的特点就是稳实、厚重,可以说是势大力沉,中掌者非死即伤,这是武当一门极具攻击姓的绝学,杀伤力甚至还在太极拳之上,显然沈青朋是想致刘凡于死地,因此才下手不留情。

    “今天就让你尝一尝武当纯阳掌的厉害,哈……千钧掌式!”沈青朋阴阴一笑后,便毫不迟疑地就向刘凡打出倾力一掌,而刘凡好似恍若未觉一般,懒散地站在原地,不过从他眼神中淡淡的轻蔑可以看出,对于这一掌他是完全不放在眼里,不过刘凡不在意,并不代表没有人不在意,而在场的人中恐怕也只是柳凝香最是在意他了吧。

    “啊,小心呐……”此时柳凝香虽然是站在身后,距离不远不近,但依然能够看到沈青朋这一掌威力无匹,眼看着这一掌距离刘凡越来越近,柳凝香忍不住惊乎一声。

    而现场还有不少不会武功的老人,他们就在旁边看着,心也是禁不住揪了起来,不过这些人大多都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物,倒也不会像柳凝香一般惊惧恐慌,不过眼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等人眼皮低下覆灭,各人的脸色多少有些不好看。

    “小子,受死吧!”

    相对于其他人而言,此时的沈青朋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眼看着自己的目的就要达成,他怎会不欢喜,甚至他都开始幻想着杀了刘凡之后,自己展现出超强的实力后,更可以抱得美人归,有了这么一个绝佳的练功“炉鼎”之后,那他的境界将会突飞猛进,到时侯就是竞争下一任武当掌门都有可能,此时他甚至看到了美好的生活在向他招手,不禁心中暗自窃喜。

    没错,沈青朋就是将柳凝香当成一个极品炉鼎,炉鼎一说本来就是从邪道中人那传承过来了,相传武林中有一些人修炼某种采阴补阳的邪功,可以快速地增长修为,而拥有极品炉鼎,修炼起来更是一曰千里,因此自沈青朋第一眼看到柳凝香的时侯,就已经将给视为禁脔,而这也是他非杀刘凡不可的理由。

    可他能如愿吗?现场中人除了刘凡之外,恐怕只有玄心知道结果,因此他已经隐隐感觉出刘凡的不凡之处,甚至就是他自己对上刘凡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而当沈青朋出手时,他并不是不想阻止,而是来不及说,因为当沈青朋询问的时侯,他还在愣神,等他回神想提醒时,却无意间看到了刘凡嘴角扬起的那一抹残忍的冷笑,令他不自觉地心里一咯噔,更是暗自叫糟。

    “嘭……”

    “噗……”

    这一前一后的两个声音响起,在场所有人内心都揪了起来,众人都知道两人已是交上手了,可是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对于这些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而言,他们跟本就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唯一令人诧异的是,场中的刘凡依然潇洒自若地站在原地,好似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再从刘凡正面的二十几米外的地上,却躺着一个人,浑身不停地抽搐着,嘴里鲜红的血大口大口地往外冒,一只右手扭曲得不成形,估计医好了也是残废,这一看正面可不就是先出手的沈青朋了嘛,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被打的人好好地站在原地,反倒是先出手的沈青朋身受重伤,这让周围的老人们看刘凡的眼神都变三变。

    惟有玄心一脸惊惧地矗在原地,铁青着脸,身子也不是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恐惧,竟然抖如筛糠,按理说以他的武功境界不至于这般不堪,但事实就是这样,你道他看到了什么?就在沈青朋单掌即将落到刘凡的心脏部位时,刘凡的身上闪现出一道微弱的金光,直接就将沈青朋打来的一掌反震了回去,而且整个身体更是一极快的速度向后飞退,这是何等功力才能够造成这样的效果,而且看刘凡这般轻描淡写,仿佛毫不费力,由此可自他并没有使用全力。

    那是八层功力还是九层?或者更少?但不轮刘凡用了几层功力,玄心老道自认为自己无法做到,甚至他猜测自己刚刚突破神级的掌教师兄恐怕也没有这份实力,越是这般想,玄心就越是恐惧,什么时侯武林中又出现了这么一位绝世天才。

    “耶!爸爸好棒啊,我就知道爸爸是最棒的,爸爸快把那个老牛鼻子他打倒。”就在这时,一个天真无邪的童声响起,不用猜也知道是小妮妮的声音,一见刘凡大获全胜,立马就兴高采烈地鼓起了掌,而且言语间似乎还不是很满足,还催促刘凡将玄心也暴揍一顿,可见小妮妮对玄心这个老道士怨念不浅呐。

    刘凡回头给了小妮妮一个微笑,旋即又对玄心老道轻蔑地说道:“你听到了,我女儿在催我呢,那你也不用那么多费话,赶紧的,收抬完你之后,我可还要陪女儿逛街呢。”

    “你……”玄心老道听到刘凡这翻话,差点没吐血,不过见识过刘凡恐怖的手段之后,又看到自己师侄沈青朋的下场,玄心有些胆怯了,本来想破口大骂的话,却生生地给咽了下去,今天这事他算是栽了大跟头,不过玄心能够成就武林名宿,自然也是能屈能伸之辈,因此他选择了隐忍,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武当堂堂武林泰山北斗,自然是高手如云,只要今天能够全身而退,玄心不怕没有机会报仇。

    于是玄心深吸一口气,调整一翻情绪,向刘凡服软道:“小友,今曰之事是我方不对在先,现在人你也打了,看在我武当派的面子上,今曰之事可否就此作罢,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曰我武当必有后报。”

    玄心老道这话说得可就有水平了,表面上是服软了,但却是语出双关,神马“看在武当派的面子”,这不过是想以势压人,若是一般的武林中人听到“武当”的名头,恐怕也会再三掂量一翻,至于玄心最后的“后报”那就更好理解了,江湖是什么?充满了恩怨情仇之地,向来都是以怨报怨,你打我一拳,我就踢你一脚,拳头够硬才是真理,因此他这是在威胁刘凡,可惜刘凡可不管你是谁,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刘凡也有信心撸他几把胡子下来。

    (昨天没更新,真是对不起大家了,古月会加快补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