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四章 入罪(下)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么说来,你是承认今天恶意夺宝的行为了?那么按照武林规矩这又该怎么解决呢?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刘凡并没有理会玄心老道的威胁,反倒慢条斯理地开始罗列对方的罪名,要知道武林中杀人夺宝可是最让人痛恨的行为,若是真坐实了,刘凡就是杀了玄心老道与沈青朋两人,就是武当派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玄心老道有些心虚地避开刘凡的话,旋即又大义凛然地接着说道:“我武当身为正道翘楚,道门正宗,自是以降魔卫道,弘扬正气为己任,那里会做出如此不堪之事。”

    这话就连玄心自己都不相信,更何况是刘凡呢,不过刘凡也得佩服玄心老道,果然是老歼巨猾,这脸皮堪比城墙,撒起谎来更是脸不红心不跳,真是人才呐!

    “呵……”刘凡都辈玄心老道的话逗乐了,微微一笑后,却又一脸严肃地说道:“那我来问你,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当然!这里不就是中南海嘛!”玄心老道想也不想便开口回答道。

    听着玄心老道的回答,刘凡的面色不再是温和,反倒转眼间变得犀利无比,怒气冲冲地便指着玄心老道的鼻子大声喝道:“既然你明知道这里是中南海,华夏权利中心,那你告诉我,这里何来的妖魔鬼怪让你除,再则,就算是有妖魔鬼怪存在,中南海是我龙组守护之地,又那里轮得你一个外人来管闲事呢?你不觉得你们武当的手伸得太长了嘛,亦或者说你们武当根本不将我们龙组放在眼里,那武当又将国家置于何地啊……”

    刘凡这话可谓是字字诛心,就差没将武当派与“叛国贼”这样的字眼划上等号了,而且每一字一句都像是一把利剑一样,狠狠地戳中玄心的心,听得他阵阵揪心,但是他也从刘凡的话中听明白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刘凡可能是龙组之人。

    说实在话,以武当如今的实力还真不怎么将龙组放在眼里,当然这是相对于以前的龙组而言,现在外界还不知道如今龙组所拥有的实力有多强悍,龙绝天这样的神级高手就不用说了,单说被刘凡训练出来的雷鸣等五人小组,个个都是金丹期以上的修真者,就这样的实力就足以横扫整个超能界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比五人更强悍的刘凡,可以说如今的龙组那是空前的强大。

    当然,玄心虽然不怎么将龙组放在眼心,但这都只是私下的问题,是绝对不能拿上台面的,否则的话就是与国家作对,那岂不是老寿星上吊,不想活了嘛,在国家机器面前,一切都是枉然,任你武功再高也抵挡不了坦克、大炮。

    因此,玄心自然不敢反驳刘凡的话,因为你一个回答不好,就有可能让对方抓住把柄,若是被扣上一个谋反叛国的罪名,那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无量天尊……”玄心单作向刘凡作揖,号宣道号,接着说道:“今天我本是受邀前来为故友看病,临了遇见那小女娃身上妖气冲天,我辈以除魔卫道为己任,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眼看着这位小女娃深受妖孽所害,我又岂能坐视不救,虽然之前我沈师侄做事有些鲁莽了点,但是现在他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难道小友定要赶尽杀绝不成?”

    “哈……哈哈……好一句冠冕堂皇的话,好一个道貌岸然的伪道学,今天我总算是见识了武当派颠倒是非黑白的本领了,张三丰的门徒果然是越来越有长进呐!”刘凡朗声一笑,笑得颇为癫狂,那是怒极而笑,见过不要脸的,刘凡却没有想到玄心老道不要脸成这样,简直是人间极品,因此言语间更是充满了讽刺意味。

    此时刘凡向玄心幽幽地瞥了一眼,突然问道:“那我再问你,何为妖兽?凤凰又是什么?”

    玄心并不知道刘凡这话的用意,但还是小心谨慎地回答道:“妖兽乃上古妖族血脉所化,受天地灵气滋生化形而成的一种邪物,凤凰则是秉天地而生的神兽,不知道我这样的回答对或不对?”

    对于自己的回答,玄心老道还是有几分得意的,盖因世人不知神明存在,而他武当却存有典籍介绍,自然对于这些光怪陆离的妖物明了于心,因此在说话间,玄心还多了几分卖弄之意。

    “回答得很好……”听到玄心的回答,刘凡面色又冷了三分,旋即又接着问道:“那我再问你,传承自凤凰血脉的青鸾鸟又是否是妖兽?”

    “既是神兽之后,即为仙兽,而青鸾鸟拥有凤凰血脉,自然可称之为灵兽,这一点很多典籍上都有记载。”此时玄心内心尽管很是疑惑,但还是照实依书而言,不过玄心却隐隐感觉到自己好像是遗漏了什么,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很好,非常的好……”刘凡的目光中已经闪现出凌厉的寒光,那是暴怒的戾气,随后刘凡话锋一转,破口大骂道:“既然你认识青鸾鸟,那你就应该知道我女儿身上守护兽乃是灵兽,而非妖兽,那你他娘的还敢说你是在除魔卫道?你敢说你对青鸾鸟没有一点觊觎之心?我看这回就是武当掌教来了也护不了你了吧,哼哼……”

    “我……我……”此时的玄心内心已是震撼无比,刘凡说什么话他完全没有听进去,反倒是“青鸾鸟”这三个字他是听得真切,那可是传说中的灵兽,事实上,玄心在无意间看到小妮妮与青鸾鸟玩耍的时侯,第一眼只觉得青鸾鸟很特别,但却没有联想到传说中的灵兽身上去,而自以为是什么灵兽之魂,而他更在意的是小妮妮脖子上的那串御兽环,而今刘凡揭晓青鸾鸟的来历后,对他的冲击极其强大,以至于玄心一时间呆愣原地。

    而其他人听到什么凤凰、灵兽之类的话,却是一头雾水,跟本就明白两人话中的意思,这也不能怪他们无知,华夏受到儒家思想千百年,“子不语鬼神乱力”之说早已是深入人心,更恍若什么神兽、灵兽,不过无知并不代表他们蠢,从刘凡的话中更可以听出,玄心与沈青朋两人是觊觎看到小妮妮身怀重宝,而起了觊觎之心。

    此时他们都在为之前对柳凝香母女的*迫感到懊悔,虽然他们没有亲自动手,但是很显然他们的存在给予了母女俩很大的压力,一想及此时,这些老人们脸色直滚烫得不行,犹其是柳凝香的母亲,更是悔不当初,恨自己对女儿、孙女不够信任,更恨自己耳根子太软,儿子吹几句风言,她就听信了,如今她都不知道一会儿该怎么对面女儿跟孙女了,唯一庆幸是的刘凡的出现,让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若是女儿、孙女有什么万一的话,那她可就成为罪人了,因此柳母对刘凡的好感是直线上升,这可能也有小妮妮那句“爸爸”的因素,使得柳母看刘凡的眼神都有点丈母娘看女婿的味道了。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刘凡双手抱在胸前,冷冷地说道。

    “我……我无话可说,这就反回武当面壁思过去,从此不再踏足江湖。”玄心倒是挺光棍的,直接就承认了,不过他可不是光明磊落,敢作敢为,而是因为形势所迫,面对刘凡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他没有信心能够在刘凡的手低下逃脱,再则这里可是中南海,华夏中心,自然有很多高手守卫,就是没有刘凡出现,恐怕也很难逃脱,就算让他逃脱,但是还有武当派这个门户在,他是跑得了道士,跑不了道观。

    但是玄心也不可能会坐以待毙,他话中之意可以大有玄机,回武当面壁思过?还不再踏足江湖?这说了不等于没说嘛,谁知道他回去之后是不是在武当山上面壁啊,至于江湖更是笑话,谁人又能时时刻刻地跟随左右监视他呢,这人无耻起来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哼!这就想走?江湖规矩,杀人夺宝者,人恒杀之,今天你虽未杀人,但觊觎夺宝是事实,因此我废你双手,终身囚禁于龙组之内,你可服气?”刘凡那里会让玄心如意,人犯我一尺,我占你一丈,这向来是刘凡的信条,因此刘凡这时以官方名义对玄心做出判决,算是小小地假公济私了一把,不过刘凡的话也是在情在理,就是放到武林中也没有人会说闲话。

    “什么……”玄心闻言,自然是惊惧不已,你这话问谁,谁都不服,姓命攸关之际,玄心也不知道那来的胆气,涨红着脸,冲刘凡便大声喊道:“刘凡小儿,你别欺人太甚,今天之事虽然是我不对在先,但是你们不也没有什么损失吗?若是你作得太过火了,恐怕就是龙组应允了,我武当恐怕不会善罢甘休,我劝你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免得害了卿卿姓命,那可就不值当了。”

    话到这里,玄心更是心中大定,在他的心目中,就是整个龙组对上武当,武当也未必会输,反过来龙组若是大举进攻武当的话,到时恐怕会损失惨重,只要龙组一残,国家最后一道防线失守,到时后果可就不堪试想了,恐怕就是国家也要掂量一翻,为了这事是否会倾力对付武当,所以玄心现在是有持无恐,但他却没有想到武当会不会因为他而与国家为敌,更没有想到刘凡根本就不将武当放在眼里,所以玄心的如意算盘恐怕是打不响了。

    “哈哈……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而你……恐怕还没有认清眼前的形势吧。”刘凡如看死人一般地看了玄心一眼,旋即阴阴一笑,接着摇头叹气道:“恐怕今天要让你失望了,你引以为傲的武当派在我眼里根本就不够看,别说是如今的武当派,就算是张三丰来了,我今天也要废了你,哼……”

    说罢,刘凡不再留情,伸出单掌,五指虚空一抓,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巨手,迅速地朝着玄心抓去,在玄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侯,便感觉到全身一紧,一股无形的能量整束缚着他,令他身子无法动弹,这时玄心才意识到刘凡的恐怖。

    “你你你……你不能这样,我是武当长老,我若出事的话,掌教师兄一定会追查到底的,倒时侯……啊……”到了这个时侯玄心老道还心存侥幸,依然抬出“武当”这块金字招牌,可惜这次显然不灵了,刘凡根本就不听玄心的话,只是轻轻用力一捏,就将玄心痛得死去活来的。

    (更新晚了一点,总算是更了,老古感觉对不起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