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二章 相学初显威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期待已久的神算绝学终于要现世了,亲们是不是已经等急了呢,那么你还等什么,快来围观吧,之后内容更精彩,你又怎么能错过呢,不过做人要厚道,看书得给票,爽了要打赏哦。

    ~~~~~~~~~~~~~~~~~~~~~~~~~~~~~~~~~~~~~~~~~~~~~~~~~~~~~~~~~~~~~~~~~~~~~~~~~~~~~~~~~~~~~~~~~~~~~~~~~~~~~~~~~~~~~~~~~~~~~~~~~~~~~~~~~~~~~~~~~~~~~~~~~。

    “"xiong zao"?不是吧老三,这心绞痛跟"xiong zao"有个毛关系啊,那不是女人用的玩意儿嘛?”三人听了刘凡的话就是一愣,随后陈刚一脸猥琐地说道。

    “不是女人用的"xiong zao",而是大凶之兆。”这下刘凡就有些急了,慌忙地解释道。

    “不是女人用的,难道是奶牛用的?这大胸有多大,是D罩,还是E罩,难道是传说中的超级"bo ba"F罩?嘿嘿。”显然对于刘凡说的话三人都是不太重视,就连张毅自己也没多大在意,甚至还扯淡地说笑道。

    “好了,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我刚才说可都是真的,这是我根据面相学推测出来的。”看着三人嬉笑的样子,刘凡就知道三人不太重视他的话,于是又一脸严肃地说道。

    “面相学?哇嘎嘎,老三,你这人真逗,你啥时候又学会算命这一套了,那你算算明天彩票的号码是多少,到时我去买它几十注,那我不就发财了嘛。”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对于时下这种算命,看相,风水之类神神叨叨的事情,总是跟封建迷信挂勾,是以一听刘凡的话陈刚又是逗乐子般地说道。

    这也难怪三人不信,确实现在做这一行的大多都是骗子居多,真正有本事的没几个,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姓,既然存在就有他存在的道理,在唯物论没出现之前,这些唯心理论也是当时的真理,只是人类总是向前不断发展的,唯心理论不适合时下的环境而被淘汰罢了,这也符合“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只是面相学说对于现代人来说是一件很神秘的事物,人类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带有不可抗拒的恐惧感,也因为如些往往会被人束之高阁,就如同中医一样,在时下这种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这慢郎中也显得一代不如一代,但在西医没有出现之前的几千前里,中医确实为华夏,甚至整世界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你又能否定他的存在吗?

    “老大别吵,这事很严重,从面相上看老二额头父母宫左边曰角黑气缠绕,眉宇间印堂发暗,主大凶之兆,曰角主父,所以我才推断老二的爹现在有生命之危,而且刚刚老二心绞痛正印证了父子连心这句话。”事急从权,关乎自己兄弟家人的安危,所以刘凡说话的语气不得不严厉几分。

    “呃,不会这么神吧。”张毅听了这话,多少信了几分,但心里还有些犹豫,于是讪讪地说道。

    “你别不信,你眉清目秀,说明你与家中兄弟关系和睦,但你眉脚不齐,说明你有两个母亲,而你父母宫右边月角缺陷,说明你亲生之母早亡,现在的母亲应该是你的继母,再则你右边月角有些突出,说明你与继母两人关系不是很好,我说的这些你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刘凡一口气洋洋洒洒地大说了一通,说得嘴巴都有些冒烟了。

    刘凡所说的话,陈刚与王施仁两人或许听得一头雾水,但相对于张毅来说,那简直就是惊涛骇浪,别看他一天到晚嘻嘻哈哈地,其实内心很孤独,更不原意跟别人提起自己的家事,刘凡的话可谓是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刺痛着他的心里。

    他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十岁那年母亲去世,他也被亲生父亲接回了家里,算是认祖归宗,之后父亲由于工作忙,没时间照顾他,所以就托付给了继母,但继母嫌他是个私生子,经常对他又打又骂,好在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对他很照顾,也很疼他,常常维护他,他也对大哥很尊敬,要是没有大哥的话,说不定他早就离家出走了。

    所以此时听到自己父亲有生命之危,开始还没在意,但听刘凡越说越真实,再也由不得他不信了,他已经没有了生母,若是再失去父亲,那他就彻底的悲哀了。

    “呜呜…老三说的确实没错,而且分毫不差。”提及那段不堪的往事,张毅的眼眶也不禁红了起来,强忍着泪水,哽咽地说道,这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好了,老二,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你不是还有我们这些好兄弟在吗?”刘凡安慰地说道。

    “嗯,三哥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会顶你的。”王施仁点着头,拍着毫无三两肌肉的胸脯应和道。

    “谢…谢你们,我们是好兄弟,我…”话没说完,张毅早已泣不成声了,这是他在家族里所感受不到的情谊,而且是没有掺杂任何功利色彩的情感,很真,很纯洁…

    “18岁,18岁,参加了游击队,上山找美媚,妹妹不怕痛,哥哥不怕累,你有防空洞,我有火箭筒,插进去,抽出来,妹妹流水水,哥哥变阳痿……”正当四人还沉浸在彼此惺惺相惜的兄弟情谊中时,一阵即搞怪又*荡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唰…”几人寻声望去,却是张毅的手机响了,于是其他三人齐刷刷地用古怪而又满含深意的眼神看着他,而后者却是两手一摊,耸了耸肩,摆出一脸无辜的样子,随后破涕而笑。

    “这才对嘛,年纪轻轻地不能总沉浸在过去,算个什么事啊,不过还别说,老二你是越来越*荡了,哇嘎嘎…”看到张毅的破涕而笑,陈刚也放心了不少,说话间也多了一丝调侃之意。

    “就是就是,老大说的对,而且是越来越搔包了呢。”王施仁也是跟着瞎起哄。

    被这铃声这么一搅和,刚才有些沉重的气氛也活跃了不少,惟有刘凡一直都是一脸担忧之色,相学神通他虽然少用,但他却是深信不疑,尤其是刚刚张毅这时的手机响起,更印证了他的推断。

    “嘘!”刘凡很严肃地对三人作了禁声手势,接着又看向张毅,缓缓地说道:“老二,接电话吧。”

    张毅本来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电话,本不想理会,也没有把刘凡刚才的推算放在心里,毕竟占卜面相之说离他太过遥远,不过见刘凡说话很沉重,闻言只好拿起手机,待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自己的哥哥来电时,心中不禁“咯噔”一下,随后迫不及待地接通了电话。

    “大…哥,我是小毅。”张毅有些惊慌地说道。

    “小毅,你怎么这么迟才接电话,都快急死我了,你现在那里,家里出大事了。”电话那头说话之人正是张毅的大哥:张涛,听得出来他说话很焦急。

    咋一听大哥说家里出事,张毅不禁想起了刘凡刚才所推算的事情,于是急忙问道:“大哥,是不是爸爸他出事了…”说话间张毅的声音逐渐低沉下去,话到最后都有些哽咽了。

    “咦!小毅你怎么会知道?爸现在快不行了,现在在市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你立刻过来。”虽然张涛很意外弟弟为什么会知道家里的事,但此时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于是果断地催促张毅赶去医院。

    “嘶…”电话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也足够边上的人听得清楚,而且所说的内容与刘凡推算的不谋而合,这让陈刚与王施仁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更是震惊莫名。

    “好,我现在就过去。”听到大哥的话后,张毅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强忍着泪水,泣声说道。随后又转身对刘凡三人说道:“老大,我家里出事了,我现在得马上赶回去,你帮我去向学校请个假。”

    “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叔叔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刚刚的电话,陈刚也听到了,所以出言安慰一下张毅。

    “是啊,二哥,别太难过,或许还有转机。”王施仁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飘向刘凡,却又不太确定,于是只好说些安慰的话。

    “嗯!老二,或许正如小四说的那样会有转机也说不定。”刘凡说话的语气很是自信,给人一种超乎想像的信任感,以他的医术加上仙人实力,如果他想救一个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问题是他愿不愿意救,或是这人值不值得救。

    咋听刘凡的话,张毅这才想起刚才那神奇的相术,一直以来刘凡给他的感觉总是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一会儿是武林高手,一会儿是军中首长,而刚刚又显露出了超乎寻常的相术,是以此时张毅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老三,我知道你绝对不是凡夫俗子,你一定能救我爸的,对不对?”张毅现在已将刘凡视为救命稻草,是以说话时,眼神中充满渴望。

    “放心吧,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能将他救活。”刘凡可不是说大话,别说只剩一口气了,就是死没超过七天,只要有三魂七魄未损,他就有能力将人救活,说这话还是谦虚了的。

    “真的吗?那……你能不能前去我家救人啊,你不知道他对我很重要,虽然他一直很忙,很少陪我,但我能感受到他心中对我的爱,只要能救得了我爸,就算要我去死,我也甘愿。”张毅生怕刘凡不肯去救人,说完话就要下跪了,这可吓坏刘凡了。

    “老二,你这是做什么,我们既是朋友又是兄弟,你家人有难,我又怎么会袖手旁观呢,还是先去医院看看情况再说吧。”刘凡也被张毅一动作搞得苦笑连连,忙不迭地伸手将他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