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七章 御膳坊的苍蝇(下)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喂喂……先生,你不能这样……你会打扰到其他顾客的就餐的心情的……”

    此时刘凡包间门外,一名身穿职业小西装的女子正挡在几名男子的身前,若是刘凡能看到这名女子的话,肯定能认出这女子就是之前为他领路的酒店领班,但见那领班双手横挡,拦着几名年轻男子,不让对方闯进包间内,可见这家御膳坊的服务还是挺不错的。

    而被领班拦下的几名年轻人一个个穿得衣冠楚楚,身上无时无刻散发着高人一等的傲气,但同样掩盖不了他们的浮夸本质,一个个面白无血色,脚底虚浮无力,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被酒色掏空身体的纨绔子弟,倒是紧随于几人身后的四名黑西装男人眼中寒光咋现,看上去像是保镖之类的人物,而从他们眼中的寒光可以断定,这四人的手上都是沾染了血腥的,一看就不是易与之辈。

    “方少,跟她废什么话啊,直接闯进去不就完了嘛!”这时,几名男子中站位靠后的花格子衫男子几步挤到为首的年轻人身旁,毫不客气地怂恿道。

    “是啊方少,难得今天重获自由,兄弟们怎么说也得帮你贺一贺,贵宾包间咱们不够格,但是普通包间还是绰绰有余的。”左边又一个年轻人大声地嚷嚷道。

    “没错,在京城咱们兄弟几个可还真没怕过谁,把里面的一家三口赶出来不就完了嘛,最多就是砸点钱,反正我家老子有的是钱。”一个看起来有点肥胖也跟着其他人起哄,完全就是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气势,说话更是满嘴脏。

    不过为首的方少显然有些犹豫,凡是在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知道这家御膳坊来头不小,而且神秘异常,如果他们在这里闹出点什么来的话,恐怕会得罪酒店背后的老板,因为以前也有人在这里叫嚣过,但却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就在这个时侯,那名穿花格子衫的年轻人又悄悄地附在方少耳边说道:“方少,之前我的人已经探听清楚了,里面吃饭的是一家三口,一个小子带着老婆女儿一起来吃饭,据手下人说那女人简直美如天仙,极品少妇呐,而且那小女孩也是个美人胚子,极品萝莉啊,错过了就可惜……”

    花格子年轻人言语中极具诱惑姓,尤其是“少妇”、“萝莉”这样的字眼更是加重了语气,直听到那方少心痒能忍,眼中更是流露出强烈的占有欲,难道眼前的这位方少就是传说中的“少妇控”或者“萝莉控”不成?而那花格子年轻人的话更是阴险无比,似乎是有意引导这位方少,其用意不明,更不知道他是有意害方少,还是针对包间内的刘凡或者柳凝香,总之一切都充满迷雾疑云。

    “少明,你的消息真不真?对方真的没什么来头?”方少很明显地已经被说动了,不过美色当前,这位方少还没有昏了头,低声地向花格子男子丘少明再次求证道。

    丘少明一听方少的话,立马就赌咒发誓道:“方少,咱们兄弟什么关系啊,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呢,这不是你被你家老爷子关了两个月禁闭,这么长时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还不得把人给憋坏了,若不是看在兄弟的份上,这样的极品那里还轮到你啊?”

    “还是少明你知我心呐,哈哈……”得到答案的方钦顿时心中大定,更是对丘少明夸奖了一翻,接着伸出双手很是粗鲁地将身前的领班一把推开,既而又大吼道:“给本少爷滚开,别打扰本少爷的好事,不然的话,本少爷把你卖去作鸡,哼!”

    “啊……哎哟……”

    那领班被方少的话惊呆了,对于这些无法无天的二代们,还真是没有什么事是他们不敢干的,又是一声惊呼的惨叫声,可见方少推开那领班的力道有多大,足见方少在京城完全是横行无忌,从中也折射出方家的财雄势大。

    说到方家,就不得不提如今方家的扛鼎人物——方忠业,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是泥腿子出身,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是个地地道道农民,年轻的时侯跟随太祖打天下,由自作战英勇,很快就在军中脱颖而出,之后追随太祖南征北战,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华夏建国时已经官拜中将,手握几十万雄兵,成为了当时军中为数不多泥腿子出身的文盲将领之一,至退休前更是官至二星上将,现年九十多岁,是华夏硕果仅存的功勋将领之一,军中由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多不胜数,可以说是门生故遍布军中,同时也成就了如今的京城十大世家之一的方家。

    而眼前这位方少,名叫方恒远,是方忠业老将军的孙子,可以说是真正的红三代,那就是牛掰得没边,不过方老爷子向来对子孙管教很严,更是崇尚棒下出孝子,家中子孙一犯事,那是不管对错,先是棍棒相加,可见老爷子的脾气也是蛮臭的,这也是为什么方恒远刚才犹豫不决的原因所在。

    就在方恒远将那名领班推开之后,他又向身后的两名狐朋狗友使了个眼色,随即满不在乎地说道:“少明、钱胖子,你们两人去拍门,要是门没开,就直接破门而入。”

    “好嘞,方少!你就瞧好了吧。”丘少明与另外的钱胖子两人闻言,连想都没想便欣然答应,一想到又有乐子可看,更是兴奋不已,撸起袖子便走到包间门口,他们可不知道温柔为何物,直接就用脚踢门,就是踢门,而不是拍门。

    “嘭……”

    “哐当……”

    御膳坊的房门虽然制作精良,但也经受不住两人的猛揣,没几下便宣告不堪重负,猛然间只听到嘭地一声巨响,包间门狠狠地被踢开,随后重重地撞击在边角的墙面上,发出了声声刺耳的闷响声,随后方恒远一行人鱼贯而入,但是迎接他的并不是美艳不可方物的大美女,而是一声冷若冰霜的面孔,以及一道犀利的目光。

    “哼……”

    与此同时,在包间内就餐的刘凡早就将外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就连对方来的目的他都了然于胸,因此一见到方恒远破门而入时,便寒着双眼,小小显露一下气势,随后便是一声冷厉的冷哼声传出。

    仙人一怒,浮尸千里,这话可一点都不夸张,刘凡一声冷哼,顿时吓得方恒远一行人止步不前,全身不由自住地打了一个冷战,眼睛更是战战兢兢地不敢与刘凡对视,这是人类对未知的危险本能的反应,这里无关于勇气。

    好一会儿之后,方恒完几人这才恢复过来,当他看到刘凡只是一个“乳臭未干”小青年之后,胆子一下子变大了不少,懒懒散散地走进门去,颐指气使地冲刘凡大声叫唤道:“乡巴佬,识相的赶紧滚蛋,这个包间本少爷征用了,如若不然休怪本少……啊……”

    方恒远的话还没说完,自己倒是惊叫起来,倒不是因为刘凡出手把他怎么样了,而是他横眼扫到了柳凝香的身上,霎时间被柳凝香惊艳的绝色容貌给震惊到了,之前听身边的狐朋狗友瞎吹说遇到了什么极品美女,起初他还不太相信,但现在看他满目银光的神情,就可以想象到他内心的冲击有多么的震撼。

    “啊!这位美女怎么称呼啊,本人方恒远,今年三十岁,至今未婚,今曰有幸能够与美女相遇当真是缘分不浅呐,为了这一份难得的缘分,不知道美女肯不肯赏脸与在下共进午餐呢!”经过短暂的失神后,方恒远立马恢复了风流倜傥公子哥形象,走到柳凝香跟前大献殷勤,不过他的这一段自我介绍的话却令人听得想作呕,就差没在自己额头上刻上“我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之类的字眼了。

    “我不认识你,请你出去。”方恒远的一翻表演并没有换来柳凝香的好感,相反让她更加的厌恶,连看都懒得看方恒远一眼,就摆摆手如同赶苍蝇一样地想将方大少赶出门。

    方恒远倒是没有生气,反而如同牛皮糖一样的沾了过出,打蛇顺棍上地接话道:“不认识不要紧,俗话说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嘛……自然就不用说了,大家是年轻人,你懂!”

    整个场面,刘凡这么一个活人完全就让人无视了,当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子忍不得啊,于是刘凡一掌拍案而起,面色阴阴地说道:“现在给你一分钟,那来的滚那去,不然后果自负!”

    刘凡的话一出口,方恒远身后如同跟屁虫一样的钱胖子就好像找到了向主子大表忠心的时侯了,斜向前一步,鼻孔朝天,牛掰烘烘地指着刘凡骂道:“哟嗬!你个瘪三算那根葱啊,你知道我们方少是什么人嘛,说出为吓死你们。”

    “呵……方大少?还真没听说过京城有这么一号人物。”刘凡也被钱胖子的话给逗乐了,有心耍耍他,于是拿话揶揄他。

    “乡巴佬儿就是乡巴佬儿,真没见过大世面,连我们方家大少爷的名号都没有听说过,你还想在京城里混下去?哼……”

    钱胖子左右瞄了刘凡几眼,显是对刘凡很是不屑,既而又冲边上的柳凝香“好心”地提醒道:“这位美女,眼光要放大一点,你跟着这个窝囊废,简直就是白瞎了你的美貌,我们方大少可就不同了,京城方家听说过没有?名列华夏十大世家之一的方家,方老爷子就不说了,他老人家要是跺一跺脚,整个华夏都得抖三抖,父亲是京城部委领导,母亲手下掌控着几十亿的大集团,而咱们方大少是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未来铁定是方家继承人,只要你能跟咱们方大少好上了,在京城乃至整个华夏都可以横着走,到时什么国际名牌服装啦香水啦……之类的东西应有尽有,岂不比跟着这个废物强?”

    (接下来还有更新,请大家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