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八章 幕后还有黑手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钱胖子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渲染着方恒完家世有多么多么的牛掰时,却没有人发现方恒远一行人少了一个人,如果此时有心人意识到的话,绝会发现少的那人正是在门口一直怂恿方恒远的那个穿花格子衫的丘少明。

    丘少明为何没有与方恒远一行人一起进入刘凡的所在的包间呢?答案就在御膳坊的三楼某个VIP贵宾包间里,那么这间贵宾包间里究竟有什么呢?一个少年坐在椅子上背对着门口,身前左右站着两名彪形大汉,全身肌肉鼓荡,太阳穴鼓起,像是练家子,腰间更是鼓囊囊的,看起来像是别着把枪,而门边上同样站着两名大汉,形态与先前两人一般无二“咚……咚咚……”

    就在这时,贵宾包间门口传来一阵很是节奏感的敲门声,整得就像是地下党接头暗号似的,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有才,而门外敲门之人同样穿着花格子衫,可不就是丘少明嘛。

    “咔嚓……吱呀……”

    须臾间,包间房自动被打开,从里面探出来一个脑袋,一见到外面的来人,立马就将丘少明一把拉进门内,好似生怕别人发现什么似的,动作鬼鬼祟祟,又搞得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来人一进入包间,便见到其中一人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漠然地向他问话。

    一听到问话,丘少明立马讨好地说道:“商少请放心,事情已经办妥当了,一切都正按照事先安排进行,姓方的那个白痴已经看上了姓柳的那娘们,相信很快双方就会起冲突的。”

    “嗯!很好,少明呐,这一次你做得非常好,哈哈……”这名叫商少的年轻人闻言顿时仰天大笑,同时脸上露出阴谋得逞快慰,但随后又玩变脸,一下子阴沉地问道:“你上来的时侯有没有被人发现?”

    “没有,绝对没有人发现我,这一点请商少放心。”被问到此事,丘少明显得有些承诚惶诚恐,忙不迭地做赌咒发誓作保证,看他这样子,显然是对眼前这位商少敬畏心里颇深。

    “嗯,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继续关注那边的事态,只他们双方狗咬狗,斗得越凶,这出戏就越有看头,哈哈……”商少说话间早已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挥挥手间就想将丘少明打发走,不过丘少明显得有些踌躇不前。

    “怎么?你还有别的事情?”商少突然一抬头,看到丘少明还没有走,便很是不耐烦地问道。

    “也……也没什么,就是商少答应我的事……”丘少明的不敢与商少对视,低着头,嘴里吞吞吐吐地才将话说完。

    这位商少对于丘少明的话,显得有些厌烦,不悦地冷哼道:“哼!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这点小事难道我还会赖账不成,你回去告诉你爸,让他后天去找我爸爸的秘书,他会帮你们把京城郊区的那个工程分给你们公司的,没什么事情,你就先走吧。”

    “谢谢商少,谢谢商少,那我这就回去……”丘少明得到了商少的肯定答复,自然是满心欢喜,于是连忙向商少答谢,随后一溜烟地跑出了包间,三两下就没影了。

    “嘭……”

    丘少明走后,商少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一拳头打在了餐桌上,发出一声脆响,末了更是阴沉地喃喃自语道:“哼!刘凡……切肤之痛,夺我所爱之恨,我商飞扬必定会一笔一笔地跟你算清楚,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好戏还在后头呢!”

    没错,眼前的这位商少正是与刘凡有过节的商飞扬,京城市委书记商广城之子,当初在赵家门口被刘凡在大庭广众之下狠狠地修理了一顿,感觉大失面子,因此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再加上自己的心上人赵婉仪被刘凡抢走,他对刘凡那就更是恨之入骨,总想找机会挽回面子,甚至是羞辱于他,最好是能将赵婉仪重新抢到手,那就再好不过了。

    而今天他恰好在楼上看到了刘凡带着柳凝香母女来到御膳坊,顿时就计上心来,想到了这个驱虎吞狼之计,当然,这所谓的虎并不是指方恒远那个傻比,而是他身后的方家,方老爷子是军旅出身,又是泥腿子,大字不识几个,脾气更是倔得不行,而且还很护短,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宝贝孙子被人欺负了,那他还不发飙啊,商飞扬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而与商飞扬这边的凄冷相比,刘凡这边的包间可就热闹得多了,先是钱胖子滔滔不绝地替方恒远显摆家世,然后再是他身边一群狐朋狗友在一旁帮托,看这架势是不将柳凝香弄上床誓不罢休啊。

    “怎么样?美女,你若是从了我的话,你的家人还有老公、女儿都会跟着沾光,过上上流社会的生活,若是不然……哼哼!”方恒远这一招威*利诱用得很顺手,看来并不是第一次使用这样的手段,末了的冷哼带着威胁之意更是不言而喻,不过柳凝香却终于不为所动。

    什么几辈子花不完的金钱,什么上流社会的生活,在柳凝香的眼中都不值一提,因为这些对于她而言根本就是唾手可得的东西,无论是娘家柳家,还是婆家赵家,那一个不是家世显赫,再比如她对面的刘凡,这些东西更是算不了什么,刘凡随手就可能拿得出来,亏得方恒远一大班人还在这里只虚。

    话说同为柳家与方家同为京城十大世家之一,按道理来说方恒远应该认识柳凝香才对,不过看眼前这情形两人并不认识,这或许与柳凝香刻意低调有关吧,柳家世代久居京城,但是柳凝香却并不是在京城长大的,而是跟随父亲柳严正,柳严正到那里做官,她就跟到那里,直到大学毕业后,柳凝香便嫁给了赵家的短命鬼,因此两人不认识也不足为奇。

    “妈妈,这个人好讨厌哦,人家都吃不下饭了。”这个时侯,小妮妮清脆的童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话刚一说完,小妮妮便抱住刘凡,小皱着眉头,一脸厌恶地说道:“爸爸,我讨厌他们,你把他们打出去好不好?”

    从小妮妮的话中可以听出,刘凡的高大形像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小妮妮幼小的心灵上,在她的世界里,刘凡这个干爹就是无敌的存在,没有什么人或事可以难倒他,而事实也是如此,这不是开玩笑嘛?在地球上若是仙人都不能无敌,那还有谁能无敌?

    “哈哈……你们刚才听到什么啦?呵呵……真是笑死我了,这小丫头居然说讨厌我,要让这个瘦麻秆的废物把我打出去,你们信不信?信不信?哈哈……”小妮妮的话在方恒远听来就是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登时被逗得狂笑不止,言语中更是显出了对刘凡的不屑,“瘦麻秆”就是他对刘凡印象。

    “哈哈……对对对,这简直就是个笑话嘛……”

    “小孩子家家都什么叫做力量嘛?就这小子还想跟方少对抗,简直是不知死活嘛。”

    “就是呀!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就敢学人家玩拳头,哼哼……”

    “……”

    方恒远的话一出口,他身后的其他狐朋狗友都纷纷开口附和,简直就是将刘凡说得体无完肤,不过刘凡却依然面不改色,但越是这样,就越代表着刘凡越生气,如果这些人是冲着他自己来的,那么刘凡或许会放任自流,但是方恒远千不该、万不该对柳凝香动欲念,刘凡对于身边的亲朋好友可是最在乎的,绝对不容许别人玷污,而眼前这几人显然是触动了刘凡的底线,武夫一怒,血溅三尺,那么仙人一怒又该如何呢?

    “啪……”只见刘凡一抬手就给了方恒远一个响亮的耳光,顿时将方恒远给打蒙了,一只手捂着被打的半边脸,另一只手颤抖地指着刘凡,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而方恒远身边的狐朋狗友显然也没想到刘凡会突然出手,一时间也是惊呆了。

    “滚……给老子从那来滚那去,不然的话,老子不介意宰了你!”扇完一巴掌后,刘凡更是含怒一声大吼,直将方恒远一行人震得脑袋嗡嗡作响,好似天旋地转地般,差点没被这一吼给震趴下。

    “咻咻咻……”就在这个时侯,突然四道身影突然闪现在方恒远的身前,几乎是瞬间便将方恒远护在身后,来的四人正是方恒远身边的四名保镖,此时四人一个个对刘凡充满戒备,显然是从刘凡的那一声怒吼中看出了刘也武力不凡。

    “啊……你居然敢打我?老子长这么大,就连老爷子都不舍得打我,你这个乡巴佬儿居然敢打我?”清醒过来的方恒远正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刘凡,嘴里还嘟嘟囔囔个不停,但随后方恒远感受到脸颊的火辣,顿时火上心头,冲着刘凡便咆哮道:“杜少兵,你们四个还不给本少爷将这个死乡巴佬儿拿下,给我废了他,只要人不死,出了事情我来摆平。”

    “少爷,这……”被唤作杜少兵的保镖显然有些犹豫,他是保镖,而不是打手,像这样的事情,一般情况他是能避免则避免,这也说明了他这个人还算是良心未泯。

    “这什么这?你没看到本少爷被打成这样了吗?我爷爷让你们来保护我,可你们就是这样保护的吗?再唧唧歪歪的话,你信不信我开除你啊!”方恒远看到杜少兵犹豫不决,心下更是火大,也不给杜少兵解释的机会,便大声地咆哮道。

    (古月的道歉,貌似不少兄弟不能接受,生活啊,就是这样,古月没什么话说,努力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