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九章 叠罗汉叠到吐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是……”

    杜少兵还算是个有点良知的军人,在听到方恒远的命令后,并没有第一时跳出来,反倒是在内心不断地挣扎了好一会儿,但是正因为他是一名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尽管他现在已经不是在职军人,仅仅只是一个保镖而已,但是他最后依然选择了听从方恒远的话,因为方恒远不仅是他的老板,而且方家对他恩重如山,他没有别的选择,即使明知方恒远的命令是错误的,他也只得惟命是从。

    很快的,杜少兵在方恒远的授意下便对刘凡摆开的攻击架势,但是刘凡却丝毫没有起身迎敌的打算,反倒是对杜少兵的为人颇为欣赏,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保有一点良知,也算是难得,于是刘凡一挑眉头,厉声问道:“你是军人?”

    “啊……什么?”杜少兵显然也没有想到刘凡会在这个时侯,问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愣住了,但随后他的眼神却陡然间黯然失色,接着摇了摇头,似是缅怀地回答道:“曾经是,但……现在已经不是了。”说着,杜少兵又面露刚毅,诚恳地说道:“职责所在,不得已而为之,希望等一会儿阁下能够手下留情,我这几位兄弟也都是身不由已,得罪了!”

    其实早在杜少兵进门看到刘凡的的第一眼,他就感觉到从刘凡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这是人的本能反应,也可以称之为第六感,杜少兵是军中好手,为国出生入死,经常游走于死亡边缘,对于自己的感觉非常有自信,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让刘凡手下留情的原因。

    倒是刘凡听到杜少兵的话后,面色明显微微一怔,刘凡还真没有想到对方的感觉如此强烈,明明只不过是一名特种兵的实力,甚至连人阶后期都没有达到,却能够察觉到自己隐藏的实力,更让刘凡没有想到的是,杜少兵为自己的兄弟求饶,但始终没有为自己说一句讨饶的话,当真是硬实的好汉,单只这两点,就够刘凡对杜少兵手下留情了。

    “我答应你的请求,来吧!”刘凡施施然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便冲杜少兵点点头,算是答应对方的请求,而且为了对杜少兵表示尊重,刘凡甚至破例摆开架势迎敌,就这样的规格已经是刘凡自成仙以来头一回,要知道就算是面对神级高手,刘凡可是连摆架势都懒得摆,更何况是面对四个连地阶实力都没有的保镖呢。

    刘凡与杜少兵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怎么看都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这下子方恒远就不高兴了,连忙催促地咆哮道:“杜少兵,你在搞什么鬼啊,老子是让你将这小子狠狠地揍一顿,不是让你来聊天的,快……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得罪了,一起上!”杜少兵临开打前还不忘提醒一下刘凡,但谁又知道他心里的苦楚呢,明知道打不过,还要凑上去被揍一顿,这不是在打架,而来求虐的,此时杜少兵心里何其悲哀,跟着一个这样二百五的主子,想不悲哀都难啊,最后杜少兵只好硬着头皮与其他三位保镖一起向刘凡攻了上去。

    “小子,一会儿就让你知道本少爷的厉害,哼!居然敢打我,这下你可死定了。”边上的方恒远看到杜少兵四人出手,顿时心情大好,心里甚至都在幻想着一会儿刘凡被自己踩在脚底下求饶的情景,脸上都不自觉地露出了阴阴的笑容。

    反观刘凡的表情却是不温不火,对于方恒远的话更是恍若未觉,甚至还有闲情将小妮妮抱回椅子上,而且还安慰地说道:“乖乖地陪着妈妈吃饭看戏,等爸爸帮你赶走这些苍蝇之后,再陪你一起吃饭哦!”

    “嗯!爸爸是最棒的,你一定要把这些坏蛋给拍出去哦,妮妮讨厌他哦!”小妮妮对于刘凡的话,那是深信不移,刘凡让她坐下吃饭看戏,她还真的拿起筷子夹菜,浑然没有将眼前的麻烦放在眼里,倒是柳凝香多少有点担心,倒不是担心刘凡被打伤,而是担心刘凡打伤了人,方恒远不认识柳凝香,可柳凝香在商界打拼多年,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说过方家,她是担心刘凡将方恒远打伤,而惹来方家老爷子的震怒,尽管柳家不一家就怕了方家,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是吗!

    “哈……”

    就在刘安慰小妮妮的时侯,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暴喝,此时四名保镖的攻击已经临近刘凡背后,这样的攻击又怎么可能伤到刘凡呢,只见刘凡右手翻掌向背后一推,瞬间划出一道弧线,便化解了四名保镖的攻击。

    “太极?”四名保镖同时被刘凡震退,而杜少兵看到刘凡出手的招式,禁不住惊呼一声,这下子可把同进退的其他三名保镖给惊呆了,这只能说太极拳在世俗中的影响力太高了,江湖传言: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震乾坤。可见太极拳在华夏早已是深入人心。

    “呵呵……有点见识啊,不错不错!”刘凡这话也不知道是讽刺还是夸奖,但是听在杜少兵的耳中却很刺耳,这都什么话呀,太极拳举国上下不知道的还真没多少,这就有点见识了,那什么才叫没见识呢?一时间杜少兵的脸颊都有些发烫了,心里那叫一个躁得慌。

    没错!刘凡刚才那一招正是太极拳,只不过他的太极拳又与传统太极拳有所不同,太极拳讲求的是刚柔相济、圆转如意,但是刘凡的太极拳脱胎于杨氏太极,通过自己的感悟、演化,已经达到了拳由心生,无形无相的境界了,因此他出招时根本就无迹可寻,更不拘泥于一招一式,完全就是信手拈来,这就是大道至简,因此有人称太极拳是最接近于道的拳法。

    “杜少兵!你们几个还在墨迹什么呀,还不赶紧把那小子拿下。”这个时侯方恒远看到双方不是在生死对决,倒像是以武会友的切磋,顿时暴跳如雷,冲着杜少兵便大吼大叫地叫嚣不停。

    “上……”杜少兵一见方恒远暴怒,知道自己再不下狠命的话,恐怕今天难了善了,霎时间眼中精光暴涨,这是全力施为的征兆,其他三人都是杜少兵过命交情的兄弟,一见杜少兵如此,也都纷纷使出看家本领,急吼吼地便朝着刘凡冲了过去。

    对面的刘凡自然是来者不惧,右手向前一拨便将攻至眼前的拳头偏离开来,顺势单掌摊开,身子前探,掌心向下一拍,瞬间勾住对方脖子,随后一个原地圆转,便将那名保镖的身子反转过来,最后右掌急速下压,瞬间拍中这名保镖的胸口,一下子将人拍到了地板上,“嘭……”地一声轻响便与地面亲密接触,好半天都爬不起来,这还是刘凡手下留情,不然一掌就足以将人拍成烂肉泥,然后刘凡顺脚一踢,将整个人踢飞出去,最后撞在了人群中,而方恒远好死不死地站在了飞行的当道上,直接就被撞了个正当,当了一次人肉垫子。

    解决掉一人之后,刘凡的攻势依然不减,瞅准其中一只横扫而来的脚,左手绕圈将之缠绕着,随后顺势往身边一带,那名保镖被刘凡这么一拉,单脚前倾着地,顿时失去了重心,整个人立势不稳,正当他想要调整身形时,刘凡却不会给他机会,右手攥紧拳头,狠狠地砸在了这名保镖的脚底板。

    “喀吧……”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同时也昭示着这名保镖的悲剧,受到刘凡巨力的冲击,这名保镖整个人便向后飞退,在半空中做了一段抛物线运动后,嘭地一声准确无误地砸中了第一个被打倒的保镖身上,而这时的方恒远还被压在底下,这回上面又加上一个人,差点没将方恒远砸得吐血。

    说是迟,那是快,刘凡几乎是几息之间就放倒了两名保镖,这下子可将杜少兵还有另外一名保镖给震住了,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四人不是对方的对手,那曾想到如此不堪一击呢,两人这才明白到什么叫差距,也都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你们两个混……混蛋还不快起来,想……想压死老子啊。”被两人压在身下的方恒远几乎快要窒息了,就连说话都大喘气,手下更是有气无力地推动身上的两名保镖,想用自己的力量试图推开两人,但是以他早已被酒色掏空的身体,那里还有力气推动两个人呢,于是方恒远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了。

    “哎哟!方……方少,你没事吧!”被砸翻的人群人,一个肥胖的身影率先跑到方恒远的身边,伸手拽着方恒远的双手,欲想将方恒远整个人从身底下将要拉出来,可是由于人太胖吃不住力,一下子脱了手,由于用力过猛,自己反倒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咚……”

    “哎哟……”

    钱胖子一摔倒,方恒远可就倒霉了,本来双手被拉起来,头部悬在半空,胖子一收力,方恒远整个脑袋便狠狠地磕在了地板上,直将方恒远撞得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此时你就是伸两根手指让他认,他都不知道是“二”了。

    不过方恒远的霉运好像还没有结束,紧接着又是两道黑影一前一后横飞了过来,目标正是方恒远的上方,于是只停扑通两声过后,方恒远的身上又再次跌高了两层,身上被压着四名彪形大汉,足有五、六百来斤,而且还是带有不小的冲击力,这下子方恒远可惨了,直接舌头一伸,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古月在努力,希望大家多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