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七十章 再遇宫玉娘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噢耶!爸爸真棒,啪啪……”就在这个时侯,一声声轻快的欢呼声响起,而欢呼的自然就是小妮妮了,看到爸爸三两下就把坏人打倒了,她能高兴吗!瞧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都快笑成缝了。

    “耶!”面对女儿的欢呼,刘凡很自然的摆出二指禅的庆祝方式回应女儿,随后又回来头来,一步一步地走向人群,这下子可把方恒远的那群狐朋狗友给吓坏了,本来他们还想上前将方恒远拉出来的,可一见到刘凡过来,一个个如同遇见煞星一般地躲开,生怕刘凡拿他们开刀,这些人跟着方恒远混久了,杜少兵几人手上的武功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可就是这样的实力在刘凡手下也走不过一招,可想而知他们对上刘凡,那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刘凡根本就没有打算搭理这些见风使舵的蝼蚁,缓缓走到方恒远跟前,然后蹲下身,伸手重重地给了方恒远一个耳光,只听“啪……”地一声脆响,昏迷中的方恒远便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茫然间就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再一回神看到跟前的刘凡,顿时吓得亡魂丧胆。

    “你你你……你想干么?我……我可告诉你,我爸可是农业部长,我妈是方正集团总裁,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的话,我……我让你生不如死,哼哼!”慌忙间的方恒远一提到自己的父母,好似说话的底气更足了一些,在这个拼爹的年代,每次只要他一出事就会将父母台出来压人,而且几乎每次都能够成功地震住对方,他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因此话到最后还有心情威胁起刘凡来,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回答他的依然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刘凡再一次甩手,重重地打在了方恒远的脸上,接着玩味地说道:“我现在已以打了你,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生不如死的!”

    “你……”方恒远显然也被刘凡一巴掌给打懵了,瞪大着双眼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刘凡,从刘凡的眼中他看到了不屑与怜悯的目光,他堂堂方家大少爷,横行京城的小霸王,曾几何时让人这样羞辱过,但是此时方恒远不敢发怒,因为他同时从刘凡的眼中读懂了刘凡根本就无视于他,这个时侯就算是他再怎么傻也知道对方不是武力超群,就是大有来头。

    如果是前者的话,那么事后他还有报仇的机会,毕竟在世俗界中,你就是武功再高,照样抵挡不了枪炮的轰击,但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恐怕他今天的几个耳光算是白挨了,因为他知道以他爷爷的姓格,这事就算是自己告到爷爷那里,恐怕也会先被方老爷子狠狠地暴打一顿,而今天他是有理亏再先,暴打之后恐怕还得跟人家赔礼道歉。

    思前想后,方恒远是越想越害怕,失去了方家老爷的庇护,他方恒远在别人眼里连个屁都不是,但他知道现在就算是害怕也没有用,只得硬着头皮嘴硬到底:“小子,你很好,今天你彻底地得罪了我,有种的你就留下名号来,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总有再见的时侯。”

    方恒远言下之意就是:小子留下名号,来曰哥们再来报仇,而且最后更是透露出想见势不好,想脚底抹油开溜了,不过他这话怎么听都有点不伦不类的,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绿林好汉啊,临走前还要放两句狠话出来,这样才能显出“狗熊”气概,不得不说,这方恒远很傻很天真,有点跟不上时代,如今做好事留名的听说过,可了人还留名等别人来报复,那是傻叉的行为。

    不过刘凡即不是傻叉,又不怕方恒远报复,于是便满足了方恒远的要求,戏谑地说道:“呵呵……想要秋后算账?那我索姓大方点,给你这个机会,记住了……我叫刘凡,有什么事可以冲着我来,如果让我知道你对我身边的人下手的话,那么就算你是开国功勋之后,部长公子,我也让你死得很难看,记住喽!”

    刘凡话到最后,更是不惜用上威压,此时方恒远毫不怀疑刘凡的话,假如他真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他相信刘凡一定言出必行,将他给宰了,这一刻方恒远都能感觉到死亡的气息,由衷地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还不滚?”就当所有人都被刘凡的话吓住了时侯,刘凡却突然一声大吼,顿时将所有人惊醒过来,方恒远的那些狐朋狗友甚至抛下方大少拔腿就往门外跑,此时刘凡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他们是一刻也不想留下来,生怕刘凡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可没有方恒远那么强大的身份背景,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呀!

    “等等……”可惜他们还没有跑出几步,刘凡的声音就如同地狱的索魂声,生生地将众人的脚步给停了下来,众人都不知道刘凡为什么改变注意,一个个忐忑不安地回转过身来,可怜巴巴地向刘凡投去了求饶的目光。

    “你们好像忘记什么东西了吧?”看着一惊一咋的众人,刘凡露出了狼外婆的笑意,直让众人看得毛骨悚然,菊花一紧,还以为刘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呢,他们可不记得自己忘记什么东西,难不成是忘记敞开菊花不成?

    “您……您请说,我……我们并没有带东西来呀!”这个时侯,站在最前边的钱胖子被其他人推了出来,这小胖子好像怕极了刘凡一样,连说话都战战兢兢地大喘气,命短的恐怕都听到完整的话了。

    刘凡没有理会受惊吓的钱胖子,一指地上的一叠罗汉,说道:“把这几个人抬走,免得在这里碍眼,影响我们一家三口的食欲。”

    “啊?哦!是是是……我们这就走,我们这就把人抬走……”钱胖子一听不是找自己等人麻烦,顿时松了一大口气,但饶是如此,钱胖子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唯唯诺诺地向刘凡回话后,又开始招呼其他几人,急忙说道:“你们几个快点过来帮忙啊,我一个人搬不动,快点……”

    其他几人也听到了刘凡的话,也是大大一舒了一口气,再听到钱胖子的招唤,几人便手忙脚乱地将方恒远从人堆里捞了出来,随后几人一人搀扶两人,快速地朝门口走去。

    “哒……哒哒……”

    而就在这个时侯,门外却传来了一声声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另外还夹杂着各色嘈杂的噪音,显然外面来人不少,而这时刘凡已经用神识对来人察看了一翻,一看之下刘凡禁不住皱起了眉头,来的人有二十几人,为首者是一名女子,身边一男一女面无表情地紧随其后,再后面的是二十名穿着标准的保安服,一个个肌肉鼓荡,面相彪悍,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看起来是这家御膳坊的保安人员。

    为首的女子一进门便见到落荒而逃的方恒远一群人,一看之下禁不住冷笑道:“我道是谁敢在我的御膳坊闹事呢,原来是京城鼎鼎大名的方家大少爷啊,怎么被人打成猪头就想这么走啦?”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宫玉娘,皇朝顶级会所的老板,当初在皇朝会所时曾与刘凡有过一面之缘,那时侯宫玉娘见识到刘凡出神入化的赌术后,一眼就认出了刘凡就是曾经在沪海斧头帮总部狂揽千亿美金的赌仙,便对刘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派人到沪海调查刘凡的身世背景,开始的时侯还以为刘凡只不过是一个赌徒而已,但是随着后续的调查,才发现原来刘凡还是老朱家失散多少的外孙,这下子宫玉娘对刘凡的好奇心就更重了。

    而今天本来宫玉娘是不会来御膳坊巡视的,但是下面的经理却来听说有人在公司旗下大酒店闹事,而且闹事的还是方老爷子的孙子,在京城混的人就没有一个不认识向来横行霸道有方恒远,酒店经理感到事情棘手,这才通知了宫玉娘,恐怕整个御膳坊也只有宫玉娘才能压过方恒远一头,让他服软吧。

    “宫……宫姐,你看我都伤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可能会闹事呢,你说笑了。”此时方恒远的脸肿得像猪头一样,说话都漏风,嘟嘟囔囔地才将话讲完,瞧他这副畏惧模样,见着宫玉娘就好像老鼠见着了猫,连一向在京城横行无忌的方恒远对宫玉娘都是畏惧如虎,可见宫玉娘相当不简单,或者说她的背景极大。

    “哼!这才从禁闭室里出来没两天,你就这么到处惹事生非,你就不怕老爷子再给你几棍子啊,给我滚……”

    方恒远可怜巴巴的模样并没有换来宫玉娘的同情,反倒是换来了宫玉娘的厌恶,以及一顿冷冰冰的奚落,不过瞧这两人的对话,似呼两家人关系非浅,不然的话,若是换了别人来御膳坊闹事,少不得一顿暴打。

    随着宫玉娘最后一声暴喝声过后,方恒远就在别人的搀扶下,带着对刘凡的满腹怨恨,夹着尾巴落荒而逃了。

    世界一下子清静了许多,包间内只剩下六人,刘凡这边一家三口,还有宫玉娘,再加上她身后的两名随从,双方谁也没有先开口,刘凡更不会去理会宫玉娘,惟有柳凝香一脸戒备地时不时回头看两眼,至于小妮妮那就更不用说了,比起看美女来,似乎前眼的美食更有诱惑力。

    沉默了几分钟后,宫玉娘显然是按捺不住了,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刘凡看,微微吐露着小香舌,极具诱惑地说道:“难道刘大少不请我下来坐一坐?怎么说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你这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貌似不是大丈夫所为哦!”

    (今天第二更了,还有第三更,请大家留意,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