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七十五章 谢谢表哥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朱云雁看着兴奋得找不着北的好姐妹,忍不住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用手指捅了捅丁瑶,说道:“丁丁,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有工作要做呢,现在距离回校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呢,你这个时侯开溜,一会儿其他同学会怎么看你呀,所以你那都不能去,乖乖地留在这里帮忙吧。”

    “啊……我还真给忘记了呢,嘿嘿……”朱云雁的话就好似一盆冷水一样,哗啦一下子浇到了丁瑶的脑门上,顿时就让她清醒了不少,随即才幸怏怏地向小妮妮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啊,小妮妮,瑶姑姑还有工作要做,不能陪你玩了。”

    “没关系的,瑶姑姑不要不开心嘛,你现在忙走不开,妮妮下次再陪你玩好了。”小妮妮倒是人小鬼大,明明是别人陪她玩,可话从她嘴里出来,却是自己陪丁瑶玩,这都算什么事呀!

    “那好吧。”丁瑶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倒不是说她对募捐的活动不上心,而是遗憾不能陪小妮妮一起玩,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成了小妮妮的瑶姑姑,结果第一定约定就这样爽约了,这让一向注重个人信誉的丁瑶心里多少有些难受。

    “表哥,你先带嫂子跟小妮妮去玩吧,我就不陪你们了,这边的活动还没有完了,所以不能离开。”这时侯,朱云雁倒是先开口向刘凡解释一翻。

    刘凡自然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于是欣然笑道:“没关系,工作要紧,游玩什么时侯都可以……”说着,刘凡话音略微一顿,既而又开口说道:“要不这样吧,你们的活动不是要持续到傍晚吗?晚上我请你们还有你们的同学吃饭吧,算是感谢同学们对雁儿的照顾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一听到吃的,原先还有些怏怏不乐的丁瑶,一下子好似活过来了一般,随后跳转身,拍了拍几下巴掌吸引其他同学的注意,接着兴高采烈地说道:“各位同学们注意了,为了庆祝咱们系今天在募捐中取得好名次,表哥决定今天晚上请大家吃大餐,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应该谢谢表哥啊……”

    十几名被丁瑶吸引过来的同学,听到丁瑶的话后,先是一愣,但从丁瑶的话中,却听到出了朱云雁的有钱表哥今晚请大家吃大餐,顿时同学们脸上都露出了笑意,不管这大餐是什么样的,但有本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原则,众位同学还是很高兴的,更何况以刘凡透露出来的财力,那就不是一个差钱的主,因此这些同学都在幻想着晚上去那里吃大餐了。

    “谢谢表哥……”

    十几名同学齐声高喊着,这声谢谢与其说是感谢刘凡请他们吃大餐,倒不如说是刘凡的慷慨解囊,当然这里指的是刘凡捐助失学儿童的五百万善款,而不是刘凡掏钱请客吃饭,能够成为京城大学的学生,就足以证明他们本身拥有过人之处,并不是一味的奉承刘凡,当然这些还没有踏足社会的大学生还是相当纯洁的。

    “呵呵……”刘凡善意地冲其他同学笑了笑,随即从丁瑶手里抱起小妮妮,接着向朱云雁和丁雁告别道:“行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等晚上的时侯,你们在门口这里等我,之后再一起去吃个便饭吧。”说罢,刘凡便带着小妮妮还有柳凝香向欢乐谷里走去。

    “嗯!表哥再见!”而朱云雁看着转身的刘凡,也向他们招招手说再见,等刘凡和谐的一家三口消失在人群中后,这才收回目光,但却不知道为什么,禁不住暗自叹起气来。

    “连走路都这么潇洒,表哥真帅啊……”

    朱云雁还在怔怔地看着刘凡离去的背影出神,冷不丁地听到了身边丁瑶自顾自的喃喃自语,忍不住抛给了丁瑶一个白眼,忿忿不平地说道:“少在那里花痴了,赶紧干活啦。”

    “哦!”丁瑶下意识地轻声点着头,但是目光却依然看着刘凡远去的方向,根本就没有一点要做事的觉悟,甚至回转过身来,抓住朱云雁的小手,激动的说道:“雁雁,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有这么一人个帅气的表哥呢?是不是你想监守自盗呢?是不是怕当姐妹的把你的有钱表哥给抢走了呢?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呢?哎哟!就算是说中了,你也不用生气嘛,你放心,咱们是好姐妹,我不会出卖你的。”

    “你少白痴啦,那是我亲表哥,我怎么可能会有想法呢,我倒是想给你介绍来着,可我也是最近才认识我表哥的,准确的说我们认识还不到半个月,你说我怎么监守自盗啊?”朱云雁听到了姐妹丁瑶的非议,立马就矢口否认,但是嘴上是这般说的,可心里却并非没有想法,但却又不能往那种方向想,真是让她好纠结啊。

    “不会吧?他不是你亲表哥嘛!怎么可能才认识呢,打死我都不信。”丁瑶听到朱云雁的话,第一感觉就是不相信,盖因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离奇了,但转念一想,丁瑶又想到了某种可能,于是又凑到朱云雁身边好奇地问道:“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或者说表哥他是少小离家老大回?这这这……”

    “这什么这啊!”朱云雁一个栗子狠狠地敲在了丁瑶的脑门上,不过还真让她给猜着了,刘凡可不就是最近才与朱雨晴相认的嘛,虽然丁瑶的话有些偏差,但是也算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于是朱云雁只好叹气地说道:“没想到还真让你这个乌鸦嘴给猜着了。”

    “不会吧?还真有这么匪夷所思的故事啊。”得到了朱云雁的肯定后,丁瑶显得有目瞪口呆,但随即她就来了兴趣了,急忙催促道:“那你赶紧说来听听,你知道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唉……你等等先,我搬个凳子过来坐再说。”

    说罢,丁瑶还真顺手从边上拉来两张塑料凳子,一人一个就在角落里坐了下来,准备倾听朱云雁说刘凡的故事,而朱云雁则是被好姐妹的举动弄得啼笑皆非,这都什么跟什么嘛,看唱大戏呢?还真搬凳子了。

    朱云雁是拿丁庶没办法了,只好按着她的意思,接过凳子坐了下来,接着缓缓说道:“其实表哥是我大姑姑的儿子,当年大姑姑下乡参加知青,到临杭山区当教师,后来结识了一个男人,后来两人相恋了,一年后才有了表哥的,但是那个男人在表哥还没有出世的时侯,为了自己的前程却狠心地抛弃了大姑姑母子俩,跟另外一个千金小姐结了婚。”

    说到这里,朱云雁的表情显得很愤怒,小拳头攥得紧紧的,捏得关节处都发白了,可见朱云雁对这个这个抛妻弃子的男人有多憎恨。

    之后朱云雁又继续说道:“表哥出世的时侯,大姑姑遭遇仇家追杀,大姑姑为了保全表哥的姓命,只好忍痛将表哥放在了孤儿院的大门口,当时天寒地冻,表哥身上只裹了一床被子,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从此大姑姑便与表哥失散了,而且整整失散了近二十年,至到前些曰子,表哥来京城公干,在机场遇见了大姑姑还有小姑姑,那个时侯大姑姑一眼就认出了表哥脖子上的玉佩,这才得以相认的。”

    “哇!原来表哥的身世这么可怜啊。”听完了朱云雁对刘凡身世的介绍后,丁瑶忍不住惋惜一声,但随即她又愤然说道:“那个负心汉实在是太可恨了,这样的人早就应该下地狱的。”

    朱云雁并没有理会丁瑶的愤怒,而是笑着继续说道:“表哥的遭遇可以说是不幸的,但又可以说很幸运,当时被大姑姑放在孤儿院门口,却并没有被孤儿院领走,反倒是让一个老郎中给保养了回家,也正因为如此,表哥才习得了一身高超的医术,你可不知道我表哥现在可是一家三甲医院的荣誉院长了呢。”说到刘凡的本领时,朱云雁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幸福感与自豪感,她以表哥为荣,若不是表哥的出现,爷爷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这得得益于刘凡高超的医术。

    “哇……表哥这么厉害了,他那么年轻就是医院的院长了,那医术一定很高了,怪不得表哥出手那么阔绰呢!”听到刘凡会医术,而且还是医院院长,丁瑶的目光里充满了崇拜的神色。

    “才不是呢!表哥虽然是医院的荣誉院长,但是他很少出手替人治病的,也不会轻易出手,除非是医院能力之外的病人,不过不得看表哥的心情呢,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请得了表哥出手医治的。”朱云雁自从知道刘凡是自己表哥之后,就有意地收集有关于刘凡的信息,这才对刘凡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自然说起刘凡的事情来能够侃侃而谈了。

    “是吗?没想到表哥在医院这么牛啊,那我以后去医院岂不是可以不用排队了?”丁瑶倒不是有多现实,只不过是感叹一下刘凡的名气罢了,不过她后面的话就有点让人不敢苟同了,这世道有什么千万别有病,去那里也别去医院,谁会没事去医院呐,除了医生护士,剩下的就是神经病了。

    “你个死丫头说什么话呢,没事说什么医院排队呀!”朱云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连忙善意地责备丁瑶,而丁瑶却浑然不在意地吐了吐小香舌,做了个鬼脸,两女是同宿好姐妹,自由打闹惯了,像这样的小动作也是经常出现的,所以朱云瑶也不在意,反倒是跟丁瑶玩闹了起来。

    (更新再继续,请大家留意更新,求兄弟们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