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三章 医学泰斗(加更)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感谢“zjfttcm”大大的打赏,今天特意加更一章,以表谢意,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本书,越有动力,更新越快哦。本书正在冲榜,求点击,求票票。。。。。。~~~~~~~~~~~~~~~~~~~~~~~~~~~~~~~~~~~~~~~~~~~~~~~~~~~~~~~~~~~~~~~~~~~~~~~~~~~~~~~~~~~~~~~~~~~~~~~~~~~~~~~~~~~~~~~~~~~~~~~~~~~~~~~~~~~~~~~~~~~~~~~~~~~~~~~~~~~~~~~~~~~~~~~~~~~~~~~~~~~~~~~~~~~~~~~~~~~~~~沪海人民医院特护病房外的走廊上,此时不少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进进出出的,显得很是忙碌,病房门口的两边都有供人休息的靠背长椅,正有一年轻男子坐在其上,但见此人一脸憔悴,发型凌乱,眼有血丝,眼眶附近已是黑黑地一圈,就如同熊猫眼一样,显然近曰没少*劳熬夜,身上穿着的西装也有些褶皱,领带也是打斜着半系在衣领下,手中还夹着香烟,不停地往嘴边送去,然后猛地吸一口,以平复心中的不安,眼睛不时地向楼梯口望去,似是在等待什么,而在他的脚下横七竖八地丢着不少烟头,显然是已抽了不少。

    正当男子在那里焦虑不安地等待时,病房内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叫嚣声:“你们这是什么狗屁专家啊,怎么连一个小毛病检查了几天都没有结果,药用了不少,人却一天比一天消瘦,是我们家没给你们钱,还是你们医院没本事,啊!”

    说话之人却是一位穿着华贵的贵妇人,面色姣好,肌肤保养不很好,身材略显臃肿,可以看出其出身大户之家,虽然眼角有些许鱼尾纹,却更舔富贵之相,不过额骨轻突,鼻梁稍陷,破坏了整体面部感官,且眉宇间偏左有一颗黑痣,虽然不大,但点在了秀眉边上,显得不是很周正。

    “张夫人,话不能这么说,张董的病,医院也是仔细地检查过几次的,但都没有检查出个所以然来,我齐文涛行医三十载都没有见过这样怪异的病症。”说话之人正是人民医院院长齐文涛,他虽然权利不是很大,但本身就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医者,他的病人中也不泛高官富商,却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待遇,不过因为这次病人的病症他从未见过,所以也就无从医治,自知理亏,本来不原意与张夫人计较的,不过这张夫人却咄咄鄙人,让一身傲骨的齐文涛一时难堪,是以才软软地将话顶回去。

    “什么?都几天了还没确诊,你们要是没法治就早说,我也好安排我丈夫转院,我就不信偌大的华夏国没人能治得了,再不行还可以到国外去。”小小地碰了一次软钉子,张夫人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叫嚣着要转院。

    “这个恐怕不行,张懂现在的情况是经不起舟车劳顿的,而且按他现在生命流失的速度恐怕熬不过今天,或许等李老来了可能还有些办法。”不管是从病人的状况还是从医院的声誉来说,齐文涛的说法都不愿让病人转院,所以出言反对。

    “什…么,怎么会这样,前几天不是说情况不是很危急吗?怎么这才没过两天就…”这时张夫人也慌了神了,虽然也为人尖酸刻薄,但对她的丈夫却是敬爱有加,说话时声音都有些颤抖。

    “本来是这样,可我们错估了这病症的扩散速度,不过请张夫人放心,昨天已派人去临杭请中医泰斗李老前来会诊,相信不久就能感到医院的。”齐文涛也是一名有良心的医者,该承担的责任,也没有推卸,还出言安慰一下张夫人。

    就在两人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特护病房的门“咔哒”一声就被打开,进门而来的是一位年轻女子,大概二十五,六岁左右,白皙细嫩的脸庞,架着一副黑丝眼镜,内里蕴藏着一双水汪亮泽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翘起,随着微转的眉目一颤一抖,一袭碎发随意摆动,更显灵动飘然,只是此时面若寒霜,给人一种不易轻近的冷傲之感。

    “小苏,是不是李老已经到医院啦?”看到进门而来之人,齐文涛跨步上前热切地问道。

    “嗯!院长,李老已经来到医院了,是不是请他过来为病人会诊?”苏小菲依旧是一脸冷冰冰地回答道。

    “那还等什么,还不快去请李老上来,哦,不?还是我亲自去好点。”齐文涛一听李老已到医院,正想吩咐苏小菲请人上来,切又发现有些不妥当,所以急忙间就想往外走去。

    “呵呵,小齐,你就别忙活了,老头子没那么娇贵,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不需要你这大院长出门迎接。”但听得一片爽朗之声后,病房门口走进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来人正是齐文涛口中的李老,华夏中医泰斗李正堂老先生,若是刘凡在这里的话一定可以认出,这老人就是当初他在临杭南城广场救人时,为他仗义执言的老人。

    “唉呀,李老到了怎么不通知一下晚辈,好让我去迎接您呐!”说起来齐文涛也曾在李老门下学过医术,虽然不是亲传弟子,但行晚辈之礼那也是应该的,所以刚刚一听说李老就在医院,他才会那么匆忙地想去接待。

    “行了,齐小子,你还不知道老头子的脾气嘛,你小子要是真放下手上的病人,去接我的话,看老子不抽你。”李老话刚说完,抬手就想抽齐文涛,不过只是作作样子而已,别看他动作很大,但话语间却没有半分责怪之意,而且还透露出几份喜色。

    “嘿嘿,那能啊,您一直教导我,为医者要以病人为本,这我可一直没忘。”齐文涛也听出了李老此时心情不错,所以说话也很是随意。

    “行了,你小子就别贫了,还是让我先看看病人吧。”李老作为一名医者,时刻都不忘自己的责任,此行是来治病的,而不是来耍贫的,所以跟齐文涛稍叙下旧就直入主题。

    “李老,我知道您你中医国手,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家伯海,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呜呜…”此时李老已经成为了医治张伯海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所以张夫人也放下了一切的矜持和骄傲,“扑通”一下跪在了下来,泪眼婆娑地央求着。

    “张夫人请起,只要你丈夫还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尽全力的,这点你可以放心,还是先让老朽看看你丈夫的病情吧。”李正堂一生救人无数,对于这样的情形也是不少见,所以很从容地扶起张夫人。而她自己也知道丈夫的病耽误不起,也起身让道给李正堂。

    李老走到病床边上,看到此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张伯海,身形如枯槁,头发几乎掉光,眼睛深陷,面无血色,整个人就像是被晒干的木乃伊一样。

    李老上前用右手扣主张伯海的脉门,仔细地号起了脉,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的额头上也不断地流着汗,脸色也是阴沉不定,房间内的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惊扰了李老有诊断。

    “唉!”十分钟后,李老松开了号脉的手,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张先生的脉搏时而微弱的几乎摸不到,时而强劲得几欲暴管而出,很是诡异,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请恕老朽无能为力,真是惭愧,想我李正堂一生所见之病症多不胜数,唯独此病闻所未闻。”

    “李老神医,伯海的病真的没法医治了吗?”张夫人一看李老又叹气又摇头地,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心情直接沉入底谷,话刚说完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还好一直在关注这边的张涛,看见自己母亲晕倒,急忙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扶着她,才让其不至于倒在地上。

    “妈,妈,你怎么样了,你别吓儿子啊,妈…”张涛大声地喊道。

    李正堂也是让张夫人这一倒吓了一愣,随后又蹲下身为她把脉,接着对张涛说道:“小伙子,你妈只是一时急怒攻心,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我这里有颗‘补心丸’,你用温水给她服下去,一会就能醒过来了。”说着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倒出一颗淡黄色的小药丸递给张涛。

    “哦哦,谢谢李老神医。”张涛接过药丸,将张夫人抱到一张空病床上,随后倒了杯水,把药丸给他妈服下。

    别说这药还真神奇,没过几分钟人就苏醒过来了,醒来的第一句话不是担忧自身,却是上前拉住李老的手,泣声说道:“李老神医,伯海的病…真的…没法治了吗?”

    作为医者,见惯了生离死别,或许早已心坚如铁,但张夫人这种对丈夫的执着之爱,也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就连一直冷冰冰的苏小菲此时也是热泪盈眶。

    “老头子虽有几名薄名,但经我诊断无医的人,国内基本上无人能治,除非…”以李正堂的医术,以及他在国内医学界的声望,说除这样的话来并不是夸大其词,而是事实确实如此。

    “除非什么,老神医你说,只要能救我爸,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本已绝望的张涛,一听李正堂话里还有转机,所以忙不迭地央求道。

    “小伙子,你不必如此,其实若说这世上还有一人能救得了你爸的,那也就只有他了。”李正堂一脸向往的说道。

    “外公,难道在华夏还有人的医术比你还高吗?”一直在边上的苏小菲好奇的问道。这时众人才知道,原来这位冷艳的女医生却是李老的外孙女,难怪如此年轻就拥有不俗的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