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七十七章 好男儿有泪不轻弹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来到水上乐园,自然少不了奥德赛的漂流之旅了,感受一翻异域风情,因此刘凡就迫不及待地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着柳凝香,来到了入门口,但是一来到这里却看到了入口处排着长长的队伍,看来这个项限很爱欢迎,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来玩,所以刘凡只好带着母女俩加入了排队的行列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侯,柳凝香却意外地面露难色,忸忸怩怩的,好似身上有蚂蚁在咬她一样,而她的这一细节自然是落入了刘凡的眼中,于是刘凡关切的问道:“香姐,怎么啦?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啊,我来帮你看看。”

    说着,刘凡伸出右手,竖起两根手指,就想为柳凝香把脉,却不料柳凝香却将手缩了回去,之后却一脸歉意地回答道:“小凡,我……我有点怕!我怕下水,你不知道我小的时侯在鱼塘边玩水,一不小心掉了进去,差点死在里面了,最后还是我大伯父经过,把我给救起来的,所以我……我不想下去玩了,还是你带妮妮去吧。”

    “呵呵……”刘凡听到柳凝香的解释,顿时就乐了,像这样的情况很多人小时侯都会遇见这样的经历,有的人心里素质好,事后并没什么事,但某些比较特殊的人就会留下阴影,就比如被狗咬过的人见到狗会退避三舍,刘凡倒也理解柳凝香的想法,不过他还是劝说道:“香姐,有我在你怕什么呀,我说过会保护你一辈子,就绝对不会食言,你还不相信的能力吗?”

    “对呀!妈妈,这个漂流可好玩了,而且大家都只是坐在小船上,又不是直接下到水里,妮妮已经长大了,会好好地保护妈妈的。”这个时侯,小妮妮也过来凑热闹,说话更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倒是惹来四周其他排队的人好一阵羡慕,这么可爱又乖巧懂事的孩子,谁人见了会不喜欢呢?

    “放心,一切有我在,你只要坐着就行了,你行的。”刘凡也适时地给予了柳凝香鼓励,倒是柳凝香神情好上不少,心情也没那么紧张了,最后才微微地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喔喔……妈妈跟我一起玩喽!”看到母亲答应,小妮妮就好像是收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高兴得又蹦又跳,看起来兴致昴然呢。

    时间飞快流逝,眨眼间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正好轮到了刘凡一家三口上小船了,不过有些意外地是,之前刘凡他们在海盗船那里碰见的小胖子父子也在同一条小船上,小胖子见到小妮妮的时侯,便露出了微笑,看样子对小妮妮很有好感的样子,而小胖子的父亲也是友好地向刘凡以及柳凝香微微一笑,浑然没有将之前刘凡开车撞翻他们的事情放在心上,看来是一个和善的人。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萍水相逢的人,所以刘凡也是向中年男子微笑还礼,而柳凝香只是淡淡的点点头,之后便不再关注对方,不过中年男子显然是久精商界之人,顺势就攀交上来了。

    中年男子刚好坐在刘凡的身后,冲着刘凡就朗声说道:“兄弟叫秦广海,阿拉沪海宁,来京城公干,顺便带着孩子来玩一玩,兄弟又是那里人啊,一家三口出来玩呢?咱们两度相遇,总算是有缘,有道是千年修得同船渡,如今咱们也算是坐在同一条船上吧,呵呵……”

    刘凡看着秦广海姓格爽朗,面相上看也不像是歹人,于是也跟着攀谈道:“这位大哥你好,我叫刘凡,这是我夫人柳凝香,还有我女儿妮妮,我们也是从沪海来京城办事的,凑巧咱们又碰上了,你说得对,咱们是有缘分。”

    秦广海一听刘凡也是沪海来的,顿时由如他乡遇故知一样,开心地哈哈大笑道:“哈哈……原来咱们还是老乡啊,这下可好了,总算是在茫茫京城中遇到了老乡,别提多亲切了,不过我还真羡慕兄弟,能够娶到这么秀外慧中的妻子,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当真是羡煞旁人呐!。”

    说着,秦广海又指着自己的儿子,介绍道:“这是我儿子,我平时都管他叫小胖墩,呵呵……”

    这下子小胖子不乐意了,嘟嘟着小嘴,满是抱怨地说道:“爸爸,那有你这样子介绍自己的儿子的,哼!真是气死我了。”说完了自己的父亲,小胖子又裂开嘴,冲着前排的刘凡一家三口自我介绍道:“嘿嘿!你们不要听我爸爸说的,我叫秦任生,因为我爸爸姓秦,而我妈妈姓任,他们为了纪念自己的爱情结晶,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就按两人的姓给我取了这么一名破名字,你们可不许笑话我啊。”

    这小胖子说话还真是可爱,不过他的父母还真是有才,居然给自己儿子取一个这样的名字,“秦任生”这不就是在向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挑战嘛,要是让你任意地生下去的话,那么迟早华夏连能站人的地都没有了。

    “哇!你的名字好有趣哦,不过你说话也很风趣,咯咯……”小妮妮听完秦任生别出心裁的自我介绍后,顿时笑得前仰后合,就连硕大的一双眸子也快眯成一条线了,倒是刘凡跟柳凝香两人只是微微一笑,而秦广海脸色可就有些难堪了,但又好像有些自责,毕竟这名字有他一半的责任,虽说名字只是一个符号,但是一名好的名字对于天真良善的小孩子来说,还是相当重要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侯,秦广海的面色上却露出了黯然神伤之色,好一阵之后他才缓缓地干咳道:“咳咳……那个?这个?怎么说呢,我妻子在孩子出世的时侯,因为难产去世了,那个时侯的我一无所有,本来还有希望救活过来的,但是……那些可恶的医生,他们就是一群披着天使外衣的屠夫,因为我家里没有钱,他们硬生生地将我妻子的药给停了,最后我妻子含恨而终,所以为了纪念我的妻子,才给小胖墩取这个名字的……”

    话说到这里,秦广海整个人深深地陷入了自责与懊悔当中,老大的一个男人,竟然流起了马尿,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由此可见秦广海对于自己已经去世的妻子用情很深,也从侧面看出秦广海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真男人,更是一个好父亲,不然也不会在百忙之中,陪儿子来玩了。

    “爸爸,你别哭啊,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其实我很喜欢这个名字的,因为那是妈妈赐予我的,我相信妈妈在天有灵,也会保佑我们父子俩平平安安的。”小胖墩看到父亲伤心落泪,心里也是没由来一阵酸楚,竟然会主动安慰起自己的老子来了。

    “你个混小子,老子那里有哭啊,只不过是被沙子吹进眼睛里了嘛,哎呀,这里还真奇怪,室内的风沙也这么大。”秦广海自认为自己是条汉子,自然不会在儿子面前装熊了,嘴硬不肯承认自然熊了,不过儿子好糊弄,他可不认为刘凡也傻,尴尬地向刘凡说道:“让兄弟跟弟妹看笑话了,呵呵……”

    “呵呵……怎么会呢,秦大哥是姓情中人,你是多虑了,其实我也挺敬佩秦大哥的为人的。”刘凡不可置否地说道。

    “兄弟你这个躁我呢,呵呵……咱自己知道自己的事。”秦广海不愧是久经商界的战将,对于过去的往事看得很透,面对这样的事情依然能够与刘凡谈笑风生,这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说话间顿了一下后,秦广海又感慨地说道:“往事一切不看堪回道啊,不过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哥哥我总算是争气了一回,现在事业上总算是小有成就,在沪海开了一家珠宝公司,若是兄弟跟弟妹有陷遐到我那小店,想要什么首饰尽管挑,谁让咱俩一见如故呢,哈哈……”

    秦广海的大方倒是让刘凡好感顿生,倒不是说贪他这点见面礼,而是秦广海这人是个值得一交之人,对于现在刘凡今时今曰的身份地位,物质的东西已经看得很淡了,相反他对身边的亲人朋友看得很重,不过刘凡这个时侯却不会去拂了秦广海的面子。

    于是客气地说道:“那就先谢过秦大哥了,若是回到沪海后,有空一定登门拜访。”

    “那咱们可就说定了,可不许不来哦!”说着秦广海便又从身上掏出一叠精美的名片,随手递给刘凡一张,接着又开口说道:“这是我的名片,别看上面的头衔很多,看起来很威风,可是在那些真正有钱的上流人士眼里,咱就是一个暴发户,哈哈……兄弟千万别介意啊。”

    “秦广海,海洋珠宝公司董事长。”刘凡接过秦广海手中的名片,看了一眼后,默念一声,对于珠宝行业刘凡可是陌生得很,自然不知道“海洋珠宝”这块招牌代表着什么,但是在业内人士中却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海洋珠宝可是沪海最大的珠宝商,主要经营的是翡翠玉石,还有软玉,比如田黄玉石之类的,秦广海这个人也是颇为传奇,本身就是以赌石起家,后来开始从云南倒腾翡翠原石,一转手卖给沪海当地的珠宝商,这一来一回赚取差价,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七、八年间就让他从一个一文不名的落魄汉,成为了现在独霸一方的珠宝大王,可见其个人能力也是相当不凡的。“哦!我想起来了,原来秦大哥你就是沪海赫赫有名的珠宝大王秦广海啊?难怪我听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就在这个时侯,柳凝香突然一声惊呼,好像这才想起秦广海这个名字一样。

    (谢谢兄弟的花花,古月会努力更新的,也请大家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