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二章 擦肩而过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没过多长时间,酒店的服务员就已经将菜陆续地端了上来,一时间在刘凡的带动下,众人推杯换盏,吃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不时有男士上来向刘凡敬酒,感谢他今天的这顿大餐,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这一餐肯定不便宜,光那几个精致的招牌菜就得好上万了,再加上几瓶红酒,那不得十来万,人家表哥第一次见面就请他们吃这么一顿大餐,他们若是不上来表达一下谢意,都不好意思吃下去了。

    刘凡是什么酒量啊,就是十个酒鬼再世,恐怕也喝不过他啊,因此刘凡对于这些大学生的敬酒,那是来者不拒,与大家畅快痛饮,只不过将红酒这般牛饮,确实有些牛嚼牡丹的感觉,但是这个时侯大家吃得兴起,那里还会有人在意这些呢,反正大家又不是什么上流社会的人,不用伪装什么绅士风度假潇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不时有同学不胜酒力,出门找洗手间去了,就连一此女孩子也去了好几趟,可是刘凡却依然脸不红,气不揣地端坐在位子上,甚至还不时地给女儿夹菜喂食,俨然就是一个二十四孝老爸,反怪柳凝香多喝了点酒,脸上红扑扑的,多少有一点醉意,但还不至于烂醉如泥,总算还有几分清醒。

    “乖宝贝,吃饱了吗?”这个时侯,刘凡看着众人吃得差不多了,于是先向身前的女儿问了一句。

    “嗯!爸爸,我吃得好饱哦,你看妮妮的小肚子都鼓鼓的呢。”此时小妮妮吃得满嘴是油,听到刘凡的问话,便拍着小肚子说道。

    “你们呢,都吃好了吗?”刘凡将目光扫过其他的同学,见众人都向自己哈笑地点头,脸上还带着意犹未尽之色,刘凡便知道大家吃得很满足,于是又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吃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就先回学校吧,估计你们明天还要上课吧?”

    “确实不早了,那咱们就先撤吧。”这个时侯身为众人的队长的姜楷率先起身说话了,说罢,他又向刘凡表示谢意,说道:“今天非常感谢刘哥的热情款待,若刘哥那天有空来京城大学,我们一定回请,不过我们都是学生,可请不起香格里拉,但是普通饭店我们还是请得起的,到时还请刘哥不要嫌弃。”

    姜楷这个人也算是有担当,说话也不浮夸,很务实的一个人,不过他话中之意还是有些担心刘凡看不起小饭店,不愿意接受邀请,要知道在座的可都是京城大学的大学生,那个不是心高气傲,天之骄子的自尊心那就更加强烈了,他还真怕刘凡不给面子,不过姜楷这回算是瞎担心了。

    “行啊,有免费的饭吃,谁不吃啊,就怕到时我吃太多,你们以后不请我了呢,其实我对京城大学也是蛮向往的,可惜我没那个机会进去读书啊,不过偶尔去感受一下气氛也是不错的嘛,呵呵……”刘凡何等人物,自然能看出姜楷话中的弦外之音了,因此很给面子地一口答应下来,至于去或是不去,那就要看刘凡自己了。

    “哈哈……”众人见刘凡没有半点架子,而且还跟他们说有笑地,一时间也被刘凡的举动所感,都纷纷不由自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随后刘凡招来酒店的服务员,准备结账走人,却没想到来除了服务员之外,那个大堂经理也来了,那经理一进门就直奔刘凡跟前,随即恭谨地说道:“先生,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

    “嗯!帮我结算一下吧。”刘凡随和地点头说道。

    “好的,先生。”那经理说完后,回头接过身后服务员手中的账单,紧接着又向刘凡回答道:“你好,先生,六瓶波尔多酒庄瓶葡萄比较贵点,合价十五万,其他菜式是一万八千八,所以总共是十六万八千八,我作主将尾数抹去,只收整数十六万,您看是刷卡还是付现金呢?”

    “嘶……”

    经理此话一出,顿时让这群大学生狠狠地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他娘的喝的是酒啊,还是黄金啊,六瓶十五万,那岂不是一瓶两万五?华夏的茅台也没这么贵啊,三桌菜一万八千八还能接受,但是这酒的价格确实是将这群大学生狂震了一把。

    其实也不能怪这些大学生会有此时反应,这些大学生还都是没有踏入社会,那里知道世道的艰辛呢,其实两万多的酒还算是便宜的,若是那经理拿来的葡萄酒是什么八二年的拉菲,那恐怕更加震撼人心,所以这位经理还算是很厚道的了。

    “刷卡吧。”刘凡听完酒菜价格之后,却没有太多的反应,直接从身上掏出银行卡,就如同拎草芥一般地递给了这位经理,而刘凡泰然自若的表情,更是让这群大学生们咋舌,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根本就不拿钱当一回事。

    “好的,先生,请稍等下。”大堂经理接过刘凡手中的卡时,倒是小小地震惊了一把,不过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稍微震惊之后,只是多看了刘凡两眼,便将卡递给了身后的服务员,让其刷卡去,接着又从身上拿出一张精致的金色卡片,双手轻拿,恭敬地拿到刘凡身前并说道:“你好,先生,由于您在本店一次姓消费满十万,所以本店将赠送您黄金会员卡一张,凭此卡您可以在香格里拉全国各分店享有八点五折的优惠,请您收好。”

    “哦?吃饭还带送会员卡的,看来你们店的老板很会做生意嘛,懂得笼络顾客,那这张卡我就收下了。”对于什么金卡不金卡的,刘凡那是毫不在意,不过既然人家诚信诚意地送来,刘凡也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接过卡后,刘凡顺手就将金卡转交到柳凝香手里,接着说道:“等回沪海之后,有空了就带妮妮去吃饭,说实在的,这里酒店的菜式还是蛮不错的。”

    “谢谢爸爸,这里的菜可好吃了,我以后会跟妈妈常去吃的。”柳凝香还没来得及接过金卡,倒是小妮妮很高兴地将之拿到了手里,随后左右翻看了一翻,这才高高兴兴地将金卡放到口袋里,而柳凝香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倒是一双美眸温情脉脉地看着刘凡,再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不过从始至终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一切尽在那温情的眸子之中。

    结账之后,刘凡便带着众人准被离开香格里拉,不过在走到酒店门口的时侯,刘凡却碰到是下午救的那个女孩子,香港安氏财团总裁之女——安琪,这倒是令刘凡感到很意外,不过刘凡却佯装若无其事地走着,但是他身边的柳凝香,朱云雁以及丁瑶可是知道刘凡救人的事,所以一眼到安琪的时侯,目光有意无意地都会向安琪身上扫去,而这些安琪却是浑然不觉,倒是他的父亲安旭东看到了,不过他却不以为意。

    “爹地啊,都是你啦,我都说没事了,你还非得让人家去医院检查,现在人家都快饿死了呢。”就在这个时侯,安琪垮着一张俏脸,满嘴不悦地父亲安旭东抱怨着。

    安旭东听到女儿的话,顿时苦着一张脸说道:“那怎么行呢,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虽然表面上看没什么事情,但是保不齐会有什么内伤,若不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我能安心吗?再说了你爷爷跟妈妈在香港那边老是电话催促,要不是你真的没事,他们恐怕早就飞来京城了,你也不想让爹地让他们两个数落吧。”

    安旭东面对女儿的抱怨,也是毫无办法,家是老爹跟老婆对女儿那么宠爱,倒是他这个做爸爸的有时连管教女儿的权利都没有,更别说教育了,说重一点吧,女儿不高兴,跑去找爷爷打小报告,那他就少不得被他老子一顿臭骂,若是找妈妈告状,那他安旭东估计好几天连老婆的床边都爬不上去,你说做男人也挺不容易的,想做个好男人,好父亲那就更加不容易了。

    “哎哟!爹地啊,我现在才发现,你比妈咪更加啰嗦耶,我现在很饿也很累了,只美美地吃顿晚餐,再冲个凉,然后睡个美人觉,什么都不用想……咦?那是……恩公?”此时的安琪面露疲态,眼皮像似打架一样耷拉着,不过一想到今天下午的遭遇,却又让她惊恐不已,如果今天不是神秘人出现的话,她今天恐怕非死既伤,一想到刘凡潇洒离去时飘逸的身姿,安琪的俏脸上又禁不住微微一红,但就在安琪轻轻一瞥之际,却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忍不住加快速度往回跑去。

    “恩公,你别走啊,等等我啊……”安琪一边小跑着,嘴里还不停地大声喊着。

    而这个时侯,刘凡已经带着一大群大学生走出了香格里拉的大门口,不少学生都已经开始走上校车了,忽然间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众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停下了脚步,纷纷向声音源头的安琪看了过去。

    唯独刘凡依旧是若无其事地跟身边的柳凝香,朱云雁以及丁瑶几女有说有笑地,仿佛没有听到身后安琪的话一样,但其实刘凡早就知道安琪追上来了,他同样知道安琪是来找自己,但是刘凡可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因此假装不认识。

    “恩公,我总算找到你了。”安琪一跑到刘凡身后,便迫不及待地从身后抓住刘凡的手,小喘着气地说道。

    “这位美女,请自重,我们好像并不是很熟。”刘凡转过身后,不着痕迹地将手从安琪手中抽了出来,而后正面安琪,面色平静地说道。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安琪一见到刘凡的真容之后,才确定自己真的认错人了,但是刘凡给她的感觉却很熟悉,同样的衣服,同样的背影,但是容貌却不相同,这让原本欣喜不已的安琪,一下子跌入了低谷,人生的大起大落来得太快,一时间让安琪大失所望,精神萎靡地拖着疲惫的娇躯离开了,须不知这才是自己救命恩人的真容,但是命运却跟她开了一个小玩笑,让她与自己的恩公就这样擦肩而过。

    安琪回到父亲身边,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连晚饭也没有吃,将自己一个人蒙头关地房间里,看得身为人父的安旭东心疼不已,但是无论他怎么劝,女儿就是不开门,这个时侯他才想起可能是女儿太想找到救她的恩人的原因,因此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安旭东发动了所有的关系去寻找刘凡,但是就算是刘凡在安旭东面前,他也不可能认识,除非刘凡自己亲口说出真像,不然任你安家能力再大,恐怕也找不到救女儿的人。

    (今天更新到了,希望兄弟们能给力支持一翻,古月会更努力码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