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三章 爸爸妈妈一起睡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告别的小表姐以及她的同学之后,刘凡便开车载着柳凝香母女回到柳家中,不过并不是回中南海柳家,而是柳凝香在京城的房子,那里才是她的家,这里刘凡并不是第一次来,但这一次来到身份却是大为不同,之前来时只不过是以朋友兼弟弟的身份进门,现在刘凡可是柳凝香正牌男友,女儿他爸的身份,名正言顺地走进别墅,当然刘凡内心也并非没有留下来过夜的想法,但又怕柳凝香太过敏感,毕竟两人才刚刚确定关系,太激进了反而适得其反。

    “哦!终于到家喽……”小妮妮一下车,便往自家门口跑去,可是到门边才想起钥匙在妈妈身上,于是又开始催促道:“妈妈,你快点来开门啊,妮妮好心急哦!”

    “来了来了,你这个小淘气,刚才在酒店的时侯问你要不要去洗手间,你说不用的,现在倒是着急了。”柳凝香不紧不慢地跟在女儿的身后,一听到女儿的催促,不得不加快脚步,“呵呵……”这个时侯刘凡也停好车子跟了上来,看到小妮妮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由得笑了起来。

    柳凝香很快地掏出了钥匙,然后开了门,小妮妮一见门开了,便如风一样地窜进门去,之后便跑了个没影,而这个时侯柳凝香也看到了身后的刘凡,禁不住一怔,但随即又展颜笑道:“进来坐坐吧,先喝杯茶解解酒吧,你今晚喝了不少酒,这样开车我不放心。”

    柳凝香后面的话似乎想解释些什么,但有的时侯解释就是掩饰,明明很想刘凡进门坐坐,却因为某种矜持而不得不说出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借口,或者是人做什么事都是需要理由吧。

    “好啊,我也有些困乏了,正好可以歇一歇,喝杯茶解解乏。”此时刘凡正愁找不到留下来的借口呢,没想到想睡觉时,柳凝香却早已为他准备好了枕头,果然不亏是贤妻良母啊,刘凡那里还有不答应的理由呢,连忙上前一把搂住柳凝香的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接着亲昵地说道:“走吧,香儿……”

    “小凡,别……别这样,小心让妮妮看到了。”柳凝香也没有想到刘凡会这么大胆,一时间没来得急准备,被刘凡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就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想将刘凡推开,但俏脸却早已害羞得红扑扑的,如果两人的关系还没有挑明的话,柳凝香的表现估计不会这么狼狈,但现在她心里满满的都被刘凡占据,即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依偎在刘凡身上的情景,又想得到刘凡的温存,而正是她这样欲拒还迎的态度,更是惹得刘凡好一阵心猿意马,手下也跟着不老实起来。

    刘凡并没有因为柳凝香的挣扎而放弃对她的攻伐,反倒是更加主动,双唇如天王盖地虎一般,霸道地印在了柳凝香的香唇上,随后不断地向柳凝香索取,四唇相抵,那浓浓的*相交,渐渐地融会在一起。

    “嗯!啊……”刘凡的湿吻已将柳凝香彻底地攻陷了,柳凝香只能机械式地回应着刘凡,任其予索予求,而此时的刘凡已经不再满足于唇吻,一条刚劲有力的舌头轻轻地撞击着柳凝香紧咬的贝齿,陷入迷情中的柳凝香对于刘凡的攻伐根本没有抵抗能力,轻松地就让刘凡叩开了自己的齿门,让刘凡在自己的口腔为所欲为。

    刘凡的进攻还在加快,一只大手顺势攀上了柳凝香的圣女峰,圆扁任搓,而刘凡似乎感觉到隔衣爱抚如同隔靴搔痒是一个道理,于是一翻手向柳凝香的内衣中伸了进去。

    “啊……”迷离中的柳凝香也感受到了那种肌肤相亲的快感,忍不住轻轻地"shen yin"一声,左手下意识的抓住刘凡正在她圣女峰上肆虐的魔掌,她试图阻止刘凡的侵略,但是全身酥软的她又怎么可能有力气去阻挡刘凡的攻伐呢,手只是象征姓地挣扎几下后,便被刘凡推开,最后干脆垂落而下,不再理会刘凡的肆虐,好像已经放弃的抵抗,任由刘凡采摘。

    “爸爸,妈妈,你们在做什么呀!”就在这个时侯,两人的耳边响起了一声清脆而熟悉的童音,一下子将热吻中痴缠的男女给惊醒了,柳凝香一见女儿,顿时就慌了神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向女儿解释,茫然不知所措地向刘凡寻求帮助。

    “来,宝贝,让爸爸抱饱。”此时刘凡面带从容,显得波澜不惊,放开柳凝香之后,便伸出双手,将小妮妮抱了起来,随后抱着小妮妮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不过刘凡却是离开柳凝香身边的时侯,偷偷地对她使了一个眼色,紧接着再向小妮妮解说道:“爸爸刚才正在向妈妈表示亲密友好关系,就像小妮妮喜欢爸爸的时侯也亲爸爸那样,对的,就是这样的,你懂了吗?”

    “哦!我明白了,妮妮喜欢爸爸,所以会亲爸爸,那妈妈也喜欢爸爸,所以妈妈也亲爸爸,是这样吗?”小妮妮听到刘凡的解释后,似懂非懂地嬉笑道,可是柳凝香听到这样的解释后,却禁不住给了刘凡一个大大的白眼,那有人这样跟女儿解释的。

    “嘿嘿……对对对,乖宝贝真聪明,一点就通。”刘凡明显将柳凝香的白眼当然了空气,一脸晒笑地冲柳凝香瞥了一眼后,抱起小妮妮就是一顿夸奖,而小妮妮却将刘凡的话当真,还一个劲地笑个不停。

    “爸爸,爸爸,妮妮喜欢跟妈妈一起睡,我也很喜欢爸爸,那你今晚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跟妈妈一起睡呢?”小妮妮瞪大着美目,一脸期许地看着刘凡,很显然很想要刘凡留下来,而刘凡与柳凝香两人都没有想到女儿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刘凡虽然心里千肯万肯,但是他不敢拿主意,怕柳凝香心存芥蒂,别看如今柳凝香心属刘凡,但她前夫对她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若想短时间内即得到人又得到心,恐怕有点不太现实,所以刘凡也才偶尔地沾点小便宜,而不是闪电般地将柳凝香一举拿下。

    “哼!”这时柳凝香狠狠地给了刘凡一个白眼,好像是在说:瞧你找的什么破借口,现在出事了吧,看你怎么办。

    这还真是刘凡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若不是刘凡好死不死地找个什么喜欢谁就可以亲一口之类的破借口来糊弄小妮妮的话,也不至于让小妮妮举一反三地想到喜欢谁就可以跟谁睡,这样令人尴尬的说来,不过这对刘凡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相反正中下怀。

    “宝贝乖啊,爸爸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赚很多很多的钱来养家的,给妮妮买好多好多的礼物,所以今晚不能陪妮妮一起睡了,你跟妈妈一起睡不是一样吗?”这又是什么破借口啊,估计哄小孩都有点够呛,但是刘凡现在是无计可施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有意为之,但这事谁知道呢?

    “我不嘛,人家就要爸爸陪我,爸爸已经好久没有讲故事哄我睡觉了,难道爸爸明天要工作,晚上就不用睡觉了吗?”小妮妮今天好像特别来劲,死活就是不放刘凡走,说话的时侯更是紧紧地抓住刘凡不放,好似生怕自己一放手,刘凡就有可能飞走了一样。

    “这……香儿,你说这怎么办呀?”刘凡最后还是将决定权交给了柳凝香,但是从刘凡的眼神中多少可以看出几分期许。

    “你都这样说了,我……我还能怎么样,我先去冲凉去了……”柳凝香再次给了刘凡一记白眼,但转念间又羞涩得落荒而逃,借着冲凉逃之夭夭了,但其实心里面却如同小鹿乱撞一般,扑通扑通地乱跳个不停,就连逃跑时也差点被椅子绊倒,幸好柳凝香平衡感不错,这才稳住身形,而不至于丢人摔倒。

    “耶!宝贝,今天晚上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得到了柳凝香的许可,刘凡忍不住大呼一声,抱着女儿就是狠狠地亲了一口。

    “好啊!好啊!又有故事可以听了。”不明所以的小妮妮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尽管她不明白爸爸为什么那么高兴,但她知道今晚爸爸会陪着她,给她讲故事,这对小妮妮而言比什么都重要,更何况大人的心思太过复杂,不是她一个五岁大的小孩子可以理解的。

    “爸爸,爸爸,我也要给小凤凰洗澡澡,现在可以把它放出来吗?”高兴之余,小妮妮还不忘将青鸾鸟放出来,如今小妮妮可是将青鸾鸟当成自己的好朋友,每当自己一个人无聊的时侯,她就会对着青鸾鸟说话,尽管青鸾鸟不会说话,但是它能够听懂小妮妮的话,时常会逗小妮妮开心。

    不过自从这次小妮妮将青鸾鸟放出来,引来了大麻烦后,小妮妮便听从刘凡的话,不再将青鸾鸟置于人前,小妮妮害怕再有坏人来抢小凤凰,出于对小凤凰的保护意识,她这才询问刘凡,毕竟青鸾鸟是刘凡送给她的。

    “呵呵,小凤凰很干净,是不用洗澡的,不过你可以将它放出来玩。”刘凡并不建议小妮妮给青鸾鸟洗澡是有原因的,凤凰身具先天离火,青鸾鸟是神兽凤凰之后,自然也带着火属姓,天生就与水相克,虽然凡间普通的水不会对青鸾鸟有什么影响,但以青鸾鸟对水的讨厌程度,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地让小妮妮给它洗澡。

    “真的吗?难怪我以前给它洗澡的时侯,它总是躲得远远的,那我以后不给它洗了。”小妮妮似乎有些恍然大悟地说道。

    (今天更新就到这里,希望兄弟们看得爽了,多支持一下,现在落后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