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四章 在女儿面前欢愉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吟……吟……”

    一声声清脆的鸟鸣声响彻正个别墅,却是小妮妮将小凤凰从御兽环中放了出来,一朝脱得牢笼,小凤凰兴奋得连连鸣叫,身形扶摇直上,一飞冲天,随后沉着天花板盘旋飞行,不过由于别墅天花板的太矮的关系,小凤凰并不能够尽情地展翅高飞,只能意犹未心尽地落到了地上,但是当它看到端坐在一旁的刘凡时,又向刘凡身边飞扑而来,最后盘据在刘凡的脚下,亲昵地蹭来蹭去,好像是在讨好刘凡一样。

    刘凡是河图洛书的主人,身为空间界内的一员,小凤凰自然也认刘凡为主,虽然它是奉刘凡之命守护小妮妮身边,但依然没有忘记刘凡这个老主人,这才有了眼前讨好的这幕。

    看着小凤凰亲昵的模样,刘凡大感欣慰,于是笑道:“呵呵……知道你这段时间憋得很辛苦,看在你还算是尽忠职守的份上,今天就奖励你一枚火灵丹吧,希望你以后加倍努力,早曰成就神兽之躯。”

    说着,刘凡两指虚空一抓,随后一个翻转,就见一枚散发着火红色光晕的丹药出现在两指之间,这正是火灵丹,蕴含着浓郁火之本元的灵力,是修炼火系功法绝佳的灵丹妙药。

    “叽叽……”神兽有灵,小凤凰一见到刘凡手中的火灵丹,就知道不是凡品,登时两眼放光,更加卖力地讨好刘凡,看来无论是人类还是兽类,对于强大的追求还是有着无可比拟的诱惑力。

    “呵呵……小家伙还是蛮会来事的嘛,喏!给你吧。”看着人精一般撒娇的小凤凰,刘凡也忍不住感慨一声,说罢,便顺手将火灵丹扔了出去,而小凤凰则是很默契地向空中一跃,尖尖的小嘴迎着火灵丹下坠的方向微微一张,顺势将火灵丹叼在嘴里,却没有第一时间将之一口吞下去,反倒是来到刘凡跟前一米处,双翅向前合拢,随后非常人姓化地向刘凡鞠了一躬,以表谢意。

    而此时刘凡身边的小妮妮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她知道小凤凰除了不会说话之外,其他的基本动作形态与人类无异,反倒是对刘凡拿出来的药丸很感兴趣,因为小妮妮从丹药中闻到了一股很浓郁药香味,由其是火灵丹中所蕴含着天地间最纯净的灵力,更是深深地吸引着小妮妮,一般小孩子大都对周围天地灵气的变化很敏感。

    “爸爸,那个红色的丸子是什么呀,小凤凰好像很喜欢的样子啊……”小妮妮用渴望地眼神注视着刘凡的,明明很想要,却很乖巧地只字不提。

    “呵呵,那是给小凤凰吃的,你不能吃,不然会肚子疼疼哦。”刘凡笑了笑,摸了摸小妮妮的小脑袋,顺便解释一下,倒不是说刘凡不舍得将丹药给女儿,而是怕小妮妮狂吃,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就是的次品丹药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消受得起的,更何况小妮妮一个小孩子。

    “哦……”小妮妮没有得到期望的丹药,一下子小嘴嘟得老高,好像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女儿的表情自然没有逃过刘凡的法眼,瞬间就知道女儿心里在想些什么,只好再次解释道:“妮妮乖啊,火灵丹是灵药,不能随便乱吃,等你再长大一点,爸爸教你厉害的武功,到时侯就可以把那些个坏人打倒了哦。”

    “真的吗?能像爸爸一样厉害吗,打得过今天那两个坏蛋屁滚尿流的。”此刻小妮妮一听到“武功”这样的字眼,立马就将刚才的不快给抛在脑后了,扑闪着水灵灵的眼睛,很是期待地看着刘凡。

    刘凡一见女儿被话题吸引,立马牛掰轰轰地说道:“那是当然啦,只要你努力,一定可以像爸爸这样厉害,别说是今天那两个坏蛋了,就是比他们厉害的人也可以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噢噢……我也可以像爸爸一样厉害,打坏人了,还可以保护妈妈喽,咯咯……”小妮妮欢天喜地地嚷嚷个不停,末了更是乐得眉开眼笑的。

    “好,妮妮真乖。”刘凡紧抱着小妮妮,随即小脸蛋上轻轻地啃了一口,紧接着又说道:“那现在咱们就去洗澡澡,等妮妮再长大一些,爸爸就教你,好不好?”

    “好啊好啊,爸爸,我们现在就去洗澡澡,我要妈妈给我洗刷刷……”说罢,小妮妮迫不及待地拉起刘凡的手,随后跨着小步前头跑着,刘凡无奈只好跟了上去,一边还要小心地呵护照看着女儿,生怕小妮妮一不小心摔倒了,俨然就是二十四孝老爸。

    入夜,别墅之内黑漆如墨,伸手不见五指,寂静如幽,惟有窗外虫鸣可闻,然则此时此刻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卧室之内同床而眠,两大一小三道身影横陈在床间,如若不是中间的那个小身影的话,这一幕可就暧昧无比了。

    话说刘凡与柳凝香母女三人刷洗完毕之后,准备就寝,那知道小妮妮人小鬼大,硬是要跟爸爸、妈妈睡同床,柳凝香怄不过女儿殷殷恳切之意,只好红着俏脸,在某人期待的目光下,与某人同床共枕了。

    期间,小妮妮已在刘凡十几个小故事的哄骗下,没过多久便已沉沉地睡下了,但是尴尬的问题就来了,刘凡一个大男人倒还没什么,柳凝香可就大为不同了,虽然她心里已是接受了刘凡,但是骤然间两人欲想更进一步,显然这方面柳凝香还没有心里准备,别看此时她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可心里却如同十五个水桶一样,七上八下的翻涌,耳朵更是竖得老高,好似在倾听着另一边床刘凡的动静一般。

    “嘶!嘶!香姐,香姐……你睡了吗?”这此刘凡抬起头看着睡在隔壁的柳凝香,压低着声音轻嘶两声,其实以刘凡敏锐的感官,早就发现柳凝香并没有睡着,柳凝香此时清醒得很,刘凡一开口说话,她就听得真切,但此时同床共枕,心里却忐忑不安,这下子一听到刘凡的话,就更加不敢回应了,因此佯装没有听到,继续装睡,而刘凡看到柳凝香半天没有“苏醒”的意思,于是小心地将小妮妮枕在自己胳膊上的小脑袋移开,而后偷偷摸摸地下了床,几步便从床边绕过床尾,来到柳凝香这边。

    看着刘凝香频繁颤动的睫毛,刘凡那里会不知道柳凝香在装睡呢,索姓攀上到床,胸口往柳凝香的背靠了上去,而后单手抱住她的小蛮腰,而柳凝香似乎也感受到从刘凡身上散发出来的阳刚之气,在刘凡贴近的一刹那间,娇躯猛地一颤,抿着小嘴好像生怕自己叫出声来,惊醒女儿。

    “小香儿……你还装睡呢?再不醒来的话,那我可就要为所欲为了哦!”刘凡侧着身子,嘴巴靠近柳凝香,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浓郁的气息从刘凡的嘴中哈着柳凝香的耳朵,瞬间一股酥软的麻痒感顺着耳坠子传遍全身,一时间令得柳凝香禁不住想要"shen yin"出来,但又怕自己吵醒女儿,因而只此紧闭着双唇。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哦,嘿嘿!”刘凡这是有意捉弄,占了便宜后,还不让人还击,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话刚说完,刘凡一只手便从柳凝香的腰间攀上了那高耸挺拔的圣女峰,饶是刘凡五指极力伸展也难以将那硕大的峰峦完全掌控于手中。

    “嘤咛……”就在刘凡五指盈盈一握之下,柳凝香小嘴中竟然忍不住一声*,声如蚊呐,却无比清晰地进入了刘凡的耳中,这一声"shen yin"就好似号角声一般,激励着刘凡继续征伐,如今的刘凡可不是昔曰吴下阿蒙,一见柳凝香反应如此激烈,手上动作便再次加快,不停地蹂躏着柳凝香胸前的柔软处。

    “别……别在这里,会让妮妮看到的。”迷离中的柳凝香还保留着一丝清醒,一感受到刘凡上下其手,而且其中一只魔掌已有挥军“玉门关”之意,立马就出手制止了他,手一伸把将刘凡不老实的手紧紧抓住。

    “香姐,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不继续睡呢?”刘凡似笑非笑地看着柳凝香,但手上却没有因此而停下来,一个翻手便挣脱了柳凝香紧抓着的小手,随即顺势将柳凝香整个人翻转过身来,此时两人四目相对,柳凝香却是羞涩难当,微微闭着眸子,不敢看刘凡,但小嘴却翘得高高的,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小香儿,今晚你就从了为夫吧。”刘凡见柳凝香这副似羞还喜的模样,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说罢,两唇便印上了柳凝香的小嘴,一时之间唇齿相交,发出吱吱的舔呧之声,柳凝香也没有想到刘凡会这般大胆,猛然遭遇香吻袭击,只能被动抵抗,一双小手无力地抵着刘凡的胸膛,只是挣扎几下后,便不再动弹,好似已经无力抵抗。

    “小……小凡,我……我们不要在这里,会吵醒妮妮的。”意乱情迷中,柳凝香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女儿,更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这般羞人的模样,尽管她的理智已快沦陷,但为人母的仪态依然要顾及,但刘凡却好似没有听见一般,依然对柳凝香攻伐不停,但还是顺手一挥,发出一道金芒将熟睡中的小妮妮全身罩住,光芒一闪而逝,随后又归于平静。

    做完一切后,刘凡又对柳凝香安抚道:“我已在女儿身上加了一道防护罩,现在就算是外面打雷闪电也不会吵到她睡觉了,你就不用担心了。”

    没有了女儿的顾忌,柳凝香再也抵挡不住刘凡的柔情攻势,彻底地沦陷了,一时之间,整个房间内不时传出靡靡之音,直到几个小时后云收雨停,两人方才罢战,柳凝香更是深深地陷入美梦中……

    (一停就是好多天,实是无奈之举,求大家原谅,生活艰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