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四章 小病?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感谢“zjfttcm、”“晋兴服饰”的再打赏和神笔,钻石,我会继续努力码字,争取更快的更新,以答谢各位对本书的厚爱,在此古月呼吁大家多多支持本书,求票求点击求各种求!!!!!

    ~~~~~~~~~~~~~~~~~~~~~~~~~~~~~~~~~~~~~~~~~~~~~~~~~~~~~~~~~~~~~~~~~~~~~~~~~~~~~~~~~~~~~~~~~~~~~~~~~~~~~~~~~~~~~~~~~~~~~~~~~~~~~~~~~~~~~~~~~~~~~~~~~~~~~~~~~~~~~~~~~~~~~~~~~~~~~~~~~~~~~~~~~~~~~~~~~~~~~~

    “呵呵,傻丫头,天下能人异士辈出,民间更是藏龙卧虎,外公的医术虽然不错,但比我高明的还是有不少的,而我所说的人的医术更是我无法企及的,所以你千万不要小觑了天下人。”其实以李正堂的医术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是屈指可数的顶尖人物,只是他为人谦和,兼之不想后辈太过自满,是以才会这么说的,当然其中还有对刘凡医术的推崇,亦是自愧不如。

    “啊!还真有这样的人啊,那他长什么样啊?又是师承何门何派啊?是经方派还是温病派,又或者是针灸学呢?”听到外公如此推崇一个人医术,这不禁让苏小菲感到即好奇又惊讶,她自小就在李正堂的身边学习中医学,21岁就取得了中医学博士,这固然有其家学渊源,但更重要的是她的天赋极高,虽然才到医院工作不到4年,就已是人民医院的副主任医师了,可见其医术也是不凡,也因此养成了冷傲的姓格,不过人家确实有傲娇的资本。

    “我说丫头,你一下问这么多,叫我怎么回答啊,其实我与他也只是有一面之缘,也不知他高姓大名,只知道他是一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大概在半个多月前,在临杭市的一场车祸中,有一对母女被压在车底,伤势很重,大人肋骨断裂,刺穿肺脏,女孩子头部受撞击,颅内出血,当时情况很危急,稍有不慎就会命丧当场,恰巧当时这位年轻人出手相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最后那年轻人见事情已结束,就悄悄地走了,也因此而得名‘小神医’。”李老爷子回想起当时刘凡救柳凝香母女的情形,脸上不由得挂满了欣慰的笑容。

    “李老神医,那…那你知不知道这位小神医现在在那里。”张涛听完李正堂的讲述,心中仿佛找到了希望的曙光,于是忙不迭地追问道。

    “是啊,外公,我也很好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医术超凡入圣,品行高风亮洁,这才是我辈医者的楷模。”苏小菲此时眼中难以掩饰的神彩,美目微转,心中涟漪轻颤,似是钦慕,又是撒娇地问道。

    “唉,很遗憾我也不知他的行踪,不过听他的口音应该是临杭人吧,不过若是在今晚12点前找不到人的话,恐怕就回天乏术了。”见惯生死的李正堂也难免感慨,委婉地说道。

    “涛儿,那还在这里做什么,快打电话让你舅舅帮忙打听一下,务必要找到人,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也要请到这位小神医,希望还能来得急…”尽管希望很渺茫,但张夫人却仍然没有放弃对丈夫的救治,可见其人也并不是先前所表现得那么蛮不讲理。

    “哦哦,我这就去……”张涛听了母亲的话后才反应过来,慌忙转身就想出门去,可刚走去门口,就被撞了个满怀,只听得“哎哟”一声,随后“嘭”地一声跌倒在地。

    “大哥,你这么急出来,是不是爸爸已经……”却原来张毅接到大哥电话后,急忙赶到医院,问了好半天才找到父亲的病房,刚想跨门而入时,就看到自已大哥慌忙从里面出来,正想问个究竟,结果与心不在焉的张涛撞了个满怀,还刘凡眼疾手快,一申手将他扶住,不真倒地的也有他一份。

    “小毅,你总算来了,爸爸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如果再没办法医治,恐怕过不了今晚了。”张涛清醒后,一看是自己的弟弟,于是将父亲的病情稍微说了一下。

    “什么?那爸爸现在在那里,我这次带来了一位中医高手前来给爸爸看病,我想我朋友一定可以治好爸爸的病的。”张毅一听哥哥话,顿时有些惊慌失措,还好刘凡在后面拍拍他的肩膀,示意相信他,准没错,他这才安心地说道。

    “哦!中医高手?在那?”张涛疑惑地看了看弟弟,接着又看了看后面的刘凡,很是不解地问道。

    “这是我同学,刘凡,他家是医学世家,他的医术很是高明的,一听爸爸病了,就想跟我一起过来帮忙。”张毅虽然知道刘凡很神秘,医术也不错,但对于连人民医院的这种三甲级医院都无法确诊的病症,他也没抱多大希望,所以说话间有些发虚。

    “哦,那真是谢谢刘同学了,我爸就在里面,我领你们进去。”显然对于刘凡的到来,张涛礼数还算周到,但对于治病他不认为一个小轻年有多大的本事,所以说话也没那么热情。

    刘凡生姓豁达,对于张涛的态度也不在意,况且还是自己兄弟的家人,又遭逢家难,那就更不会与他计较了,于是微笑地说道:“张大哥客气了,我与老二是朋友,朋友有难出手相助那是应当的,算不得什么。”

    正当两人还在互相寒碜时,张夫人急忙地跑了过来,关心地说道:“涛儿,你没事吧,有没有摔伤啊。”紧接着又看到门外的张毅,话音一转刚刚的关切,尖酸刻薄地叫嚣道:“原来是你这个小贱种,做事这么毛躁,难怪是乡下来的,整天不学好,就知道跟这些狐朋狗友鬼混,你爸命都快没了,你现在才来,你怎么不跟那死鬼贱人死在外面啊。”

    “你……”面对张夫人的颐指气使,张毅以前虽然气愤,不过之前只是相对于他个人而言,所以他都忍受过来了,但这一次却再也忍无可忍了,因为她不仅骂了他,同时还牵连到刘凡身上,于是气愤使然就想爆发,却让刘凡给摁住了,是以只能怒目而视。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二弟和他朋友呢,他们也是过来帮忙的,现在最重要的是爸爸的病。”张涛看到母亲的话很过份,所以出言维护弟弟。

    “哼!帮忙?不帮倒忙就不错了。”张夫人也知道现在吵闹对丈夫的病都无补于事,是以说话也软了下来,但也是嘴下不饶人。

    对于这个女人,刘凡还真有些无语,自己丈夫都快到阎王殿报道了,还有闲工夫在这里无理取闹,不禁让他眉宇轻皱。

    “妈……你?”对于母亲的作为,张涛也是很无奈,为人子也不好说,于是转身说道:“小毅,你进去看看爸爸吧,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了。”这话的语气说不出的悲凉,让人听着都心酸不已。

    张毅点点头并没有说话,随即跨步进门,但步伐却极其缓慢,就像脚上有千斤重物压着一般,好不容易来到病床前,见到病弱的父亲,一下子脑中“轰”地一下呆住了,久久不原相信眼前的事实,谁能想到几天前还意气风发地商界巨子,转眼间却病若枯槁。

    “爸…”痴迷中的张毅喃喃出声,这声音即沙哑又悲戚,让人无不侧目。

    这时刘凡也适时地上前,用剑指搭在那张父的脉门上,随即分出一丝真龙之气,透过经脉查探张父体内的情况,仙力一直延续到心脏时,刘凡便就感到了异样,连忙开启天眼,但见在心脏的内里,正有一条身形如蚕的红色虫子,正在吸食张父的精血,而且还在不断地成长。

    知道了病因刘凡也松了口气,随即收回仙气,拍了拍张毅的肩膀,说道:“好了,老二,别难过了,张叔只是得了小病,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真的?老三,你没骗我吧?”本以为父亲的病无药可医,他心里也都绝望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这让他一只难以致信。

    就连周围的人也无法相信,听到这消息脑中都是轰然一片。

    “什么?小病?你这人到底会不会医术啊,连我外公都没法治的病,你居然说是小病,你你你…”苏小菲一听刘凡的话就不乐意了,她一直受到正统医学教育,对待医学都是严谨的,咋听刘凡的结论,第一反应就以为他是骗人的,于是就想辩驳,可一时间又没什么理由,所以只得硬噎着说不出话来。

    “小菲,不得无礼。”李正堂一直都在关注刘凡的动作,刚开始见到刘凡时他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毫无头绪,再看到刘凡的诊脉手法后,才恍然大悟,于是出声阻止外孙女的鲁莽行为。随后又对刘凡说道:“小神医可还记得老头子否?咱们半个多月前有过一面之缘,刚才我这外孙女说话有些鲁莽,小友千万别见怪啊。”

    “哦,原来是老先生你啊,神医之名不敢当,我只是懂一些医术罢了,刚刚因为担心张叔的病,所以没看见您老,失礼之处还请您多多包涵。”刘凡也是认出了李正堂就是当曰那个为他仗义执言的老先生,所以很客气地说道。

    “虚伪!”一向自负美貌过人,从来对男人都是冷若冰霜的苏小菲,此时却被刘凡华丽无视了,这让她心里像是受了委屈一般,于是心里不禁编排起刘凡来了,嘴里还嘀咕着。

    苏小菲的话虽然很细微,但又怎么能涛得过刘凡的耳朵呢,一听这话他也是心里苦笑不已,这是遭谁惹谁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