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七章 武当张道尘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啪……”

    刘凡一听到龙绝天的回答,立马就跳脚了,而且是毫无征兆地拍案而起,随即指着龙绝天的鼻子,毫不客气地说道:“哟嗬?龙老头,你这人真不地道啊,既然首长十一点才见我,那你干毛让我九点钟就来呢,你知不知道两个钟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啊?要是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十点半再来过。”

    说罢,刘凡就想撂挑子走人,实在是一屋子的老头,让刘凡看了都感觉自己有点老了,而且此时气氛很是沉闷,以刘凡跳脱的姓格怎么可能受得了呢,更何况刘凡的话也没有说错,来这么早,却傻傻地坐着干等,那才是傻叉的行为,有这时间,还不如找自己女人滚滚床单,聊聊人生,岂不是来得快哉。

    刘凡这般作为,说来就来,想走就走,确实很不给面子,但是见识过刘凡强悍实力的,自然觉得人家这已经算客气的了,可是在场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啊,就比如鹤发老者身后的三名中年男子,一听到刘凡的话,纷纷对他怒目而视,就连鹤发老者也是紧皱着眉头,显然对刘凡的举动颇为反感,倒是沐天、沐地两兄弟面无表情,好似将刘凡的举动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高手嘛,就应该有高手的脾气,尤其是实力强如刘凡这样的人,脾气不怪反倒让人诧异。

    “呃……”看着刘凡这副架势,龙绝天猛然一阵无语,若是别人说这样的话,估计龙绝天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多少人欲想求见一号首长而不得,可刘凡却还嫌弃来得太早了,这要是让满华夏官员听到的话,指不定得跌碎多少眼镜片,也只有刘凡才这样大大咧咧毫不在意,可龙绝天这才还没发作,却有人越俎代庖了。

    “龙兄,难道你们龙组的后辈都是这般目中无人的吗?或者说你不会管教后辈,要不要让在下代劳呢?”就在这个时侯,站在鹤发老者身后三人中间的一名黑脸中年男子忍不住冲龙绝天怒道,与其说他的话是说给龙绝天听的,倒不是说是冲刘凡而去的。

    黑脸中年男子此话一出,龙绝天倒没什么反应,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看好戏的意味,好整以暇地稳坐钓鱼台,根本就不接这茬,就连沐天、沐地两兄弟眼中也闪过一抹戏谑的神色,心里的想法倒是与龙绝天一般无二,三人偷偷对视一眼后,瞬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坐起的姿态,而三人的表现自然落到了黑脸中年男子的眼中,可他却误以为对方三人这是默许了,心下顿感欣喜,可惜黑脸中年男子没有看到宋老爷子皱紧的眉头,不然他就会发现一丝异样来。

    “祖师?”黑脸中年男子见其他人都没有出声,于是向身前的鹤发老者做了一下请示,意思再肯显不过了,就是想长辈允许他出手教训眼前这个没大没小的“毛头小子”,此时刘凡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罢了,当然以他的眼力根本看不出刘凡的深浅,或者说在这个星球上,若非刘凡自己暴露实力,任何人都休想看清刘凡。

    “嗯!”鹤发老者并不多言,只是默许地点了点头,之后便自顾自地喝着茶水,仿佛不将刘凡一个小后生当一回事,亦或者他对刘凡的所作所为很反感,这才毫无顾忌,要知道这里可以华夏强力部队所在地,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撒野的地方,就算是平常鹤发老者也不敢太过放肆,尽管他如今拥有神境中期的实力,单论个人实力已是人类顶端人物,但面对国家机器,依然不得不低头,不过现在身为龙组龙头的龙绝天也没有出言阻止,这才是老者默许门下的依据,在他看来就算刘凡有点实力,也不可能强到那里去。

    “龙老头,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可就先回去了啊,你知道我有多忙吗,小爷一分钟几千万上下,可不想跟你们这群糟老头子瞎扯。”刘凡对黑脸中年男子的举动置若罔闻,完全就是无视对方,甚至可以说是藐视对方,就当对方不存在,看都不看一眼,这样藐视的结果就是将黑脸中年的黑脸差点气成了红脸,这当然是恼羞成怒所至。

    “别介啊!”龙绝天一见刘凡又想开溜,连忙上前拉住他,随即又向刘凡眨眼使眼色,其实却是用传音入秘向刘凡说道:“臭小子,这麻烦是你惹出来的,你现在就想开溜啊,想走窗都没有,更别说门了。”

    “嗯?什么情况?”刘凡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他还真不知道对方找的就是自己,刘凡忍不住又回头看了鹤发老者一眼,确定并不认识,而后又冲龙绝天摇了摇头,那意思自是说这些人他不认识,或者不明白龙绝天的话。

    龙绝天一看刘凡呆愣摇头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这事就是刘凡惹出来的,现在还要他来擦屁股善后,可人家当事人却浑然不知,这真是有够悲哀的,就算龙绝天将这事摆平了,可想向刘凡邀功请赏也没处说去啊。

    急忙之下,龙绝天再次对刘凡传音道:“昨天你不是在中南海抓了两个武当派的人回来嘛,现在人家老大找上门来要人了,喏!那个老头就是武当派掌教张道尘,这老家伙可是武林老一辈的高手,是宋老的同门师弟,在武林中的辈分比我还老呢,我可挡不住他,现在你总该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吧,所以这事你自己看着办。”

    “嗯!呵呵……”听完龙绝天的话,刘凡总算是知晓个中缘由,不过不提武当派还好,一提刘凡心里的火气噌噌往上喷涌,丫丫个呸的,门下弟子做出坑蒙拐骗之事,刘凡不打上门去就算是不错了,可没想到武当派居然还有脸找上门来,而且看这架势想是来兴师问罪的,胸有成竹的刘凡自然不会跟对方客气了,走上前阴阴笑道:“先天后期?就你这样也敢强出头?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龙组知道不?既然知道还敢来撒野,难道说你们武当的人都是这样横行霸道?昨天刚来了两个骗子,现在还在大牢里关着,现在又来了四个强盗,我说你们武当派怎么尽是藏污纳垢啊,倒不如改行收废品得了,一个个都是鸡鸣狗盗之辈呢?”

    “放肆……”

    还没等刘凡的话说完,三名武当门人齐齐向刘凡暴喝一声,一个两个都是怒目横眉,好似欲将刘凡生吞活剥了,尤其是刘凡将武当派比作藏污纳垢之地时,就连鹤发老者这般有涵养的人,也不得不动容了,但是鹤发老者接下来的举动却让人很是费解。

    “师祖,弟子请求出手教训这个污言秽语的无知小辈,请师祖恩准。”此时黑脸中年听了刘凡这翻诋毁武当的言论后,那里还忍得住,撸起袖子就想冲上前去将刘凡暴打一顿,可有鹤发老者在场,黑脸中年却又不得不强忍着怒气向老者请示一翻。

    “且慢!”鹤发老者此时虽然很气恼,但还是出言制止了黑脸中年,话语虽然简洁,却无不透露着毋庸置疑的威严,一时间倒是令得黑脸中年好不为难,最后才不得不悻悻地退回原位,但临转身时却恨恨地瞪了刘凡一眼,可惜刘凡对他的举动却视而不见,反倒是慵懒地用小指掏掏耳朵,直将黑脸中年气得面色发绿。

    黑脸中年回归后,张道尘不再便不再理会他,反倒是向刘凡拱手问道:“小友请了,在下武当张道尘,恬为武当掌教之职,方才你对我武当门下弟子无礼之事,我可以不计较,但你口出狂言诬蔑我武当之事,若小友说出个适当的理由来,那就休怪老朽无礼了,哼哼……”

    刘凡那里会听不出张道尘话中隐含的威胁之意,不过这点威胁他那里会放在心上,既而狂笑道:“哈哈……我道武当张真人真的是仙风道骨,却原来也不过一俗人耳,既然你要跟我辩个明白,那我就让你知道你武当究竟是个什么嘴脸。”

    “讲!”张道尘是什么人物,武林泰山北斗之一的武当掌教,受万人景仰的一代大宗师,几时受过如此的奚落跟嘲讽啊,简简单单一个字,就可看出此时张道尘内心的愤怒已达极致,真若是刘凡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恐怕他就有可能在此地大打出手了,尽管这里是龙组,国家重器所在,但张道尘还真不会惧怕,这估计就是对自己实力有着强大的信心吧。

    “听好了,昨天我一大早我女儿就打电话向我求救,结果我去了之后才发现有两个自称武当高徒的人正在行骗,其中一人还说自己是武当长老,而两人合伙想骗取我留给女儿的守护项链,其中封印着一头上古灵兽——青鸾鸟,可是那什么武当长老却硬是将青鸾鸟说成是妖邪之物,说什么替天行道,降妖伏魔。”

    说到这里,刘凡越想越气愤,忍不住暴粗口道:“我呸!实则是鸡鸣狗盗,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制止了他,说不定我女儿已经糟其毒手了,你可知道我女儿才多大吗?五岁的小女孩啊,别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了,恐怕连小鸡都怕吧,可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那狗屁长老竟然忍心下手抢劫,我倒是要问问你,这样的人该死不?”

    “你……你放屁,我师兄跟徒弟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你这是在诬蔑……”这个时侯黑脸中年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出口成脏”便向刘凡喷了过去,还好刘凡及时躲闪得快,不然还真被喷得一脸口水。

    “住口!”就在此时,一脸阴沉的张道尘突然暴喝一声。

    (今天更新就到此了,明天继续更新,求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