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八章 雄赳赳来,灰溜溜走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住口!”

    “师祖,他这绝对是在诬蔑,玄心师兄为人正直,处事光明磊落,这点您应该很清楚,绝对不是那种下作之人,更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更何况这些都只是这小子的一面之辞,不可轻信呐!”黑脸中年身边的另一位清瘦中年眼见张道尘如此暴怒,还以为他听信了刘凡的话,因而不得不出来解释,盖因此人平曰里与玄心老道走得最近,俨然以玄心老道马首是瞻,如今主心骨没了,他能不着急吗。

    “是啊,师祖,您绝对不能够听信这小子的一面之辞啊,玄心师兄绝非歹人。”剩下没有开口的微胖中年男子也附和着玄明的话来。

    “玄明,玄清。你们不用再说了,此事本尊自有决断。”张道尘听了清瘦中年男子玄明的话后,显然并没有责备之意,倒是伸手向后摆了摆,示意对方不必再说,而后又目光炯炯地盯着刘凡,好一会儿后才淡然说道:“诚然如我门下弟子之言,不能仅听片面之辞,就断定玄心有过错,再则……即使玄心有错,就算要教育他,那也是我武当之事,不劳国家费事,不知小哥以后然否?”

    张道尘言语恬淡,不着一丝烟火,再配上一副仙风道骨的风范,说话间,整个人平添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而且言语中不谈玄心老道所犯之罪,而是轻描淡写地说成是过错,这就可以显出张道尘为人有多老辣,古人云:人老精,鬼老灵,先人诚不欺人,这张道尘都活了一百多岁了,按着普通人早就进棺材了,可谓是老歼巨猾,三言两语就将己方摆在正位上。

    不过刘凡也是不省油的灯,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张道尘翻手云,覆手雨地整叼,是以刘凡冷冷地瞥了张道尘一眼,随即玩味道地笑道:“呵呵……看来张真人是没看清形势啊,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难道还妄想在这里讨得着好不成?当时现场那么多双眼睛看着,难不成我还能骗得过你不成?看在玄心老道并没有铸成大错,我才手下留情,只是废去修为而已,再有一点……”

    说到这里,刘凡再次横目冷冷地扫过蠢蠢欲动三名武当弟子,目光中满是不屑,紧接着又说道:“今天能让你们把人领里去,就已经是我宽宏大量了,如今看你们凶神恶煞的模样,倒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嗯?”张道尘听到刘凡这话,顿时面上阴沉了下了,脸色拉得老长,显然极为不悦,不过他怎么说也是武林的五极宗师之一,若是轻易动怒的话,有失大宗师的风范,不过这张道尘倒是有宗师风范了,可他身边的几个弟子可就不行了。

    张道尘脸色都如此难看了,就更别说三名武当弟子了,一听说刘凡居然把玄心老道给废了,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地怒视刘凡,若不是师祖张道尘没有发话,要不然早就上前跟刘凡干一架先练练,这些人长年来仗着武当的威名,可没少干这样的事情。

    这不,与玄心关系最好最铁的黑脸玄明就率先急上火了,也没看张道尘的眼色,便急忙跑出来,冲着刘凡便大声嚷嚷道:“你说什么?你竟然废了我玄心师兄的修为?这还手下留情了?你你……”

    看来是不会说话的老实人,话到最后却是“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个也你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被刘凡一个冷眼闪出的寒光给镇住了,那种如同死亡一般的气息,几乎是在瞬间充斥着玄明的脑海中,竟然是情不自禁地打起冷战了,先天高手也怕冷,这还真是咄咄怪事,但此时他可不敢再叫嚣,刘凡的气势威压那可是具备龙威的,龙乃是万灵之首,众生谁敢不臣服。

    “哼!无知……”刘凡淡淡地瞥了玄明一眼,便不再理会他,随即直接冲张道尘冷冷笑道:“张道长,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人……你们可以带走,但是若是下次武当门下弟子再为非作歹,惹上我的话,那可就怪不得我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绝对有这个实力,所以请别用自己的无知来挑衅我,哼……”

    末了,刘凡再次释放出滔天威压,话语刚落,几乎在一瞬间,张道尘与他身前身后的三名弟子都感受到了来自于刘凡身上强大无可匹敌的气势,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威压压迫,四人便已是冷汗淋漓,如同落汤鸡一般无二,张道尘修为最高,情况还稍微好一点,仍然坐在椅子上,但却脸色煞白无血色,跟一个久病未愈的病号没什么两样。

    武当其他三位弟子可就惨了,直接被刘凡的气势死死地压制住,扑通一下趴在了地面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全身更是颤抖得厉害,但是武当四人脸上震惊的表情却是一致的,都瞪大着牛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刘凡,内心更是狂震不已,同时眼中又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恐惧,还有一分对强者的敬畏,还好刘凡的气势威压只是一瞬间的事,若是再久一点,非将四人整成白痴不可。

    现场恐怕也只有龙绝天与沐天、沐地三人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这三人都是见识过刘凡强大的实力,自然对此见怪不怪了,不过三人倒是还有几分窃笑,甚至是幸灾乐祸,曾几何时龙组还得看如武当这样的武林大门派的脸色,仰人鼻息不说,有时上门求助还有可能遭受冷遇,可自从刘凡加入龙组以来,龙组可谓是鸟枪换炮了,实力一天比一天强大,如今再有五名超越神境的越超高手镇场子,再加上刘凡坐镇,如今整个京城可以说是稳如泰山,任谁来了也别想全身而退,不过这些都是摆在暗处的,今天刘凡挫败武当,龙组可谓是扬眉吐气一翻,做为龙组老人与创始者的三人又怎能乐呢,恐怕睡觉都能笑醒。

    刘凡释放完威压后,便不再理会武当派四人,跟凡人计较可是有失他大仙人的身份,没必要跟几只蝼蚁多费唇舌,施施然地回到坐位上,端起一茶几桌上的茶杯,悠哉游哉地喝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呢?聪明人都知道端茶送客啊,这是再下主客令了呢。

    等到张道尘恢复回神之后,一看刘凡这举动,却是尴尬不已,但又非常懊恼,懊恼的倒不是因为刘凡让他出丢,而是悔不当初没有听从师兄宋傲的话,总以为自己神境中期的实力天下大可去得,却没有想今天栽在一个小青年的手里头,算是白活了这百多年,更是懊恼自己没有眼力劲,竟然得罪了这么一个超级高手,但同时也让他认识到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名言的真谛。

    好在听刘凡说话的口气,虽然对武当派颇有微词,但也并不打算为难自己四人,但这只是暂时的,谁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而且有了今天的事情之后,刘凡对武当的印象肯定大打折扣,得罪这么一个超级高手显然很不明智,更不符合武当发展战略,若是不能与刘凡搞好这关系的话,今后估计有他武当派受的。

    张道尘怎么说也是一代武道宗师,机智决断自然魄力非凡,也不会含糊,他看出刘凡是真不想与武当计较,否则的话,估计他们这次很难讨得了好,或者还有更坏的情况也说不定。

    于是张道尘恢复了些气力之后,便从位子上站起身后,紧接着向龙绝天歉意地说道:“此次老道来龙组叨扰多时,也是时侯告辞了,今后对门下弟子必定多加管教,绝对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件,另外武当门下三长老玄心,以及弟子沈青朋两人回去之后,让两人面壁思过三年,不知龙总长以为如何?”

    张道尘这话可就是在示弱于龙组,更是示好于刘凡,别看他是对着龙绝天说的,但其实是说给刘凡听的,说话的时侯还时不时地瞄刘凡几眼,想看看刘凡的反应,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刘凡失踪是泰然自若地喝着茶,仿佛眼前一切事不关己一般,从面上根本看不出他是什么态度。

    而此时武当其他三名弟子早就被刘凡的气势给吓破胆,此时见师祖有意退缩,自然不会跳出为捣乱,一个个都跟小学生遇见老师一样,低着头默不出声地站紧随张道尘之后,倒是脸色恢复了不少,但三人对此还是心有余悸,根本就不敢再与刘凡对视,偶尔对上眼了也是惊惧地躲躲闪闪。

    至于龙绝天早就得到刘凡的许可,自然不会不答应,不过事实虽是如此,但表面功夫还是得做足了,于是龙绝天板着个脸色一脸严肃地说道:“张真人,门下弟子是该多好好约束管教了,你看看……这都行骗骗到中南海了,这样的事情可是华夏建国以来从没有过的,好在这次事件并不是很严重,但是其姓质确是相同的,影响更不好,不过念在两人是初犯,这次也就算了,你……随后我派人带你们领人去吧。”

    本来龙绝天还想再多唠叨几句的,这样的机会可不是谁都能有的,这张道尘明面上的华夏武林五极宗师之首,实力强劲,在武林中地位倍受尊崇,尽管龙绝天也是名列五级宗师之一,但在张道尘面前也只不过是一个晚辈而已,想当年张道尘扬名天下的时侯,龙绝天还是玩泥沙过家家呢,可现在的情况却是大不相同,如今他可是名正言顺地教育对方,那感觉别提多爽了,别看此时龙绝天一脸严肃,可他的眼角却是不时的抽搐几下,显然是心里憋着笑,就是不敢笑得太过露骨了。

    (这段时间耽搁了太多了,老古今后会多更的,同时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