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九章 武林格局与国际形势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张道尘告辞之后,龙绝天便让手下的人让他将犯事的玄心老道跟沈青朋都领回去了,随后宋家老祖宋傲眼见武当的人都走了,他也不好意思多留,毕竟宋家也算是武当派旁支,更是武当派在世俗界的代表家族,不过宋傲在临走前还是再次邀请刘凡,明天晚上七点务必参加宋家子弟的婚宴,直到刘凡亲口答应了,他才满意地离开了。

    现场该走的人都走了,只剩下龙组自己人了,左右无所事事,于是四人就又开始闲聊起来,当然了刘凡一个小年轻面对三个老家伙自然不是谈论时尚、美女这等风花雪月之事,这可无关亲疏之别,而是年龄有代沟。

    几人都是练武之人,谈论的自然离不开一个武字,不过大多都是三个老家伙在问,刘凡为他们一一解答,如今刘凡的境界可不是凡人可以比拟的,普通武技自然是信手捻来,每每稍微一点拨,就足够三人叹为观止、受益匪浅,如此好的学习机会,可是千载难逢,三人自然不会放过,于是在这三问一答中,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着,很快就到了首长接见刘凡的时间点了,三个老家伙这才意犹未尽地放过刘凡。

    不过末了三人还是恋恋不舍地向刘凡索求下次机会,出于对三个好学的老家伙的好感,刘凡自然不会拒绝,当然想询问武道一途的话,那也得刘凡有空闲的时间才行,不过机会是这样也够三个老家伙欣喜若狂了。

    而刘凡从三个老家伙的口中也得到了不少武林秘闻,比如当今的武林格局,世俗中由东方、西门、南宫、欧阳等四大世家为首的武林世家,与京城龙家并称华夏武林五大世家,另外还有武林正道六大派:少林、武当、华山、峨嵋、青城、倥侗,再加上二十几个大小门派组成了正道联盟。

    自古以来有正就有邪,同时又是相对立成存在,因此武林中自然就有邪道门派,自古邪不胜正,这里恒久已来的定律,如今邪道门派分为一门三宗五道,所谓的“一门”指的是魔门,邪道武林总盟,魔门旗下又有“三宗”,则是莲花宗、阴傀宗、邪月宗,另外五道却是魔门下属五个权利机构,分别是天、地、灵、鬼、神等五道,天、地两道是魔门的中坚力量,灵道专管情报,鬼道负责后勤,至于神道则是,魔门的中流砥柱,能进入此道之人非神境高手不可入,明面上的高手有武林老牌五神尊之二的冰火双尊,暗地里有多少神境高手,这些不得而知。

    由此可见魔门就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大门派,比之正道各自为战的情况要团结不少,不过魔门在世俗界的名声可不怎么好,魔门之人大多是桀骜不驯之辈,姓格暴虐,行事毒辣,当然自身原因只是其一,另外也有正道人士的推波助澜,不过现如今是河蟹新社会,武林中人不可能如同古代那般“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同样受到华夏政斧管辖,不过以之前龙组的实力,魔门还真不拿之当盘菜,所以管辖一说也只是空谈而已。

    别外刘凡还得知了邪道除了魔门之外,还有一个极其神秘的组织,就连龙组也无法查出个所以然来,之前刘凡去一趟欧阳家,就碰上了一名会邪术的血魔门弟子,当然这个“血魔门”是武林中人给的说法,它真正对内的称呼是血神殿,这是一个非常邪恶的组织,为达目的往往都是不择手段,轻则杀人越货,重则灭人满门,十几年前,曾经华夏鼎鼎有名的一个大家族,只因得罪血魔门,便在一夜之间被灭了门,全族一百多口人无一幸免,而且手段极为残忍,可以说了天理难容啊,只不过这世道都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言归正传,刘凡在一号首长派来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再次来到了首长办公的地方,这里是首长会客之处,刘凡这也是第二次来了,也算得上是轻车熟路,刘凡一进门才知道房间内并不止一号首长一人,而是华夏前三位首长联袂一起等着刘凡,不过此时三人正围坐在茶几桌边,有说有笑地喝着茶,刘凡一见这情形,也不敢怠慢,连忙上前正想见礼,但这个时侯一号首长已经看到刘凡进门来了。

    “哟嗬!小凡来了,来来来,快坐下喝杯茶再说。”一号首长一见刘凡进门,便连忙招呼他坐下喝茶,随即又和蔼地玩说道:“这茶虽然比不上你的仙灵茶,但也算是茶中极品,你就凑合着喝喝看啊。”

    “三位首长好!”刘凡那敢不从啊,不过还是很有礼貌地向三个敬礼先,随即从桌上端起一杯茶来,而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一口将茶水闷下去,接着砸巴砸巴嘴,很是随意地说道:“喝滴太快,没尝出味道来,不过这极品大红袍还挺解渴的,嘿嘿……”

    说罢,刘凡当仁不让地坐到了三号首长身旁的位子上,嬉皮笑脸没个整形的,浑然没有一点见到三大首长的那位敬畏心里,若是让别的官员看到的话,非得瞪坏眼珠子不可。

    “呵呵,你呀你,这么牛饮,还真是白瞎了我的大红袍。”一号首长话虽如此说,但是脸上却没有半点责怪之意,反倒是对刘凡如此自然不做作的个姓大为赞赏,笑过之后,又接着说道:“不过你说的还真不错,喝过你的仙灵茶之后,再喝这大红袍,还真是没什么味道了,呵呵……”

    “老吴这话说对了,自从在你这里喝过那什么……哦!对!就是仙灵茶,再喝其他茶,那都喝之无味啊!”

    一号首长话音刚落,另外两位首长也都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三号首长拍着刘凡的肩膀开玩笑是地说道:“我说小凡呐,你的仙灵茶都把我的胃口给养叼了,你是不是得满足满足一下啊!”

    “呵呵!薛首长您老都这么说了,我还能不给嘛,就算不看你的面子,也得看温爷爷的面子吧。”刘凡心灵通达之辈,那里会听不出三号首长话中之意呢,于是很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不过刘凡也不是好相与的人,言语间还是略带着一点揶揄的意思。

    果不其然,三号首长一听刘凡这话,就听出味来了,不过他却是笑呵呵地说道:“嗬!合着我的面子还不如老温呐?”说话间,薛首长转念一思索,好似明白了点什么,随后才恍然大悟道:“也对啊,老温这面子是比我大,谁让我没有个好孙女呢,呵呵……”

    “你这个老薛,你俩的事情,怎么把我也给扯进来了呢。”温首长一听薛首长的话,就知道薛首长那是在埋汰他,也知道是个玩笑,但还是忍不住说两句,不过看他面带笑容,看着刘凡的眼神尽是满意之色,显然对刘凡这个未来的孙女婿非常满意,如今薛首长说这话,可就是变相地承认刘凡的优秀,他又怎能不感到与有荣焉呢。

    “老温,你就偷着乐吧,我要是有个合适的孙女,指不定这么好的孙女婿草落谁家呢!”薛首长看着满脸得意地温首长,忍不住揶揄两句,话语中甚至夹杂着几丝羡慕的酸味呢,这下子温首长可就更得意了,咧嘴笑得合不拢。

    “温首长,这男女间的事情也需要两情相悦才成,可不是随意一对男女就可以凑成一对的哦。”就在这个时侯,刘凡也是笑道,话中之意自然是帮着温首长,再怎么说俩人也是爷婿俩,都是自己人嘛,不过刘凡却没有给薛首长再说开口的机会,连忙又接着说道:“薛首长,您要的仙灵茶,回头您派个人来我家里取,或者是我托人给你送过去也行。”

    俗话说的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刘凡这是用仙灵茶堵薛首长的嘴,这不!刘凡话一出口,薛首长这头便偃旗息鼓了,不过他还是得了老大的便宜,他可是有幸品尝过仙灵茶,从自身感受就知道仙灵茶的不凡之处,整天没事就往温首长办公室或者家里跑,就是为了蹭点茶喝喝,他这么一个大领导来了,温首长还真拿他没法子,而且人家薛首长还是有说辞的,美其名曰:联络同志友谊,当时直把温首长弄得哭笑不得。

    “好了,玩笑话也过了,现在言归正传。”这个时侯一号首长看着火候差不多了,便出言提醒一声,紧接着又一脸严肃地说道:“小凡呐,这次让你来呢,就是你是去留问题,你目前还是在学校生,我们也不能耽搁你的学业,所以近期你就可以回沪海上学了。”

    “额!”刘凡也没有想到一号首长一开口便是开门见山,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快就让他回沪海,于是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呢?接下来不是还有宝岛行动吗?怎么……”

    刘凡话还没有说完,温首长便率先开口道:“小凡呐,对宝岛的动用武力没那么简单,得多方面考虑,还有军队整装、后勤调度,这些都需要花费个好几个月,打仗不是说打就能打的,更何况就目前国际形势来看很不乐观呐!”

    “这事还是我来说吧!”这时薛首长看温首长一脸难色,便出言接过话茬,随即又说道:“目前北朝与南韩在核问题上争论不休,如今两国在边界线上已是剑拔弩张,而且目前米国方面已经在太平洋集结了两个航母战斗群,准备随时支援南寒小棒子,而我华夏做为北朝同盟国,自然不可能做事不理,出兵援助再所难免,不过相信这场仗多半打不起来,当然了,若是米国打算与我华夏拼个两败俱伤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刘凡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他虽然拥有绝对强大的实力,也足够左右一场世界战争,但是战争是要死人的,没有必胜的把握最好还是不开战的好,一想及此处,刘凡便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有多幼稚,禁不住自嘲地再次摇头。

    (今天暂且小更两章,明天继续,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