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九十章 “奸情”败露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从与三位首长密谈一直持续到中午一点多钟,直到感觉到饥肠辘辘,才猛然想起肚子饿得不行,随后在三位首长的邀请下,刘凡有幸地品尝一次“国宴”,不过貌似这国宴并不怎么样,都是一些家常小菜,倒是整得挺精致,味道也还不错,小尝几样还行。

    中午吃过饭后,刘凡便离开中南海了,如今他是无事一身轻,不过这人一清闲下来,便是思归情怯,想想自己来到京城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还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先是母子相认,再后来又是一连续的事件,尤其是在名剑山庄的所作所为,更是轰动整个武林,先残唐门唐爵,再废陈氏太极掌门大弟子杜剑南,后又再败太极宗师陈天驹,最让人震惊的是,刘凡最后竟然还轻而易举地封印神境高手的功力,如此人物堪称妖孽,古往今来从未有过的存在,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又怎能不引起轰动呢。

    从中南海出来后,刘凡直接就回到了柳凝香别墅,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他的小家庭了,不过刘凡一到门口才知道别墅大门已经锁上了,显然是柳凝香母女都不在家中,好在早上刘凡临走前,柳凝香给了他一串钥匙,不然非得破门而入不可。

    “嗯?这是去那了……”刘凡开锁进门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心里却是直嘀咕,猛然间才看到桌上有张字条,刘凡迫不及待地拿起来一看,才知道是柳凝香留下来的,纸条上面写道:小凡,公司事急,我必须马上回沪海处理,女儿被母亲带走了,你回沪海时把她一起带回来吧,爱你的香儿……

    一见到纸条上面的留言,刘凡便急忙拿起手机拨打柳凝香的号码,本想问问出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不过令他失望的是,回答他的却是一陈忙音,估计现在柳凝香是在飞机上,是以刘凡也就不再拨打,反身又出了门,随后驱车往中南海赶,柳家因为柳严正的关系,得以进入中南海别苑居住。

    不多时,刘凡就来到了柳家门口,此时的柳家大院可比昨天刘凡来时冷清多了,静悄悄地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刘凡只好在大门口按响门铃,不多时一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来人刘凡倒不认识,看其穿着估计是柳家保姆之类的人吧。

    “这位先生,请问你找谁?”那妇女一看到大门外刘凡,便很客气地上前询问一声,问话时的语气却也多了几分恭谨,毕竟这里是中南海,自由能出入的无一不是特权人物,要么就是领导家属,可不是她一个小保姆可以得罪得起的,也算是有眼力劲的人物。

    “阿姨好,我叫刘凡,我是来接小妮妮回家的,她现在在家里不?”刘凡并不是以貌取人之人,说话时也是谦逊不少,所谓理多人不怪嘛,再则昨天他才在这里跟柳家人闹不愉快,若是气势汹汹的来,估计今天又得出不少事,再怎么说他如今他是柳家的女婿,尽管是暗地里的,但对老人有必要尊重,这样也能让柳凝香好做人一些。

    这保姆也是有眼力的人,一见刘凡的模样,立马就想到昨天在门前大打一场的小青年来,于是很是热情地招呼道:“哦!,原来是刘少爷啊,快请进吧,早上大小姐临走前有交代过,说你会来带小妮妮回去,只不过没想到您这么快就来了,现在老太太正带着妮妮出去玩呢,估计过一会儿就会回来了,您先进来坐坐,喝喝茶吧。”

    “嗯!好的,那就谢谢这位阿姨了。”刘凡微微点点头答应道,随即便跟着保姆走进了柳家,这还是柳凡第一次进入柳家,一时屋刘凡拿眼微微一扫,屋里的摆设便一目了然,装修并不奢华,也不华丽,但却胜在简洁,质朴,整个大厅很是亮堂,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大气感,地板也是擦拭得油光发亮,看来这就是眼前这位保姆阿姨的功劳。

    “刘少爷,请喝茶……”正当刘凡遐想之际,保姆已经端过来一杯茶,说话间便将之递到刘凡身前。

    “谢谢!”刘凡微微一笑,接过茶杯,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喝茶,而是抬头说道:“阿姨,我不是什么富家少爷,你就叫我刘凡或者小凡就行了,不必这么客气,呵呵……”

    刘凡看着保姆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样子,心里很不自在,他也是从山沟沟里出来的,可没有那些富家大少处处高人一等的高姿态,因此才出言纠正保姆的话。

    “好的,小凡少爷。”

    得咧……刘凡这话算是白说了,看这位阿姨恭恭敬敬的神情,刘凡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砸巴几下嘴,还想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哎呀!爸爸,爸爸……”就在这个时侯,一声清脆的童音响起,刘凡不用回头看都知道是女儿小妮妮来,猛然一转身,便看到小妮妮一个劲地往自己这边跑过来。

    “慢点跑,小心摔着了,爸爸又不会跑了。”刘凡看着急急忙忙跑来的女儿,心下不由得一紧,生怕女儿一个不小心给绊倒了,三两步便迎了上去,最后一双手一展,将女儿抱了起来,之后亲了小妮妮的额头一下,接着亲昵地问道:“乖宝贝儿,告诉爸爸,有没有想爸爸呀!”

    “咯咯……”小妮妮被刘凡这么一亲,登时娇笑不停,随后才嘟嘟着小嘴回答道:“当然有啊,从早上你离开家里的时侯,我就一直在想着爸爸,早上妈妈有急事回沪海了,妈妈让我这几天跟着爸爸。”

    “跟着爸爸,宝贝儿高兴不?”刘凡嬉笑着问道。

    “嗯!嗯!”小妮妮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后咧开小嘴笑道:“因为爸爸对我最好了,妈妈老是要管我,有的时侯我一不听话了,她就找戒尺打我手心呢,很疼呢!”

    刘凡闻言禁不住哑然失笑,这孩子是来告状来了,不过随后刘凡又语重心长地说道:“有错就要改才是好孩子,妈妈那是为你好才对你小惩大戒,其实打在小妮妮身上,妈妈比你还心疼呢,所以妮妮以后是不是应该对妈妈更好呢?”

    “是这样吗?”小妮妮坐在刘凡的大腿上,歪着小脑袋愣想了一小会儿后,才似懂非懂地说道:“哦……那我明白了,以后我会对妈妈好的,还有爸爸也是一样。”

    “宝贝儿真乖,来亲爸爸一个。”对于女儿的乖巧,刘凡很是满意,等女儿在自己脸上亲上一口后,刘凡这才看到身侧一直站着的柳母,此时柳母看着外孙女跟刘凡如此亲昵,很是诧异,不过倒不是因为小妮妮对刘凡的称呼,而是父女俩的那个热乎劲,看着都让人羡慕,如果不明就理的人,可能会以为真是父女俩,当然诧异之外,柳母脸上还有几分尴尬,这都是昨天的事给闹的。

    正当柳母尴尬不知所措之际,却见刘凡将小妮妮放到沙发边上,随后施施然地说道:“伯母好,之前香儿给我留了张纸条,说是她公司有急事,先回沪海去了,小妮妮就让我带着,过两天再一起回沪海,所以我这次来是带小妮妮到我家住几天,您看……”

    “哎!香儿临走前有跟我说了,这事你看着办就行。”柳母也没想到刘凡会这么好说话,昨天对玄心老道与沈青朋可是凶神恶煞的,不过这倒是让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但转念一想又是疑云陡升,柳母可是名门贵妇,察言观色或许有所欠缺,但是听话听音还是会的,从刘凡对自己女儿的称呼上看,似呼两人已经超越了姐弟关系,之前柳凝香可是说刘凡是她认的弟弟,现在看来倒有几分女婿的架势。

    不过这样也不错,刘凡给柳母的印象确实很不错,人长得帅,又有大本事,听女儿说还是个神医来着,就这么想着,柳母都忍不住多看刘凡几眼,那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当然柳母也并非没有疑虑,就是刘凡与女儿两人在年龄上有差距,岂不闻: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女人的容颜也不过是几年的时间,“花落凋零残,徒留泪两行”这就是绝大多数女人后半生的真实写照。

    只不过柳母却漏过了刘凡这个大仙人,如今柳凝香已是金丹期修真者,容颜不老已不再是梦想,而是实实在在的,就这点上柳母算是瞎担心了,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做为父母的也只能是默默地祝福而已。

    柳母边看得欢喜了,可苦了刘凡这个“疑似”女婿,谁人让别人这般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心里也会发毛,就算是刘大仙人也不例外,于是刘凡连忙开口说道:“既然伯母同意了,那我现在就带小妮妮回去了啊。”

    “呃?伯……伯母!”

    刘凡前头话一说完,便等着柳母接下文,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了,也不见柳母有所反应,刘凡这才不得不提醒一声,不过此时刘凡的心里却直嘀咕:该不会是让她看出点什么来了吧,难道是……

    “哦!哦!行行行,怎么不行呢?你这就带妮妮回去吧,相信你不会亏待妮妮的。”此时刘凡这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说道,但是她说这话貌似有点前语不着后调的感觉,不过刘凡可不管这才,再次向柳母道别后,便匆匆带着小妮妮离开了柳家,然而临出门的时侯,柳凡的一句话却让刘凡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小凡,香儿是个苦命的孩子,希望你能够好好地待她……”

    (无良老板来剥削,最后几天也要压榨剩余价值,弄到十一点才下班,晚上先一更,明天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