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九十二章 朱家惊变(1)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朱雨微竟然会如同小女孩一样向姐姐朱雨晴撒娇,这要是让她的那帮下属看到的话,非得站张膛结舌不可,要知道朱雨微在外人面前可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冰美人形象,几时见过这样的小女儿姿态呢。

    “好了,微微,你就不要再摇了,再让你这么摇下去,我的全身非得散架不可。”所谓知女莫若母,朱雨微的那点小心思,身为姐姐的朱雨晴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虽然朱雨晴只是姐姐,但却是从小将朱雨微带到大,也算是长姐如母吧,于是这才嗔怪似地安抚道:“微微,你都多大个人了,如今也是一市之长,怎么还这么小孩子呢,而且你还是长辈,就多让让小凡吧,算姐求你了,行吗?”

    “姐,你……”在朱雨有的央求下,朱雨微也不得不败下阵来,但是临了她还且听眼恶狠狠地瞪了刘凡一眼,随即撇着小嘴抱怨地呢喃道:“我倒想是某人的长辈,可某人却从来没有拿我当长辈看,进门了也不打声招呼,哼!”

    朱雨微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与其他人的距离也是很近,自然被其他人听了个真,一屋子的女人都只是抿嘴笑笑而过,倒是朱雨晴向儿子刘凡使了好几个眼色,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可平时挺聪明的的刘凡,这次却是装聋作哑,浑然当作没看到,就是不对朱雨微和颜悦色,还真是不打一声招呼。

    “姐,你看看,你看看嘛,就他那样的,谁稀罕这么个侄子啊,哼!”这回刘凡算是将朱雨微给得罪惨了,直接把她弄得下不来台,其实朱雨微只是想要个台阶下而已,只好刘凡过来说两句软话,再称呼一声“小姨”,那一切就都雨过天晴了,可事情往往总是天不随有愿。

    “小凡……”此时朱雨晴夹在两个亲人中间很是为难,一边是自己青梅竹马的亲妹妹,一边却是亏欠甚多的儿子,这手心手背都是肉,想不为难都不可能,但是朱雨微还是冀望于儿子刘凡能够懂事明理,但显然刘凡是故意气朱雨微的。

    一时之间场面的气氛有点沉闷,谁也不敢发出声响来,刘凡则是又受了一次瞩目礼,一看这情形刘凡就知道众人的心意,既然如此,刘凡索姓就光棍一回,施施然走到朱雨微地面前,然后故意大声喊道:“小姨好……”

    “嗯嗯!好好……你也好,不过小姨耳朵没有聋,不用喊那么大声,下次注意一点啊。”朱雨微也没有想到刘凡会向她服软,更没有想到刘凡会故意这么整她,心里虽然有些不忿,但依然装作若无其事地冲刘凡点点头,好似对刘凡的称呼很受用一般,其实内心里都不知道将刘凡诅咒了几回了。

    “好了好了,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皆大欢喜,都是一家人嘛。”这个时侯,老太太出来做和事老和稀泥来了,顺手将怀里的小妮妮换到朱雨晴抱着,而自己则是一手拉着朱雨微,一手推着刘凡,随后将两人按坐在沙发上,自此,一场家庭肥皂剧就这样烟消云散了,但谁又知道暗地里两人还会不会来个“暗流汹涌”呢,不过目前的和谐却是挺难得的。

    姚老太太安抚完刘凡跟小女儿之后,又对大女儿朱雨晴使眼色道:“雨晴呐,你不是还有话要对小凡说吗?那你们就先说说吧,我带小妮妮出去逛逛去。”说罢,老太太还不忘记向小妮妮征求道:“乖宝贝,爸爸跟奶奶有话要说,你陪曾外婆出去逛逛好不好啊。”

    “嗯!妮妮已经长大了,不打扰爸爸跟奶奶。”小妮妮似懂非懂地猛点着小脑袋,随即便从朱雨晴的怀中挣扎了下来,之后便在老太太的牵引下出了房门。

    “那我们也去逛街吧。”这时一直沉默寡言的殷荔也出声道,殷荔再怎么说也是名门媳妇,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自然明白刘凡母女俩要说的话很重要,不然的话老太太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提醒其他人呢,于是也是带着女儿西门柔出门去了。

    该走的人都出门去了,现场就只剩下朱家姐妹俩与刘凡三人了,但是气氛却是有点不对头,朱家姐妹俩满脸的凝重,眼神复杂地看着刘凡,就连之前一直叽叽喳喳个不停的朱雨微脸上也没有半点笑容,不禁让刘凡心里一咯噔,惊惧之下又满是疑惑。

    于是忍不住询问道:“妈,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啊?怎么你们这般严肃啊,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大事发生了?”

    “姐,你就都告诉他吧,你瞒得了一时,难道还能瞒得了一世嘛。”

    朱雨晴迟迟没有开口说话,倒是把一旁的朱雨微看得心里焦急不已,这才忍不住催促一声。

    “唉!好吧,事到如今也只能说出来了。”朱雨晴好似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又说道:“其实事情与前几天公司股市遭遇攻击有关,经过朱家情报回馈的的信息,现在基本上已经调查清楚了,对方是有意针对朱家,而且参与的家族还真不少,其中就有京城十大家族之三,商家、贾家、还有……夏、夏家。”

    “夏家?”刘凡仅仅只是一声呢喃便不再言语,面色平静,恍若古井无波一般。

    而当朱雨晴说到夏家时,不自觉地观察儿子的表情,令她欣慰的是儿子刘凡听到夏家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继而又接着说道:“另外还有几家一流世家也参与在其中,而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或多或少地都与我们朱家有过节,这事说来还是你外公在位时在过强势,眼里从来不揉沙,一直高举动反[***]的旗帜,惩治了不少贪官污吏,同时也得罪了不少人,而这次的行动很显然是早有预谋的。”

    话到此处,朱雨晴的情绪也开始有些小波动了,美眸一凛,眼中寒光一闪而逝,紧接着又说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消息来看,其实上次你外公突然病危之时,他们就已经准备对朱家发动进攻了,只要你外公一倒下去,朱家失去了顶梁柱,朱家除了你大舅有自保之力外,其余的都无法幸免于难,好在当时你出手救了你外公,这冥冥之中就好像天注定一样,天佑我朱家,十几年前妈妈失去了你,如今是老天把你又送回到我身边,改天妈妈得去寺庙还愿。”

    刘凡一听母亲居然居然信佛,禁不住直翻白眼,嘴里更是呢喃道:“妈,你信那玩意儿干什么?不就是一个泥像木头人嘛,你信它还不如信你儿子我呢。”

    “瞎说!若不是我诚心向佛,我们母子怎么可能十几年后相认呢,这些先不说着,你听我把话先讲完。”朱雨晴嗔怪地瞪了刘凡一眼,随即又接着说道:“此次以商、贾、夏三家为首的世家联盟来者不善,原本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们朱家也不是势单力薄,照样有同盟家族,也不至于怕了他们,自保是没有问题的,但最令人痛心的事情却恰恰出现在内部,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蝼蚁啊!”话说到这里,朱雨晴已是面露悲凉之色,显然对于自家人的背叛羞愤不已。

    刘凡从母亲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但心里却更加疑惑不解,于是便忍不住反问道:“妈,你是说朱开山他们那几房都参与进来了,并且还跟商,贾,夏三家连成一气对付朱家?这好像有矛盾吧,他们也是朱家人,若果朱家倒是,那他们恐怕也好过了吧。”

    “嗯!真是没有想到啊,还好之前我就有所察觉,公司里的机密都没有让朱开山知道,否则朱氏集团将陷入绝境。”朱雨晴点了点头,微微有些庆幸自己的危机意识,继而又开口说道:“三大世家向朱开山许诺支持他取代你大舅,继任朱家家主之位,执掌整个朱家,以朱开山那货的猪一般的智商,都没有想想这种好事怎么可能落到他的头上,怕是朱家一倒,他就会被人一脚踢开。”

    刘凡听完母亲的话,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沉思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说道:“看来老虎不发威,有些人还真以为老朱家好欺负啊,哼……商家?贾家?还有夏家嘛!既然别人都打到家门口了,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朱雨晴一听儿子发狠话,心底没由来地一慌,急急忙忙阻止道:“小凡,你可不要乱来,妈妈知道你武功高强,但是世家之间的争斗千万不可动用武力,否则会被其他世家群起而攻之,这都是华夏所有世家默认的潜规制,这也是国家默许的。”

    “妈,你就放心吧,你儿子做事自有分寸,若真要动武力,他们这些家族全部加起来还不够我一根手指头捏的呢。”刘凡这话可不是瞎吹,他是超越大罗金仙的准圣,凡人再多也不过是多几只蝼蚁,来多少死多少,不过动用武力那是下下之策,如今刘凡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若是整阴某阳某,还真不怕谁。

    紧接着刘凡又向母亲朱雨晴说道:“妈,既然他们从股市上入手,打压咱们,那我们为什么不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呢,钱我不缺,就是用钱砸都能把几家给砸垮了,至于自家内部的事情,倒也并非是坏事,可以趁这样机会将那些有异心的家伙扫地出门,他们不是要家族的公司嘛,那咱就给他,就怕他没命拿,哼!”此时刘凡眼中杀机隐现,寒光一闪而逝,朱雨晴并没有发觉到。

    (辞职最后几天了,老板很无良,天天加班,下个星期就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