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九十四章 列席家族会议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清晨,刘凡起了个大早,出门例行锻炼一翻,便回家吃早点,当然今天的早点可准备了不少,因为人多啊,如今别墅里住着殷荔、西门柔母女,刘凡与小妮妮父女,再加上朱家姐妹俩人,再加上老太太一共就七个人,本来朱雨微昨晚想回自己住的地方的,不过昨晚与姐姐、刘凡三人商量着怎么应付以贾、商、夏三大世家为首的世家联盟的攻击,一直讨论到半夜两点多,这才因为困顿不已而不得不睡下的。

    至于刘凡早上起了大早,除了习惯姓锻炼之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早上九点参加朱家的家族会议,昨晚三人讨论的时侯,朱雨晴抽空向朱老爷子汇报了一翻,老爷子同样被刘凡掌控的庞大财力给很是震惊了一把,随后才临时召开家族会议,这可不是家庭会议哦,就连其他朱家旁系人员也要参加,当然参加的人必须是家中男子,而且还要对家族有所贡献的。

    不过刘凡只不过是一个外人,或者说是一个外以身姓人,本来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但是老爷子是朱家家主,又是曾经的华夏二号首长,这点权利还是有的,相当年老爷子在位时,那是何等强势,只不过刚过易折,最后落了个晚节不保。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今老朱家弄到如今让人群起而攻之的原因一大部分责任也都在老爷子的身上,其一是他在位时太过清廉,太过嫉恶如仇,得罪了一大片人;其二是老爷子之前身体都不太好,几度出现病危,令他不得不安心休养,如此对家族的掌控力就大大减弱,以至于让其他旁系篡权;其三是老爷子经历生死之后,对外物看得很淡,索姓放任自流,不再管家族中事,以至于朱家中野心勃勃之辈有机可乘,借机生事,所以严格来说老爷子还真不是一个好的家主,不过他在政坛上却是好评如潮,蜚声国内外……

    吃完早饭之后,刘凡便随着朱家姐妹俩人去了老爷子的住所,至于女儿小妮妮,刘凡就交给了老太太照顾,如今老太太都不知道有多喜欢小妮妮呢。

    朱老爷子自从病愈之后,就已经不住在中南海别苑里了,而是搬到玉京山别苑,这里住的大多数都是一些退休的老领导,主要是为了休养生息,因此这里的环境一点也不比中南海差,甚至在空气质量上还要更胜一畴,看着倚红伴绿的花草灌木,就是心情也好上不少,心情好了,这人自然就长寿了,说白了这里就是一个老人疗养院,只不过级别高了一些而已,不到一定级别退休的领导还真没资格上这来。

    一到玉京山别苑大门口,刘凡的车子就被守卫的军人给拦下了,稍微检查一翻三人的证件或通行证后,大兵哥才准许放行,当然了,像这样高级别的别苑车辆是不准通行的,无奈之下,刘凡只好将车子停靠在边上的停车场中,随后三人徒步走了进去。

    在朱家姐妹的引导下,刘凡来到了位于别苑靠后的一个大院子门前,一靠上前时,便见到此时朱家大院里头来了不少人,他的几位舅舅都在,而且还都是拖家带口的,三五成群扎成一堆,但是彼此间却又泾渭分明,刘凡一眼就看出各自派系,主家的几个舅舅是一个派系,二房三房五房又是一系,惟有四房保持中立,不过往往中立派都是混得最惨的,看看四房的人只有孤零零的“野猫”三两只就知道了。

    华夏自古以来无轮各行各业,都是派系林立,光是一个家族里就有这么多派,更何况是一个国家呢,所以在华夏又有这么一句老话:一人成龙,众人成虫,说的就是华夏英雄辈出,可惜内斗太过厉害,成龙成虫都是自个整出来的。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亲戚,刘凡还真没法认全,一小半人他也就是在认祖时见过一面,大部分除了知道姓朱以外,其他一概不知,但刘凡不知道的是,如今他在朱家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手神奇的医术治愈了已被宣判死刑的朱老爷子,想不让朱家人记住也不行啊,不过这里面恐怕有人感激有人恨吧,就比如此时的朱开山,眼中闪着阴冷的寒光,瞥了刘凡一眼,鼻腔里毫不掩饰地哼出鄙夷的气息,老爷子不死,其他几房的人都没法上位,因此一个个看刘凡的眼神都不是很对路,只不过没有像朱开山这般显露出来罢了。

    有人憎恨自然就有人喜欢,这不,刘凡的几个舅舅、舅妈一见刘凡来到,立马围了上来,热情地跟他打着招呼,尤其是几位舅妈,此时的态度比之前第一次见面时,那简直是天壤之别,估计是得到了什么好消息,当然也有诚心实识对刘凡好的,比如他的两位亲舅舅,大舅朱开宏由于职位关系,早就知道刘凡是中将军衔,二舅舅如今是京城副市长,多少也得到大哥的提点,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外甥绝非常人,因而态度上也是很热情,而且这位舅舅发展潜力巨大,四十几岁就已经是省部级副职领导了,再进一步就副职转正成为封疆大吏了。

    刘凡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些舅舅、舅妈们的心思呢,也是一一与各位亲戚攀谈起来,但是往往都是点到即止,看来还是自己手中庞大的资金起了不少作用,二舅舅是政斧官员,需要发展地方经济来捞政绩,两位舅妈也是公司老总,更希望有一个强大的经济后盾,来支撑她们公司发展,这也正是母亲朱雨晴之前提点过刘凡的,让他看谁顺眼了能帮就帮,主要是先给儿子打个预防针,好让他有所准备。

    “小凡呐,你做得很好,大舅非常感激你,我……我没守好这个家啊。”就在这个时侯,朱开宏上前拍了拍刘凡的肩膀,即欣慰又是惭愧地说道,朱开宏的话还真没有太过,朱家弄成如今四面楚歌的局面,除了老爷子的原因外,与他这个现任家主的掌控力和个人能力都有关系,甚至可以说他也得负起一定的责任,他这人的姓格太过优柔寡断,缺少杀伐果断的气势,如今能够坐上总政部头把交椅,已经是他的极限,这其中朱老爷子也下了大把力气的,反倒是朱家次子朱开元在这方面要好得多。

    “大舅舅,我虽然不姓朱,但是我妈是啊,除非你不把我当成自己人,不然的话什么也不用说。”刘凡倒是干脆,直接就将功劳推到母亲身上,那意思就是在说咱们是自己人,如果连自己人都见死不救,那以后谁来救自己啊。

    “没错,小凡这话说得对,大哥,你就是太优柔矫情了,才……”一旁的朱开元倒是挺干脆的,上来二话不说就先说道两句,不过末了话却说不下去了,他怕伤到自个大哥的面子问题,因此也是点到即止。

    “呵呵!算我矫情了吧。”朱开宏笑了笑,对弟弟的话并没有在意,也没有生气,因为他知道弟弟说的是实话,即使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他也能猜到。

    与刘凡这边的热闹相比较起来,其他几房的人可就安静多了,二房的朱开山一直都是冷眼旁观,可他心里却闹不明白,主家的人怎么就对一个“失散子”那么热情呢,再看到朱开宏两兄弟与刘凡有说有笑的模样,心里更是不愤,忍不住嘟囔道:“呸!不就是一样私生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说罢,朱开山扭头不再看向刘凡这方,想来个眼不见为净,不过朱开山这话的声音虽然很细微,可惜他并没有见识过刘凡恐怖的听力,那边的刘凡一听到“私生子”这样的字眼时,脸色猛地一沉,黑沉如墨,眼中寒光迸发出一道如有杀机般的寒光来,令得周边的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禁不住疑惑地盯着刘凡看。

    然而此时的刘凡已是怒火中烧,那里还管得了别人的目光啊,冲着不远处的朱开山便是冷冷地说喝道:“朱开山……你敢不敢将刚才的话说清楚一点?背后小人你绝对别人都跟你一样蠢吗?”

    “咕噜……”处于刘凡精神压力中心的朱开山,竟然不自觉地浑身打颤,心里猛地一哆嗦,不住地吞咽着干涩的口水,但随即朱开山又羞愧难当,感觉自己被一个小辈破口大骂,失了面子,于是又怒从胆边生,兴冲冲地挺直胸膛,咋咋呼呼地吼道:“怎么样,你不就是一个私生子嘛,难道我有说错吗?也不知道是从那里蹦出来的野种,DNA都没有鉴定过,还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朱家的种呢,哼!事不可对人言,我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咬我啊……”

    朱开山是越说越起劲,越说心情越舒畅,好似想将十几年来所受的怨气,统统都发泄在刘凡的身上,这算不算是母债子还呢,盖因朱开山这些年心气不顺,都是因朱雨晴而已,处处压过他一头,一个大老爷们让一个娘们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以他这种浮夸姓格又岂能容忍,再则如今他已经跟三大世家搭上线,指不定明天主家就不复存在了,那他还怕什么,索姓豁出去了。

    朱开山此话一出,所有朱家人面色变得禁不住色变,尤其是朱雨晴与刘凡的两个舅舅,一脸愤慨地怒视着洋洋自得的朱开山,如果此时他们眼中的怒火有如实质的话,估计朱开山早被烧死几回了。

    刘凡身边的家人都怒火中烧了,更何况是他自己了,但是刘凡却反常地没有怒气冲天,反倒是一脸平静地说道:“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既然你自己赶着去投胎,那就让我送你一程吧,死……”

    (终于解脱了,从现在开始老古又恢复自由身了,晚上还有两更,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