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九十五章 逐出家门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既然你自己赶着去投胎,那就让我送你一程吧,死……”

    一个“死”字话音刚落,刘凡的身影已经离开原地,以一种肉眼难以分辩的速度向朱开山猛然冲了过去。

    “手下留人……”

    就在这个时侯,一声铿锵有力的话音在刘凡的耳边响起,似呼企图阻止刘凡杀朱开山,刘凡自然也听得真切,拍出一掌打向朱开山的同时,还有闲暇追寻声源,一瞥之下才看到说话之人,不知道何时房门被开启了,三位老人出现在门口出,而说话之人正是一名光头老和尚,为什么刘凡一眼就看出是和尚呢,盖因那光头老者头顶烙了十二个戒疤,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是个出家人嘛。

    这和尚刘凡并不认识,但是另外两人刘凡却是认识的,正中间的正是他的外公朱老爷子,而令外一位刘凡也见过一次面,此人正是老爷子仅存的嫡亲弟弟——朱鸿章,听朱老爷子介绍说朱鸿章自小拜入武林泰斗少林门下修习武艺,成为了少林俗家弟子,更兼天资聪颖,是百年难得一出的武学奇才,年仅三十就已经突破先天境界,当时轰动整个华夏武林,也是近百年来最有希望突破神境的人物,可惜如今刘凡看来,朱开鸿的修为还卡在半步神境,而且迟迟没有突破的迹象,不过光这身修为就足够他横行武林了,朱家也正是因为有朱鸿章这样的高手撑场面,才能够屹立世家林立的京城而不被蚕食。

    貌似那大和尚的话,刘凡并不鸟他,一掌之力去势不减地拍向朱开山,他可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放过辱骂自己的人,反倒拳影加速,在电光石火之间,刘凡这一掌已经拍中朱开山,而朱开山面临死亡的威胁,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脑袋顿时当机,一片空白,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死”。

    “喀嚓……”

    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大和尚与朱鸿章两人眼睁睁地看着刘凡击杀朱开山而无能为力,这种无力感让他们即陌生又羞愧,曾几何时他们也是这般将敌人击毙于掌下的,如今方知天有多大,地有多厚,民间果真是藏龙卧虎,一个小小的青年就有令他们畏惧的实力,他们算是白活了大半辈子了。

    “嘭……咣当……”

    一声闷响声起,随后便见道人影横飞而出,紧接着再来一声轰隆巨响,人影重重地砸在墙壁上,凹陷出一个人形来,而这一幕却让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刘凡竟然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做出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似呼谁都不认为朱开山在这样巨大的冲击力下还有生还的可能,“杀人了”这样的字眼瞬间闪现在众人的脑海中。

    “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将现场所有的惊醒过来,而这尖叫声正是之前朱开山身边的一名贵妇人发出来的,刘凡倒是知道这女人是朱开山的老婆,丈夫被打得生死不知,也难怪她如此惊惧。

    “咻……”就在这样时侯,一道身影向朱开山身前飞掠而去,这时众人才发现,正门的三人中少了一个光头和尚,不用猜也知道那道身影就是他了,大和尚来到朱开山身前,蹲下身子探了探朱开山的脉搏,又在胸口出按了按,随即这才转头向朱老爷子点头示意,朱老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大和尚点头便是在示意人没事,只要人死不了,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随后老爷子缓缓走到刘凡的身前,目光复杂地盯着他看,继而又笑了笑,眼中满是欣慰之意。

    “你……不错,很不错。”

    这时朱鸿章冷不丁地从老爷子的身后蹿了出来,目光炙热地盯着刘凡猛瞅,末了才来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但却又偏偏说地那么大义凛然,就好似武林前辈对后辈的勉励一样,直将刘凡听得莫名其妙,自个实力不咋滴,说话的口气还这么臭屁,活脱脱欠扁的货。

    刘凡对于这个小姥爷可不咋滴待见,眼白一翻,不屑地哼道:“没有实力最好别装B,小心遭雷劈,哼……”

    说罢,刘凡便不再理会朱鸿章,甩头便往母亲身边走了过去,随后才安慰安慰焦急如焚的母亲,她确实被刘凡的举动吓到了,这里可以国家级疗养场所,不仅有重兵守卫,还有龙组高手坐镇,儿子这样随意打杀别人,弄不好得受牢狱之灾,但一想到朱开山那些刺耳的话,朱雨晴都想上前刮他几巴掌,不过现在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朱雨晴这边正揪着心,而朱鸿章却被刘凡的话噎得哑口无言,老半天才吱吱呜呜地说道:“哎呀……你个臭小子,居然……居然这么跟我说话,我怎么说也是你小姥爷,你就不能尊老一下嘛,就算我实力不如你,你也不用这么鄙视我吧,我……我这是遭谁惹来了我。”

    “你为老不尊,居然还要我尊老?你不觉得这非常可笑吗?”刘凡回过头来,淡然地瞥了朱鸿章一眼,旋即幽幽地说道。

    “呃……有意思啊!”朱鸿章顿时无语,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不是他自己之前想讨刘凡的便宜,又怎么可能会让刘凡反击到了,好在朱鸿章心姓还算豁达,并没有因为刘凡的不能面子而生气,反而是恬着脸,很是无赖地说道:“咱们也算是亲戚吧,你也不用这么针对我老人家吧,再说了,我之前那话说的也没错啊,小姥爷我就是欣赏你,你待怎滴……”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看似“德高望重”的小姥爷,竟然会有如此无赖地一面,这丫的简直就是一个老玩童,话一出口,登时令刘凡惊讶得目瞪口呆,不带这么整的吧,不过刘凡虽然惊讶,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因为此时他已经看到老爷子跟着大和尚两人向他这边走来。

    与此同时,其他与朱开山交好的朱家旁系的人,眼看着老爷子来了,立马将老爷子围了个水泄不通,纷纷颐指气使地谴责刘凡,欲要老爷子这位掌舵人给个说法,大有不给个交代誓不罢休的势头,但却没有人敢靠近刘凡,此时傻子都知道刘凡是个生人勿近的危险人物,怎么可能还会靠近他呢。

    可朱老爷子就不同了,近几年老爷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威望自然也是每况愈下,甚至是大有淡出人群视线的趋势,以至于家族中的小辈们都忽略了他的存在,若是在位时侯老爷子,看谁敢这么放肆,那个见了他不是毕恭毕敬的。

    而其中吵得最凶的莫过于朱开山的老婆,别看外面像个贵妇,骂起架了比泼妇有过之而无不及,只听她愤愤不平地说道:“老爷子,你也不管你那外孙,这太不像话了,只不过是说了两句话而已,就把人打得不成不形,你若不给个公道,我可就报警了,这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就是啊,说两句难听的话就把人打成这样,若是稍微过分一点,会不会还要杀人呢。”

    “对,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给个公道,就算是主家的人也不能如此欺负人嘛,难不成主家的人就那么金贵,我们旁系的就得受欺负而忍气吞声嘛?”

    “讨公道,惩罚元凶……”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单单一个家族里面的矛盾就这么多,个个嚷着要公道,大有不处理刘凡就把事情闹大一样,或者还有某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在里面推波助澜,若是这事传出去,老朱家在京城铁定丢老脸了。

    “哼……都给老子闭嘴……”

    就在这个时侯,刘凡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身上气势陡然狂飙上升,一声大喝更是将气势释放到普通人难以承受的临界点,几乎瞬间还在吵吵闹闹的众人,如同被卡住脖子的阉鸡一样,喉咙瞬间哑火了。

    刘凡冷冷地扫过众人,眼中道道骇人的寒光闪现,令得每个与他对视的人都不由自住地打个冷战,后胫凉飕飕的,随后刘凡这才冷哼道:“杀人者,人恒杀之,辱人者,人必辱之,朱开山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我心狠,你辱我可以,我不会跟你计较,但是他不该辱及我母亲,这一次看在外公的面子上,我饶你一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让你受点苦头,长长记姓,哼!”

    说罢,刘凡不再理会那群吵闹的所谓亲戚,反身走到朱老爷子跟前,然而令刘凡不知道的时,在他身后的朱雨晴此刻已是泪流满面,得子如此夫复何求啊,朱雨晴听着儿子对自己的维护,想不感动都不行。

    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的时侯,刘凡却又再次说道:“外公,我想问一个问题……”刘凡这话倒是让朱老爷子愣了一下,虽不明所以,但老爷子还是点头示意,于是刘凡又问道:“若是家族中有人里通外鬼,出卖家族,那应该怎么办?”

    “轻者逐出家门,重者依法量刑。”老爷子若有深意地看了外孙一眼,旋即想也不想便回答道。

    “嗯!”刘凡闻言,轻轻地点了下头,紧接着又转身冲朱开山的同伙厉声大喝道:“朱开山等一干人等身为朱家人,不思如何回报家族,整曰里只知投机钻营,对家主之位心生觊觎,这本是常情,但是这人却为了谋夺大权而外通贾、商、夏三大世家,如今三大世家联合十几个大小世家攻击朱氏集团,公司的不少机密就是朱开山故意透露给他们的……”

    说到这里,刘凡的脸面再次变得阴狠无比,继而咬牙切齿地又说道:“这样的人,你们说该不该逐出家门……”

    (唉!伤心呐,老古罪大恶极啊!不说了,码字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