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破庙奇遇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玉皇山地处西湖与钱塘江之间的,原名龙山,远望如巨龙横卧,与凤凰山首尾相连,有“龙飞凤舞”的美称。每年农历春节至清明的一段时间,杭嘉湖和苏州无锡的香客蜂拥而至,福星观龙殿前香烟缭绕,人头攒动,盛况空前,成为山上的一大景观。平曰里上山健身游览的人群,从清晨到傍晚络绎不绝,是一座深受百姓喜爱的旅游休闲名山,也是新西湖十景之一“玉皇飞云”所在地。

    玉皇山峰峦峻秀,奇石异洞,竹树交翠。在山腰紫来洞前,可俯瞰南宋皇帝亲身躬耕的“八卦田”;在山巅,有内看西子,外眺钱江,西望群山的“江湖一览阁”与“登云阁”。农历八月在山上可远观气势澎湃的江潮奇观。著名洞景紫来洞,上下三层、洞中有洞,深不可测。洞中常年紫气笼罩,阴凉潮湿。洞顶豁口旁有古人据阴阳八卦之说用以镇压杭城火魔的七星缸。一旁七星亭上的一副对联写得好:七星缸,八卦田,紫来洞天,皆神工奇构;东浙潮,西湖景,龙山胜迹,极武林大观。

    7月份的玉皇山甚是炎热,在玉皇山一处不知名的山崖边上,一个少年坐在大树阴下纳凉,手中拿着草帽不停的扇动着,只见汗水不停的从那张满是青春豆的麻脸上流下来,不明就理的人还以为是月球地表呢,眼睛上顶着一个大土眼镜,遮挡着半边脸,瘦弱的身材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校服和一条破了膝盖的牛仔裤,可以看出生活的艰苦,脚边放着一个装满花草的大背篓。

    这便是本书猪脚,姓刘名凡,18岁,父母不详,刚出生因有先天疾病而被遗弃了,是玉皇山下刘家村老郎中刘福贵在一次出诊归途中捡回来的,并抚养长大,由于先天的不足使得刘凡从小体弱多病,还好有刘郎中用药养着,不然早挂了,也正因为如此刘凡在学校都不是很合群,又经常受人欺负,姓格就变得更加孤僻,基本没有谈得来的朋友。

    一年前老郎中不幸去世,从此刘凡成了孤儿,生活就更加艰苦,还好左邻右舍多年来受到老郎中不少恩惠,对刘凡很是照顾,才让他完成了高中学业,别看刘凡人长的不咋的,但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已经收到了沪海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

    眼看着9月份学期将近,学费还没着落,所以刘凡每天都会在山里采些草药去买钱,十几年的耳语目染多少也懂得些草药,这不今天又忙了一下午了,倒也采了不少药.“看来这次收获还不错,应该能卖个几十块。”看着背篓中的药草刘凡自话自语道。

    “这学费也不知要到几时才能凑齐,咦!这天怎么就黑下来了。”说话间天空突变,乌云迅速扩展,眼看就要下雨了。

    “靠,不是说今天是大晴天吗,怎么还有雨啊,这天气预报也太不靠谱了吧。”嘴里抱怨着,手里可不忙,抄起背篓往背上就走,飞快往山下方向跑去,可惜没跑几步大雨已经下到了,天色渐黑,山路崎岖泥泞,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跌倒,好在刘凡以前经常上山采药,山路走惯了,也不觉得有多难。

    “轰隆隆!”一道闪光划破天际,这时的刘凡就有点懵了,眼看着黑漆漆的一大片,能见度不到两米,刘凡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现实:他迷路了。

    “这可怎么办啊,这又是大雨又是雷鸣的,到处都是树,一个不好就成避雷针了。”这下子可把刘凡急坏了。

    “唉!到底往那边走呢,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有了决定后刘凡也不管那么多了,认准一个方向就跑,雨越下越大,山路也越不好走,渐渐的刘凡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了,那孱弱的身体不时的左右摇摆,仿若摇摇欲坠。

    “啊!!!”过不几时,刘凡一个不小心踩偏了路,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只听一声大叫后,人便了无踪迹,而这时的刘凡也因撞在了一面土墙上,停止了滚体运动,人是没有晕过去,不过身上的衣物却成了布条,全身有不少地方还流着血,于是一个新时代的乞丐就这样炼成了。

    不久刘凡挣扎的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除了有点晕之外到没什么大碍,抬起头看着周围的环景,入眼的是一不大的庙宇,不过很是破败,而且是用石头和泥土建成的,好像很久没有人烟。

    “也好,有个地方挡雨也不错,不知这是什么庙呢。”刘凡一边想着一边走近这座不大的庙,步入大殿只见正堂贡奉着三尊泥雕像,面目已经看不清了,边上随处可见的蜘蛛网和灰尘,左边一尊雕像有点道士,身着八卦袍,左手托着两本书,右手拿着一个八卦,中间的一尊雕像有点像个老农,衣着如古代平民,左手中拿着一些花草,右手拿着一把小柄的锄头,右边的一尊就有些威武了,头戴垂帘珠冠,身着雕龙袍,双手拄放在身前的宝剑剑柄上,可以看望出这是一位帝王。

    “三?什么来着,这是什么庙呢,不像三清庙啊,看这样子倒有点像是三皇庙,不过这里怎么会有三皇庙呢,看这样子有好多年头了吧。”刘凡抬头看着大殿正上方的那个牌匾中的三个字,出神的看着,不过只认得一个字,也不知这是什么文字,想了半天没个头绪,也就不再理会,找了个干净的地方休息一下再说吧,找了好一会也就神台上还是干净的。

    “各位大神,有怪莫怪啊,小子初入贵宝地,借个地方休息一晚,等小子曰后发达了,一定给各位大神多点香火的,拜托啦。”也没经别人同意,刘凡就已经开始清理神台上的东西了,嘴里还不时的嘀咕着,好不容易弄完了事,躺在神台上又觉得少了点什么。

    “啊,我说呢,没个枕头,怪不得老睡不踏实。”刘凡躺在神台上看着左边神像手里的两本石雕书,就有想法了。

    “多好的枕头啊,刚好合适,不知能不能拿下来。”

    说话间就站在了神像边上,手也伸向了那两本石雕书了,就在刘凡双手拿着石雕书的瞬间,刘凡手上伤口处的血沾染到了石雕书上,并没入了石雕书里,于是不可思意的事情发生了,染血的石雕书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茫,令刘凡眼睛无法睁开,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仿佛黑洞般,吸尽他的生命力,绝望与无助不断的闪现着,光茫过后一切都回归了平静,可是神台上那里还有刘凡的人影呢。

    “啊!唉!”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低吟声刘凡渐渐苏醒过来,睁眼发现自己不是在破庙里,入眼的是一个木结构的草堂,屋里不是很大,正堂整洁地摆放着一套方桌,墙角边还有一个木橱柜,摆着一些瓶瓶罐罐,眼前的这一切让刘凡有种回到了古代的感觉。

    “不会是像网络小说中说的那种情况吧,难道我穿越到了古代了?不会这么扯吧。”作为一个新时代的高中生刘凡对于穿越文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刘凡感觉自己体力恢复了不少,挣扎着从床上起身,向门口走去,这时的刘凡太想知道自己现在所处在的地方的情况了。

    “有人吗,请问有没有人在啊。”

    “呵呵,小哥,你醒啦,身体无恙否?”刘凡走到门外只见院子中大树底下三个陌生人正坐在石凳上品茗下棋,也许是听到刘凡的声音,其中一个穿的像农夫老者向刘凡走了过来。

    “啊?已经没什么事了,多谢老爷爷相助之恩,晚辈刘凡,不知您老高姓大名?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听着老人的话,刘凡都有点头大了,“难道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真穿越了?”心里想着事但对老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嗯,无恙便好,老朽炎帝神农氏,至于其他的事,老朽再慢慢与你细细分说,来来来,老朽再为你引见这两位。”听着老人的话刘凡脑袋彻底当机了,愣了半天回不过神来就被老人拉着走向另外的两个人了。

    “这一位是天皇伏羲氏。”老人手指着其中一位身穿明灰色八卦道袍的老者介绍道。

    “嗯!呵呵。”老者也是配合着边用右手捋着灰白的长胡须边应和着。

    “这一位是人皇黄帝轩辕氏。”炎帝转身又为刘凡介绍起了右边一位身穿明黄雕龙袍的中年俊男。

    “嗯!”黄帝甚是威严应道。

    而此时我们的刘凡同学已经震惊到了无以付加的地步了。

    “咕噜!三…三皇?我我我…”刘凡脑子是一片空白了,只能下意识的干咽着口水了,说话也是语无伦次的。

    “呵呵,刘小哥无须惊慌,汝猜得没错,吾等三人便是那上古三皇,不过吾等并非本尊,而只是本尊的一丝神识,而汝之所以会在此处也是有缘由的,且坐下来待吾等三人与汝细细分说。”伏羲见刘凡神情有些不稳,便上前安抚,于是四人上前围着石桌而坐,这时的刘凡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激动了,但心中却充满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