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五章 噬心蛊(求票求收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张夫人,这位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位‘小神医’,他的医术要比我高明许多,我想张先生的病应该有救了。”这张夫人的为人李正堂虽然不敢恭维,不过医生以治病救人为天职,是以他才好心提醒一下,免得待会把人给得罪了,那就得不偿失了,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他是一位真正的医者。

    “谢谢李老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张夫人说完话,又走到刘凡跟前下跪请罪地说道:“小神医,请你原谅我刚才的无礼,是我嘴贱,口没遮拦,我求求你救救我丈夫吧。”

    “嗯,你起来吧,我既然来了就会出手相救的,更何况是我兄弟的父亲,不过我还是想劝告你,以后做事多想想,你可知道你丈夫的病有一半都是因你而起的。”刘凡对张夫人的为人虽然很不满,但怎么说也是兄弟的继母,面子还是要给的。

    “怎…怎么会,我妈一向很爱我爸的,她怎么可能会害我爸呢。”张涛一脸惊讶地说道。而周围的人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刘凡,等待他的解释。

    “呵呵,你们还别不信,张夫人的眼睛大而不藏神,颧骨高耸鼻梁凸,唇薄口尖话不牢,这样的女姓权利欲望很强,喜欢斗争,而且个姓非常刚强,不能忍让,甚至目中无人,不但话多,废话更多,说话守不住秘密,经常莫名其妙得罪了别人,古语有云:‘眼恶必刑夫,双颧高凸,杀夫不用刀,刑夫未有了期。’再加上她眉宇间还有一颗斜痣,这就更印证了她的克夫之相。所以张叔的病有一大半都是出自她之手。”这时刘凡也根据自己所学的《伏羲神算》推断,一一为众人解释地说道。不过最后一点倒是刘凡拿来吓唬她的,要下猛药才会让人下决心改正。

    而其他人就像听说书一样,听得云山雾罩,但唯一听懂的就是:张夫人有克夫之相。

    “荒谬,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一切都要讲科学,像这么神神叨叨的相学怎么能够让人信服呢。”苏小菲一听说是相学之类的,就自动将刘凡的话归类为迷信一途,于是不假思索地就反驳起他的话来。

    “呵呵,心诚则灵,我相信张夫人也有所领悟了吧,想想你过往所作所为是不是跟我说的相符,那么若是今后还不改正,今曰之事将有可能延续到你的儿子身上,这是你的命!”刘凡跟本就不与苏小菲搭腔,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气得边上的苏大小姐咬牙切齿地。

    “谢谢大师点拨,刚才话让我有如当头棒喝,使我大彻大悟,明白以前所作所为都是错得离谱,求大师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以弥补我以前所犯下的错。”这时的张夫人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扬与傲慢无礼,眼神中却多一丝虔诚。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你能克服自的缺点,磨砺自己的心志,那么你将是大福之相。”看张夫人的眼神,刘凡就知道她今后会改过向善,所以也给她画了个美好的大饼,不过这一点倒不是刘凡瞎扯,而是刚刚的一瞬间张夫人的面相确实改变了,这说明她的命途也随着改变。

    “哼!装神弄鬼!”虽然对于刘凡能导人向善,苏小菲心里很佩服,但嘴上却不饶人,总想找借口打击刘凡,唉,这女人心海底针,捞都捞不着,更何况刘凡这个情商小白,他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那里得罪她了,所以就更加不愿意搭理她,不过这样一来又让苏小菲误认为是对她的无视,这女人就是茅盾的生物,你越黏着她吧,她越不把你当盘菜,你要是直接无视她吧,她又觉得你不重视她,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这下连李正堂也看不过去了,于是拿眼瞪了她一下,随后向刘凡问道:“小友,这张先生的病症你是怎么看的,老朽惭愧,学医一生也没见过这样的病。”

    “呵呵,李老不知道不足为奇,因为它本就不是病。”刘凡闻言,笑着说道。

    李老爷子一听这话,不禁大奇,诧异地问道:“不是病?那又是什么?还请小友解惑。”

    “不知道李老有没有听说过苗疆的蛊毒呢。”刘凡循循善诱地说道。

    “蛊毒?在医书古籍上有记载过,只是从未见过,听说这玩意儿很恐怖,人一旦中了蛊毒除非施蛊者解除,否则无药可医,而且死者凄惨无比,难道…”开始时李正堂也不知刘凡为什么要问蛊毒,随后想起医书中的一些关于蛊毒的只言片语,细想下张父的病症还真有些相像之处,是以话到最后都有些惊慌色变。

    “没错,张叔中的确实是苗疆的蛊毒,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蛊,蛊毒原于巫术,在上古时代本是一种医疗手段,但随之人类的发展,人的欲望开始滋生,之后就有了争斗,而巫术也演变成了两派,一为白巫,专为治病救人,一为黑巫,其人无恶不作,所以两派向来是誓不两立的,蛊毒又分为毒虫蛊,动物蛊、植物蛊和物品蛊,众蛊之中又以金蚕蛊为最,而张叔所中的蛊是金蚕蛊的一个变种蛊,名为‘噬心蛊’,又因为其蛊虫吸食人体精血,所以又叫‘血蚕蛊’,中者将会在七天之内被吸干全身血液,最后成为一具干尸,而且更恐怖的是血蚕吸食完一人的精血后,会飞体而出,向另一名直系亲属下手,直到嫡亲全死为止。”

    “嘶…”听到刘凡讲述蛊毒的恐怖之处,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更是惊颤莫名。

    “那…那,老三,这个你能解得了吗?”张毅一脸苍白,说话的语气也是不停颤抖,显然也是被“噬心蛊”的恐怖给吓到了。

    “放心吧,我既然知道是什么蛊毒,就有破解的办法,只要时机一到,我保证还你一个健康的父亲。”刘一面淡定地说道,其实小小的蛊毒,他那里会放在心上,要是平时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想灭了这血蚕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只是为了确保张父医治后不留下后遗症,所以他才没有急着出手。

    一听这话,众人吊起的心终于平复了不少,不过蛊毒的神秘对于李正堂这种医道高手来说也是陌生的,这时他的求知欲也被刘凡吊了起来,于是对刘凡问道:“小友,不知道这噬心蛊如何解,若是有什么不方便的话…”自古医家绝学都是秘而不传,所以李正堂的话说到最后也有些犹豫了。

    看着李老欲言又止的样子,刘凡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所以大大方方地说道:“李老,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这‘噬心蛊’中的血蚕乃是至阳之物,一般只有在正午时分才会出来吸食精血,其余时间都是在蛰伏,消化吸食的精血,所以要想灭杀它的最好时机是在正午午时,这时是太阳最猛力的时候,也是阳气最重的时候,不过要有与之相克之物才能灭杀得了,不然也于事无补。”

    “噢!”一听这话,李正堂也是恍然大悟,随后又若有所思地用手托着下把,直接成了“思考者”。

    “那…不知小神医还需要准备些什么,我好让人去准备。”这时一直说不得上话的医院院长齐文涛急忙地说道,从刘凡一进门的所作所为,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人虽然年轻,但医术了得,更胜李老,而且一手相术也的神乎其神,这样的奇人他又怎么能错过呢,即使认识一下也是不错,若如让其指点一二,那将是一生受用无穷,只是苦于没人给他引荐,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他又怎么能不好好表现一下呢。

    “这位是?”刘凡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齐文涛了,但没有人给他介绍,他也不在意,所以才会这么问。

    “哦!这位是医院的齐文涛院长,同时也算是我的晚辈,小友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交待他去办吧。”李老适时地为刘凡介绍道。

    “哦!你好,齐院长,叫我刘凡就行了,我这里还真有事麻烦院长,等一会我治病的时候需要用到一个大木桶,就是以前洗澡用的那种,桶里要装满热水,还要取一个小铜盆过来,务必在正午前弄好。”简单地认识了一下后,刘凡也不再客气,几下就将治病所需的器物说了出来。

    “好的,那我现在就去准备。”说完也不等刘凡答话,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小友,看你的安排是要用蒸疗法来祛毒是不是?那不知用的是什么药?”李正堂不愧为中医国手,一眼就看出了点门道,但又不敢确定,所以才禁不起好奇地问道。

    “确实是要用到蒸疗法,不过这只是辅助治疗,主治还是要靠针灸疗法。”刘凡解释道。

    听到刘凡这么一说,李正堂眼中精光一闪,忽然想起刘凡在临杭救人时也是用针灸,而且技艺很是高超,当时就连他也是叹为观止,所以此时心中更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