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一章 世家云集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今晚是京城宋家大喜之夜,宋家第三代嫡次孙宋子扬迎娶京城穆家之女穆莲英,由于是宋、穆两大世家嫡系联姻,对此宋家尤为重视,特意在宋家老宅大院中为两人举办婚宴,同时也预示着宋家与穆家正式结盟,这是一个典型的官商联姻,宋家世代经商,从不过问朝政,因而宋家子弟未曾有人在职从政身居要职,但是尽管如此,却没有那个家族敢于小觑宋家,盖因宋家背后不仅有一位神境的老祖存在,更是背靠着武当这样的武林泰山北斗,就算是武林大派也不敢挑衅宋家。

    而穆家则是官宦世家,传承了几百年,可谓是名门望族,虽然穆家不在华夏十大世家之列,但做为一个相对古老的家族,他们懂得如何规避凶难,因而家族中人向来比较低调,但其深厚的底蕴绝对不亚于十大世家中的任何一家,如今宋、穆两家结合,却是家族利益的产物,宋家是商贾巨富,又有武当做靠山,而且还有军方背景,而穆家则是政界大鳄,需要宋家的经济支持,而且更重要的是穆家如今家主穆康年正值换界上位的关键时刻,自然更希望得到来自宋家庞大财力的支持,所以宋、穆两家的后辈结合可以说是典型的政治婚姻。

    京城两大豪门嫁娶,自然是高朋满座,宾客盈门,往来之人不是商贾巨富,就是达官贵人,同时每个人都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盖因这里同样也是名利场,小人物想结交大人物从而一飞冲天,大人物想要拓宽人脉,这里就是最好的场所,因而这些所谓的上流人士或真心实意,或伪善敷衍,每个人总是似有似无地带着伪装的“面具”,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特产”吧。

    今晚宋伯年做为主人家,身穿暗红大喜唐装一脸的喜色,此时正站在大门口迎接宾客,身边还跟着几个子女,而做为新郎官宋子扬自然也在大门口接待宾客,时不时有宾客进门,宋家人都会笑脸恭迎,当然了,这也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主要是宾主尽欢那就一切没问题。

    “恭喜恭喜……恭喜宋老再添贤孙媳,来年宋家再喜添丁,享尽天伦之乐!”

    “贺喜宋二公子终于抱得美人归,与穆大小姐喜结良缘,真是羡煞旁人了……”

    “是啊是啊,宋二公子与穆大小姐真是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岂能不让人艳羡……”

    “恭喜两位了,祝贺两位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恭喜恭喜……”

    声声祝福语从前来的宾客口中说了出来,真心的,假意的,宋家人都无比喜悦地给予回应,并热情地招待着每一位宾客。

    而此时已是将近晚上八点钟,眼看着宾客齐聚,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可宋伯年依然站在大门口耐心地等待着,至于等什么人,也只有宋家人才知道,宾客们虽然心里很好奇,但是宾客自有宾客们的觉悟,并没有人上前去询问,只当是还有什么大人物没到场,能让宋家奉为上宾的人本就不多,而让宋家家主宋伯年携众子弟拱门等候的,那可就少之又少了,因此不少宾客也都开始期待起来了。

    “轰轰轰……”

    正当众人伸长着脖子望眼欲穿的时侯,宋家大门口不远处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五辆气势不凡的豪车形成的方阵映入了众人的眼帘,而中间的一辆黑色加长版房车格外引人瞩目,让门口的众宾客不由得惊叹不已,能被宋宋家邀请来的宾客,无一不是见多识广之辈,自然知道来人必是非富即贵,而且还是那种大富大贵的那种,一个个不由得伸长着脖子,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吱吱……”几声整齐有序如同军队一般的刹车声过后,五辆车子就像是事先训练好的一般,整齐地停在了宋家正门口,随后从其他四辆车内纷纷走出五个人,一名中年男子与三名年轻才俊,其中一名才俊身后跟着一名双十年华的美女,眼如秋水波粼粼,眉如柳叶肌似雪,胜似画中仙女一般,如同此时刘凡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眼前这对男女正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商飞扬、商琴兄妹俩。

    当初刘凡这位新上任的姑爷头回上赵家门,就在门口修理了商飞扬一顿,时隔多曰,也不见商飞扬报复,这点倒是令刘凡很纳闷,按理说像商飞扬这种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面子比命更重要,在心上人面前丢了那么大的脸,而没有找刘凡拼命,还真是少见了,不过想想最近贾、商、夏三大世家对老朱家的种种行为,便也不难理解。

    几人下了车后,那中年男子率先来到房车边上,恭谨谦卑地替车主打开车门,随后下来的是一位长相威严的老者,此人一出场,无论是宋家人,还是在场的宾客们,都无不一片哇然,盖因这位老者对于华夏人而言,那是如雷贯耳的牛人级大人物,可以这么说,这位老在脚下轻轻那么一跺,整个华夏官场都得抖三抖。

    宋家人一认出老者,都不敢有所怠慢,纷纷上前见礼,只见领头的宋伯年不卑不亢地朗声说道:“欢迎贾老在百忙之中前来参加小孙子的婚礼,真是令我宋家上下倍感荣幸啊!呵呵……”

    “嗯!宋老家主不必客气,今天我是不请自来,还望宋老家主海涵。”贾老一见宋伯年的架势,就知道对方话中有话,不过贾政军是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条了,自然不会出言扫兴,因而说起话来也是和蔼了不少,但是话语中却又带着一丝上位者不容置疑的气势,嘴上说着“海涵”,可面上却丝毫看不出有多少诚意。

    “那里那里,是在下疏忽了,贾老曰理万机,本不敢打扰您老的,既然过门就是我宋家宾客,请贾老上主坐酒席。”宋伯年也是商界老狐狸,又怎会听不出贾政军之意呢,京城就那么点地方,有什么事情能瞒得住众世家的耳目的,如今华夏高层换届面临,而贾家大儿子贾汉霖又是最有可能冲击上位的,进入核心九常之一的人物,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贾老爷子高调出现在宋家,无非就是想向他人展现一翻实力,连带着拉拢宋家为盟友。

    同时贾家更是重拳出击,把老朱家当成了“杀鸡敬猴”的那只鸡,只不过凡事有利也有弊,贾家这样的行为虽然能够动摇某些家族,但同样有风险,假如贾家这次对阵朱家落败,那么想翻身可就难了,当然这是“万一”,但是宋家人心里却明镜似的,拥有刘凡这样的妖孽人物存在,朱家东山再起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因而宋伯年才会不软不硬地跟贾政军耗着,不过宋家一向低调,也不会去得罪贾家,两家本就没有什么私交,往曰里更没有情谊,一家意在政界,一家则在商,两家本就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相反若难结盟,那么有了庞大财力支持的贾家更是如虎添翼,这也是贾政军今天亲自出席宴会的原因所在。

    贾政军一听宋伯年的只谈“风月”,不谈“政事”,便知道对方的心中所想,于是打哈哈地笑道:“呵呵!好说好说,近年来深居简出,或许很多人都忘记了我贾政军,不过不用多久,宋老家主一定会印象深刻的,哈哈……”

    说罢,贾政军更是哈哈大笑起来,只不过这笑声让宋伯年听得背后发寒,这么明显的威胁,别说是宋伯年了,就连他身后的几个后辈们也都紧皱着眉头,宋伯年就更不用说了,眼中寒光一闪而过,分明就是杀机隐现了,不过宋伯年掩饰的很好,并没有被他人察觉到,随后这才向身后的大儿子说道:“大军,你先带宋老进门,上主坐大位,另外子辉带这几位年轻才俊到偏厅。”

    “是,父亲!”

    “是,爷爷!”

    宋随军、宋子辉父子俩闻言并没有多说什么,干净利落地向宋伯年一点头,随后宋随俊一个箭步来到贾政军身前,恭谦地说道:“贾老,请跟晚辈这边来。”

    “呵呵……那就麻烦随军了。”拉拢不成的贾政军好似并没有将刚才的事放在心上,笑呵呵地向宋随军点点头,随后跟了上去,不过没走两步,他的脚步又停了下来,反身看向一身新郎装的宋飞扬,接着和蔼地说道:“这就是今天的新郎官了吧,不错不错,果然是一表人才嘛,听说小扬是在地方政斧工作,有没有兴趣调回京城啊。”

    贾政军此话一出,宋家人刚刚松下来的心情又紧绷起来了,这是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啊,之前只是简单地向宋伯年抛出结盟的“橄榄枝”,现在却是赤果果的拉拢,如今宋家第三代中有不少子弟却都弃商从政,这也是跟着时代潮流走,有道是朝中有人好做官。

    此刻宾客们对宋飞扬羡慕不已,以贾家在政界的实力和人脉,只要宋飞扬一点头,那升官就跟坐火箭似的,那能不让人羡慕嫉妒恨呢,但是宋家人可不这么想,都紧张地盯着宋飞扬,这一刻的宋飞扬就好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一个回答不好,那就有可能坏事了,点头了,就证明宋家有意与贾家结盟,摇头罢,很有可能得罪贾家,从此官途暗淡无光,可宋飞扬个人代表不了宋家,此时他脑海里正是天人交战的时侯,宋家人同样很着急,为了一份可有可无的官途,去得罪一个更加强大的朱家,那是绝对不可取的。

    “滴滴……滴……”

    而就在这个时侯,不知从那里传来了两短一长的鸣笛声,却是瞬间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同时也为宋飞扬解了围,更加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是谁这么不开眼,这个时侯来搅局,众人无不期待地寻声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