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二章 震撼登场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哎哟喂……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啊,一大票车挡在路中间算个什么事呀,那个谁?赶紧的……把车挪一挪,让我们的车子过去。”

    在车队的后头一蓝色的豪车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从驾驶位边上窗口探出一个脑袋,很不耐烦地冲着人群大声地嚷嚷着,说罢也不管众人诧异的目光,径直地坐回了位子上去,但谁又知道年青人此刻忐忑不安的心里呢,不过好在坐在后位的别一名年青人向他微微一点头,这才让他放心了不少,同时内心里有多了一份期待。

    “嘶啊……”

    宋家大院门口众位宾客闻言之下,都不由自主地倒抽着冷气,贾老爷子是谁啊,恐怕在座的人没有几个不认识他的,那可是曾经的国家领导人之一,虽然现在退了下来,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挑衅得了的,更何况如今贾家在华夏权利中心如曰中天,与贾家为敌那不是自寻死路嘛?

    此时宋家人还有前来的众多宾客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贾老爷子身上,想看看他如何处理此事,却见贾老爷子只是眉头微微一皱,随后便又回复如常,但若是细心的人便可察觉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寒光,可惜贾老爷子是混迹官场的老狐狸,对此掩饰得很好,再加上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被豪车内年青人的话给吸引了注意力,就更加没有人注意到了。

    如果说此时前来的宾客们对于豪车内三名年青人抱着看戏或者怜悯同情的心态的话,那么宋家人则是欣喜不已,原因很简单,感应他们已经认出豪车内后座的正是刘凡,至于其他两人自然不用,可不就是赵明杰与丘霖这对表兄弟嘛。

    本来三人一早出门,不应该这么晚才来到宋家的,可谁知道中途迷了路,原因却是出在充当司机的丘霖身上,他本就是不认宋家老宅旧址,不声不响地开着车子,而刘凡与赵明杰两人却以为他知道,也就不说话,结果可想而知,差点开出京城去了,等到醒悟过来后,再掉头回来,又碰上了堵车,于是乎三人才等到现在才来到宋家大门口。

    却不料来到大门口就看到贾家的车队,丘霖这次之所以跟着刘凡来宋家参加婚礼,一方面是家里分派的任务,别一方面则是为了讨好刘凡这位表姐夫的,一路上鞍前马后,可谓是极力讨好,谁知道弄巧成拙,心里正郁闷不已,谁知道在宋家大门口碰上了贾家的车队挡在路中间,这下子无处发泄心中闷气的丘霖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于是会愣头愣脑地冲贾家人大喊大叫。

    回头再看贾老爷子身边众人,其中商家兄妹俩却是认出了刘凡三人来,身为女子的高琴还好说一些,见三个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可商飞扬就不同了,一见到坐在后座的刘凡,立马就目露凶光,恨不得将刘凡生吞活剥了,有道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刘凡不仅羞辱过他,更是抢走了自己的心上人赵婉仪,横刀夺爱犹如杀人父母,此仇不共戴天,他又怎么能够不怒呢,不过他也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又有长辈在场,怎么滴也轮不到他一个小辈说话,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暗中给刘凡下绊子。

    商飞扬继承了家族的腹黑,于是假装不经意地走到贾城身边,凑上耳边小心翼翼地说道:“贾少,好像是赵家老三,还有丘霖那小子来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后座地那个小子,此人是老朱家的外孙——刘凡,而且他还是宋小姐同校同学,听说……”

    “听说什么……”贾城一边听着商飞扬的介绍,脸色却是越来越黑,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他贾城对宋紫柔痴心一片,可惜“落花有心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因而如今的他只能是一个“杯具”,本来以他的智商那里会听说出商飞扬话中有话,只不过此时的他已是满腔妒火,再高的智商又有什么用呢。

    “贾少,我说了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商飞扬看着黑着脸的贾城,心里不由一阵得意,贾城越是如此,一会儿刘凡他们就会越难堪,这就是他想要的。

    “讲……”贾城看也不看商飞扬,咬牙切齿一声低喝。

    “根据我的调查,这刘凡与宋紫柔小姐好像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好像几天前这刘凡就上门来了,而且貌似与宋家人相谈甚欢,临走时宋紫柔更是亲自宋出门口……”商飞扬话到这里,便不再讲下去了,因为他已经从贾城的面上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这就是说话的艺术,有些话并不一定要说全了,有时侯模棱两可的话,才是最致命的。

    “嘶……呼……我知道了!”听家商飞扬的话后,贾城开始是咬牙切齿,但随后却是深呼吸一翻调整平复一下情绪,随后便恢复了平静,但商飞扬对于贾城很了解,他知道贾城表现得越是如此,越说明他内心的不平静,同时也预示着他爆发出来的怒火有多强大。

    此刻商飞扬甚至可以想像到贾城与刘凡两人死磕的场景,若是两人斗个你死我活,那他就可以从中谋取利益,若是两败俱伤那就更好了,别看此时贾家与商家是联盟关系,但是世家之间那有永恒的友谊,利益至上才是世家间永恒的存在。

    与此同时,宋家人看到刘凡的到来,纷纷舍弃贾老爷子一行人,转而向着刘凡的方向奔去,身为宋家家主的宋伯年更是为刘凡打开车门,他的这一举动顿时让在场的宾客大跌眼镜,好一阵错愕,而贾老爷子还有身后一行人的脸色就更加不好看了,贾老爷子无轮是身份还是地们都是在场最高级别,可宋家人仍然没有出门迎接,更别说是为他开车门了,这岂不就是赤果果的打脸嘛,堂堂贾家居然还不如一介小青年?

    不过不管众人的内心想法如何,刘凡算是威风了一把,一下车来更是引得众宾客对三人好奇不已,无不猜测着刘凡的来历,赵明杰与丘霖两人都是京城人士,在场许多人都知道是世家子弟,而刘凡能与两人为伍,那么怎么也得是同为世家中人,但是令宾客无奈的是,他们想破脑袋他想不起京城有那家公子与刘凡相符的。

    宾客们有什么样的想法那都是次要的,宋家人可不管这些,刘凡可是宋家的大恩人,如果宋家失去了老祖宗的庇佑,恐怕不出几年,宋家有可能从此没落,甚至仇敌消灭兼并,最后成为历史,再则说,就算是刘凡没有救了宋家老祖宗,仅仅凭借刘凡本身的实力以及在龙组的地位,就足够宋家人巴结讨好了。

    “真不好意思啊,宋老先生,路上堵车了,没有迟到吧?呵呵!”一上车,刘凡便向宋伯年解释了一翻,不过他这话中虽然有一丝歉意,但却又好似理所当然一般。

    宋伯年一听刘凡这话,连忙笑道:“那里那里,刘先生能莅临寒舍就已是我宋家的幸事了,又怎么会有迟到一说呢。”说着,宋伯年又看向刘凡身边的两人,眼见有些陌生,于是疑惑地询问道:“这两位是……”

    还没等刘凡出言介绍,赵明杰更很是识趣地自我介绍道:“宋老,您好,家父赵昌山,我是赵家三小子,赵明杰,这次是代表父亲前来祝贺子扬兄新婚的,这是我姑姑的儿子,丘家老幺丘霖,也是一同前来祝贺的。”

    “宋老,您好!”听到表哥的介绍,丘霖很是拘谨地向宋伯年问了声好,随后便又站回到刘凡身后,别看他是一个浮夸大少,平时无法无天的,但是面对宋伯年这样的世家家主,还是有些放不开。

    “哦!没想到你竟然是昌山家的三小子,当年你满月的时侯,我还去喝过满月酒呢,没想到一晃眼都长这么大了,嗯!果然是一表人才,你爹近来可好?老头子也有十几年没有见他了,回头待我向你爹问好啊。”宋伯年一听赵明杰自我介绍,倒是惊讶不已,没想到竟然是赵家的三小子,而从他的话中可以听出,宋伯年与赵昌山竟然认识,而且看来关系还不错的样子,这倒是让赵明杰有些诧异。

    “多谢宋老挂念,家父一向身体不错,您的话我一定转达。”赵明杰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呵呵……”宋伯年笑而不语,转身向身后的孙子宋子扬,以及孙媳妇穆连英招了招边,示意两人上前来,随后向刘凡介绍道:“先生,这就是老朽二孙子宋子扬,孙媳妇穆连英,今天便是两人大婚之喜。”

    “刘先生好……”

    “刘先生好……”

    宋子扬与穆连英小夫妻俩人得到宋伯年介绍后,自是向刘凡躬身拘礼,宋子扬是知道刘凡的身份,更是知道刘凡对宋家的恩情,因而这一鞠躬完全是出自真情实意,不过穆连英多少是因为丈夫的原因,虽然不知道刘凡的身份,但从宋伯年对刘凡毕恭毕敬的态度上,不难猜测刘凡的身份绝对是贵不可言,这一点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试问整个华夏能让宋家家主如此屈尊降贵的人能有几个呢?

    刘凡一听两人左一个“先生”,右一个“先生”,不仅头都大了,他有这么老嘛?于是笑着说道:“呵呵!宋兄不必这么拘礼,今天是两位大婚,你们才是主角,再则我们两人年龄相仿,这‘先生’一称可是折煞我了,你还是喊刘凡就行。”

    刘凡姓子本就随和,但是这般称呼出自同龄人之口,怎么听怎么别扭,因而刘凡才有这么一说。

    (非常感谢各位兄弟们这段时间的支持,由于这段时间老古因各种事务繁忙,近两个月没有更新,让大家很失望,现在此书从新开始更新,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