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三章 针锋相对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

    刘凡的话顿时让宋子扬不淡定了,自家爷爷都要喊刘凡一声“先生”,若是自己直呼其名的话,回头老爷子还不狠狠地揍他啊,于是宋子扬回头给了爷爷一个询问的目光。

    宋伯年自是会意,转念一想,紧接着释然地说道:“先生乃是洒脱之人,不拘泥于俗事,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各交各的吧。”

    “是……爷爷!”

    宋子扬一听到自家爷爷的话,立马躬身回答道,其实宋子扬内心对刘凡的做法也是很认同的,大家同为年轻人,自然是洒脱一些好,不然他对刘凡总是这般毕恭毕敬的,刘凡心里难受得紧来,宋子扬自个也感觉挺别扭的,虽说他对刘凡的态度是出自真心实意,但总年轻人,尤其是宋子扬这样的世家子弟,特有的孤傲还是有的。

    刘凡一见此,于是朗声笑道:“呵呵……这就对了嘛,别整得我好像是一个糟老头子似的。”

    说着,刘凡又撇过头望向宋子扬身边的妻子穆连英,微微一打量,紧接着浅笑道:“这位就是新娘子了吧,嗯!果然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不错不错……”

    “先生过奖了。”穆连英让刘凡三言两语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施施然向刘凡谦恭施礼,旋即很是乖巧地挽起丈夫的臂弯,摆出一副夫唱妇随的巧媳妇模样来,倒是令在场不少人艳羡不已。

    “哎!这一点也不为过,今天是宋兄大喜,我也略备了一份薄礼……”话未说完,刘凡很是随意地将手伸进口袋里,好一阵摸索后,掏出两个颜色各异的方形小木匣子,匣子上面稍作装饰,接着笑语道:“来来来……这是我闲暇时炼制的两枚丹药,明黄色为健体丸,有强健筋骨,增强体质的功效,另外还有壮阳之功,粉红色为驻颜丹,具有养颜美容的功效,服用一枚可保容颜三十年不变,至于具体的功效体现就只有服用之后才能够体会得啊,呵呵……”

    说罢,刘凡不等宋子扬夫妻醒悟过来,便将手中的丹药塞到了对方的手上,随后笑而不语地后退一步。

    “强健筋骨?壮阳?”

    “养颜?美容?三十年?”

    此时此刻现场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当中,不少人听了刘凡的话后,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这世上那有这样的丹药,那不成仙丹了吗?这些可都是人们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现在居然有人活生生地自夸海口,又岂能让人信服呢!

    不过世事无绝对,宋家人对于刘凡的话可是深信不移,看没看见此刻宋伯年一脸的激动嘛,他可是知道刘凡身上拥有小培元丹这样的武学至宝,区区健体、养颜的丹药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老的是如此,这小的那就更不用说了,此刻的宋子扬已是激动得说为出话来了,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掂量着手中的目下木匣子,好似生怕下一秒钟宝贝就不见了,倒是站在他身边的妻子穆连英显然对这所谓的驻颜丹抱有怀疑,满脸的疑惑,更不理解丈夫为什么这般激动,不过做为世家子女,她依然保持着大家风范,并没有出言质疑,而是选择欣然接受。

    “傻小子,傻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谢过先生?”

    正当宋子扬发愣的时侯,宋老爷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听出爷爷对自己的不满,于是连忙晒笑着向刘凡道谢:“谢谢先……刘兄,不过……这么贵重的礼物,我……”

    宋子扬本来还想着尊称刘凡为“先生”的,可是又想到刘凡之前说过的话,于是又强忍着改了口,旋即又觉得这丹药太过珍贵,尽管他极其想拥有,但还是想要推迟,岂不料话还没开口,刘凡便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只听刘凡郎声说道:“哎!宋兄千万不要推迟,对于我而言只不过是很普通的丹药而已,若我想要的话,随时可以炼制,宋兄就收下吧,今天可是你大喜之曰,挽拒宾客可是不美哦。呵呵……”

    “那……那我与小英就却之不恭了,嘿嘿!”宋子扬一听刘凡如此说,再加上得到爷爷的首肯,也就不再矫情,欣然接受了刘凡的礼物,随后携妻子向刘凡重重地施了一礼,刘凡自然也是生受之。

    这本来是一件挺美的事情,但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总有某些自以为是,且不知所谓的人出来搅局,这不,这边刘凡刚与宋家人寒碜完,另一边的贾城等人却是看不过去了。

    “哟!又是健什么丸,驻什么丹的,难道这是仙丹不成?该不会是那种坑人的三无产品吧?”就在这个时侯,贾城带着随行的几名年轻人走了过了,边走着还边用阴阳怪气的话语来贬低刘凡的丹药,显然是来者不善。

    贾城一走到宋伯年跟前,便似笑非笑地说道:“宋老先生,这三无产品,您信嘛?您觉得这人可信嘛?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阿猫阿狗,该不会是什么药厂医药代表吧?这卖的是仙丹啊,呵呵……”

    “轰……哈哈……”

    贾城的话一出口,立马引来了身边几名年轻人的一阵哄笑,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斥着不屑,戏谑……等等不可置否的眼神。

    “无知……”此刻的刘凡都懒得跟这些浮夸子弟计较,嘴角一撇,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不过刘凡不计较,并不代表赵明杰就好欺负,如今刘凡是赵家未来女婿,侮辱刘凡就等于侮辱他赵家,他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就连丘霖也是同仇敌忾地怒视着贾城等人。

    “什么?你说谁无知呢?”面对刘凡的无视与不屑,一向傲慢惯了的贾大少岂能不怒,说话间就想冲上前去揪住刘凡的衣领,不过还没等他到刘凡身前,赵明杰却先他一步挡在了刘凡的身前。

    挺身而出的赵明杰一上来,就冲着贾城劈头盖脸地呵斥道:“贾城,你想干么?我妹夫说你无知那是看得起你,要我说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柴、寄生虫、啃老族,你除了仰仗家里的权势欺男霸女之外,还会做人事吗?”

    “赵老三……你……”贾城自然认识赵明杰,两人同在四九城里混,同样是整天无所事事的浮夸大少,唯一不同的就是贾城除了好事不做之做什么事情都干,而赵明杰却是风流而不下流,从来不强他人所难,玩的是情调,两者间相较之,立马高下立判。

    “难道我表哥说得不对?恐怕是有过之无不及吧,你贾城在四九城里的‘名声’可不止如此啊,呵呵……”这时丘霖看到贾城吃鳖,立马出来帮腔,虽然丘家在四九城并不是什么大世家,但有赵家顶着,再加上一个刘凡神秘莫测的表姐夫在,他还真不怕贾城,因而说起话来倒也不会胆怯。

    丘霖口中的“名声”自然不是什么好名声,话一出口,在场中不少人都是脸色一变,贾城的那点破事在四九城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碍于贾家滔天权势,贾城才能逍遥法外,不然早就牢底坐穿了。

    如今赵明杰与丘霖兄弟俩当众将之捅破,无疑是与贾家撕破脸皮,这哥俩一唱一和,便将贾城的人品给抖落光了,一时间气得贾城气愤得涨红着脸,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愤恨地瞪大着眼,对两人怒目而视,而贾城的表现却是引来了在场众人一阵扼腕,不少人都暗自摇头,当真是虎门犬子啊,说白了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就连贾老爷子也是眉头紧皱,满目寒霜,显然对孙子的表现很不满意。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丘少’呀?没想到几天不见,丘少变得这么纯爷们了,说起话来挺硬气的嘛,呵呵……”正当众人为贾城的表现摇头叹息之时,商飞扬却是从后面越过贾城的身边,不阴不阳地冲着丘霖一阵谣谚,言语中多有鄙视之意。

    “扬……扬少……”

    事实上丘家虽然与赵家是姻亲,但丘家却与商家走得近,要不然之前丘霖也不会一直在商飞扬身后当跟班,这点四九城内不少浮夸子弟都知道,因而商飞扬此话一出,丘霖顿时就草鸡了,面对商飞扬的目光更是躲躲闪闪,不敢与之对视。

    “哼!”

    丘霖草鸡的模样,顿时让赵明杰很是不满,冲着他一甩手便是一声愤哼,这倒不是赵明杰真的对丘霖生气了,而是对自己这个表弟恨铁不成钢,顺手捅了捅丘霖手肘,旋即直面商飞扬,冷笑道:“诚如商大少所见,我表弟可不就是一纯爷们吗?难不成商大少眼浊了不成?”

    “是吗?”商飞扬眉角一挑,接着冷冷地说道:“可是在我的记忆里,你这位表弟可都是我的跟班,而且还是那种直那咬那的那种,就是不知道几天不见,怎么就这么不听话了,而且还懂得冲我撩牙了。”

    “哈哈……”

    商飞扬话里话外满是讽刺,又是“咬”又是“撩牙”的,说的可不就是狗嘛,他这是将丘霖比作自己以前身边的一条狗,只要是稍微有一点脑水的人都人听得明白,也难怪众人听了会忍不住发笑。

    “你……”这下子丘霖的脸色更加难堪了,再怎么说丘霖也是堂堂丘家大少,虽然对比那些超一流的世家太子爷有不少差距,但也是在四九城里蛮横的主,听到这样侮辱人的话,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一听之下,立马冲上前去,想要将商飞扬给撕了,不过却被刘凡一手拦住了。

    但见刘凡单手抓着丘霖的手臂,微微向后一拉,便将丘霖整个人拉得倒退,旋即跨步越过丘霖,微微一抬头,淡淡地看了商飞扬一眼,紧接着慢条斯理地说道:“辱人者,人自辱之,相信你应该听说过这句话,或者某些人好了伤疤忘了痛,如果你再出言不逊,侮辱我的朋友,那么我不介意再让你某些痛苦的记忆更深切一点,你说呢,商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