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四章 自取其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辱人者,人自辱之,相信你应该听说过这句话,或者某些人好了伤疤忘了痛,如果你再出言不逊,侮辱我的朋友,那么我不介意让你的某些痛苦记忆更深切一点,你说呢,商大少?”

    “姐夫……”丘霖听到刘凡这翻话,顿时感动不已,一句“朋友”便可从中听出差距来,想想自己以前跟着商飞扬鞍前马后,到头来在人家眼中只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可他仅仅只是跟刘凡见过几面,却将他视为亲朋,同样是人,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相对于丘霖的感动,商飞扬却是有点惧怕刘凡,想当初在赵家门口可以被他修理得很惨,对于刘凡的手段至今还是心有余悸,既而有些畏缩地怒喝道:“你……你别乱来,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宋家可是半个武林世家,你那点花拳绣腿在人家面前可不够看……”

    刘凡看着商飞扬那个糗样,心里对他更是不屑,嘴角一扬便冷笑道:“呵……没想到堂堂商家大少爷也有怕的时侯,真是稀奇啊,你们说我要是再呵斥两句的话,他会不会吓得尿裤子呢?”

    “哈哈……我看不止吧,恐怕大小失禁都有可能……”

    “对对对……”

    刘凡的话音刚落,身后的赵明杰与丘霖表兄弟俩人也肆无忌惮地附和着刘凡的话,而周围人群中也有不少人捂着嘴憋笑,若果不是畏惧于商家的权势,恐怕这些人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姓刘的,你别欺人太甚了……”贾城眼见前来帮他的商飞扬受辱,顿感脸面大失,不自觉地对刘凡怒目相向,但他的形象怎么看都有点气急败坏的样子。

    “哈哈哈……”反观遭受屈辱的商飞扬脸色虽然极为难看,但对刘凡怨恨却越加明显,怒极而哈哈狂笑起来,旋即冷冷地吼道:“笑什么笑……什么好笑的,恐怕再过几天你就笑不出来了,你不就是老朱家的一个没人要的野种吗?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啊,我想你还没看清楚朱家现在的处境吧,我相信过不了几天,朱家就会没落了,甚至彻底从京城十大家族中被抹去,到时我看你还怎么嚣张得起来,哈哈……”

    商飞扬这话却是有些过了,俗话说地好,辱人不及父母至亲,可商飞扬却将刘凡的母亲连带上去,若是一般人早就冲上去大打出手了,但是刘凡却没有,只见他面沉如水,表情相当平静,但谁又能够知道此刻刘凡内心早已汹涌澎湃,恨不能将高飞扬抹杀了。

    “老朱家的野种?那不就是……”

    此刻,从商飞扬的话语,不少明白人都猜出了刘凡的身份,不过他们并不关心商飞扬话里的意思,但是还是有几个字眼被有心人听到耳中,当初刘凡认祖归宗之事在四九城世家中已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一听到老朱家的,就自然而然地联想到那件事。

    因而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刘凡身上,随后又将目光转到贾老爷子身后的中年人,盖因此人姓夏,京城夏家二子夏铭贵,当年夏家三子夏铭荣与朱家大女朱雨晴之事,在整四九城里闹得沸沸扬扬,这么说来刘凡可不就是夏家的种嘛,也难怪众人的目光会聚集在夏铭贵身上。

    而夏铭贵也是感到一阵愕然,对于刘凡归宗之事,夏家人早就知道,但却并没有与刘凡相认的想法,但令夏铭贵没有想到的是,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刘凡见面,不过夏铭贵对这些显然并不怎么关心,因而只是同漠然扫了刘凡几眼,也不言语,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商大少这话有些过了啊,刘先生是我宋家请来的贵客,你一再挑衅,未免太不将我宋家放在眼里了吧。”

    就在这个时侯,宋子扬眼看着事情的发展越来越不受控制,做为主人家不得不出面调停,而且是毫不犹豫地声援刘凡,一则刘凡对宋家有大恩,二则刘凡本身的实力就值得宋家巴结,再则宋家根本就不怕商家,别看宋家人平时不显山露水的,但其实力及时是贾家也不敢小觑,更何况是比贾家明显弱一畴的商家。

    “哦……”宋子扬的表态让在场众宾客大吃一惊,宋子扬的话无疑表面了宋家的态度,更是不惜得罪商家,这让众人对刘凡更加好奇了,纷纷猜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宋家有这样的底气一挺到底呢,不过还没等众人回过味来,接下来宋随军的话,更是让众人倒抽着冷气。

    “商贤侄,若果你是诚心诚意来我宋家喝喜酒的话,我宋家自然欢迎之至,但你一再羞辱我宋家的贵客,我宋家不欢迎这样的人,所以你必须向刘先生赔礼道歉,否则请回……”

    宋随军这话更绝,直接让商飞扬向刘凡赔礼道歉,这可就是实打实地打脸了,这话一出更是让众人看不明白,按理说以如今朱家曰暮西山的情形来看,拥有三大世家连盟的商家更加强势才对,正常情况下宋家也不至于当众落商家的脸面,可事实却与众人想法相反,还真是让人费解。

    “要我道歉?你……”商飞扬显然也有些蒙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口快,却引来了宋家这么大的反应,确实是始料未及,不过此刻的商飞扬早已将往曰沉稳的城府抛到九霄云外了,一听要他当面向自己的情敌道歉,他那里会答应,正想反驳时,却不料身后一只小手将他的嘴巴捂住了。

    “哥,你别再说了,这事本来就是你不对,你再说下去就要出事了。”却是商飞扬的妹妹商琴及时制止了自己哥哥不理智的行为,旋即又从人群中走出来,既而对宋随军诚意地说道:“宋伯父,哥哥最近心情不太好,如果他今天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待他向您赔罪了。”

    “商丫头,你不应该向我赔罪……”

    宋随军话中自然是另有所指,以商琴的智商自然看出刘凡才是正主,于是欠身转向刘凡,歉意地说道:“刘少,哥哥一时情急之下,口不择言,还请不要见怪,商琴在这里向你赔罪了。”

    “错不在你……”刘凡一错身让过了商琴,此刻刘凡内心还翻滚着呢,那里肯就这么算了,自然不肯接受商琴的道歉,再则错的人又不是商琴,他更没有理由接受她的道歉了,只是轻飘飘地一句话,便将她的赔礼又推了回去。

    而这个时侯赵明杰也看出了刘凡不肯善罢甘休,于是阴阳怪气地冲商飞扬挤兑道:“哎呀!某些人做错了事,却还要一个女人出头,当真是够可以的了。”

    “就是嘛,从来只有小白脸才会躲在女人的裙底下,没想到商大少也是……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丘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再怎么说也是世家出身,嘴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更何况商飞扬之前也羞辱过他,被落了面子自然要找回场子了,这对于他这浮夸大少而言,再正常不过了,因为他们这些人平时都是这么干的,对些更是轻车熟路,就差没将商飞扬说成是软蛋了。

    “你……你们别欺人太甚了!”商飞扬那里受到过这样的屈辱,怒气冲冲地,恨不得将刘凡三人撕成碎片,不过却被商琴死死地抱住了。

    “赵老三,凡事都有个度,虽然飞扬刚才说的话有点难听,但也不会言过其实啊。”这时贾城也忍不住开口帮腔了,贾家与商家的盟友,他自然不会看着商飞扬受辱,更何况两人平时也是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那他就更有理由帮商飞扬了。

    “哦!这么说来贾大少也认为商飞扬骂人骂得对了?”刘凡闻言眉头就是一挑,眼中的寒光更甚,接着面无表情地说道:“那么我想请问贾大少,如果我现在骂你是野种,私生子,你会不会也无动于衷呢?”

    “这……这个……”贾城顿时无言以对,如果真有人这样骂他的话,他还不拿刀砍人全家了。

    “你也没话说是吧?那你就闪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刘凡寒光一凛,冲着贾城一瞪,令得贾城惊骇莫名,恐惧地倒推几步,幸好身后有人,不然可能一屁股就坐在了地面了。

    吓退了贾城之后,刘凡再次直面商飞扬,横眼冷对商飞扬,而后者登时心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目光躲躲闪闪不敢与刘凡正视,但其实心里极为不甘心,本来他是想让刘凡当众出丑的,却没有想到宋家人也掺和进来,按他之前的算计,宋家人及时不站在自己这边,最少也保持中立态度,可惜一步错,满盘皆输,此刻他只能冀望于贾老爷子了,只要贾老肯出面,以他的身份地位,相信宋家也得给面子,至于刘凡,在他的想法中,相对于贾老而言,那都是微不足道的。

    “呵呵……伯年,今天是宋家大喜,可不能因为年轻人的意气之争而扫兴致,这吉时可不能错过哦!”就在这个时侯,贾老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也不看刘凡,直奔宋伯年而去,在他眼里刘凡、赵明杰都是年轻小辈,根本不足为虑,关键是宋家人的意见,这又不得不说贾正的老谋深算了。

    “贾老,这事我宋家无法做主。”宋伯年那里会不知道贾正打的什么主意,因而不着痕迹地将事情推给了刘凡,在宋家的地头上宋家都做不了主,那就只有当事人的刘凡了,聪明人一点就通,虽然贾正暗恼宋伯年的作为,但对方一点也不弱他贾家,他也拿宋伯年毫无办法,就只能从刘凡身上找突破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