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六章 刁蛮的苏小菲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星期到目前为止成绩还是不上不下,点击不是很给力啊兄弟们,票票也不是很理想,古月码字很辛苦,求大家多多支持本书,猛烈点击,给力砸票,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古月在此拜谢了!!!!!

    ~~~~~~~~~~~~~~~~~~~~~~~~~~~~~~~~~~~~~~~~~~~~~~~~~~~~~~~~~~~~~~~~~~~~~~~~~~~~~~~~~~~~~~~~~~~~~~~~~~~~~~~~~~~~~~~~~~~~~~~~~~~~~~~~~~~~~~~~~~~~~~~~~~~~~~~~~~~~~~~~~~~~~~~~~~~~~~~~~~~~~~~~~~~~~~~~~~~~~~   人民医院院长齐文涛也是一个有心有,没用多长时间就已经将刘凡所交代的事情办妥了,此时正有两名年轻力壮的保安,一前一后地搬着一个一米多高的大木桶,往病房里挪动。

    好不容易将木桶抬进房里,两名保安却不知该放那,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院长,这个木桶要放在哪里啊?”

    没等齐院长说话,刘凡抢先说道:“嗯!就放靠床边的位置吧。”

    两名保安见说话的是一个小年轻人,一时有些愣住了,随后拿眼向齐文涛看去,而后者却是急眼地骂道:“你们两个蠢货还愣着做什么,没听到小神医的话嘛,赶紧把木桶摆放好。”

    “哦哦…”眼看着院长就要发飙,两名保安也不敢怠慢,嘴里唯唯诺诺地应着,手脚麻利地将木桶放下,随后快步走出房间。开玩笑,这可是院长啊,医院的大佬,要是惹得他不高兴,说不定这么一个好工作就没了,不过说来也奇怪院长怎么会对一个小青年这么上心呢?两人一路走着,心中不停地打着问号。

    随后不久木桶也被注满了热水,一切准备停当,只久东风了,不过这时病房内外人有不少因好奇而前来围观,这一点让刘凡眉头微皱,于是不悦地说道:“齐院长,这里是病房,这么多人在这里也不是个事,你将多余的人请出去吧,只留下病人家属以及李老就行了。”

    “哦,哦,我现在就让他们走。”作为医生,齐院长当然知道人多对病人康复不利,不过一听刘凡只留下几个人,而他却不在此列,是以又欲言又止地说道:“那个…小神医,我能不能也留下来啊,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对于这次的蛊毒治疗他很好奇,也想从中学到点什么,所以也只好厚着脸皮了。

    “嗯,也可以,不过一切都要听我的指示。”刘凡想了一下,就知道齐院长的心思了,无非就是想从他这里学点东西,可是刘凡的医术是那么好学的嘛,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啦,所以刘凡也就大方的答应了他。

    “谢谢,谢谢…”得到满意的回复,齐院长也很是高兴,随即又转身去劝那些围观的人离开。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苏小菲一听刘凡将她排除在外,于是很不高兴地说道:“姓刘的,你凭什么赶我出去啊,凭什么啊!”

    苏小菲从小都是被别人捧在手心里,长辈疼着,父母爱着,同龄人追捧的对像,再加上本身天才级的医学天赋,让她更加自负,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同时也造就了她的孤傲与冷淡,自从遇见了刘凡这个木头后,屡遭挫折,心里受了委屈,是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毛病?无缘无故地发什么颠啊。”对于女人知来不是很敏感的刘凡一看苏小菲这撒泼的架势,心中不免有所非议,但也不会去自找麻烦,只得嘴里轻声地嘀咕着,根本不理采她。

    只是刘凡不想惹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找上他呀,这不,苏小菲一见刘凡不理她,以为刘凡心虚,说话就更变本加厉了,“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我就是想留下来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真本事,别整些神神叨叨的玩意就了不起,别到时候治不好,那可就糗大了…”苏小菲说完话还自鸣得意地用眼神挑衅着,却没发现此时病人的三位家属的脸色黑沉如墨,只是碍于她是李老神医的面子而不敢说什么。

    不过别人不敢说,不代表刘凡不敢,他一听这话,立马站起身来,平静地说道:“白痴?我这次的治疗过程中女人不得在场。”

    “什么?你说我白痴!好…我忍。”被人骂成白痴,苏小菲也是气急,不过她现在的是如何留下来,所以也就忍了,却又不甘心,又指了指张夫人委屈地说道:“那她呢,难道她不是女人啊。”

    “说你白痴,还真没说错你,看到那桶里的水没有?”刘凡指着水说道。

    “看到啦,那又怎么样?”苏小菲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回答道。

    “水蒸疗法你总该知道了吧。”刘凡白了一眼,接着说道。

    “你以为我白痴啊,这么简单的中医疗法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苏小菲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话说到最后就戛然而止了。

    “既然知道,那你又知不知道病人要宽衣解带脱光光啊,而她是病人的老婆,你说她为什么能留在这里啊!既然知道了,那还不出去!”刘凡也是受不了这种大家族出身的傲慢女,总是自视甚高,以为地球都是围着她们转的,是以他才会发这么大的火。

    “嗅嗅…”被刘凡这么一说,倒把苏小菲给整哭了,两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白皙的脸颊无声地滴落在地面上,原本冰冷得生人勿近的面孔瞬间消失了,有的只是一个受委屈而不得申诉的小女生,真是我见犹怜啊,就连“肇事”的刘凡这时也有些过意不去,只是众人不知道的是在苏小菲婆娑的泪眼中一抹狡黠一闪而过。

    “老三,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让一个人家嘛,怎么人家说也是一个女孩子。”这时张毅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于是就说了刘凡两句。

    这时刘凡心里也后悔了,他最是看不得女孩子的眼泪了,再加上被张毅这么一说,心里也彻底软了下来,又看见一旁的李老正一脸歉意地看着他,于是只好讪讪地说道:“呵…呵,想留下来可以,不过千万别捣乱,还得等病人下水后才能进来。”

    “真的吗?耶!”原本以为已被判了“死刑”,却没想到峰回路转,到最后判了个“死缓”,这让苏小菲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随即哼着歌走出了病房,这那里还是原先的那个冰山美人啊,这活脱脱地就一魔女嘛。

    前后两个不同的姓格倒是让病房里的人面面相觑,一片愕然之色跃于脸上,而李老爷子最是了解外孙女的姓格,此时却尴尬地涨红着脸,显得很是滑稽。

    “啊哈哈…”短暂地沉默后,便是一阵暴笑过,算是为原本愁云惨雾的病房增舔一丝活力,也为之前的小插曲画上了一个句号。

    中午11点整,已是到了午时,刘凡也准备为张父治疗,便吩咐张家兄弟为张父除去衣物,然后将人放到木桶中,看着一切准备停当,刘凡又再一次叮嘱道:“等一下我治病的时候不能受到任何打扰,所以你们要禁声,也别让人进来,还有一会儿看到什么有为常理的事情,千万不要大惊小怪的,再一个就是希望你们为我保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会医术的事情。”

    “嗯!”众人齐齐点头,算是回应刘凡的话。

    “好,从现在开始,禁声。”刘凡说完话假意从身上取出一枚木灵针,但见针上浑身弥漫着一袭翠绿色的光晕,绕着针身缓缓流旋着,而且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唚人心扉的木灵之香,让在场的众人全身为之舒爽。

    众人的表情刘凡没情思去理会,一旦进入医者角色,他是会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只见他将木灵针,轻轻插入水中,随后慢慢搅拌,让针中的木灵之气融入水中,渐渐地水的颜色从刚开始的清澈见底变成了绿色,直至最后变成浓浓的碧绿色,刘凡才将手中的木灵针收起,而此是的针身的颜色也变淡了很多。

    眼前的这一幕让在场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一个个瞪大着双眼,捂着嘴吧,生怕打扰到刘凡,心中更是震惊莫名,都没想到小小的一根木针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第一步完成后,刘凡趁别人不注意时迅速将木灵针收起,紧接着又拿出了三根水灵针,三针咋现,顿时让房内的温度下降了十几度,同时也将还处在震惊中的众人惊醒,众人只觉得全身一冷便清醒了过来,随后就看到刘凡手里拿着三枚泛蓝色的针,针的周身像是覆盖了一层蓝白色的冰层,周围也同样环绕着不少白色的寒气,与其说是水针,倒不如说是冰针更为贴切。

    正当众人还在感叹之际,刘凡的手已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地将三枚水针分别刺入张父胸骨上窝中央的天突穴,以及两肋对称的曰月双穴,三穴互为犄角,形成一个三才阵,借用水针的寒气来困住隐藏在心脏部位的血蚕,不让它察觉后在张父体内乱蹿,从而做到保护其他脏器的作用,这就是所谓五行相克中的水克火。

    三针一入体,张父身体表面就浮现了一层白色的薄冰,这难免又再一次让人感到叹为观止,随着寒气的入侵,隐藏在张父体内的的血蚕似乎也察觉到了威胁,是以也开始有了行动,慢慢地吸食起张父体内不多的精血,以抵抗寒气的侵入,这时的血蚕还没有那么活跃,但刘凡知道接下来正午阳气最重之时才是肉戏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