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七章 气死人得尝命?(2)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贾海,你马上开车送爷爷去医院,另外再通知我爸他们,就说老朱家欺人太甚!”

    贾城顷刻间就要发飙了,这点与之前彷徨无助的模样可是判若两人,言语之间更是毫无顾及,或许是长期的浮夸生活,早已令得他毫无顾及了吧,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宋家,就算是再有什么也应该知会一下主家,他这下可好,直接就找家人来解决,而且是来者不善。

    现场众宾客闻言无不变脸,更何况宋家人,因而宋伯年不得不出面调停,不过妨于身份,只好向孙子宋子扬似了个眼色,后者明了个中关窍,于是挺身站出来,说道:“城少,这里是我宋家,我想贾家不会不给面子吧。”

    “这事谁来了都没得商量,今天我非要这野种横着出去不可!希望宋家别插手。”贾城正是怒火中烧,那里还能听得进别人的话,直接就咆哮地回绝了宋子扬,更是再次辱及刘凡。

    本来宋子扬说话气势不能弱于人,态度也有点强硬,想以此来胁迫贾城妥协,他相信,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不卖宋家这个面子,但可惜他错估了贾城,或者说低估了贾城“二”的程度。

    “看来是有人不将我宋家放在眼里了!”这时宋伯年傲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半眯着双眼,目光中精光隐现,身上无形中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武者气息,令得在他身前的人都不自觉地退后避让,当然这样的气势只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对刘凡可是一点影响都没有。

    “呃……”贾城感受到来自宋伯年的威压,一时间气息受阻,顿感气闷,但此时他胸中怒气难平,因而只得硬着头皮接茬儿道:“宋……宋老,情况相信你也有眼看到,我爷爷是让他气得昏死过去的,现在生死不明,难道你们宋家想包庇行凶者?或者说你宋家想与我贾家为敌?”

    “生死不明?行凶者?”

    刘凡不禁被贾城的话给气乐了,他可是当世神医,又是神人,贾正的情况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不就是怒急攻心晕了过去而已,这点刚刚那个夏言也说过,贾正就算是被气死了也是活该,谁知道这话从贾城口出说却是变味了,假如刘凡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恐怕一个“谋杀未遂”的罪名是跑不了,免不了牢狱之灾。

    “噗……”不禁刘凡乐了,现场不少人也乐得不行,尤其是与贾城有旧怨的赵明杰更是如此,一声嗤笑后,很是不屑地驳斥道:“唉!天事怪事无奇不有,都说杀人尝命,欠债还钱,可谁又知道气得人算个什么罪?貌似国家也没有明文规定吧,不知道贾大少这‘行凶者’三个字从何而来啊。”

    这边赵明杰的话音刚落,那是丘霖便调侃道:“表哥,人家可是部委领导家的公子,这王法当然就是他家的了,一个小小的罪名算得了什么,况且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呢,你说是不是啊,贾大少?”

    “哦!是嘛?”赵明杰很是配合地做了一个“小生怕怕”的动作,紧接着故意说道:“那咱们以后在京城里混不是得夹着尾巴做人?否则的话人家贾家的无冕法刀可就落到咱们头上了。”

    赵明杰刚调侃完,丘霖再次接茬道:“对对对……表哥,你说得太对了,以后咱遇见贾家人就自动绕道走,甚至看到‘西贝’二字也要望风而逃啊。”

    “噗嗤……咳咳……”

    这哥俩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贾城,顿时令得在场众人禁不住莞尔一笑,不过又想到贾家的权势,只好又将笑憋了回去,只得在暗里窃笑,但不论是明笑,还是暗笑,这些看在贾城眼中都是嘲笑,而惹出这些嘲笑声的罪魁祸首就是刘凡这兄弟仨人,于是贾城再次怒火爆发了。

    “董忠义,给我废了他们三个!”贾城心中无明火难平,化成了对刘凡的怨恨,因而也不再顾及,一扭头便向身后一喝,而贾城话音未落,从他身后的人群中便闪出一道身影,直接落在贾城身前。

    来人一身紧身黑西服,身材高大足有一米九的个,全身鼓荡的肌肉几欲裂衣而出,隆起的肌腱都无不展现出爆炸式的劲力,冷冷的目光让人感觉不到任何一点人气,眼中寒光闪动更是让人感觉到前所未有死亡气息,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悄然弥漫在空气中。

    “少爷,干脆杀了,更省事!”董忠义名为忠义,但看他的形象却感受不到这点,反倒是给人一种人间杀戮机器的惊诧感。

    “哼!没听到我的命令吗?我说的是打残废……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贾城到底也是混迹四九城的浮夸,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他内心自然很想杀了刘凡三人来个一了白了,但不能明着来,这里可不光有宋家,而是几乎京城排得号的世家都让宋家让来了,再则京城是天子脚下,更不能明目张胆,若是换成打残不打死,那事情就还有余地。

    “是,少爷!”董忠义没有因为贾城的呵斥而不高兴,反而是用野兽一般的目光冷视刘凡三人,仿佛刘凡三人在他的眼中就是死人一般。

    “表……表哥!姐……姐夫!他他……他不会真是敢在这里下手吧,我……我怎么感觉他的眼神渗得慌呢?”丘霖在董忠义血腥的目光注视下,先顶不住了,颤颤巍巍地躲到刘凡的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更不敢正视董忠义。

    “是啊!妹夫,确实有点吓人。”赵明杰表现得还好点,最少他说话的声音没有颤抖,而且他也不是没有底牌,刘凡有多大本事,他或许不知道,但他却知道自己妹夫的武功高了去了,所以有高手坐镇,他那还需要怕。

    “一个外家高手能将功夫练到顶峰也算是难得,不过就这点本事可真不够看,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刘凡并没有回头看身边的表兄弟俩,反倒是饶有兴致地撇了董忠义一眼,就这么一眼刘凡便看出董忠义的武功路数,体内没有真气存在,反倒是肌肉中渗透着劲暴的气劲,这就是修炼外家功夫的典型特征。

    “哦!这我就放心了。”赵明杰与丘霖两人一听刘凡这话,顿时放下心来,对于刘凡这个妹夫,赵明杰可是百分之百信任,自然不会对刘凡的话深信不疑,至于丘霖现在是立志要跟着两人混,自然是全听全信了。

    而正当双方对持的时侯,宋伯年却是忍无可忍了,贾城一而再地藐视他宋家,而宋家却没有动静,或者雷声大、雨点小,如果今天这事传出去的话,那宋家的威信何在,估计不出半天就沦为京城,乃至华夏众世家眼中的笑柄。

    “哼!欺我宋家无人是吧!”宋伯年一声冷哼,全身气机直接锁定董忠义以及贾城,只要董忠义稍有异动,他便可以雷霆万钧之势狂击过去。

    “嗬……哈……”

    宋伯年这边一动,贾家的其他几名保镖也跟着动了起来,纷纷持拳护在贾城身前,气机更是同时锁定宋伯年,而刘凡这边三人却好像被人遗忘了一样。

    眼看着现场剑拔弩张的,却没谁出来制止,宾客们都不由得着急了,惟有宋家人好整以暇地看着戏,一个个都镇定自若,完全不当一回事,不过人家可是有底气的,宋家可是有老祖坐镇,再则今天来的人中也有一些武林名宿,更别说还有一个更妖孽的刘凡在,这就预示着这将会是一场闹剧。

    “宋老先生,我知道你是地阶的内家高手,但你可别忘了,外家巅峰高手既是面对先天高手也有一战之力,更何况我们之中还有天阶高手存在,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趟这浑水的好!”这时,对持尖端的董忠义看着气氛不对,担心一会儿动起手来,自己无法护住贾城,于是起了劝退宋伯年的想法,末了更是拿先天高手来压人,而他所说的先天高手正是之前夏家的夏言。

    “哼!先天高手又如何,敢在我宋家撒野的人,就算是先天巅峰高手来了,也得横着出去,不信你可以试试。”宋伯年可不是说大话,背靠着一位神级高手,说话底气自然十足,丝豪不相让。

    “嘶……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董忠义闻言不由得邪笑着添了添干裂的嘴唇,说完话便闭口不言,暗中却抬眼向身后的其他保镖使了使眼色,又将目光投向刘凡三个的位置,那意思自然要他们趁机向刘凡三人下手,而他自己则负责托住宋伯年。

    “不知死活!”董忠义的小动作已然被刘凡看破,内心暗自给对方打上必死印记,不过刘凡表面却依然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很是“天真”地与赵明杰聊天。

    “嗬……”董忠义暗自中劲,手中拳头紧握,凤眼直对宋伯年,气势已是不断鼓荡攀升,而对面的宋伯年也是毫不示弱地摆起了太极起手式,这宋家是武当旁支,所用太极拳自然是古太极十三式。

    “呼……嘿……”

    两人稍微对持一阵,待得气势直达顶峰时,董忠义率先出手了,拳劲带风,气势十足,呼喝间竟然全身气劲鼓荡,简单一击直拳便直直地向宋伯年打去。

    “圆转如意!”宋伯年打斗经验也算老道,看出董忠义这一拳势成千钧,不可力挡,因而使出太极中的卸劲,四两拨千斤,堪堪将击来的一拳引开,但饶是如此,也被董忠义的拳风刮得脸颊生疼,明了董忠义拳劲力道,心下更是不敢大意。

    “太极拳?”董忠义也没有想到自己势在必得的一拳竟然这么轻易被躲过去了,尽管刚刚这一拳只是试探,但对方轻易躲过,心下还是有些暗恼。

    (更新完毕,感谢兄弟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