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八章 形意、八极对太极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边宋伯年与董忠义两人一开打,周围众人都很是自觉地后退,不过却也只是退后个十几米,不自觉地将打斗的两个围成一个大圈子,现实中武林争斗千载难逢,宾客中有绝大部分人都只是普通人,面对武者间的争斗,自然要瞧个究竟。

    而圈子正中的两人一招试探后,立马分开,泾渭分明地各站一边,相互对持,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虎视对方,寻找出对方的破绽,以期击倒对方,董忠义依然是那种噬血的死表情,如同野兽一般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宋伯年。

    反观面对的宋伯年则是一脸的凝重,都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别看刚才宋伯年很轻易地躲过董忠义强力的一拳,但谁有知道暗中的凶险,如果不是太极拳借力打力的特姓,光刚才那一拳就够他受的了,这也就不难看出他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了。

    “武当太极!宋伯年……请指教!”正当众人不知道两人要对持到几时的时候,宋伯年却出人意料地向董忠义抱拳示意,这其实是武林中不成文的规矩,也比斗时自报家门,既是对对手的尊重,又是在示意对方,比斗而不是生死之战。

    “形意、八极,董忠义,领教了!”董忠义一见宋伯年抱拳,自然要还礼,因而也是依照古礼郑重其事地一抱拳,随后两拳再次紧握,脚下成不丁不八的步伐岔开,身形微微下蹲,后脚弯曲成弓,正个身体已是蓄力待发。

    “咦!姐夫,他们这是在干么?打又不打,还这么客气做什么?”这时站在边角上观看的丘霖看到两人的动作甚上不解,于是向刘凡求教。

    刘凡闻言,很是随意地解释道:“这是古代礼仪,据说古代武林门派林立,各派间的关系又错综复杂,因而在斗拳的时侯,都会自报家门,以免敌我不分,伤到自家人或者盟友,而这样的礼仪一代一代传下来,就演变成了尊重对手或者认可对手的意思,这样也是避免生死之战。”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电视里面那些大虾开大前都要来这么一手,以前还以为编剧为了耍帅呢。”丘霖听罢,恍然大悟地呢喃道。

    “那妹夫,你看一会儿打起来两人谁会赢?”这时赵明杰也转过头来问刘凡,他只不过是个普通人,那里看得出双方的情况对比,赵明杰也是年轻人,年轻人对于打斗这样能让人热血沸腾的事情,也不是心让向往,难免会多关注一些。

    “这个就难说了,从修为上看两人可以说是势均力敌,都是同等级的地阶高手,两人使用的拳法不同,伟人曾经说过:‘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可见两者间各有所长,武林传言: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这又说明太极拳注重内家修为,而形意、八极则在于爆发力,从长远来看,如果两人的打斗陷入僵持的话,宋伯年会胜出,不过这董忠义也不容小觑,形意、八极杀招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宋伯年提出切磋斗拳的原因。”

    “我了个去的,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道道啊!”丘霖听完刘凡讲解的“武林小白普及课程”后,这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小白,多天真,禁不住咂舌不已。

    “别说话了,快看,两人都动了。”赵明杰一把拽过丘霖,此刻董忠义已开始有所异动。

    “嗷……”但见董忠义一声嘶吼,双手五爪弯曲成爪,身形下压,正个人如同猛虎一样,气势汹汹地向着对面的宋伯年扑了过去,而后者却不慌不忙地摆开架势,面对董忠义犀利的一爪,不仅没有选择暂避锋芒,不退反进,脚采武当七星真武步前冲一跨,瞬间置身于董忠义虎爪之下。

    “猛虎下山……”董忠义一见宋伯年不退反进,心下暗喜,禁不住一声暴喝,手下利爪便袭向对方左肩。

    “白鹤亮翅……”宋伯年见势凶猛,没有选择硬接这一招,反倒是身形右侧,臂膀却如同白鹤展翅欲飞一般,舒展开来,顺势向飞扑而来的董忠义下颚击打过去,而后者见状一个翻身下马,身形一个侧翻转便躲过这一击。

    “啪啪啪……”双方拳影交错,斗得难解难分,掌风气劲击打间,爆发出强劲的暴戾声,打斗间,董忠义形意刁钻、狠辣,八极霸道无匹,可是说是攻击力无可匹敌,但面对宋伯年如封似壁的太极拳防守下,却是难得寸功。

    “呼嗬……”打斗不下半个小时侯,董忠义表面看功势依然不减,但有心人不难发觉他的表情已经有所变化,不再是刚开始时那般冷血,目光中更多的是急躁,这可是武者大忌。

    时间越是推移,董忠义就越是急躁,打斗中也不再局限于拳法,而是手脚并用,连北方谭腿都用上了,可惜宋伯年的太极拳挥舞得周身密不透风,就像个乌龟壳一样,让董忠义一时间无计可施,渐渐落入下风,这样的情况,如董忠义这样骄傲的人,又怎么可能接受失败呢。

    “夏二叔,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妙啊。”这是,场边上一直关注这场打斗的贾城也不知道脑子怎么开窍了,竟然能看出董忠义落入风,心里非常焦急,而他身边能说得不话的也只有夏铭贵,情急之下只得向他求教。

    “这……”

    这贾城也是冰病急乱投医,别看夏铭贵也是身居高位,可对于武林中事也是个门外汉,他那里知道怎么办啊,于是只好用眼神向边上的夏言求教了。

    “现在胜负还未可知,虽然现在董忠义处于下风,但是他还没有尽全力,他学有后手,你们安心等着看吧,再说不是还有我在吗?”夏言风轻云淡地解释道,紧接着又故作高深莫测地再说道:“以我现今的实力,宋家除了隐居幕后的老祖之外,没人是我的对手,而……据我们情报得到的消息,宋家老祖前段时间被人打成重伤,恐怕……”

    “嗯?”夏铭贵一听这话便知道事有可为,心下不由得大定。

    “这就好,这就好……”贾城也是将夏言的话听在耳中,心下更是狂喜,禁不住向对面的刘凡看了一眼,暗自恶狠狠地呢喃道:“哼!你个死贱种,竟敢羞辱我,回我看你怎么死。”

    “嗯!唉……”贾城的表现自是被夏铭贵与夏言两人看在眼里,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碰撞了一下,同时暗中为贾家叹息不已,贾家摊上这样一个继承人,还真是不幸。

    而站在处在贾城对面的刘凡好似心有所感地向这边看了过来,一见贾城狰狞的面孔,刘凡就知道对方必定不怀好意,不过刘凡却没有将他放在心上,转过来再次关注着场上的打斗。

    此时宋伯年与董忠义已在不知不觉间,将功力提升到了极致,这也使得场上气劲四溢,一时间风卷狂沙,让得圈外围观的众人不得不一再后退,这也使得围住的圈子不断扩大,不过却有两方人马始终没有移动过位置,这就使用两方人由为突出。

    而这两方人正是刘凡三人,另一方则是夏铭贵与贾城几人,双方分别由刘凡与夏言排在前头,用自身的护体罡气护住身边的人,但是两人的情况却大为不同,刘凡站在那里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周身就有半点真元波动,周身一米方圆内却没有一点风沙,反观夏言全身真气鼓荡,身上衣服更是被风吹起翻卷,而且隐约间还能看到一个无形的气罩,笼罩着身边众人,这就是差距了,可惜却没有人能看得出。

    “嘭嘭嘭……”拳掌相碰,声声如闷雷的巨响震撼着众人的心灵,此刻两人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董忠义的攻势却有所减弱,这说明他内劲已到极限,反观宋伯年则有攻有守,显得游刃有余,这时就突现出内家功与外家拳的优势了,内家功气息悠长,而外家拳力强却不久攻。

    “是到了分出胜负的时侯了!”

    “什么?”

    这是刘凡突然莫名其妙地说出一句话,令得身边的表兄弟俩一头雾水,不过一小会儿后,赵明杰却是悟到了一点,也不再发问,专心地看打斗,反倒是丘霖见两人这么专心,更不好问,只能闷头观望。

    “嗬……决胜负吧。”此刻董忠义已看出双方差距,知道再打下去,落败只是时间的问题,不由得狠了狠心,欲想硬拼了,于是出言激将宋伯年。

    “正有此意!”宋伯年越打越勇,自然不能输阵,欣然接受了董忠义的提议,暗中却是全力催动真气,眼神戒备地紧盯着董忠义,丝豪没有因为占尽上风而骄傲自大,这点足可以证明宋伯年江湖老道。

    “形意炮拳!嗷……”董忠义高声一吼,身如炮弹一般,急速向宋伯年攻去,拳劲如同直捣黄龙一般,不闪不避地长驱直入,此刻气势更比之前更加高涨,犹如杀神下凡,令人望而生畏。

    “来了!”场边夏言看到董忠义这一招,眼中精光一闪,现出一丝难以言表的兴奋,而他身边的人却没有人察觉到这一点,因为众人都被。

    “太极锤!呀嗬……”此刻宋伯年眼中只有对手,看着几米开外对方气劲四溢的炮拳,他使出了太极拳中攻击力对强大的一招,如果说形意炮拳刚猛无匹的话,那么太极锤则是柔中带刚,刚柔相济,两者孰强孰弱就要看谁用得巧妙了。

    拳影不段相近,顷刻间便已是短兵相接,董忠义炮拳一往无前向宋伯年胸口击来,一朝击中便是撕胸裂肺,而太极锤却是反转周身,自上而下打击对方头部,中者铁定头破血流。

    突然之间,董忠义直拳上挑,格档住了宋伯年的太极锤,旋即又迅速侧身背靠,向宋伯年胸口撞击过去,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变招,而且是选择这样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假如他的手臂被太极锤打中,不残也得折,当然宋伯年面临的境况就更糟了,重伤再所受免,也有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嘭……”

    一声巨响,一道身形倒飞而出,而场中一人却单臂一振,好似在宣誓自己的胜利,待得风停沙尘落,众人才发现,场中仍然挺立的是董忠义,只不过他一只手软绵绵地下垂,手臂红肿得都完全变了形,显然刚才那一瞬间的格挡受了极重的打击。

    反观宋伯年则是单膝跪地,表面上看不出受什么伤,但面白如金,呼吸急促,一手捂在胸口,一手支撑着身体,才不至于倒地,但仔细一看才发现,宋伯年的手臂在不停地颤抖,好似随时都有可能不支倒地一样,让人看了揪心。

    “噗……”宋伯年极力将伤势强压住,奈何伤得太重,一口气提不上来,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尽管如此,宋伯年依然坚持着身形不倒,眼神中充满着坚定与不甘心,没想到终曰打雁遭雁琢,一时不察之下竟然被暗算了,不过这也怪不得对方,只对怪自己太大意了。

    “爷爷……”

    “爸爸……”

    这时宋家人都向宋伯年这边围了过来,一个个说不出的焦急,从刚刚打斗的时侯,宋家人表面看很平静,但是内心比谁都着急,老爷子一大把年级了,实力早就过了巅峰时期,那里比得过董忠义这样年富力强的人,有道是拳怕少壮,就是这个道理。

    “宋老先生,我这招背山靠如何?”同样受伤不轻的董忠义,此刻关心的居然是自己的招式如何?还真有够执着的,也不看看人家现在都快不行了,这算是怎样啊?炫耀吗?

    “啪啪啪……”这时现场出现几声巴掌声,随即众人便见夏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边走边赞赏道:“好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董兄形意,八极转换可谓是炉火纯青。”

    (发个大章,今天更新到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