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九章 宋随军的小心思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呃……”

    “哦……”

    夏言突然之间的掌声,令得众宾客很是诧异,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他,紧接着又听到夏言的解释,这才恍然大悟,可不是嘛,最后一拼的一瞬间,董忠义那杀招确实了得,而且骗过了经验老道的宋伯年,尽管董忠义也受伤不轻,但这场比斗终究是他赢了不是!

    “夏言兄言重了,刚才只不过是一时侥幸胜了半招,若是真再打下去,我未必是宋前辈的对手。”这时董忠义倒是矫情起来了,虽然事实正如他所说,但他依然给宋家留了面子,他可不会狂妄到以为打败了宋伯年就怎么样,要知道宋家背后还有一个武当的存在,如果欺宋家太过了,弄不好会惹麻烦上身的,董忠义下手狠辣无情,可不代表他就是傻子,而且他更知道夏言的话并不是好心夸赞,而是别有用心,他才不会傻傻地上当呢。

    “呵呵!是吗?”夏言意味深长地看了董忠义一眼,便不再说话,反倒是很低调地退回夏铭贵的身后,继续充当保镖工作。

    “噗……咳咳……”

    就在众人转移目光的同时,早被家人围住的宋伯年的伤势再次恶化,一口鲜血再次喷了出来,一时之间气息缓不过来,竟然仰面倒头就昏死了过去,这下子宋家人可就急了,慌乱不知所措。

    “爸,你怎么了,爸……”

    “爷爷……”

    “医……医生,快叫医生……快啊!”

    乱作一团的宋家人,此刻似呼忘记了现场就有医生,而且还是神医级别的大人物,只可惜早已方寸大乱的宋家人,只顾着老爷子,那就会管其他呀,而刘凡本来想上前帮宋伯年查看一下,但是看到的是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包围的宋家人,禁不住眉头一皱。

    “刘……刘神医,你……你能帮帮我爷爷吗?我……”这个时侯倒是作为宋家女儿的宋紫柔还清醒着,急急忙忙跑来向刘凡求助,言语中怯生生的,眼神中更是有一丝焦急与慌乱,不过总算还是镇定。

    宋紫柔的声音虽小,在边上的宋家人也都听得真切,这才恍然大悟起来,这么一个大神医罢在眼前,可他们却舍近求远地去找什么医生,这无异于缘木求鱼,本末倒置。

    “神医,麻烦你帮我爹看看,他……他这是怎么了?不会有事的对吗?”宋随军被侄女的话惊醒后,立马转身,紧紧抓着刘凡的手,殷切地询问道。

    “你先让开吧,其他事情我来吧!”刘凡也不矫情,再怎么说宋伯年也是因为维护他而与人比斗的,现在身受重伤,刘凡自然不能够不管,于是摆手推开身前的宋随军,当仁不让地接受治疗工作。

    宋家人对于刘凡的医术那是无比信任,连自家老祖那么重的伤势都能轻易治好,相信宋伯年这点伤难不倒刘凡,因此当刘凡走过来的时侯,围观的宋家人都不由自主地为刘凡让步,这点倒是令众宾客很不解,盖因他们对刘凡不了解。

    刘凡蹲下身,伸手探了探宋伯年的脉搏,心中已明了,此时宋伯年脉搏微弱,几近游离,虽不至死,但以目前华夏的医疗水平,想要完好如初,那是不可能的,最坏也是功力大减,虽然能确保生命,但是后遗症也是大麻烦,不过这些对于刘凡而言只不过是小病小痛而已,分分钟钟就能搞定的事。

    “神医,怎么样?我爹他……”此刻宋家人都焦急地等待着刘凡的诊断,一个个异常紧张,生怕刘凡接下来要下病危通知一样,而当宋随军询问的时侯,每个宋家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好似生怕错漏刘凡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一时间倒是将场面弄得紧张起来。

    “呵呵……都这么紧张做什么,放松点,有我在呢!”刘凡回头一看宋家人的表情,禁不住莞尔一笑,也不逗他们,旋即说道:“宋老先生是外伤加内伤,五脏移位,表面看起来很严重,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你放大可放心,而且这次受伤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呵呵……”

    “嗯?这还不是坏事?”

    刘凡话一出口,众宾客无不暗自质疑,宋伯年的伤势就是傻子也看出伤得不轻,可从刘凡嘴里却好像跟感冒没什么区别,想不让人怀疑都难,但是宋家人听完刘凡的话,却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神医”之名可不是白给的,那是人家有实力。

    刘凡也不管众人的想法,自顾自地将松伯年的上衣解开,露出胸口,便见胸口处布满青肿的血丝,其中有不少胸骨都塌陷下去,看到这一幕,众人无不深吸一口冷气,同时回头看了一眼人圈中央的董忠义,纷纷露出敬畏的神情,这样的破坏力在普通人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同时也都暗自对董忠义开始快始戒备起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宋随军自然是相信刘凡的话,只要自己父亲能够安然无恙,那比什么都重要,至于什么好事坏事,他那里还理得那么多,此刻他唯一想要的就是父亲能够赶快醒过来,于是又欲言又止地说道:“那……那就拜托刘神医了。”

    “呵呵……没事!”刘凡自是看出宋随军眼中的疑虑,因而摆摆手示意一下后,便想帮宋伯年疗伤,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宋家人愤怒无比。

    “趁这机会,给我废了那野种!给我上……”就在刘凡想动手治疗宋伯年的时侯,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令人愤怒的声音,这话音一落,刘凡便感觉身后几道杀机并现,心下不由得暗自冷笑,真是不知死活,这时他那里还不知道是贾城搞的鬼。

    “嗬……嘿……”几身呼喝声起,贾城安排好的几名保镖便在他的授意下,向刘凡发起了攻击,看这几人下手的情况,显然是想置刘凡于死地,试想一下,若刘凡是别人眼中的普通人,想要废他需要用上两名地阶初期和两名人阶中期的高手吗?这就显而易见了。

    而这贾城也是没脑子,在这种关键时刻对刘凡下手,虽然有可能达成目的,但却彻底地得罪了宋家,这不仅仅是宋家的面子,更是关乎宋家家主姓命攸关的大事,假如刘凡在治疗途中被干扰,从而使得宋伯年有所闪失,那贾家与宋家的这仇恨可就大了去了。

    “嘭嘭嘭……”

    “啊啊啊……”

    贾家几名保镖来得快,可去得也不慢,而且是横飞出去的,谁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事情发生只在电光石火之间,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贾家的四名保镖便已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生死不知,唯一能够确认的上这几个的一支手臂出显了不同程度的扭曲,完全变了形,恐怕就是医好了也是残废。

    “嘶……这……”众宾客们预想到的事情没有发生,在他们看来,刘凡一个文质彬彬的小青年,再怎么也不可能是贾家几名孔武有力的保镖的对手,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们不相信,同时也被刘凡这样诡异的武功给震惊到了。

    现场众人除了刘凡之外,恐怕也只有夏言看清刚才的一幕,同时也让夏言对刘凡忌惮不已,因为他从刚才刘凡出手的一瞬间感受到一股比他还强大的气势,可令他想不通的是,这刘凡明明只不过是一个未满双十的少年,就算是打从娘胎里修炼,也不过二十年的功力,再怎么妖孽也不可能成就先天之境,要知道古往今来武学天才层出不穷,可能在双十年华晋阶先天的人却是几乎没有,可想而知刘凡有多么妖孽。

    且不说众的人想法如何,此时的刘凡就好像是没事人一样,有条不紊地处理宋伯年的伤势,仅仅只是单掌按在宋伯年伤口处,暗地里却是将一丝神力注入他的体内,用以修复破损的内脏以及筋骨。

    众人对于刘凡治病的手段不明所以,难道胸口按一按也可以治病?这未免太过荒诞了吧,但见识过刘凡本事的宋家人,以及现场的夏言倒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武者可以通过体内真气帮人疗伤,这点在古时侯就有的了,只不过一般个非亲非故是不会这样做的,因为通常情况下都会自损不少真气,严重者可能会修为倒退。

    “啪啪……”就在众人不解时,刘凡却松开了手,顺带拍了拍手,很是从容地起身说道:“幸不辱命!五分钟后宋老先生就会醒过来。”

    “这……这就好啦?”宋随军简直难以置信,虽然知道刘凡的手段不凡,可没有想到举手投足间就将重伤的父亲给治好了,不过旋即他又看到父亲脸色红润,呼吸平稳,又把提起的心放了下来,紧接着再向刘凡道谢:“谢谢刘神医,我知道一声谢谢有点苍白,今后神医但有所求,宋家必竭尽所能以报之。”

    刘凡闻听这话,禁不住笑道:“呵呵!没那么夸张,救死扶伤本就是医者本份,再者宋老先生也是因为我而受的伤,出手救他也是理所应当,至于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那就算了,咱们朋友之间贵在交心,不必如此客套。”

    “对对对……咱们是朋友,呵呵……”宋随军听到刘凡的话,便是一愣,随即才明白过来,不过刘凡的话对他的冲击很大,别人不知道刘凡的身份,可宋家却是知之甚详,武林中新晋的玉麟仙尊,超越神级强者的存在,更是华夏龙组总教官,身份何等显赫,能与这样的人成为朋友,自然是好处多多,也难怪宋随军都乐傻了。

    刘凡看着傻笑的宋随军,自然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对此刘凡倒是不在意,多个朋友多条路嘛,于是刘凡便提议道:“你先照顾宋老先生,接下来的事情由我来处理,可好?”

    “那就麻烦先生了。”宋随军自然不会不答应,反倒乐见其成,如今他可是将贾家给恨上了,刘凡想要收拾贾城,他是举双手赞成,不过宋随军这时却很意外地看到侄女宋紫柔对刘凡很上心,心里也起了小心思,于是暗自向她招了招手,接着悄悄地吩咐道:“小柔啊,先生不仅是我们宋家的贵客,更有大恩于我们,我们宋家不能怠慢,所以伯父委托你代为招待,你们都是年轻人,比较好说话,你明白了吗?”

    (更新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