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一十一章 晨练中的几个老头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宋家的婚宴总算是落下帷幕了,但是关于婚宴前的事情却让京城各大世家津津乐道,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其中谈论最多的则是贾大少被吓得大小失禁的事情,而刘凡经此一事之后,却备受世家关注,尤其是他那一手神奇的医术,更是让京城里头不少还在垂死挣扎中的大佬心生期盼,纷纷不约而同地向朱家试好,这样的转变倒是让不明就理的朱家人甚是茫然,不过倒是惊喜多过去惊讶。

    事后刘凡自然是被宋家人以上宾请上了主~席位,而贾家人则是灰溜溜地离开了宋家,就连夏铭贵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是夏铭贵是一脸复杂地离开,临走前还不往多看刘凡几眼,或许因为刘凡与夏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吧。

    而这次事件中最为高兴的就属于赵明杰与丘霖两兄弟了,他们是跟着刘凡去的,刘凡大出风头,两个也是与有荣焉,尽管两人只不过是小辈,但宋家依然将两人请上重要席位,让两人倍感欣喜。

    宴会后,刘凡便离开了宋家,不过他却没有回到母亲朱雨晴的家中,而是在回去的路上接到了朱老爷子的电话,朱老爷子让他回中南海家中,却是询问一下在宋家发生的事情。

    当刘凡一回到家中,便被老爷子请进了书房,随后一个小时的畅谈后,朱老爷子老怀开慰地走了出来,一路上满是笑容,晚间的时侯更是当着众子女的面,很是夸奖了刘凡一翻,确实,刘凡三言两语就将他的老对头贾正气晕过去,倒是值得老爷子开怀大笑。

    当晚刘凡就在中南海朱家中过夜,本来刘凡想回自家中的,可老爷子硬是将刘凡留了下来,刘凡无奈之下只好顺应长辈的要求,不过朱老爷子对刘凡的态度越好,家人则有些微词了,这个正是老朱家次孙朱泽斌,自从刘凡来到朱家,他一直就看不惯,之前就有过间隙,对此刘凡自然看在眼里,不过刘凡却并没有对他怎么样,这还是看在亲戚的分上,当然了,刘凡也不会给他好脸色。

    第二天一大早,刘凡早早便起身锻炼了,这都已经养成了习惯,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中南海别苑晨练了,上一次不是住在温家的时侯,对此自然不陌生。

    刘凡习惯姓地先跑跑步,一路跑来倒是看到了不少老人在锻炼,不过刘凡却一个也不认识,所以也就没有上前打招呼,只是默默地跑着。

    小跑了半个小时后,刘凡找到了一块比较空旷的地方,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老人,做*的做*,舞剑的舞剑,闲聊的闲聊,各做各的事情,一副颐养自得的模样,对此刘凡也是笑了笑,便开始了自己修炼。

    刘凡打的是太极拳,不过这是他自己领悟出来的太极拳,与现今太极有很大的区别,刘凡的太极拳不拘泥于一招一式,动作潇洒犹如天马行空,却给人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

    打着打着,刘凡进入了浑然忘我的境界,竟然没有发现在他身边不远出正有几名老者在观看他打拳,而且看得津津有味,好似在欣赏什么艺术一样,而且看着看着也跟着刘凡比划起来,只不过他们的动作比之刘凡,简直就是云泥之别,而且甚是别扭。

    “呼……”这时刘凡收拳立定,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回醒过来才发现身前竟然聚集了十几名老者,这些老者看到刘凡醒过来后,便欣然地走了过来。

    “小伙子,你是那家的孩子啊,这么面生。”这时其中一名身穿银白色唐装的老者率先向刘凡询问道。

    “各位大爷好,我是朱家的外孙,刚从外地回来,所以看起来面生。”刘凡一见眼前这几位老爷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爷爷,言语中不自觉得多了一丝敬意。

    “老朱家的外孙?”一名白发老者对刘凡的话很是疑惑,话一出口后,便仰着头,微微皱着眉头,好似在思索一样。

    “哦……我知道了。”白发老者想了好一会儿后,好似想到了什么,既而上前再次打量起刘凡来,接着才再次说道:“你是老朱家大女儿失散多年的儿子对不对?叫……叫什么来着?”

    “老爷子,我叫刘凡。”刘凡好意地提醒道。

    “对对对……就是叫刘凡,上次你认祖归宗的那,老头子我也去过,我想你应该不记得我了吧。”这老爷子听刘凡说出名字来,登时好像得到糖果的老小孩一样,满是欣喜地嚷嚷道。

    “哦!我怎么会记不得您呢,您是向青天,我家姥爷可是一向将您引为知己,我又怎么会不认得呢。”

    这时刘凡也记起来了,这位老爷子确实在那天见过,当时朱老爷子介绍好像是前任的国务委员——向进民,这老爷子在位的时侯可是出了名的嫉恶如仇,对贪污腐化的官员那是深恶痛绝,惩治了不少贪官污吏,在民间有“向青天”之称,比之一直高举反腐倡廉旗帜朱老爷子也不遑多让。

    “什么青天白天的,那都是虚名,年轻的时侯就这么个火爆脾气,见不得下面的人损公利己,呵呵……”这向老爷子话里很谦逊,但是他的表情却看不出半点谦虚的样子,反倒对自己过往的名声沾沾自喜,尤其是从刘凡这样的小辈口中说出来,那可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得了吧!我说向大炮,人家小青年只不过是客气一下,看吧你美的。”这时,一名黑衣老者甚是不忿地贬低向进民,不过这话多少有点泛葡萄酸的味道,“那又怎么样,也不见人家小青年认得你。”向老爷子丝毫不再意,好似对这样的事情稀疏平常一样,翘起脑门便回了一句。

    而之前的白衣老者有些看不过去,撇撇嘴笑道:“我说你们两个,都一大把年级了,还没这么斗个没完,好歹你们俩也是一个战壕里扛过枪的战友啊。”

    白衣老者似呼在人群中的威望很高,他一开口,其他人都俯首帖耳,登时没了声响,不过背地里两人却依然互相瞪了一眼,这倒是让刘凡对老者来了兴趣,忍不住多看两眼,老者虽然有些老态龙钟,不过精神头却是不错,尤其是双眼中不时闪现的精光,让人有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白衣老者见刘凡在看自己,也不在意,反倒是向刘凡解释道:“刘小子,你别在意,这两个老小子就是这样,当年打小鬼子的时侯,就是一个班里混出来的老兄弟,后来两人一起搭过班,带过队,老孙头是军事主官,老向则是政委,在部队的时侯一旦意见不合就吵起来,久而久之这两老小子倒是吵上瘾了,一天不吵上一架都睡不着觉。”

    “哦……”刘凡这才知道眼前这两老头是战友关系,人生三大铁,这战友可是一大铁,难怪刚才看向进民对这老孙头的话毫不在意,却是这个缘故。

    “唉!老班长,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谁喜欢和他吵了,我就是看不惯这书生的臭屁样。”那老孙头咋听白衣老者的话,心下有点急了,言语中就像是死不承认与向进民的关系一样。

    “呵……”刘凡一听这话,不禁暗乐,都说老小孩、老小孩,人越老越小孩,看这眼前的老孙头就是个老小孩,不由得多看一眼,不过刘凡是越看这老头越眼熟,就是不知道在那里见过,突然间刘凡脑海里莫名地浮现了孙建国的身影,再与老孙头一对比,还真有几分相似,除了黑一点,瘦一点外,容貌轮廓很相似,这不禁让刘凡咂舌,如果这老孙头是孙建国的父亲,那就是孙筠瑶的爷爷,那自己岂不就是他是孙女婿。

    “你以为我想跟你这泥腿子吵啊!”向进民听到老孙头的话,也下意识地回了一句,紧接着又开始放炮道:“想当年……也不知道是谁大字不识一个,向我求教来着。”

    “你……”向进民的话一出口,便将老孙头瘪得满脸涨红,怒目横眉地瞪着向进民,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显然是让向进民戳中软肋了。

    “唉!我说你们两个啊,也不知道收敛一点,这还有小辈在呢,真是的。”这时,白衣老者很是无奈地开口道。

    “可不是嘛……”其他老头子也都纷纷开口附和。

    “呵呵……我倒是感觉两位老爷子的友情让人羡慕。”这时刘凡也忍不住开口道,接着又上前一步,走到老孙头跟前,很热忱地说道:“孙老爷子,我第一眼见到你,就感觉很面熟,但是我肯定咱们是第一次见面,我想请问一下,华东军区的孙建国跟你是什么关系。”

    “那是老孙的小儿子,怎么?小伙子你认识他?”

    刘凡这么一问,倒是将老孙头问得愣住了,恰好的身边的一位老者替他回答了。

    “原来您是孙大哥的父亲啊,呵呵……难怪我觉得这么眼熟呢。”刘凡得到的确认,倒是暗自松了口气,不过他这话一出,倒是引来了众老头怪异的眼神,而且眼神中带有戒备之心,对于这样的目光刘凡自然不会陌生,于是刘凡解释道:“其实我是沪海复大的学生,也是孙筠瑶的好……好朋友,从而认识了孙建国大哥,大家意气相投,所是兄弟相称,几位老爷子可不要误会我是在攀交情哦!”

    “咳咳……”刘凡的话很是直白,倒是弄得几人老头子不好意思起来,只得干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叫刘凡?嗯!刘凡……刘凡……”老孙头听到刘凡的解释,不由得陷入思索,一手拍着脑门,原地踱步来回转,接着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才恍然大悟道:”哦!对了,我上次听我家小子说起过你,好像你跟我家瑶瑶并不指好朋友这么简单吧。”

    “呃……咳咳……”刘凡还真没想到孙建国会把他跟孙筠瑶的事情说给家里人听,不过这倒是省去了刘凡不少事情,于是坦然笑道:“嘿嘿……您说得没错,筠瑶确实是我的女朋友。”

    “嗯?还真是啊。”孙老头得到刘凡的确认,眼神中禁不住精光大放,接着冲上前拍了拍刘凡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果然不简单呐,居然能够降服我家那疯丫头,哈哈……”

    “呃……”刘凡差点没被老孙头这话给雷倒,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有这样子说自己孙女的爷爷吗?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今天就到这里,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