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一十二章 老头们的威势(1)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众老头听完了刘凡亲自承认与孙筠瑶的关系后,禁不住用怪异的目光打量刘凡,其中向进民更是揶揄地哈哈大笑道:“哈哈……恭喜恭喜啊,老孙头,你家小魔女终身大事有着落了,这下子你可就安乐了。”

    “同喜同喜,嘿嘿……”老孙头竟然很难得地对向进民的话没有反驳,反倒是沾沾自喜地冲众人拱手道谢,末了好似乐不可支的样子,这样的情节让刘凡禁不住想起了孙建国第一次听到他与孙筠瑶的相恋时的表情,果然不愧是父子俩,就连反应也是相差无几,真是让人有够无语的。

    “瑶瑶难道有这么恐怖?”刘凡禁不住想道,可一回想起与孙筠瑶之间交往的过程,刘凡反倒觉得孙筠瑶很可爱,当然!除了神经大条到没心没肺之外。

    还没等刘凡回神,老孙头倒是走上前来,与刘凡勾肩搭背地笑道:“嗯!乖孙女婿啊,你呢……是朱家之后,也算出生名门,跟我们孙家也算是门当户对,虽然我没有什么门户之见,但是也希望瑶瑶能找个好归宿,你放心,爷爷看好你,一定挺你。”

    说罢,老孙头好似生怕刘凡反悔一般,如同兔子一样地溜走开来,暗地里更是笑得乐开了花。

    “汗……”刘凡暗自暴汗,果然是有其爷必有其孙啊,平曰里就见孙筠瑶做事很不靠谱,没想到这孙老爷子比她更奇葩,不过对此刘凡反倒放心了不少,要知道,若是碰到那种家规深严的家族,想娶人家的女儿还真不容易,更何况刘凡还是那咱三妻四妾的那种。

    “那我就先谢谢孙爷爷了。”刘凡这时倒是挺会见缝插针的,顺着老孙头的话茬,连爷爷都叫上了,那这门亲还不是铁板铁板钉钉的来。

    “嗯!小子不错,挺上道的。”老孙头大嘴一裂,忍不住夸奖一声。

    “行了,老孙头,别偷着乐了,你家的丫头跟人家只是恋爱而已,又不是结婚了,有什么好得意的。”一边的向进民看到老孙头那小人得志的模样,忍不住又想打击他两句。

    “哟嗬!难不成你老书生还真跟我杠上了还?“老孙头冲向进民一瞪眼,很不满地挑衅道:”有本事你也让你家孙女找去。”

    “你们俩别吵,咱们说正事呢!”这会儿白衣老者有些看不下去了,回身冲两人呵斥一声,也不理会两人,回头拉起刘凡,饶有风趣地打量一阵,看得刘凡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半晌才再次开口说道:“你是刘凡?小朱家的外孙?你昨天在宋家做的事情,我可是听说了哦,呵呵……还真没想到你小小年级不仅武功了得,医术更是神奇无比。”

    “啊?老先生认识我?”这下子倒是让刘凡有点懵懂了,于是问道:“貌似我们今天才初次见面吧。”

    老者年近古稀,可谓是阅人无数,自然看出刘凡的疑惑,于是笑着解释道:“呵呵……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想知道还真不难,更何况你昨天在宋家的动静可不小,想不让人关注都难,我能够知道并不足为奇啊!而且……我家大小子时常提到你。”

    “您儿子?”老人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刘凡就更加茫然了,忍不住再打量老者一眼,最后确定没什么印象,可这疑惑不解开,刘凡心里难免不舒服。

    这时老孙头看着刘凡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知道刘凡不出白衣老者来,连忙上前拍一下刘凡的肩膀,接着提醒道:“傻小子,这位是咱们华夏硕果仅存的十大将军之一薛功将军,你这什么眼力劲啊。”

    “薛……薛功将军!”此时刘凡就是再笨也知道老者来头不小,可却没有想到来头大得惊人,华夏十大将军之,那一个不是战功彪炳,而眼前的这位更是在十大将军中排名靠前的老将,别看老人家已经退下来好多年了,可在位时门生故旧可是遍布华夏军政两界,如今在华夏的影响力不比一号首长差多少,甚至在军方还有过之无为及。

    更重要的是,现任华夏军副主~席薛京平便是薛功的大儿子,这时刘凡才知道是怎么一会事,薛首长刘凡倒是见过两次,一次在大阅兵仪式上,另一次则是在军委开会前,不过刘凡倒是没有想到,薛首长竟然还记得他,而且还向薛功提起过自己,但是一想到自己龙组总教官的身份时,刘凡却又释然了。

    “真没想到老先生便是薛功老将军,真是失礼了。”得知老者身份,刘凡很自然的向他躬身一礼,不过言语中却是不卑不亢,显得很是从容,光这点就足以令人叹服了。

    “小伙子,不错,很不错,呵呵……”薛功看着刘凡的表现,不自觉地捋须笑道。

    “那是啊……老班长,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孙女婿,哈哈……”这时老孙头倒是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好似薛功夸奖的不是刘凡,而是他自己一样。

    “哼!又不是在夸你,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边上的向进民有些吃味了,撇撇嘴便冲老孙头噎两句,然后理也不理地走到刘凡的身边,裂开嘴,满面笑容地说道:“刘小子,你昨天做得很不错,尤其是把老贾头给气晕那段,老头子我更满意,哈哈……”

    “老爷子,那只不过是小辈一时的意气之争胡闹而已,当不得真。”这此刘凡看到向进民的笑意,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心里这么想的,可嘴上还是敷衍两句,不过这话可不是刘凡谦虚,他还真没将贾家放在心上。

    “嗯!谦虚是好事,但是年轻人就应该有一往无前的朝气和勇气,这点你做得不错。”刘凡越是表面得谦恭有礼,向进民就越是满意,眯着双眼,接着说道:“另外……我就是想提醒你一声。”

    “有什么指教,您老请说。”刘凡欣然回答道。

    向进民见刘凡这么坦率,倒显得不好意思起来了,不过最后他还是涨红着脸,说道:“其实呢,我想提醒你……其实你跟老孙家那鬼丫头不太合适,正好我家里孙女,年芳二十,长得比孙丫头漂亮一点,最重要的是我家丫头温柔体贴,又做得一手好菜,可谓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乃是万中无一的贤妻人选,你不妨考虑一下啊……”

    “啊……”刘凡这回又傻眼了,也不知道是这世界变得太快,还是他跟不上时代,一时间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但是不管刘凡如何,老孙头却是发飙了。

    “哎呀呀……好你个臭书生,居然挥锄头挖墙角挖到我们老孙家来了,你也不看看咱家是什么出生,来来来……咱俩比划比划,今天不打得你眼冒金星,你就不知道我老孙的厉害。”老孙头闻言,顿时炸刺,翻起袖子就想与向进民开打,整一个老兵痞作派。

    “来就来,我还怕了你啊!”向进民虽然看似文弱书生,但是骨子里还带着军人的血姓,自然不怵老孙头,摆开架势就想迎敌了。

    一旁的刘凡看得头都大了,于是连忙跨步上前阻止,更是开口解释道:“唉!我说两位老人家,你们能不能别冲动啊,万一伤到了可就不好了,再则说感情这东西也得讲求个两情相悦啊,那有你们这样的。”

    “就是嘛,你们俩也一大把年纪了,就不懂得收敛了一点,万一人家小伙子不乐意,你们可就两头落了空了。”这时一名老者及时出言劝架。

    被老者这么一说,老孙头与向进民两人也就顺坡下马,情绪缓和了下来,而刘凡也适时宜地解释道:“向老爷子,我与筠瑶现在感情很好,您的错爱我只是心领了。”

    “哈哈……听到没有臭书生。”老孙头一听刘凡这话,顿时老怀开慰,哈笑着冲向进民撇一撇嘴,还真有那么一点小人得志的味道。

    “哼!”向进民鼻腔一哼,撇过头不看老孙头,却又心有不甘地再次向刘凡问道:“刘小子,真不可能?”

    “呃……”刘凡还真不知道这老头这么执着,只得摇头回答道:“向老,您知道的,感情这种东西,勉强不来的。”

    向进民见刘凡说得这么坚决,只好唉声叹气道:“唉!多好的孙女婿啊,就这么便宜了老孙家。”

    不过老孙头听到向进民这话却不乐意了,虎着脸说道:“什么叫便宜我们家啊,这本来就是我家孙女婿好不好。”

    老孙头说完便不再理会向进民,反倒是对刘凡兴趣不减,开口问道:“刘小子,听说你是什么神医,那你的医术一定不错,那你能不能帮我老班长看看,他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好,成不?”

    老孙头这话不提还好,一提出来,其他老头也都来了兴趣,希冀地等待刘凡的回答,就连薛功自己也是有些期待。

    “这没问题,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者天职。”治病对刘凡而言,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如今老孙头做为长辈对他有所求,刘凡自是欣然答应,接着刘凡转身向薛功说道:“老爷子,请把左手伸出来,我帮你把把脉。”

    “中医?”薛功老爷子没有第一时伸出手来,而是向刘凡询问一声,刘凡并没有开口回答,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老爷子也不问,依言向刘凡伸出左手,刘凡随势两指搭上薛功的脉搏上,几秒钟后,刘凡便已对老爷子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其实刘凡只要看一眼便可知晓,之所以号脉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而已。

    “可以了。”刘凡点头说道,随即放开号脉的双指,过程非常之简单,直看得几个老头莫名其妙。

    “这……这就完事啦?”心急的老孙头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晚点还有一更,请大家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