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一十三章 老头们的威势(2)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样……怎么样?”老头们焦急地询问着刘凡,眼巴巴地等待着刘凡下诊断,从老头们的眼神中,刘凡看到了这些老头们对薛功是出自真心,更没有夹杂半分功利心,禁不住暗叹薛功的威望之高,不过转念一想,刘凡也就释然,这些老头都是薛功以前的老部下,都是在战火纷飞年代的血与火中建立起来的情谊,自然不会掺假。

    “嗯……怎么说呢!”刘凡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暗想着要怎么组织语言,却不知这越是这样,这群老头子越是紧张,生怕刘凡下一刻给来上一个绝症什么。

    “但说无妨……”薛功倒是很淡定,这个时侯他的军人风范便已展露无疑。

    刘凡见此也不隐瞒,直言不讳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年纪大了,身体机能已经衰老,再加上年轻的时侯受过不少伤,后来又经历冰天雪地,冻伤胫骨,估计是当时医疗条件不好,没有完全治愈,留下了不少后遗症,所以每当下雨天的时侯,腿脚疼痛得厉害,也就是俗称的老寒腿,我说得可对?”

    薛功问言,不由得轨须感慨道:“嗯!没错,就是这样的,当年带兵打丈,那有不受伤的道理,那种环境想医疗条件想好都难,至于腿上的毛病则是抗美的时侯,有一次阻击任务,我带队伏击,在冰天雪地里足足呆了七天,当时年轻,回来后也没怎么在意,可这老来就落下了这饼病根,三十年来都不见起色。”

    “唉!你是不知道啊,就因为这个病,可把老班长折磨得够呛,每次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都觉得心酸不已。”这时老孙头满含辛酸地向刘凡倾诉着,紧接着又希冀地说道:“乖孙女婿,你不是神医吗?你一定有办法医治的对不对?”

    “是啊,刘小子,这次你得进进心力啊……”这个时侯向进民很难得地没有与老孙头做对,同样是对刘凡寄予厚望,但同时也在担心,毕竟他也不知道刘凡的医术有多神奇,只不过是道听途说,只不过刘凡先后治愈了濒临垂危的朱鸿命,以及重伤不治的宋家老祖,这才是让这群老头看到希望。

    “你们呐……”薛功一听老部下们对自己的病情这般紧张,心中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但是他的姓格向来雷厉风行,小女儿姿态也却是做不来,惟有化作一声感叹,紧接着才对刘凡说道:“刘小子,生死有病,富贵在天,我今年都九十岁了,比很多人都长寿,我已经很知足了。”

    薛功是看刘凡沉思的表情,还以为刘凡也没办法,不觉心中大失所望,不过他生姓豁达,活到他这把年纪了,什么事情都看开了,又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刘凡倒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么沉闷的场景是他一手造成,不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呃……那个……几位老爷子,我想你们是误会我的意思了,老寒腿虽然是顽疾,但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啊,虽然以目前的医疗水平无法根治,但不代表连我也不行啊。”

    “什么?你是说……能治?”

    刘凡话语刚落,首先醒悟过来的是老孙头,上前紧紧地抓住刘凡的双手,表面很是激动,本来治病一事就是他提出来的,他本想让刘凡通过治疗薛功的事情,从而让他与薛家搭上线,谁知刘凡一思索让众人误会了,可这会刘凡却又说病能治,让他禁不住喜出望外。

    “好了,孙爷爷,你别再摇了,我说能治就能治,只不过……”刘凡看着如同小孩子一样欣喜若狂的老孙头,不仅有些无奈,同时又有点好笑,但是刘凡最后的话却让孙老头的脸拉下来了,正常人听到刘凡欲言又止的话,都会想到对方是想要谈条件,待价而沽,这又怎么能让老孙头高兴得起来呢。

    “刘凡,只要你能治好老班长的病,算我向家欠你一个人情,怎么样?”这时向进民却是忍不住开口了,只不过他对刘凡的称呼却变了味,如果说之前称呼刘凡是将他视若晚辈,那么现在喊他全名就有点公事化了,就连其他老头看刘凡的眼神也没有之前那般亲热了。

    “呃……”刘凡也被向进民的话说得一愣,但随即刘凡却惶然过来,淡然地笑道:“我治病救人向来都是看心情,假如我看不上的人,就是金山银山摆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心动,说实话,我还真不缺钱,再则若是看对眼的人,就算是倒倾尽所有,我也会尽力救治,这一点我希望你们明白。”

    “呵呵……”薛功听罢刘凡的话后,颇为意外,但同时对刘凡的为人甚是满意,捋着胡须笑而不语。

    “那你刚才怎么……”向进民没有看到薛功的表情,还想据理力争,但却被刘凡抢先开口堵住了嘴。

    但见刘凡笑意昴然地解释道:“刚才我只是想说,薛老的老寒腿我能治,但以目前薛老机体的衰退程度,正常活不过三年。”

    “那……那该怎么办?”向进民闻言急忙询问道。

    “正常情况下?那不正常情况下呢?”这时老孙头倒是听出了刘凡的话外音,也不理向进民,直接就岔开话题。

    刘凡看着众位老头焦急的样子,也是因势利导地回答道:“不正常情况下就是寿命更短,或者用天材地宝续命,比如千年人参,万年灵芝之类,或许能活得更久一点。”

    这时,薛功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算了,你们就别为难刘小子了,难够解除老寒腿的疼痛,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都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能安度晚年就已经不错了,万事不可强求。”

    “老班长……”众老头禁不住心酸,有心想再说点什么来安慰薛功,但是此时任何语言都显得很惨白。

    “咳咳……”这时刘凡见场面有些悲凉,忍不住轻咳两声,随即才开口说道:“各位老爷子也不用这么悲观,现今医疗水平无法做到的事情,并不代表我做不到啊,神医之名可不是白给的,其实呢我早有准备……”说着,刘凡很随意地在口袋里摸索一阵,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乳白色瓷瓶,说道:“那……这就是我的答案了。”

    “这是什么?难道这个白瓷瓶是什么宝贝不成?”众老头看着刘凡手里的白瓷瓶,甚是疑惑。

    刘凡见此,也不卖关子,于是解释道:“这个瓶子只不过是普通的白瓷瓶而已,真正的重宝在里面……”说着刘凡从瓶子里面倒出一枚青色的丹丸,随后说道:“这是是我炼制的丹药,名为‘健体丸’,普通人吃一枚可增强三倍体质,延缓人体机能衰老速度,不过只有吃第一枚效果最好,之后虽然能够再增强,但是效果减半。”

    “嗅嗅……这是什么味啊,怎么这么香。”姓急的孙老头眼疾手快地从刘凡手里抢过健体丸,接着凑到鼻前闻了闻,可这一闻不要紧,竟然让他陶醉不已,半眯着眼,面露享受的表情,看得边上的其他老头心痒不已,也都跟着在边上闻了闻,但随后的表情却比老孙头差不到那里去。

    “这是药香味,光闻一闻就能让人全甚舒畅,精神百倍,这就是丹药的神奇之处,光闻香就有奇效,那吃下去会是什么感觉,就不用我再说了吧。”看着老头们陶醉的表情,刘凡禁不住露出笑意,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其实之前刘凡就是想着怎么推销这些丹药,不过这只是他临时起议而已,并不是有意为之,话说刘凡如今旗下一家保健公司开业在即,他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呢,正所谓上行下效,假如这些老头吃了他和丹药后,效果明显,以他们在华夏的身份、地位、还有影响力,刘凡就是不用做广告,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这时薛功已经清醒过来,转头面向刘凡,饶有兴致地说道:“刘小子,虽然你这丹药不知道有什么效果,但单从卖相来看,绝对错不了,不过要炼制这样的丹药,恐怕花费不少吧?”

    刘凡见薛功一见看出丹药的不凡,心下倒是有些意外,再看他眼中异样的神情,刘凡自然知道薛功看出了点什么,于是坦然地笑道:“呵呵……相对别人而言,这种丹药可遇不可求,因为炼丹的药材奇缺无比,就拿其中用以养气的人参来说吧,需要千年以上的才有效果,而这一枚丹药用的是万年人参,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受用得起的,而且这还只是佐药。”

    “嘶……啊!”

    刘凡话音刚落,众老头们都不由自住地深听一凉气,如今市面上充斥着各种人工培育的人参、假参,别说是百年人参了,就是寻常野山参都难得一见,更别说什么千年人参了,那可是有市无价的宝贝啊,谁家要是有这东西,还不藏着掖着,这可是关键时刻救命的宝贝,谁会拿出来卖啊,可就这人家刘凡还看不上,要用也得用万年份的,这都快成精了,要不怎么说人比人气死人呢。

    “万……万年人参啊,这还只是佐药啊!真是个败家玩意啊……”此时孙老头手拿着丹药,激动得满脸涨红,手里更是小心翼翼地,生怕自己粗心大意将丹药给毁了,那可就罪过了。

    “真没想到啊……”薛功摇头不无感慨地叹息一声,同时再看刘凡的眼神却又更加不同了,刘凡不声不响的拿出这么宝贝的救命丹药来,想不让人另眼相看都难啊。

    刘凡也是看出薛功眼里复杂的神色,于是故作随意地说道:“老爷子,其实呢,我在沪海正组建一家医药保健公司,这健体丸就是主打产品,当然效果不可能跟这个比,但是胜在能量产,所以呢,我今天也是借这事,也算是让你们先做个试用体验,效果要是好的话,这可就是实打实的广告了,嘿嘿……”

    “哟嗬……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真会做生意嘛,居然把生意做到中南海来了,你就不怕弄巧成拙啊,哈哈……”这时老孙头合时宜地起身说道,虽然表面上是在为难刘凡,但其实是在维护他,要知道中南海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能够这般随意吗,再加上眼前这些老头那一个不是一方大佬,随意一个人跺一跺脚,华夏都得震三震,这样的人物能让给刘凡的产品做广告?若是换了别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所以说孙老头是在维护刘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