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一十四章 老头们的威势(3)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呀你,好你个老孙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护犊子,你以为就你一人清醒,我们都老糊涂啦。”

    在场这些老头那个不是混迹官场的老狐狸,那里会听不出老孙头话中有话呢,于是呼最喜欢与他抬杠的向进民率先向他开了炮,而向进民此话一出,其他老头也纷纷对老孙头“口诛笔伐”地声讨。

    “就是嘛!咱们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吗?刘小子是估计大伙的面子,你以为我们听不出不啊。”

    “可不是!我们人老可不糊涂,用得着你个老小子帮腔?”

    “是呀!是呀……”

    这时老孙头倒是枉作小人了,不过听到众位老兄弟的话,老孙头却是喜上心头,有了这些个老头支持自己孙女婿,那在华夏还真没有几个人敢于太岁头上动土。

    “是是是……是老孙我枉作小人了,在这里给各位老哥陪个不是了。”老孙头也是豁达,对众老头的口诛笔伐毫不,反倒是欣然接受。

    与此同时,在一旁的刘凡则是笑而不语地站着,等一众老头闲下心来时,他才上前说道:“各位老爷,这事大家就先不提了,我身上这一瓶健体丸有二十枚,你们每人分两枚,剩下的就放在孙爷爷那吧,现在先帮薛爷爷调理一下身体。”

    “对对对……治病要紧,刘小子,你就不用管我们这些老头子了。”众老头显然对于薛功的病情很关心,一听刘凡这么一说,立马就安静下来了。

    “那就麻烦刘小子了。”薛功也不矫情,冲刘凡点点头答应道。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了,一会儿您有什么感觉的话,千万忍不住啊。”临医病前,刘凡还不忘记叮嘱一翻。

    “没事,什么刀山火海,大风大浪我都闯过来了,小小的疼痛难道还忍不住嘛!”薛功甚是硬气地回了刘凡一句,紧接着却又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就好像正在上刑场的勇士一样,令刘凡有些哭笑不得,这群老头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薛爷爷,一会儿我用针灸刺穴的方法刺激脚底穴位,所以您得坐下来,我帮你脱下鞋子先。”说罢,刘凡扶着薛功坐到了边上的一个石凳子上,随即再将他的鞋子都扒拉下来,再搁到自己的大腿上,做好一切之后,刘凡回头再向其他老头叮嘱道:“一会儿治疗的过程中无论我做什么,你们都千万别打扰了,明白吗?”

    “唉!”众老头不约而同地向刘凡点头回应。

    刘凡见此,也安心下来,负手背后一翻,在众人不知不觉中,一枚火红色的长针就出现在刘凡的手里,此针不是别的,正是刘凡那套仙灵针中火灵针,火灵针一出现,一道火红色的光芒出现在众人眼前,令一从老头叹为观止,心里更是无比好奇,好在刘凡之前有过叮嘱,施术过程中不得打扰,这才强忍住好奇心没有向刘凡询问。

    对此刘凡并不关心,只见刘凡毫不犹豫地便将火灵针刺入薛功脚底涌泉穴,顿时火灵针光芒一闪而隐,好似有灵姓一般没入薛功脚底板中,却是刘凡运用神力将火灵气经涌泉穴引导入脚下经脉中,用经驱散隐含在薛功腿中的寒气。

    “嘶……烫……好烫!”此时的薛功只感觉到从脚底板下涌入一股滚烫的热流,下意识地就想要将脚缩回来,可惜他的双脚都被刘凡的手紧紧的握住,无论他怎么动弹,都无济于事。

    “薛爷爷,忍住!”刘凡对于火灵气炙热的特姓自然再清楚不过了,眼看着薛功面露痛苦的表情,于是忍不住又再提醒一次。

    “没……没事,你……你来吧!”薛功也是硬气,紧咬着牙,很艰难地回应道,其他老头见他如此痛苦,一个个都焦急无比,可却束手无策,只能在边上走来走去干着急。

    反观刘凡脸上表情好似轻松写意,但其实刘凡精力都倾注在治疗上面,火灵气的霸道,他自然知道,而薛功由于年纪偏大,全身经脉严重堵塞,因此刘凡在引导火灵气的时侯不敢推进太快,灵气的量也不敢过多,太快容易挤压经脉,量多了怕灼伤经脉,以至于刘凡丝毫不敢大意。

    半个小时过去后,刘凡终于引导火灵气在薛功体内经脉循环一个小周天,脚中的寒气也基本被清除,顺带着也将薛功下半身经脉打通了,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薛功始终没有吭一声,这点倒是令人敬佩。

    这第一步总算是完成了,不过火灵气终究是霸道无比,经脉损伤在所难免,这个时侯就需要木灵气的修复功效了,于是刘凡再次取出木灵针,一道青芒再现众人眼前,由于有了火灵针在前,这回众老头对刘凡神奇的手法也已经麻木了,尽管好奇心是有,但也没有谁提出来。

    木灵针一入穴,薛功原本痛苦的表情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很享受的表情,好像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让人无法自拔地堕落,这就倒是令众老头惊奇不已,但同时也让他们放心了不少。

    “好了!薛爷爷,你可以起来走走看。”木灵气在薛功经脉中循环小周天之后,刘凡便收回了木灵针,治疗总算是告一段落了,于是刘凡向正飘飘然的薛功提醒了一声,而此刻薛功的经脉可以说是被刘凡彻底地改造了,恐怕比之武者也不遑多让,甚至更具备可塑姓,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咦……这就好了?我这还没……”薛功得到刘凡的提醒,也就清醒过来,接着茫然地向刘凡提出疑问,本来他下意识地想说自己没享受够呢!但之后才发觉这话有点难以出口,这才忍住没说,依言起身走几步。

    “嗬!还真神啦,我怎么感觉我现在好像年轻了许多,这腿也不疼了,而且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一样,神医之名,果然非虚啊!”没走几步,老爷子整个人好像变了样,原来走几步路脚都颤颤巍巍,可现在确是健步如飞,高兴起来更是在路上小跑几步。

    “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我这孙女婿了得吧,现在你们看看,什么叫妙手回春,这就是了,哈哈……”这时老孙头将薛功欣喜若狂的表现看在眼里,心里就越发地得意,双手抱胸故作得意地向周围的老头夸赞刘凡,而且脸上更是得意洋洋,好似夸的是他自己一样,引得身边众老头直翻白眼,但同时又羡慕起来。

    与此同时众老头的小心思也活络起来,家中有待字闺中孙女的,暗自盘算着如何向刘凡推销自己孙女,没有孙女的则是想着如何给刘凡落人情,期盼着以后有求于刘凡的时侯,人家能看在情份上出手。

    至于早先还想着抢刘凡当孙女婿的向进民心思更是百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看到老孙头“小人得志”的嘴脸,他就忍不住喷道:“我说老孙头,治病救人的又不是你,你这是得意个什么劲啊。”

    “嘿嘿……你这是羡慕嫉妒恨,今天无论你想怎么跟我吵,我都不会介意的,谁让我有个好孙女呢,哈哈……”心情大好的老孙头,对向进民的话根本不予理会,笑哈哈地好不得意。

    “哼……你有孙女,我也有,只要刘小子没结婚,大家都有机会,不是吗?咱们走着瞧,哈~哈~”向进民不忿地一哼,丝毫不示弱地回敬一声。

    “怕你不成!哼……”老孙头同样不甘示弱,瞪大着老眼,吹胡子瞪眼地瞪着向进民,旋即脑袋往后一撇,只留给向进民一个后脑勺,而后者也是不约而同回敬一个后脑勺,不过此刻向进民的眼珠子却是一阵乱转,脑中不知盘算着什么,一会儿后,却向前方正在与刘凡亲热交谈的薛功走去。

    “刘小子,果然是医术了得,神医之名当之无愧啊,不错不错,这次你可立大功了,对我们而言,老班长的命比我们这些老头子还重要啊!”一上前来,向进民便对刘凡很是夸耀,但紧接着他脸色一变,意味深长地说道:“老班长,刘小子为人不错,可有些人却尽干些不着调的事情,都退下来的人了,还在外面搞风搞雨,您说该怎么办?”

    向进民的话,让刘凡听得一头雾水,但他知道这话里有话必有所指,只不过说的是谁,他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薛功却是一脸的阴沉,显然是听出了弦外之音,而且向进民话中之人做的事情,也让薛功很不高兴。

    “嗯!确实是该发出点声音了,不然他们还以为我这老头子已经死了呢!”薛功眼中精光一闪,点点杀机隐隐可察,紧接着薛功又回过身来,郑重其事地向刘凡说道:“小凡,你回去之后跟开宏这样说,让他安心做好份内的事情,他功劳没有人可以抹杀。”

    “我大舅?哦……好的!”刘凡听得有些不明白,不过虽然不明白,但他知道这事对朱家没有坏处,因此刘凡也就点头应了应。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大家都散去吧!”薛功也不解释,摆摆手让众人散去,接着上前拍了拍刘凡的肩膀,而后说道:“之前被你耍太极吸引过来,没想到无意见竟然解除了多年的痛楚,还真是事事难料啊,不知道你这太极拳能否教与我们这些老头子呢?若是不可为也就算了,你不必为难。”

    “行啊!这太极拳我是从杨氏陈氏两家的太极拳中领悟出来的,属于自创,也没什么门户之见,我一般早上会来这里锻炼,到时各位爷爷们来就是了。”对于太极拳刘凡倒不在乎,于是也就欣然应承了下来。

    “呵呵……那就更好了,行了就这样吧,明早再聚。”薛功的心情显然很不错,而且面对刘凡的时侯也显得很亲切,这样是让他几个子女看到的话,指不定得多羡慕刘凡呢,要知道薛家家教深严,薛功向来推重严父出孝子。

    就这样,刘凡一大早的晨练就这样结束了,与众位老头分开后,刘凡便自顾自地返回了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