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一十五章 利好消息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我回来了,咦!今天怎么人这么齐啊……”晨练回来的刘凡,一进家门便见此刻家中热闹非凡,一大家子男女泾渭分明地分成两堆,除了朱开宏,朱开元两兄弟一大家子外,母亲朱雨晴也在,此时她正在厨房里忙进忙出,额角汗珠连连,显然是忙了一大早上,不过脸上却洋溢着笑容,丝毫没有半点疲态。

    此刻屋内的朱家人该来的都来了,却不见外公朱鸿鸣,倒是刘凡的外婆张美莲正与一众媳妇孙女兴趣盎然地聊着天,一见到听到刘凡声音,连忙迎了上去。

    “我大外孙回来啦,来来来,快让外婆看看……”外婆张美莲已经年近七十了,但眼睛却不花,老来才知道外孙失而复得,平曰里对刘凡自然上心,一见到刘凡回来,立马想上前来张罗,不过人年纪大了,腿脚自然不利索,幸好身边小孙女朱云雁起身扶起她,不然步履阑珊地很有可能被绊倒。

    “外婆,您慢点……”从小失去家庭温暖的刘凡,回到朱家后,自然是倍感珍惜,那里会让老人家前来迎接呢,于是快走两步,上前扶着外婆,而这时侯朱家人都看到刘凡回来,都纷纷从座位上起身,上前来打招呼,刘凡也只好一并回应。

    “人老了,有点不中用了,呵呵……”张美莲看着刘凡的举动,心中欢喜不已,但对自身的情况却又不得不感慨。

    “外婆,您这是老当益壮,改明儿个有空,我帮你调理一下身子,到时侯您也能健步如飞了。”刘凡边扶着老太太边安慰道,心中却暗想着是否改善一下家人的身体,这点对于如今的刘凡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呵呵……我倒是忘了我大外孙还是神医呢,你说怎么办都行。”老太太闻言更是欢喜不已,这年头好死不如赖活着,更何况老人身体健康,对于子女也是一大助力不是!

    “凡表哥,你回来啦!”这时在另一边扶着老太太的小表妹朱云雁怯生生地与刘凡打声招呼,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此时的朱云雁在刘凡面前显得很拘谨。

    刘凡看着小表妹的表情,不免有些疑惑,但对于家人,刘凡是不会太过深究的,只是很随意地用手摸了摸朱云雁的头发,笑着说道:“云雁,今天怎么有时间回家啊!”

    “表哥,人家不是小孩子了,别老摸人家的头”朱云雁被刘凡这么一摸,很不忿娇嗔一声,紧接着才说道:“还有今天是礼拜天,我回家有什么好奇怪的。”

    “啊……是吗?”刘凡对于小表妹的态度不以为意,伸手挠挠后脑勺,干笑道:“看来我是忙得连曰子都忘记了,呵呵……”

    表兄妹的对话,其他人只不过是一笑而已,但是身为朱云雁母亲的钱清琳却不能不管不顾,毕竟刘凡现在在朱家的身份地位不同,于是钱清琳对朱云雁呵斥道:“小雁,怎么跟表哥说话呢?”

    “妈!我……”朱云雁不知道平时对自己爱护有加的母亲为什么会如此严厉,一时间倍感委屈,转过头用水汪汪的大眼晴看着刘凡,似是在乞求表哥的帮助。

    在朱家后辈中,刘凡对于朱云雁这个可爱而已柔弱的小表姐最有好感,自然是秉承为人兄长的风范,于是出言维护道:“舅妈,我跟雁儿是闹着玩呢,你对她别太严厉了,你看都把我们可爱的小雁儿委屈的。”

    刘凡话一出口,朱云雁顿时有些难为情了,娇嗔道:“臭表哥,人家那有委屈啦……”

    “哈哈……”

    朱云雁这话不说还好,话一出口,竟然引来众人一阵哄笑,羞得她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差点就将小脑袋埋进了老太太的怀里,这样更是惹人怜惜,但同时也有人羡慕,羡慕朱云雁与刘凡之间和谐的兄妹关系,要知道刘凡今非昔比,随着他逐渐展现出来的实力与能量,如今朱家人可不敢再将刘凡当作那个刚刚踏入朱家的乡下小子,这点就是刘凡的几个表哥也不得不承认。

    “好了好了,闹够了就是了。”这时老太太出面打圆场,随即一手一个牵起刘凡与朱云雁的手,步入朱家大客厅。

    与此同时,客厅之内已是坐满了人,朱家在京城内的嫡系人员几乎都到齐,这让刘凡禁不住疑惑,还以为今天又是家庭会议的曰子呢。

    于是刘凡上前打招呼道:“大舅、二舅,今天是什么曰子啊,怎么家里这么人齐啊,就差泽斌表哥了。”

    “哟……小凡回来了。”刘凡的二舅朱开元见刘凡来到,转头回身过来,热情地打声招呼后,接着笑道:“这还不是因为你嘛。”

    “因为我?”刘凡单手指着自己不解地询问道。

    朱开元见刘凡不解其意,于是笑着解释道:“可不就是你嘛!你昨天在老宋家门口干的事情都已经传开了,尤其是当众气得贾老头羞愧晕倒,以及吓尿了贾城那小子,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呐,来来来……跟二舅说说,当时是怎么个情景。“说罢,朱开元一把将刘凡摁在坐位上,饶有风趣地看着刘凡。

    “哦……就这事啊,没想到传得这么快。”坐定的刘凡闻言,不觉索然无趣,他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却原来是这事,欺负一两个凡人,对于刘凡来说也没么成就感,而且这事他昨晚也被朱老爷子领进书房时就说了一遍,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呵呵……京城就这么点大的地方,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弄得众人皆知,更何况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能瞒得了谁啊?”朱开元有些无奈地回应道,确实!以京城各大世家的情报实力,想要知道点什么事,还真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大家都没什么秘密可言,也是一种苦恼,毕竟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不是?

    “我说二弟啊,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是了,没必要嚷嚷出去。”这时朱家老大朱开宏开了口,言语中倒不像是在责备朱开元,反而是在教育刘凡一般,而刘凡也似有所觉,不过他也只是笑而不语,这种事情对于刘凡来说可有可无,若他想不让人知道他的事情,你就是把全世界最优秀的特工找来也是白搭。

    朱开宏一开口,场面气氛就变得尴尬起来,而这时刘凡却是突然开口说道:“哦!对了大舅,有件事想与你说下,今早我去锻炼的时候,我碰到了一个人,他让我带一句话给你,你猜那人是谁?”

    朱开宏闻言,登时来了兴致,要知道能出入中南海的人可不是一般人,而且还是让自己外甥带话,那就不得不让朱开宏上心了,于是朱开宏放下手中的报纸,疑惑地询问道:“哦,什么人?要你代什么话?说来听听……”

    “薛……功……”

    朱开宏并没有直接猜刘凡所说的人,这点刘凡也不在意,反倒是将答案逐字念了出来,谁知他话一出口,朱家人都愣住了,唰地一下子将目光投注到刘凡的身上。

    “薛功?薛……薛功!他说什么了?”朱开宏愣了小半会儿,嘴里不断地念念碎语,猛然间才想起这个名字来,一时之间有些不淡定了,噌地一下子从座椅上蹦上来,一把抓住刘凡的双肩,光凭一个名字就能让一位军方大佬如此失态,由此可见“薛功”在华夏的影响力之巨大。

    看着朱开宏失态的举动,刘凡才明白“薛功”字的威力,禁不住调侃道:“唉!大舅,你别激动嘛,不就是薛功嘛,一个糟老头子而已,你至于激动成这样嘛。”

    “呃……激动了,我太激动了,你小子赶紧说,薛老首长让你带什么话了。”朱开宏显然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但对刘凡还是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好好好……你别激动着,我这就说……”刘凡显然无法理解朱开宏此时急切的心情,不过倒也不想再调侃他,于是只好老老实实地说道:“薛老让你安心做好份内的事,说是你所做的功劳他都看在眼里,谁也抹杀不了。”

    “就……就这样啦?”朱开宏直愣愣地反问刘凡。

    “就这样啊。”刘凡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此时朱开宏还没反应过来,目光毫无焦距地注视着前方,但是边上的朱开元却是欢天喜地地叫嚷道:“大哥,这下好了,有了薛老的支持,你往上再升一步就有无限可能了,哈哈……”

    “往上再升……那岂不就是……”

    “军委副主~席!”

    朱家人都被朱开元这句话给整蒙了,脑海中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职位,如今朱开宏已是华夏总政部主任,军方大佬人物,再往上升也只有这个职位了,当然了,军方人物不可能成为军委第一副主~席,这可以华夏未来的接班人,但饶是如此,也够朱家声威大震的了。

    “小凡,这……这是真的吗?”朱开宏有些不敢想信地向刘凡询问道。

    刘凡对于大舅的表现很不以为然,耸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当然啦,我今天早上晨练的时侯碰到薛老爷子以及一大般老头子,其中孙家老爷子是我女朋友孙筠瑶的爷爷,所以就多聊了一会儿,谁知道聊着聊着就提起了我神医的名号,又说让我帮薛老治病,我寻思着好赖也要给孙老爷子面子,所以就顺手把帮薛老治病了,最后临别的时侯,老爷子就让我给你带这句话了,至于有什么用意,那们应该明白,嘿嘿……”

    刘凡倒是挺会装傻,三言两语就将所有事情一推三二五,要是让别的医生听到这翻话的话,估计得羡慕嫉妒死,薛老那可是功勋老将,多少人想雨与之攀交情而不得其门,刘凡却说得这般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