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二十章 各显神通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九点半,华夏股市正式开盘,在如今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各大公司股票几乎是全线飘着绿地往下跌,唯独一只股票逆盘反升,那便是来京城的朱氏集团,朱氏集团公司是以汽车工业为主的科技股,近几年来,在朱雨晴的带领下,公司业绩不俗,公司股价逆增长也无可厚非,但今天的股市却是颇为异常,谱一开盘,朱氏集团的股价便噌噌地直线上升,如此异样现像顿时引来不少业内惊奇,但大多数人却持观望态度,不敢轻易入场。

    与此同时,朱氏集团公司电子交易部中,朱雨晴却是紧锣密鼓地众属下商量对策,而这一次的股市逆盘增长,朱雨晴自然知道个中缘由,她已经知道是贾、商、夏三大世家在背后搞鬼。

    这时,坐在首席位置的朱雨晴见到自己秘书陈玉佳匆匆走来,丝毫不顾忌总裁形象,噌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紧接着连忙问道:“玉佳,目标确认了吗?”

    陈玉佳见朱雨晴问得急,也不顾一路小跑喘息,随即将手上的收集的资料递了上去,接着才向朱雨晴汇报道:“朱总,通过咱们公司的情报网络,已经证实了的确是三大世家所为,目前商、夏两家充当贾家的急先锋,正在股市上疯狂扫货,吸纳我们公司的股筹,据情报显示,两家合计共持有10%。”

    “贾家呢?”听完陈玉佳的汇报,朱雨晴禁不住皱起眉头,股价如此不同寻找的逆增长可不是一件好事,股价虚高之下,很容易崩盘,以朱雨晴的心智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呢,于是这才问起贾家的情况。

    “贾家目前还按兵不动,具体动向不明。”陈玉佳很是干脆地回答道。

    朱雨晴闻言,顿时陷入沉思中,越想越对三大世家怨恨,既而一恨心,更是喃喃自语道:“看来这次三大世家还真是往死里打压我们朱家啊,不过……哼!你不让我好过,那我也不用给你们面子了。”

    朱雨晴是商界女王,见惯了大风大浪,自然不会对三大世家妥协,再则这一次她是有备而来,而且还有更大的杀手锏,因而朱雨晴更是不惧怕三大世家,于是决心放手一搏到底。

    这时,朱晴雨一边思索着,小指不时的敲打着办公桌,好一会儿才又询问道:“玉佳,现在夏、商两家估计已投入多少资金。”

    陈玉佳不假思索便脱口说道:“公司开盘股价为10华币,目前已经被抬高到15华币,,涨幅为50%,所以两家吸入股筹均价在华元左右,按照公司目前市值为400亿华币,也就是对方已投入100亿华币。”

    “100亿?看来对方来势汹汹,而且不计成本,果然够疯狂啊,那我就配你们疯狂一把。”朱雨晴暗自计算双方筹码,面色却是稳如泰山,既而秀手一挥,大声说道:“抛!给我狠狠抛,把股价打压到12华币。”

    “啊……”陈玉佳怎么也没有想到朱雨晴居然这么疯狂,别人都是恨不得自家股价噌噌地直线上升,她自己反倒要抛售打压股价,这真是让人看不懂,一时间将陈玉佳吓愣了。

    “啊什么呀,按我说得做。”商场如战场,战机稍纵即失,因而朱雨晴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跟陈玉佳解释,直截了当地下了命令。

    “可是这样会不会……”陈玉佳欲言又止,仍然想要改变朱雨晴的决定,但她这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被朱雨晴再次打断了。

    “玉佳,你就放心吧,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这点你应该了解我的。”朱雨晴自然看出陈玉佳的担忧了,假如没有刘凡的出现,这么冒险的事,朱雨晴是万万不会去做的,不过陈玉佳终归是自己的好姐妹,因而朱雨晴又解释道:“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做吧,我看他们有多少资金消耗,看谁耗得过谁。”

    “难道晴姐你还有后手不成?”陈玉佳能坐倒总裁助理这个位置,本身就证明她的聪慧过人,从朱雨晴话中便可窥探出一些蛛丝马迹来,因而难免有所疑惑。

    “呵呵……不可说!不过我应该庆幸我有一个有本事的好儿子。”一说到儿子刘凡,朱雨晴脸上满是自豪之色,同时又想起自己亏欠儿子太多,脸色又一转慈祥。

    “哦!我明白了,那晴姐我先去忙了。”陈玉佳这才恍然大悟,朱晴雨一切信心的根源来自于刘凡,事实上刘凡对于朱家的资助,自然瞒不过陈玉佳,虽然陈玉佳不知道刘凡为何小小年纪却拥有庞大的现金,但这并不阻碍陈玉佳对刘凡的钦佩。

    得到答案的陈玉佳带着满脸轻松的笑容转身走了,而朱雨晴更是笑容满面的端坐要首席位置,高高在上如稳坐钓鱼台。

    与此同时,在数千米之外中天大厦的“非凡风投”公司中的刘凡,此刻正在关注着朱氏集团。

    “跌了,跌了,朱氏集团的股价正在下跌……”

    这时一名工作人员突然看到屏幕中的朱氏集团股价猛跌,情急之下忍不住大喊一声,今天股市刚一开盘,这支股票就将他们吓了一大跳,在众股飘绿的情况下居然逆增长,而且一下子上升50%,这样猛然上升,不吓人才怪。

    被这名工作人员一喊,其他人也都紧盯着电子大屏幕,就连刘凡也不例外,尽管对于股票刘凡依然一知半解,但也是跟着凑了过来。

    “看来是朱氏集团出手了,应该是利用抛售套现,来打压制股价。”这时站在刘凡一旁地赵明杰出言分析道。

    “嗯!确实是这样,想不到朱氏集团的朱总这么有魄力,竟然敢在这个时侯抛售套现,也不怕被对方吸纳足够比例的股票后,直接收购,又或者来个狠的,也跟着抛售,到时侯引起连锁反应,引得其他股民恐慌,那时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这时身后的郑茵也是点点头,附和着赵明杰的话,但是她又加入了自己的分析见解。

    而郑茵的这些话,也获得了众人的肯定,而且是深信不疑,盖因郑茵是非凡风投的首席金融分析师兼财务总监,在非凡中可谓是位高权重,必要的时侯连赵明杰也要尊重她的意见,可谓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

    当然了,光凭这点还不足以让公司众人信服,郑茵不但是留美金融、经管双料博士,在国际金融界中的名头更是响亮无比,素有女版巴菲特之称,几年前她在米国纵横华尔街几无敌手,在股市上每每料敌先机,将一个个金融炒手踩在脚下,但不知什么原因,让她毅然地放弃了在米国优越的工作条件,而她这才刚回国不到半年,就又被赵明杰拉来重*旧业。

    “是该我们出击的时侯了。”这时赵明杰抬头看向刘凡,一脸兴奋地说道。

    “行!股票的事情,我不太懂,那就让郑茵来指挥吧。”刘凡肯定地点点头,但他也自知在股市上资本运转不如专业人士,因而便将指挥权交由郑茵,而自己则与赵明杰两人退到后面偷懒,至于西门柔则上饶有兴致地观察工作人员如何*作。

    “那我就当仁不让了,还要谢谢两位大老板了,咯咯……”郑茵自然是毫不谦让地接过指挥权,一马当先地站在首席位置,接着下达命令道:“所有人员开始建仓,每人一百个账户,吸纳夏氏集团股票,徐徐徒进,给他来个温水煮青蛙,看他们怎么跳。”

    “是……”

    “哈哈……好嘞,大姐头,你就瞧好吧。”

    众人对郑茵的话无不尊重,而其中更有人称呼她为“大姐头”,看这情形,这些金融高手中有不少人是郑茵带过来的,对于她的习惯也都很了解,同样在她面前也就没有太过拘谨。

    “咦!郑茵,为何是先对夏家下手呢。”这时刘凡发扬了“不耻下问”的优良传统,向郑茵提出了疑问。

    “道理很简单,这三大世家中,无轮是从商业规模,还是流动资金上看,夏家都是最弱的一家,柿子当然是捡软的捏啦,等到我们吸够一定的股票后,再给他来个三级跳,一下了就能将夏家的股票打压下去,到时侯夏家迫于形势,只能回防而无力攻击朱家,等到这个时侯,我们再掉转墙头给商家来个迎头痛击,然后集中优势火力,全力压垮贾家,那我们岂不就能以最少的投入,获得利益的最大化吗!”

    郑茵一股脑地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不过刘凡却是听得似懂非懂的,怎么听都都感觉像是在打仗一样,先是围点打援,再趁乱杀个回马枪,最后更是合两家之力合围贾家,当真是计谋百出啊,这点倒是让刘凡不得不佩服人家,若是这郑茵放在古代,那就是一个女诸葛。

    而正当刘凡等人攻击夏家的时侯,身为夏家商业掌舵人的夏铭华则浑然不知自家已被人盯上了,此时她正在催促手下吃进朱氏集团股票,而且是几近疯狂,无轮朱氏那边抛出多大的单子,她都照接不误,好像与朱家有仇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这夏家与朱家还真是有不解之仇,当年夏家老三夏铭荣为了家族的利益,而攀上贾家,从而娶了贾家之女,抛弃朱雨晴,两家的仇怨也就从此结下了,而后夏家更是联合贾家打压朱家,硬生生将朱老爷子赶下台,正因为这样,两家仇怨越加被激发。

    但同时在商业上,夏铭华根本就不是朱雨晴的对手,一直被压得抬不起头来,人们在谈论她的时侯,也都会有意无意地拿她跟朱雨晴做比较,而她夏铭华永远都屈居在朱雨晴之下,这女人要恨起一个人来,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更何况是夏家还与朱家有旧仇,那这理由就更加充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