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二十一章 商战暗战(1)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咚咚……”

    “进来……”

    办公室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将夏铭华从回忆中唤醒过来,短暂整理一翻思绪后,她冲门口应了一声,随后从门外进来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正是夏铭华的助理。

    “夏总,朱氏那边已经有所反应了,只不过……”那女助理一门便向夏铭华汇报道,但话到最后却又欲言又止起来。

    “只不过什么?讲……”夏铭华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无比威严地用眼角轻瞥女助理一眼,旋即才从鼻腔中哼出气来。

    “是!就在刚才,朱氏集团突然一反常态地挂出一笔巨大抛单,我们都无法决定,所以来请示一下夏总,这单我们是接还是不接?”那女助理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哦……有这回事?”夏铭华闻言禁不住疑惑起来,按常规收购战中,对战双方无不想方设法地拿到更多股票,来压制对方,可这一次朱氏集团却是一反常态的打压股价,其中必有玄机。

    “啪……接,为什么不接。“暗自思索中的夏铭华突然一掌拍向桌面,旋即才厉声说道:”既然她朱雨晴敢抛售股票,那我就敢接下来。”

    “可……可是……”女助理看着一脸阴沉的夏铭华,内心不自觉一颤,出于本职工作,女助理觉得这样的做法很不合理,于是便想再劝一下,可还没等她将话说出来,却又被夏铭华打断了。

    “没什么可是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朱氏的情况我们了如指掌,估计是流动资金不足,才会如此疯狂套现的,这是一个好机会,你按照我的话去做吧。”夏铭华大手一挥,丝毫不容女助理质疑,说罢,内心更是暗暗自得道:“哼!朱雨晴,这一次我看你怎么办。”

    与此同时,远在中天大厦中的刘凡等人也在关注着这一场股市大战,此刻郑茵占据首席位子,不时地对众多手下人员发出指令,看她指挥若定的模样,还真有几分沙场调兵遣将的味道。

    “咦!终于有动静了,有人抛售一百万股的大单,朱氏即集团股价被打压下去了。”这时一名紧盯着屏幕工作人员突然一声惊呼。

    “好大的手笔啊,居然在这个时侯抛出百万股,看呐……还在抛呢。”另一名工作人员再次被屏幕上刷新的大单惊呆了。

    “什么情况?”这时刘凡也忍不住好奇地向赵明杰询问道。

    “这应该是朱氏套现打压股价了,估计这是个诱饵。”赵明杰略微一想,便明白其中关窍,随即才对刘凡解释道。

    郑茵似呼听到刘凡与赵明杰两人的话,于是转身回头附和道:“嗯,没错,这个计划是早就拟定了的,大家无需过于惊讶,现在就看看三大世家上不上钩了,等到双方陷入僵持战之后,就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侯了。”

    郑茵话言刚落,她身前的众属下无不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显然郑茵话中的鼓励起到了作用,而她身旁的刘凡与赵明杰则是倍感欣慰地对视一眼。

    “看来这次咱们是捡着宝了,有茵姐在这坐镇,何愁公司不发达。”这时,刘凡不无感慨地向赵明杰说道。

    “那是当然了,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小师妹,也就只有我能请得动她,嘿嘿……”赵明杰听到刘凡夸奖郑茵,心下与有荣焉之感油然而生,末了更是笑得无比灿烂,浑然忘记当初请郑茵出山时的那个孙子样,最后人家还是看在他女朋友的面子上才来帮忙的,而且还要看心情的那种。

    “我就是再有本事,那也要有人肯赏识才行啊,若非两位大老板信任,小女子也不可能有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机会啊。”刘凡与赵明杰两人的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自然落入了郑茵的耳中,为此郑茵回眸一笑,也不点破赵明杰的“西洋镜”。

    “谦虚!小师妹这话实在是太谦虚了,以你在金融界的名号,只要放出话来,多人大老板哭着喊着求你呢。”赵明杰嬉笑地回应道,他与郑茵相认多年,对她的个姓知之甚详,自然不会认为她这是在谦虚,相反的,郑茵这样做更显得有理有节,说话也不显得唐突。

    “大姐头,对方出手了,而且是下死力了,无轮朱氏抛多少,对方都义无反顾地吃掉,刚被打压的股价又上升到华元了。”就在这时,一名工作人员再次向郑茵汇报股市境况。

    “哈……看来对方忍不住了。”听到手下的汇报,郑茵心情大好,于是秀手一挥,既而下命令道:“大东,将我们准备好的夏氏财政亏损信息放出去,先来点猛的,引起散户恐慌,然后全力抄底吸纳夏氏股票。”

    “你就放心吧,大姐头。”被称作大东的年轻人手一扬,无所谓地说道,但从这人的眼神中,却可以看出几分兴奋之色。

    随着郑茵这命令一下,一篇有关于夏氏集团近年来的公司财政报表出现在网络上,报表显示夏氏集团近年来各个亏损项目,而且有意不提利好项目,但这已经足够了,一时间这篇报表如同深水炸弹爆炸一般,在股市上卷起千重浪,在今如股市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众股民已是草木皆兵,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份财政报表的真伪,因而在恐慌之下,不少股民纷纷开始抛售套现。

    一时间夏氏集团股票股价如同“飞流直下三千里”一般,从20华元的股价一路急速狂跌,这使得原本集中资金想对付朱氏的夏铭华不得不抽回一部分资金投入自家股市,截止夏氏股价下跌,与之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刘凡的“非凡风投公司”,在郑茵的指挥下,公司各*盘人员也趁机疯狂地吸纳夏氏的股票,只不过夏铭华是被迫回流,而刘凡这边却是看准时机抄底。

    经过一上午的时间,目前非凡风投已经持有夏氏集团21%的股票,一跃成为夏氏集团第二大股东,而夏家人总共持有51%绝对控股股权,其中夏家老爷子持有公司30%股权,算是最大的股东,剩下21%分别在夏家各嫡系子孙手中,另外28%中有10%分别在夏家旁系以及一些公司元老手中,而股市还有18%的流通股。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泄露了公司机密……”中午股市盘点时间,原本信心满满的夏铭华,看着自家股价定格在华元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悲哀感,早上开市的时侯还是20华元,收盘却只有华元,一下子跌了近25%,若不是她回防得快,恐怕得跌破10华元大关,到那时就损失惨重了。

    “查,马上给我查查另一股势力到底是谁。”夏铭华抄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快速拨通后,冲着对方便是一阵咆哮,看着是被之前的股市行情整得内分泌失调了,估计已经暴走的边缘。

    “到底是谁?若是让我知道是谁在捣鬼,老娘非将他措骨扬灰不可。”打完电话的夏铭华颓废地瘫坐在椅子上,整个人的精神面貌比之今早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简直的天差地远,就连头发都有一丝凌乱都忘记整理。

    “咚咚……”

    “进……进来……”

    这时,门外传来阵阵急促的敲门声,登时将夏铭华从惶然中惊醒过来,随即才有气无力地回应一声,随后进来的却是夏铭华的女助理,但见女助理手抱着一叠文件,小心翼翼地向夏铭华走来。

    一见助理进来,夏铭华便急忙问道:“小英,查出报表是谁散布出去的了吗?”

    江英闻言急忙回答道:“夏总,发布的地址倒是查到了,只不过那只是一个普通的网吧地址,根本查不出是散布消息的人,另外我们也做了内部调查,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所以……”

    “网吧上网有身份证登记,难道你们就没查到吗?”夏铭华显得对于江英的回答很不满意,因而此时说话的口气难免有些咄咄*人。

    “这个……这个我们一查了,但是对方用的不是本人身份证,而是在借用别人的,所以一时间无法查找出嫌疑人来,不过这事我已经通过关系,让网监部门留意了,若是对方接下来还有动作的话,网监部门会通知我们的。”江英感受到了夏铭华冷厉的目光,突然一阵骇人的窒息感向她扑面而来,心慌之下连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了。

    “哼!没用的东西,啊……”夏铭华听到江英推诿的说词,禁不住内心的无名火爆发,双手猛地向前一推,直将桌上的一堆文件夹推倒出去,一时间纸张纷飞,连通一个金属架子也被甩飞出去,一下子朝着助理江英砸了过去。

    “哎呀!啊……”金属架子准确无误地砸中的江英的俏脸,一下子将左脸庞划出一道不小的血口子来,一时间鲜血顺着脸颊直流而下,滴在了地面了,而江英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遭遇给吓蒙了,单脸捂住流血的脸,试图止住血流,但是鲜血还是从她的指缝间渗了出来。

    “血……血……小英,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你……快上医院去……”

    夏铭华显然也被江英血流不止的脸庞吓蒙了,噌地一下子从座椅上弹起身来,畏惧如虎地靠近江英,但却不忍看到鲜血一般地把脸撇过去。

    “嘭……”就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被人粗鲁的踢开,进门来的是两名身材魁梧的大汉,西装革履的像是保镖,两人一进门就看到瘫倒在地上,满脸鲜血的江英,于是连忙跑过去帮忙。

    “夏总,这……这是怎么回事,江助理的脸怎么……”这时其中一名保镖忍不住询问一声。

    “先不说这个了,现在小英要紧,赶紧送她去医院。”夏铭华并没有解释什么,反倒是命令两名保镖将人送往医院,公司里职位就夏铭华最大,她的话无疑就是圣旨,两名保镖自知身份,也只好照办,其中一名保镖二话不说,连忙抱起江英,迅速地向门外冲去。

    此时已近中午,夏铭华一早奋战到现在,早已是饥肠辘辘,但江英弄成这样,责任在于她,她就不可能不管不顾,因而也随后跟了上去,一同前往医院。

    而在另一方的中天大厦中,非凡风投公司的气氛对比于夏氏集团的愁云惨雾,却是截然相反,一个个欢天喜地的,好似打了场胜仗一样,尤其是当刘凡这样大老板大手一挥,决定中午请他们在楼下的星级酒店大吃一顿时,众人更是欢欣鼓舞,顿感老板仁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