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二十三章 贾易的恐惧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莫非你想跟我抢人不成,就怕你没这个本事吧。”

    丘霖的一翻话,顿时激起了贾易的愤怒,二话不说,便开始对身旁的几名属下命令道:“给你们五公钟,我不想看到这几个人,只要留口气就成,出了事我担着。”

    说罢,贾易再次将魔掌伸向了墙角边的楚梦妍,这一次他更是毫无顾忌,很是粗鲁地一把将楚梦妍拽到怀里,只不过他的动作还没有来得及实现,一只大手却出现在他眼前,而且紧紧地箍住贾易伸向楚梦妍的魔掌。

    来人正是刘凡,本来看到楚梦妍楚楚可怜的模样,刘凡便揪心不已,再看到贾易向她出手,于是刘凡一个跨步,身形如同闪电一般,轻松地越过几名保镖的防线,直接抓住了贾易的手,末了更是愤恨地说道:“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在我面前伤害我的女人……”

    刘凡话音刚落,手上一用劲,拎起贾易如同抓鸡一般,随后看也不看便往身后人群一扔,几乎是在瞬间,便传来了贾易痛苦的哀嚎声,而刘凡的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整个过程用时不到一秒钟,贾易的那些保镖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眼睁睁地看着贾易在半空中做抛物线运动。

    “二少爷……二少爷,你没事吧。”贾易的保镖顿时乱作一团,根本无暇顾及刘凡,纷纷一个劲地冲到贾易身边去,要知道贾易的身份可不一般,而他们保镖的责任就是保护他不出意外,如今却在自己等人面前被人玩抛物线,若是贾易真的摔出个好歹来,他们这群保镖可就不光是保护不利这么简单了事,他们相信以贾家的权势,想要整他们,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而容不得他们不紧张。

    回头再看刘凡,却如同闲庭信步,更是美人在怀,好不暇意,而楚梦妍则靠在刘凡怀中,不时的低泣几声,显然是被吓得不轻,如今再次见到刘凡,楚梦妍就好似找到了一个心灵上的避风港一般,双手紧紧地搂着刘凡的熊腰,生怕刘凡从自己身边溜走。

    “好了,不哭了啊,万事有我呢,你放心吧。”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么一个大美女搂着,刘凡多少有点尴尬,但是一看到楚梦妍楚楚可怜的模样,刘凡又不忍心将她推开,反过来还是不停安慰她。

    “我……我好怕,带我离开这里,好吗?”早已担惊受怕的楚梦妍此时显得有些筋疲力尽,美眸一抬便苦苦哀求着刘凡。

    “好,我们走。”刘凡二话不说,双手横抱起楚梦妍就往外走去,而这时赵明杰与丘霖两人都不知道刘凡与楚梦妍之间的关系,有心想问个究竟,不过这里显然不对地方,因而两人只好将话憋在心里,默默地跟随刘凡。

    “别让他们跑了……”就在这个时侯,原本被刘凡抛飞出去的贾易刚被手下扶起的,就看到刘凡几人要离开,于是就急了,随即冲手下大吼道:“你们几个废物,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把人给我废了,看着我做什么?”

    “是……二少爷。”几名保镖无法,只得听从贾易的命令,反身向刘凡做出攻击架势,并且一个个都是小心翼翼的,丝毫不敢大意,这些保镖都不是傻子,从刚才刘凡轻而易举地冲破他们的防线,再到一单手擒拿住保镖头子,这些无一不在说明刘凡比他们要强,而且强地不是一星半点,绝容不得他们再次疏忽大意,栽地次那叫大意,若是在同一个地方栽两次,那就是傻子了。

    “哼!冥顽不灵……”几名保镖的庄稼把式,刘凡跟本就没放在眼里,鼻腔中淡淡地冷哼后,语气却一改刚刚的冷酷,温柔地对楚梦妍说道:“一会儿场面有点血腥,你闭上眼睛,我让你睁你才睁开,可以吗?”

    “嗯!”此时的楚梦妍一门心思都在刘凡的身上,更是将小脑袋深埋在刘凡的怀里,闻听刘凡的话后,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既而闭上双眸,但双手依然紧紧地抱住刘凡的脖子。

    “小子,束手就擒吧。”众保镖显然是被刘凡举动给激怒了,己方这么多人,而做为对手的刘凡却是看着不看他们一眼,甚至还有闲情逸致与美女*,简直是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啊,此刻这群保镖早已忘记了刘凡之前的手段,如今不仅关乎贾易的面子,更是关乎他们的面子问题,这个时侯他们都知道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搏的时候了。

    “自不量力……”刘凡眼角瞥见几名保镖的动作,嘴角禁不住扬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决心给这些人一个教训,旋即又数落道:“助肘为虐,罪加一等。”说罢,刘凡身形一动,身后留下道道残影,动作似缓时急地冲向几名保镖。

    “什……什么……怎么可能?”几名保镖显然被刘凡这一招给惊呆了,什么样的速度才能够造成这样的残影,别看这群保镖实力相对刘凡而言,如同蝼蚁,但就是这些蝼蚁在武林中也算是地阶高手,再加上又都是军人出身,见识自然不会浅薄,而正因为如此,刘凡带给他们的冲击绝对是震撼人心的,以致于刘凡的拳头临身时,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

    “嘭嘭嘭……”

    “哎呀……嗷……”

    霎那间,刘凡几拳落分别落在几名保镖身上,顿时发拳拳到肉的击打声,同时几名保镖也很配合地发出了应有的惨叫声与哀嚎声。

    与其说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斗,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屠杀,仅仅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刘凡便已经解决了战斗,此时就连围观的人群也傻了,这武力值也太彪悍了点吧,如梦初醒的围观人群如看怪物一般直勾勾地盯着刘凡看,目光中充满了对刘凡的敬畏之意,现场也就赵明杰与丘霖两人对刘凡的本事早已见怪不怪了,完全就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喂……贾二,怎么样?是不是吓傻了啊。”就在这时,丘霖看到依旧躺在地上的贾易傻呆呆的模样,忍不住上前调侃两句。

    “咕噜……”贾易对丘霖的话恍若味觉,只顾着自个吞咽口水,目光毫无焦距地盯着刘凡的方向看,好像在看什么魔鬼一般,突然间脸孔变得狰狞起来,内心却是异常的恐惧。

    “喂喂……贾二,你听到我说话没有。”正当贾易陷入无限恐惧的时侯,耳边却传来了丘霖不爽的话语,却是丘霖原本想借此在贾易面前威风一把,谁知道贾易却被刘凡吓傻了,根本没听到丘霖的话,这让丘霖好一阵不爽,这才冲他大吼一声。

    “你……你你干什么!”如梦方醒的贾易,回头便见到丘霖不爽的面孔,还以为丘霖要对他怎么样呢,他如今已被刘凡吓得草木皆兵,一看到丘霖这副样子,心里更是没由来地感到一阵恐惧,竟然不自觉地后退几下。

    “啧啧啧……你看看你现在这模样,还是那个威风八面的贾二少吗?不过也是,你大哥如今在京城那是臭不可闻,轮为笑柄,而你这个贾家的私生子也不是什么好鸟……”此时丘霖心里特别的爽,他也算是京城汰渍档一员,只不过不是最顶级的那种,以前他在贾家面前只有被欺负的份,几时想到几天之内能连续两次羞辱贾家兄弟呢。

    “你少废话,你到底想怎么样,哼……我贾家也不是好欺负的。”回过神来的贾易,终于还记得自己是贾家二少爷,就连说话的底气不由得足了些许,他贾二少今天这面子是栽了,面对武力值彪炳的刘凡,他自认倒霉,但是眼前的丘霖他可是不怵的。

    丘霖闻言也不生气,反倒是乐呵呵地笑道:“哟嗬……都到了这个时侯了,还想硬气?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货色,私生子而已,难道你忘记你那个臭不可闻的大哥是谁整成这样的吗?”

    贾易一听到这话,瞳孔不由得一缩,紧接着艰难地将目光转移到刘凡身上,既而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你就是朱家的刘……刘凡?”

    贾易总算是看清眼前的形势了,自家爷爷与大哥前天在宋家门口出了大糗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甚至他比别人知道得更加详尽,贾城受辱他在内心还是挺高兴的,毕竟他是贾家的私生子,有贾城在的一天,他就别想从贾家得到一点好处,如今贾城丢了那么大的丑,继承人的地位已是岌岌可危,只要他有所表现,那么取而代之便已是指曰可待。

    而今天是三大世家与朱家决战的曰子,他有幸参与,自然是欢喜无比,更是趁着中午约了几个狐朋狗友一中天酒店大肆庆祝,像他这样的浮夸子弟,有酒没有美女相伴怎么行呢,于是贾易便将自己前不久刚刚收购的一家娱乐公司的几名当家花旦都请了过来,其中便有自己垂涎已久的楚梦妍,这也是他收购娱乐公司的主要目的。

    楚梦妍迫于无奈只好答应这样的聚会,谁知道三杯酒刚下肚,这些个浮夸子弟便对身边的女明星上下其手,而且是毫无顾忌,垂涎楚梦妍已久的贾易自然也不例外,这就是娱乐圈所谓的“潜规则”,其他几名女明星为求上位,只能委曲求全,曲意逢迎,而早已厌倦这些的楚梦妍自然不会答应,找了个借口到卫生间补妆,想趁机离开,谁知道贾易竟然尾随在她身后,一进入卫生间便对她用强,而之后便是刘凡见到的情况。

    “你说呢?世上有几个人像我姐夫这么能打的。”丘霖面露鄙夷地瞥了贾易一眼,看着眼前面露恐惧的贾易,心里别提多舒心了,曾几何时自己在人家面前也是唯唯诺诺,如今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这还真是印证了一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