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二十四章 与美女谈心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经过宋家事件后,刘凡在京城各大世家中早已是名声在外,而贾家人更是恨之入骨,尤其是贾城做梦都想杀了刘凡,但同样的,贾城对刘凡也是深深的畏惧,贾大少尚且如此,那就更不用说贾易这个贾家的私生子了,因而当从丘霖口中确认刘凡的身份后,贾易顿时就如同焉鸡一般地萎了。

    此刻,贾易就是再笨也看出形势不妙,于是手下的搀扶下,走到刘凡的跟前,低声下气地说道:“刘……刘凡,我的人被你打也打了,伤的伤了,你看这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好歹我贾家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你总得给点面子吧。”

    “哼!你家老爷子当面我都不鸟他,更何况是你……”刘凡根本就不给贾易留一丝面子,冲着他便是一声冷哼。

    “我……”这下了贾易的心几乎沉如谷底,他知道今天这事若不能让刘凡满意,他是决计无法安然无恙地从这里走出去的,于是贾易狠下心来,接着献媚地说道:“刘大少,今天这事确实是我做得不对,可事先我也不知道楚梦妍是你的女人,若是早知道,你就是给我水缸这么大的胆,我也不敢有这色心呐,我……我混蛋,啪啪……”

    话说着,贾易伸出手掌,狠狠地在自己脸上自刮了两巴掌,随后才接着说道:“您若是觉得不解气的话,可以打我骂我,但求你能把我当个屁给放了,成吗?”

    刚才贾易已经领教过刘凡的手段,再加上刘凡在宋家闯上的“赫赫威名”,自然不敢让刘凡真打,之所以这样说,无非就是博个同情,好让刘凡放过他,说实在的,这里他一刻都不想待了,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受辱,这样的事情对于将脸子看得比什么都重的浮夸子弟而言,无异于要了他的命。

    “那梦妍的合同呢?”刘凡本来就不想将这来闹大,出了事情对他或者楚梦妍都不好,因而刘凡心底已决定低调处理,没想到这贾易还真上道,既然有人甘为肉俎,那么刘凡不宰点血出来,岂不是浪费这大好机会。

    “取消,回去之后我就把合同给烧了,违约金什么都不用提,嘿嘿……”为了能逃出刘凡的魔掌,贾易可是真下血本,如今楚梦妍在歌坛中虽不是如曰中天,但也算得上是蜚声流传,出一张专辑都能卖个上百万张,这可是名副其实的印钞机,再加上免去的上千万违约金,也算是大手笔了。

    “既然这样,那你可以滚了,若是再有下次,你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哼……”刘凡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然就放了贾易,摆摆手如同赶苍蝇一样让贾易滚蛋。

    “是是是……我这就滚,这就滚……”贾易话还没说完,人却早已慌不择路地往外跑,就连他的保镖死活都不管了,徒留下一段笑柄,于是乎京城继贾城失禁事件后,又多了一件贾易强抢女明星无果,惨遭羞辱的闹剧,而贾家又再一次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不过这些都与刘凡无关,此时刘凡已经带着楚梦妍、赵明杰还有丘霖几人回到了公司,准备下午股市大战。

    由于多了一个楚梦妍,再加上此时的楚梦妍衣衫不整,本身又是娱乐明星,一进公司难免引起众人的猜测,后来以过丘霖的解释后,众人这才释疑,不过公司的员工大多数都是年轻人,追星对于他们这个年纪而言自然不陌生,楚梦妍一进公司难免被要签名,只不过以现在楚梦妍的精神状况,不太合适这样的场面,因而刘凡都给回绝了。

    下午两点半,股市准时开盘,刘凡作为一个外行人,自然不会去瞎指挥,他只是布置目标,其他的都交给郑茵去做,而此时他则带着楚梦妍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至于西门柔好像对抄股很感兴趣,从早上在一旁观摩后,便缠着郑茵,就连中午吃完饭也没有等刘凡,就跟着郑茵回公司了,同时也错过了一场好戏。

    非凡风投公司懂事长办公室内,楚梦妍披着刘凡的外套,整个人看起来依然有点狼狈,但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生气,心情也舒缓了许多,就连面色也多了一丝红润。

    “来,先喝点水,压压惊。”这时刘凡温柔地递给楚梦妍一杯白开水,随后很随意地在她身旁坐了下来,而楚梦妍则无言地接过水杯,感激的看了刘凡一眼,随即道了声:谢谢!

    “慢点喝,慢点……”刘凡看着有些急促的楚梦妍,不由自主地叮嘱一声,待楚梦妍情绪安稳下来后,才接着询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是跟你说这段时间在家里休息,等我的消息吗?”

    “我……我……呜呜……”楚梦妍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已是心力交瘁,这时被刘凡温柔的话语一问,内心潜藏已久的委屈顿时爆发了,眼眶中的泪水禁不住往外流淌,而刘凡也被这哭声弄得心烦意乱,顺势一把将楚梦妍搂入怀中,一只大手无声地安抚着她的后背。

    过了好一阵,许是楚梦妍哭够了,内心的委屈也发泄完了,这才用小手擦拭眼角的泪痕,只不过是越擦眼眶越黑,化的妆也都花得不成样了。

    “别用手擦了,看你擦得跟小花猫似的,我来帮你吧。”刘凡说罢,也不待楚梦妍同意,从纸盒中抽出一张白纸,细心地为她抹去脸上的泪痕,以及花掉的妆扮,而此时楚梦妍却定睛看着刘凡,看着看着,眼泪又不自觉得掉了下来。

    “哎!你怎么又哭啦,再哭下去可就真成小花猫了。”有道是:女人的眼泪,就是男人的罪,更何况刘凡最见不得女人哭了,哭得他心烦意乱的,同时更加深了他对楚梦妍的同情心。

    “噗嗤……你才是小花猫呢。”刘凡的话一点都不好笑,但此时的楚梦妍却笑得很开心,特别是当刘凡认真起来的样子,更让楚梦妍感动,尽管楚梦妍还不知道刘凡的真实身份,但以她的聪慧不难看出刘凡的背景极其深厚,这一点从贾二少一听到刘凡的名头就夹着尾巴滚蛋中可见一斑,而正是这个在自己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大少爷,对自己竟然如此温柔,相信世上没几个女人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温柔,至少楚梦妍知道自己已经沦陷在这该死的温柔里了。

    “这才对嘛,女孩子多笑一笑会更美哦,我想你以后应该多笑笑才是。”刘凡说着话,手下却没有停下来,用完一张纸巾后,又再抽一张,动作格外的轻柔,让原本有些紧张的楚梦妍心也放宽了下来。

    “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就在刘凡专心一志地为楚梦妍擦脸的时候,楚梦妍却没由来的这么一问。

    “啊什么……先别动,就差最后一点了。”刘凡并不是没有听到楚梦妍的问话,而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做,他身边的女人就有好几个,但却没有对那个女人这么温柔过,更别说给对方擦脸了。

    “哦!没什么……”楚梦妍见刘凡如此,也不想深究,摇摇头后,安心的享受着这一刻刘凡给她带来的温柔,同时内心也是感到无比有甜蜜,尽管两人只见过几次面,但从感官上看,眼前的刘凡并不像她所见到的那些浮夸子弟一般,反倒给人一种邻家大哥哥的感觉,让她倍感温馨。

    “好了!嗯……还是这么漂亮。”擦拭完楚梦妍脸上的痕迹后,刘凡由衷的赞叹一句,随后将用过的纸巾收拾一翻后,再次回到楚梦妍的身边,转而面对楚梦妍,蓦然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从的身上看到了我以前的影子,其实我是个孤儿……”

    “啊……怎……怎么会这样?我……我一下以为……”

    “孤儿”这个词从刘凡嘴里说出,对于楚梦妍的冲击确实有点大,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刘凡是一个世家子弟,而且还是核心的那种,却没有想到刘凡竟然是个孤儿,不由得惊呆了。

    “以为我是什么世家子弟是不是,呵呵……”对于楚梦妍的反应,刘凡好似早已料到,因而只是笑笑而过,随即又接着说道:“其实你想的也没有错,我妈是京城朱家人,也就是现在朱氏集团的总裁朱雨晴,所以我也算是世家子弟吧。”

    “嗯?那你怎么说你是孤儿呢。”刘凡的话让楚梦妍疑惑不已。

    刘凡闻言不可置否地点点头,随即解释道:“我也是来到京城之后才与母亲相认,半个月前才认祖归宗的,我从小是由我爷爷抱养并一手带大的,直到五年前爷爷去世了,那个时候的我身患绝症,几乎对未来没有任何希望,直到我遇到了我的三位师傅,是他们医治好我的绝症,更是教会了我强大的武功,我有今天的一切都得益于我的三位师傅,所以当我听到你讲述自己经历后,我就发现你的遭遇与我有些相似,只不过我比较幸运一些罢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刘凡的话虽然很平淡,但是楚梦妍却能够感同身受,与刘凡比起来,自己还是幸运很多,最少自己父母双全,尽管同样穷困潦倒,但却拥有一个温馨的家不是,一想到这里,楚梦妍看刘凡的眼神也变得亲善了许多,也不再有之前的拘谨。

    “对了,现在你重获自由,未来有什么打算没有。”这时刘凡突然询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一想到未来,楚梦妍禁不住内心一阵黯然,她历尽辛酸,好不容易才在娱乐圈中获取如今的地位,如今想脱离娱乐圈,却感觉前途一片渺茫,不由得颓然道:“我除了唱歌外,什么也不会,当初大学还没毕业就被星探看中,如果脱离了娱乐圈,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