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八章 我想跟你学医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眼前的一幕张涛不知盼了多少年了,一直以来他都希望家庭和睦,兄弟友爱,但却始终不能如愿,再加上自己父亲身死未卜,这几天简直让他心情糟糕透了,有如度曰如年,不过现在一切都迎刃而解了,不仅父亲的病得到治疗,虽然还没有清醒过来,而且母亲与弟弟也互相谅解和接纳对方,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刘凡,所以他现在对刘凡的感激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能紧握着对方的手说声“谢谢…”。

    “我与老二即是同学又是兄弟,这点事不算什么。”刘凡很是淡然地说道,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但这话听在众人的耳中却有不一样的味道了,一瞬间众人看他的眼神也都是肃然起敬,他的形象也在瞬间变得无比高大。

    就连一直与他不是很对付的苏小菲此时的眼中也闪过一抹异样的涟漪,美目流转间心思更是百转,“似乎这家伙也不是那么可恶嘛!”

    “呕…呃,咳咳…”就在众人还在为张家母子冰释前嫌而感到高兴的时候,一直在水桶自行恢复的张父突然吐出一滩黑血来,随即又剧烈咳嗽起来。

    “爸,爸,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站在离桶边晕近的张涛最先反应过来,焦急地问道。

    “啊!伯诚,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这叫我们母女还怎么活呀。”张夫人一见丈夫吐出一大口血来,顿时一脸惊慌地喊道,她与张伯诚相爱相知几十年,这里最在意他的非张夫人莫属。

    “老三,快快,快看看我爸吧。”张毅由于离得比较远些,所以只能在后面干着急,随后又想起身旁的刘凡来,于是慌张地拉着刘凡说道。

    张伯诚的这种反应他早就心里有数,是以不慌不忙地解释道:“嗯,大家别慌,这是正常现象,刚刚是叔叔将体内多余的淤血吐了出来,他现在已经好了,过一会就会醒过来的,不过由于他现在精血大亏,所以之后还要将养三天才能完全康复,而且身体比原来还要健壮,就算比之年轻小伙子也不惶多让啊。”

    听到了刘凡的回答,张家三人也都放下了心,只是静静地观察着张伯诚的情况,此时他虽然虚弱,但脸色红润,身上的血肉也丰盈了许多,已不再是原来那枯槁如老树一样子,人也显得年轻了许多,而木桶中碧绿色的木灵之水也早已变成了散发着恶臭的黑水,让人不敢靠近。

    果不其然,正如刘凡所说的那样,没过几分钟,张伯诚就悠悠地挣开了双眼,入目的正是自己的老婆与两个儿子,是以张伯诚疑惑地问道:“依…灵,你…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怎么都盯着我看呢?我又是在那里?我不是已经……咳咳……”

    虽然张伯诚蛊毒已经解了,但身体还很虚弱,一时间说那么多话,难免喘息,不是刘凡不想一次姓把人治好,而是不想太过惊世骇俗,而为自己惹来麻烦,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足震撼人心,没看到这时的李老神医与齐院长都将眼睛瞪得跟牛蛋似的,可想而知这事要传出去,绝对会让人疯狂。

    “嗯,事情已经完成了,现在没什么事了,我们还是先出去吧,让他们一家人温存多一下,顺便让人换个病房,这里空气太脏了,已不能再住人了,还有将木桶里的水,找个地方挖个坑将水埋了。”刘凡眼见已经无事可做,于是很善解人意地将空间留给张家人,说完话后便走出去了。

    听刘凡这么一说,其他三位也没再停留,捂着鼻子跟着刘凡走出了病房,不过齐大院长似乎对那一木桶黑水感兴趣,是以他是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走出去的,随后欲言又止地在刘凡跟前忸怩起来了。

    而他的这一些动作也早被刘凡看在眼中,刘凡当然也知道他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对那刘凡在水里放的木灵之气感兴趣,于是刘凡微笑地说:“齐院长,我知道说什么,但这个我真没法跟你解释,你也别妄想从水里检测出什么来,那水里的物质是从张叔体内排出来的毒素,是有毒的,而且也没有研究价值,只是普通的毒。”

    听刘凡这么一说,齐文涛不免有些失望了,他当然知道别人的秘术不可能让你拿来研究,再说两人又不熟悉,凭什么人家要将秘术给你啊,所以只好拉长着脸皮,无奈地向李正堂求助。

    而李正堂显然也有这样的想法,于是也开口道:“小友,你方才所用的药水似乎有恢复人体机能的功效,那不知这药容不容易制作,能不能做成药剂……”

    对于李正堂这种一心为病人着想的医者来说,如果能将刘凡这一神奇的药水制作成成品的话,无疑受益的将会是广大的医病患者,所以他才厚着脸皮向刘凡虚心讨教的。

    “不能!”刘凡虽然很佩服李正堂的医德,但这药水可是天地间的木灵之气溶解而成的,那里是他们这些凡夫俗不可耐子能够制做得出来的,所以刘凡很干脆地拒绝道。

    “嗯!为什么啊?难道是……”李正堂一听这话就有些大失所望了,于是想都没想话就脱口而出了,只是又想到刘凡所展现的神奇医术,根本就不是凡夫为能做到的,所以话又嘎然而止。

    “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是这配方的药难找,而且稀少,其二是就算找到相应的药材也不能批量生产,因为这不是普通人可以炼制的,所以希望老爷子能明白我的苦衷,不是不想拿,而是你们没法炼制。”刘凡的话里有真有假,其实根本没有配方之说,说白了就是木灵之气,而他话里也说不是凡人可以炼制。

    “哼!,你该不会是不肯将药方拿出来,才用这个借口来搪塞我们吧。”苏小菲也不知今怎么了,一见刘凡那淡然的样子就想跟他抬杠,所以一听他的话,便随口而出地说道,而且说话衙气夹枪带棒的。

    而苏小菲的话也让刘凡感到莫名其妙,怎么也想不出他到底那里得罪了这位姑奶奶,想不明白他也就不去想,不过这姑奶奶三番五次的找他麻烦,是以刘凡也是很不客气地回应道:“我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做事也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说不能就是不能,再说咱们又不熟,也没必要跟你解释,哼!”

    “你……”苏小菲被刘凡的话咽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一时委屈得不得了,俏鼻一酸,两滴晶莹的泪珠就从眼眶中顺了下来,看起来可怜巴巴的,鼻腔也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抽泣着,不过心里却在咒骂着刘凡,这一招刚刚她已经用过一次了,而且效果显著,是以现在她又故伎重施。

    结果刘凡又中招了,苏小菲一哭他的心里可就慌了,这可是他的死穴啊,于是忙不迭地说道:“哎哟!我说姑奶奶,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哭鼻子啊,哭得我都心烦了,算我求你了。”

    “我就哭,就哭,谁让你欺负我的,人家是女孩子耶,你这木头也不知道让让人家,哼!”谁也没有想到刘凡的话不说还好,一说苏小菲哭得更厉害,而苏小菲的这一女儿姿态的举动却让走廊围观的医生,护士都进入石化状态,因为他们都是苏小菲的同事,熟知她一直都是一副拒人千里的冰冷的样子,几时向一个男人这样似娇如泣地耍起小女生脾气来了。

    不过也有例外的,就如李老爷子与齐院长两人,他们都看着苏小菲长大的,那里会不知她现在是在装嫩,不过他们也不点破,只是站在一旁窃笑不已,完会就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这下刘凡也没没辙了,求救地看向李正堂,而后者也是瞬间换了脸色,严肃地教训道:“小菲,不许胡闹,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啊,这又不是小凡的错。”

    一听这话苏小菲那还不知道爷爷的心思啊,这话说来说去,等于没说嘛,是以她又说道:“那要我不哭也行,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哼哼!”说完还扬起粉拳向刘凡示威。

    “行行行,只要你不哭我什么都答应你,不过必须是我力所以及的事情,而且不能是违法的事情。”这时的刘凡那还想那么多啊,此时心里乱糟糟的,一听苏小菲的话就满口答应下来。

    “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是我鄙你的哦!”见刘凡答应下来,苏小菲瞬间破涕而笑,洋洋得意地说道。

    “行,是我自愿的行了吧,那你快说吧,要我做什么事?”其实刘凡早就知道苏小菲的阴谋了,只是他一见到女孩子哭,心里烦得不得了,这也算是从小被刘玉婷这招下怕了,从而留下的后遗症吧。

    “我想跟你学医术!”这回苏小菲倒是没有哭闹了,而是一脸庄严地对刘凡说道。

    ~~~~~~~~~~~~~~~~~~~~~~~~~~~~~~~~~~~~~~~~~~~~~~~~~~~~~~~~~~~~~~~~~~~~~~~~~~~~~~~~~~~~~~~~~~~~~~~~~~~~~~~~~~~~~~~~~~~~~~~~~~~~~~~~~~~~~~~~~~~~~~~~~~~我的天啊,今天两章更新因为在存稿箱定时的时间定错了,所以原本应该在22曰00点过后才更新的两章,却在21曰19点就更新了,所以明天将不再更新了哦,还请各位书友大大们见谅,如有不便之处,古月在此给你们赔礼道歉了,希望大家还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本书哦。